由於舊BLOG陣亡,新舊作品將移入此地。
如題,但有意重寫或大改的舊作如燕臨系列和艾利暫不更新,感謝大家。《玫瑰色鬼室友》已與魔豆文化簽約,會放到第二部作為試閱,請喜歡這個故事的朋友多多支持~

目前日期文章:201707 (3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讓中理大學裡的非人作鳥獸散的大戰已過去將近一個月,學校內外看起來風平浪靜,帶著點不明傳染病潛伏的毛骨悚然,不少師生已提早離校,校方預定在六月底前清空校園,既然新聞沒有特別報導,民眾對圍牆內的情況也就迷迷糊糊地帶過了。

 

人們不知已受到法術與魔瘴的影響,只覺得疲累而厭煩,遊客紛紛繞道避開三峽,校區附近居民除了必要活動之外深居簡出,這處原有十一萬人口的城鎮在炎夏中散發著疏離沉悶的氣息。

文章標籤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即便是天人也無法擺脫業障,何況是你們這些不上不下的神明,『了卻前塵』?說得倒容易!」晏君會成為殭屍固然有她本人的強烈意志,但當年那個敗德的修道者也難辭其咎。

 

讓一個加害者去逮捕被害人豈非可笑?

文章標籤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魂魄受創太深,回竅時影響到肉體,氣血全斷,我無處下針,這具肉體留不住魂魄了。」晏君說。

 

文章標籤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黑符從玄武手中鬆脫,輕飄飄地落在離他不遠的地面。

 

「好吧,誰是下一個?」矮小道士像是要掩飾玄武竟想偷撕黑符的震驚,用不自然的輕快語氣說。

文章標籤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線裝書飛過黑暗,落到矮小道士手中,那一瞬有些漫長,眾人只能眼睜睜看著韻真扔出那本薄書,他回過神來嚇了一跳,潮濕的手立刻抓縐線裝書,冷雨打在封面印上斑斑深色。

 

「妳不能沒有防護丟過來──《道德經》?」矮小道士心臟險些跳出喉嚨口。

文章標籤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韻真在靠近本家的山徑上伏擊了押著人質的修道者,卻只成攻搶回兩人,經過一番激鬥,寡不敵眾的天心派道士被逼得退回祠堂前,天心五傑的體力早已耗盡,此時只是靠著意志力支撐。

 

地上倒了幾具被梟首斷肢的殭屍,好不容易打成五五波戰局時,忽然又湧來一隊修道者,韻真暗歎《歸藏易》引來的鯊魚真是沒完沒了。

文章標籤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兼有蠍子與蜘蛛特色的青黑色甲殼覆滿冰雪與土石,靜靜伏在被深深翻攪噴灑出的黑色泥土上,半天後,碩大無朋的怪獸頭部輕輕晃了幾晃,頸椎接合處發出轟然巨響,一個與巨獸相比顯得渺小無比的身影狼狽地爬了出來。

 

司徒燭華一邊喘氣,繼續往高處爬,直到冷汗被風吹乾,他一股腦兒坐在怪獸額頭上靠著長角根部休息,盡力一擊雖然勉強脫困,卻也將他的法力全耗光了。

文章標籤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約莫晚上九點,樹林一片漆黑,颱風外圍環流帶來陣雨,雨勢尚不大,但已讓樹林潮溼難行。

 

「喀喀喀喀……」電鋸聲響起。

文章標籤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距離韻真住進臺東天心派已過了三天,眾人不分日夜如履薄冰戒備著,師卦暗示的攻擊仍未出現,韻真專心治療阿鐘的傷腿,並且和天心派門人討論時而變化繼續潛伏害人的蠱毒該如何修改治療配方。

 

是日,第一批藥材補給送到臺東了。

文章標籤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加拿大西北地區,六月下旬的育空河已進入夏季,針葉林間洋溢著涼爽的氣息與綠意,湍流激起白馬奔騰般的水花。

 

清新空氣沁人心脾,司徒燭華繼續往上走,漸漸脫離育空河流域,他並非不想加快速度,卻擔心行動太過高調被當地異族攔下,徒然浪費已極為吃緊的時間,直到進入北極圈,最後一絲夏日餘溫消滅前,司徒燭華不期然想起沈韻真的臉龐。

文章標籤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王宏仁帶著拖把抹布回到客房時,房間氣氛又變得更詭異了。

 

子牙哥靠在韻真姊的懷裡泫然欲泣,王宏仁細膩早熟的心靈立刻推敲出答案──一定是告白被拒,韻真姊人太好,正安慰他天涯何處無芳草、大丈夫何患無妻的老生常談!

文章標籤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被天心五傑的吵鬧聲包圍,韻真感到有點違和,原來是少了阿鐘的聲音,他不知何時趴在桌面上睡著了。

 

「鐘子牙最近有好好休息嗎?」

文章標籤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韻真趁手機還有電力時確認天心五傑有無來訊,她不想為了充電特意冒險,還不確定下次能在趕路途中順便充電的機會是何時。網路時代的好處,換新帳號只要動幾下手指就搞定,安全起見,現在只能和天心派聯絡,她作夢也沒想到會和道門走到這一步。

 

她先上了幾個黑家人常出沒的匿名網路論壇,看到幾篇疑似同伴報平安的暗示文章和簡短回覆,心下寬慰,卻又湧起同伴陸續犧牲的悲傷。

文章標籤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韻真躺在桐樹枝枒間,月華照得花開如雪。

 

關於那個吻,韻真決定當成司徒燭華亂分金丹疑似走火入魔的徵兆,更加堅定她必須收他為義子的決心,這樣才能名正言順請師尊或黑太爺幫忙診斷,治好這種危險的錯亂反應。

文章標籤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空無一人的歷史系系館樓頂,幾叢雜草隨著暴雨搖動,雨水氤氳中隱約有個匍匐在地的身影,更正確地形容,是一名被鍊在水泥地上的女孩。

 

淑清只知她懷恨跳樓自殺,屬於厲鬼無疑,但她不知自己是否還算不算地縛靈?死亡後,世界一片昏暗模糊,她只能留在唯一具體的學校空間裡。

文章標籤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韻真一共吃了三片金色花瓣。

 

吃第一片時,防禦能力幾乎已經全部喪失,後來司徒燭華又趁韻真不備多餵了她兩片金丹。

文章標籤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韻真被手機的電力提示鈴聲吵醒,耳畔傳來滂沱大雨,迷迷糊糊之間一股銳利的靈氣讓她無法繼續沉睡,順勢張開眼睛,身上相當乾爽。

 

她之前不是和司徒燭華掛在峭壁上,被雨淋得渾身溼透嗎?包圍周身的暖意,熟悉的觸感,根本就是被某人圈坐在懷中。

文章標籤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韻真十三歲時,鄰村有個落魄書生遣媒婆來提親,父母立刻高興允了,雖不想離開父母,但她的親事也算幸運,更多窮人的女兒是被賣給人牙子,幸好祖上家世清白,父母好歹給她尋了個讀書人,要是有朝一日考取功名,她就飛上枝頭當鳳凰了。

 

嫁過去後日子改變不大,她繼續幫夫家種田,操持家務,可能是她身材瘦小,癸水來得晚,直到十六歲才懷孕,結果生了個女兒,丈夫沒給她好臉色。韻真總是寶愛地抱著紅通通的小女兒,揹著她下田種菜。那時韻真總幻想著,打理好這間草屋,煮著粗陋但堪果腹的飯菜,守著丈夫和女兒平淡地過日子,也許不久她就會懷上兒子了。

文章標籤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師姊……」

 

「忘了誡律嗎?」她開口說。

文章標籤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過去種種譬如昨日死,從今以後,你便叫蘭渚吧!」那名喚醒他的男子說。

 

他張開眼睛,腹內一把惡火悶燒著四肢五骸,眼球突突跳著,舌頭很乾,尖銳的牙齒劃過舌面。

文章標籤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