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舊BLOG陣亡,新舊作品將移入此地。
如題,但有意重寫或大改的舊作如燕臨系列和艾利暫不更新,感謝大家。《玫瑰色鬼室友》已與魔豆文化簽約,會放到第二部作為試閱,請喜歡這個故事的朋友多多支持~

目前分類:賢者的暈眩 (12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剛收容銀髮男孩的第一年,皇家巫師圖拉很少到塔裡探望海奇亞斯。

 

海奇亞斯懷疑老巫師後悔收他為徒,但他在塔中自得其樂,對遭到遺忘的事情不以為意。後來他才想通,圖拉只是不願刺激當時精神還不穩定的他,剛脫離被巫師奴役狀態,對於巫師以及難以理解的一般人,海奇亞斯有著嚴重的敵意。

文章標籤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老巫師讓海奇亞斯坐在篝火邊,然後用不知從哪變出的鍋具與食材開始烹調食物,男孩則著迷地盯著他的一舉一動。

 

文章標籤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蘇塔王國的皇家巫師圖拉今年七十一歲,時值拉提歐王執政末期,侍奉過兩代蘇塔至尊的圖拉決定放自己一個長假,許多人根本懶得在意常年表現庸庸碌碌的圖拉有無在宮廷當差。

 

打從十一歲被選為皇家巫師,不知不覺六十年過去了,隱藏在宮廷陰影下的王國參謀根本不是人幹的事情。

文章標籤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蘇塔王國一所位於鄉間的初等小學校,一個因為太調皮搗蛋而屢次留校察看的小女孩被傳喚到校長室,原本以為會受到處罰,沒想到四十歲的女校長卻從抽屜拿起一本書為她說了個故事。

 

文章標籤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接下來的日子,黑娜除了協助整理巫師塔之外還有豬牙旅店的計劃清單要交代妥當,忙得沒空感傷,塔中的寧靜生活也屆臨尾聲。

 

「老師,關於那個紅色詛咒,真的已經完全解除了嗎?」儘管艾肯恩這麼說,黑娜還是無法完全相信。

文章標籤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隨著銀霜城一年多來的魔法騷動漸漸恢復平靜,春天再度來臨。

 

漢克和黑娜趁機去附近的溫泉城市旅行,回來後開始緊鑼密鼓籌備白銀賢者的告別會,海奇亞斯則在皇宮中跟國王苦戰辭職事宜,根據老守護騎士梅爾的形容,那整個叫嘆為觀止。

文章標籤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怎麼杵著不動?妳不是要用妖精祝福淨化我嗎?真是傻孩子,也不築起心牆,這可是巫師的基本工夫,這下妳的心思我全看得清清楚楚。」海奇亞斯溫柔地看著她,彷彿只是黑娜又搞砸了功課。

 

「老師不想解開詛咒嗎?」黑娜根本不知道妖精祝福要怎麼進行,只能拖延時間。

文章標籤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面對精界的至高統治者,黑娜倔強地握緊拳頭,在這裡退後半步就輸了。

 

銀鹿卻在這時踏著冰霧翩然出現,橫擋在黑娜身前,保護她不受艾肯恩的怒火傷害,朝風暴之王跺了跺蹄。

文章標籤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凜古山脈上層精界。

 

濃密雲海所環繞的黑色群山不時雷電閃爍,其中傲視眾山的峰頂被一株碩大無朋的古老橡樹完全盤據,樹皮雖覆滿冰雪,古橡樹卻仍然鬱鬱青青。

文章標籤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張開眼睛,黑娜,結束了。」海奇亞斯拉開黑娜的手,輕輕將她推開一步。

 

黑娜還是緊閉雙眼,連呼吸都忘了。

文章標籤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下一次「治療」很快到來。

 

這次奧茲抓到一個中年女巫,照例用許多拷問逼女巫反擊,釋放自身魔力同時精神錯亂,他總是選擇實力不如自己,可以剛好安全捕獲的獵物。

文章標籤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咚!」滿身染血的赤裸男人被甩在地板上,雙手被銬在身後,額頭上戴著鐵製荊棘,倒刺深入皮膚,一把匕首插在胸口,只剩下微微的氣息。

 

一道細細的鮮血從匕首柄部流出,被老巫師小心地用水晶杯接起,直到被刑求的男人翻起白眼抽搐。

文章標籤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黑娜哭著醒來,發現她躺在閃閃發亮的寶石洞窟裡。

 

「老師呢?老師你在哪裡?」白銀賢者該不會已經變成龍飛走了?

文章標籤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黑娜終其一生的探險中,很少見過比得上那座灰燼之城的奇特風景,無論是城市的死寂、疏離和強烈的魔法能量,都在當時稚嫩的她心中留下深刻影響。

 

文章標籤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雪牙氏族的獸人兄妹帶領白銀賢者師徒順利通過冰河地區,前方即是凜古山脈的外緣,黑娜已聞到永冬之境特有的冰涼氣味,她沒想過才離開沒多久又回到這裡。

 

「我們可以再陪你們走一段,只是從這裡開始,前方的嚮導工作我與艾斯藍已經無能為力了。」摩絲攤手說。

文章標籤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黑娜苦惱地坐在老師身邊,白銀賢者將血之針投進那棟詭異木屋不久,困住海奇亞斯的鐵針和荒野幻象開始破碎,接著他們不停墜落,忽然間黑娜清醒了。

 

下一秒站在她旁邊的白銀賢者直直倒地,黑娜勉強接住他,巫師臉上冒著冷汗,弓著身子像在忍痛,黑娜趕緊再把老師移進獸穴照顧。

文章標籤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知道白銀賢者並無大礙後,漢克總算鬆了口氣。

 

「那瓦肯禮為何遲遲不醒呢?」

文章標籤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灰暗天空被閃電割開亮縫,降下一群手持血紅長針的鬼影,鬼影們飄向翼蛇,將長針刺入翼蛇身軀,翼蛇掙扎著無力倒地,沙利德也呈現僵硬站姿落在黑塔消失後的空地,峽谷城市的中心點。

 

制住翼蛇後,那群鬼影傀儡般靜靜站著不動,沙利德雙眼發亮,可門則回到金斑蜘蛛背上警戒。

文章標籤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詭異的木屋繼續逼近,門口正對著海奇亞斯與黑娜。

 

文章標籤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是下雨就是起霧,儘管黑娜再怎麼仔細維護,獸穴還是免不了漏水,這種惡劣環境要病人怎麼療養?天黑後黑娜發揮靈感把燒紅的木炭裝進小鍋子放到獸穴裡,勉強去點潮氣增加溫暖。

 

黑娜不敢拋下老師獨自探路,光在附近覓食和蒐集足量柴火就幾乎耗去一整天,如果附近有人居住或廢墟就好了,黑娜希望能把老師帶到更安全舒適的地方休息,但漢克大人告訴他遇難和同伴受傷時最好等待救援,不要隨便離開有水和食物的據點,黑娜相信騎士的教導。

文章標籤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