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舊BLOG陣亡,新舊作品將移入此地。
如題,但有意重寫或大改的舊作如燕臨系列和艾利暫不更新,感謝大家。《玫瑰色鬼室友》已與魔豆文化簽約,會放到第二部作為試閱,請喜歡這個故事的朋友多多支持~

目前分類:轉生鄉 (3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落英繽紛,從碩大無朋的枝幹往外望去,只見一片彌天大霧。

 

文章標籤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天狗與天狐的戰鬥原始野蠻並且變化難測,同樣是天地間獨一無二且屬性相反的異物,一朝碰面打得你死我活並不奇怪。

 

蛺蝶已經分不出那是撲抓還是撕咬,只見黑與白混在一起快速捲動,雲海被打上半空,變成一縷一縷羽毛狀的發光淡痕。

文章標籤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天狐回來巢穴時,看見他的午睡位置多了一團紅色饅頭。

 

蛺蝶不懂如何穿好花瓣長衣,索性將侜張送的紅衣當成被子,趴在金色絲草中凌亂而疲憊地睡著。

文章標籤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愈接近大椿下層,空氣愈加沉重寒冷,蛺蝶不得不使出更多妖力,只見一道紅衣翩然的身影帶著七彩光暈劃過幽暗。

 

蛺蝶並非從這根樹幹跳到那根樹幹,反而利用盤旋在大樁內部的氣流穿過無數縫隙,減少被枝枒攔阻的時間。

文章標籤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又過了一天,「日」還是沒有要探出頭的打算,大椿枝枒深處已經非常暗了,發亮的露水像冰一樣冷,即使是隨遇而安的蛺蝶也開始感激天狐縫了件禦寒的衣服給他。

 

文章標籤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笑的青年和愛笑的女人。

 

侜張外貌一轉換,蛺蝶立刻察覺顯著差異,果然這傢伙絕對不是因為開心才笑,就像蛺蝶經常改變翅膀花紋,天狐的巧笑倩兮是為了增強欺敵效果。

文章標籤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隻黃鐵鏽色的大鳥張開雙翅掠過氣流,尖喙裡叼著奄奄一息的五彩大蝶,那隻蛺蝶翅膀大小略不對襯,花紋卻不停變化。

 

顯然被黃鏽大鳥捉住的羽蟲並不是一隻普通的蝶,而是罕見的妖精,正如抓住牠的大鳥也是妖精,妖精吃妖精,鳥吃蟲,天經地義的事。

文章標籤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二個月後,惠即將遠行求官,隨性紮著亂髮的青年再度冷不防冒出來,拉著正在收拾行囊的惠,不由分說將他拖出桑林,周的表現看不出離情依依,倒是頗有點隱密不發的味道,斷然要友人一同出遊。

 

惠不明所以,但禁不起周死賴活纏,只好答應隨他走,路上,兩人一前一後相隔數步跋山涉水,周走的路愈發偏僻無人,詰問數次總無回應,惠於是止步不發。

文章標籤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無數歲月之後,人間又熱鬧起來。

 

宋國王都商丘之北為蒙地,自蒙向東行二十五里為空桐,蒙至空桐一帶多細澤,且近北有丹水流經,水源充沛,氣候溫和,宜農宜牧,又是近王之都,生民氣息較他國多出一分古雅。

文章標籤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低矮的土丘,草屋零星分佈,又高又廣的天空,翠綠得彷彿寶石的草地,以及在蔓草間淌流的銀帶之河,那是蛺蝶眼中的理想世界。

 

文章標籤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個故事結束得很快、很淡,就像一尾銀魚遁入深水時留下的漣漪,須臾沒了影子。

 

文章標籤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侜張?」那人嚇了一大跳,直接從草坡上滾下去,儼然一顆剛捏好的米糰子,滾得真是漂亮,天狐暗讚道。

 

文章標籤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北溟中有一海神,看守著浩瀚廣袤的海原,海上無風時便有洪波百丈,神魔由此過路往往驚詫防備,然而海神秉性寬容,不懂紛爭,對北海若來說世事原無好與壞、內與外、他與我的分別,只有大海存在於此,直至毀滅。

 

每日進入北海的流水和消息實在太多了,但這樣的繁多在北海若眼中卻又不算什麼,只是理所當然地包納。

文章標籤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廣大的松樹林將陽光切割成一道道金緞,鋪展在直指天際的巨木之間,璀璨動人,松林遭群巒環抱,本該充滿陰鬱暗霧,卻意外呈現某種舒朗清淨的景致,蒼天碧藍如洗。

 

「北海,我們終於來到這趟旅程的終點了。」蛺蝶與北海若進入松林時,蛺蝶說了這句話。

文章標籤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已經記不起是哪一年冬天,蛺蝶羽化了,從蛹之中掙脫長出雙翼,但那時牠離成妖還有最後解脫原形的關鍵──要證明自己是妖精,必須有從「原形」變成其他形態的能力。

 

通常妖精會選擇化人,這是最簡單的一種,也是最容易和異族溝通的形態,萬一遇到神人也比較容易博取好感,一開始並不是基於喜好才變成這副樣子,蛺蝶自然很難喜歡上人形的自己。

文章標籤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蛺蝶從還在卵裡就擁有靈識,那時牠以為理所當然。

 

還未出生前牠就聽見風葉磨擦的聲音,聞到露水冰冷的味道,感知黑夜濃纏的壓迫,以及白晝陽光催化生命的溫暖。

文章標籤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吾友為南海之帝儵,以及北海之帝忽,此二帝不知怎地,同時約好來我這裡。」渾沌開始描述那個故事。

 

「等等……北海的統治者不是若嗎?那個忽是怎麼回事!莫非北海還是祂的臣子?」這種事蛺蝶想都沒想過。

文章標籤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荒涼岩漠上隱約可見白色人影,彷彿一抹不該飄落凡塵的虛幻雪花,在灰暗無機的背景中看似渺小,卻有無法忽視的鮮明存在感,黯淡天空略有薄雲,卻未見任何飛鳥橫掠,旅者仍堅定前進。

 

「北海,我們走到哪裡了?」蛺蝶的大目標是南行,這點毫無疑問,但牠是比任何妖怪都要不方便四處奔走的羽蟲,隨大風雖可飄行千里,對於地景風物卻只能靠傳聞想像。

文章標籤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沒有益處嗎?為何一定要有益處?」蛺蝶這句話是真的迷惑,牠湊近駢拇的稚嫩臉龐翩翩飛舞,仔細凝視她。

 

文章標籤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一天日落,北海若配合蛺蝶在某座被森林包圍的人類村落外圍停下腳步休息,蛺蝶感慨旅行一大目的是為了感受休憩時疲勞的滿足也不為過。

 

文章標籤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