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黑色背影走過纏著霜枝的大堂巨柱,往晨星精舍內部會議廳前進,青年即將前往艾傑利學園的核心顧問隱士團與賢者們共同商討大事的地點。

 

與青年擦肩而過的艾傑利學生都不禁低頭望著他右手提的那個鑲嵌掐絲黃銅鳥籠,然而引起注意的主人翁卻視若無睹繼續往前走。

 

會說通用語言罵人的貓頭鷹,而且非常流利!聽起來像是女人的聲音,這該有多稀奇?

 

那名黑衣院生腳步飛快,一下子就通過長廊。

 

迪亞理烏斯毫不猶豫推開會議廳大門,頓時吸引數十雙視線,其中有溫和、有冷淡、有高傲、也有深不可測的神祕,與會者有男有女,其中有年歲蒼老的人物,也有遮掩著容貌的神祕隱者。

 

大魔女已經先一步抵達現場,身著黑色禮服站在眾人之中。

 

「洛歌斯的迪亞理烏斯,暨菲爾梅凱亞的妮絲特爾前來報告。」黑髮青年稟明身分。

 

妮絲特爾面對眾多身分與年紀均不詳的高層人士,一時閃了神被鳥人搶先,差點又要爆炸,幸好她及時想起應有的應對禮節,暫時保持沉靜。

 

身為一個長年深受後輩信賴的資深魔女,妮絲特爾甦醒時發現她居然被裝在鳥籠裡,而且被某人提著晃啊晃地毫無任何掩蔽物時差點沒發瘋。

 

跟著使者一起回來已經夠狼狽了,居然把她關在籠子裡,這種屈辱感,凡筆墨不能形容,最過分的是,迪亞理烏斯那鳥人居然企圖拿、鳥、飼、料餵她!

 

當洛歌斯院生嘗試以第十七種飼料餵食失敗,又被利喙攻擊得夠嗆,他終於有點戀戀不捨地放棄了,這時剛好接到命令要他們前往晨星精舍,報告這樁駭人陰謀的第一手經過,迪亞理烏斯便把妮絲特爾裝在鳥籠裡提過去。

 

妮絲特爾對必須以鳥身示人這點又羞又怒,同時感到悲傷,因為她從沒想過大意的代價這麼慘重。

 

逆刃的報告還在繼續,迪亞理烏斯抱著鳥籠被引到廳堂邊緣的席次上坐著,立刻有侍者送上飲料點心,此時無人有心思享用食物。

 

眼前聚集了學園全領域的資深學者,然而並非人人都專精巫術,逆刃必須簡潔明瞭在最短時間內讓全體隱士與賢者們理解情況,進而得到最多面向的回應。

 

「目前分布在斯塔爾高地上的巫陣未在紀錄上出現過,先前的救援行動時間緊迫,這是我看見的巫陣特徵。」大魔女在廳堂中一處空地灑出銀亮粉末,粉末落地便畫出圖騰,轉瞬發紅轉黑冒出血霧,出現碎木鎮大型巫陣的投射幻影。

 

一些對巫術領域較有認識的賢者開始交頭接耳。

 

「我與該名巫士曾短暫交手,他從巫陣內部想干涉我,但是成效不大,因此我判斷這個巫陣比較接近結界保護作用,內部的術者同樣受到限制,雖然敵人實力尚未明瞭,但我推測他並非稀世的巫師。」

 

當時逆刃與迪亞理烏斯的入侵其實立刻就被考德利克發覺了,大魔女倉卒迎戰,不敢有絲毫大意。

 

接下來逆刃卻發現對方的攻擊沒她想像中強烈,至少沒有立刻落敗的危險,當然,巫術分流眾多,也有不擅長直接攻擊的巫士,並且為數還不少,但也有可能是結界削弱了巫士的攻擊力。

 

當巫士處於防守姿態時,攻擊力便會下降,考德利克在碎木陣擺出張狂明顯的血霧巫陣,逆刃馬上確定,他不僅拘禁妮絲特爾,還在巫陣內從事需要花費時間的陰謀。

 

「這名巫士明知會激怒學園也要發動大型禁忌巫陣,背後很可能伴隨著完備的隱匿計畫,考德利克並非當真想分出勝負,而是拖延時間,等目的一達成就逃跑。基於這道推測,我判斷必須優先救出妮絲特爾的靈魂。」逆刃低頭向賢者們告罪這次的私自行動。

 

當迪亞理烏斯提出至少靈魂也好,要帶出妮斯特爾的一部分,逆刃沒考慮多久就答應了。

 

斯塔爾高地離艾傑利學園實在太遠了,萬一在一來一往浪費的時間中,敵人帶著妮絲特爾遠走高飛,以職業巫士能力完全可以做到讓他們無從追蹤的程度。

 

「逆刃,此式的原型並非巫術,而是古代伊葛族祭祀邪神的儀禮,但目前看來已有多處遭到修改,妳可繼續,吾意在明瞭該巫士於斯塔爾高地發動此術的目的。」

 

席上某個隱士出聲補充,逆刃朝他的方向躬身行禮。

 

「如各位所見,我不認為考德利克有凌駕一切巫士的力量,他獻祭了整個碎木鎮民的生命才發動這個大陣,這是令人不齒的嚴重犯罪,但法術仍在強化也是不爭事實。」

 

「巫士可以發動遠超乎他能力所及的法術,但必須付出與之相對的代價,就像人類能使用漁毒一樣,雖一個人的體力及技術不足以捕捉河裡全部游魚,但他卻能透過其他方式簡單地達到目標,拾取被漁毒麻痺的獵物。這個陣圖就是考德利克的漁毒。」

 

「關於他的目的,毫無疑問是針對學園裡的魔女。」逆刃媚眼微瞇,流露一絲冷酷。

 

妮絲特爾的身體目前還在敵人手中,投鼠忌器也是一個原因,但考德利克和背後協助他的巫術力量也非易與之輩,輕忽大意或許還會賠進更多人。

 

接著由妮絲特爾詳細講述她這四日來近距離所看見的景象,並揭發美蒂兒的存在以及考德利克的目的,席間又是一陣譁然。

 

作證途中,妮絲特爾略顯不安地瞟了一眼如雕像般站著不動的黑髮青年。

 

和她相反,迪亞理烏斯卻沒受到多少詰問,也許是因為他跟著逆刃姊姊一起潛入碎木陣,他的召喚術除了和她通話外也沒派上其他用場?看起來他也不是捨得把自己的契約對象派去衝撞巫陣的類型。妮絲特爾暗自猜測。

 

散會後,大魔女攔住洛歌斯院生,笑吟吟地伸出手。

 

「迪亞理烏斯,你該不會想一聲不吭又把我的學妹拎回去吧?」

 

「……」

 

等魔女滿足地將鳥籠抱在胸口,她深深地看著一臉平靜的青年。

 

「好好休息,妮妮的事毋須多擔心,我會妥善處理。」逆刃對他說完話,翩然轉身離開。

 

※※※

 

大魔女逆刃飛翔於月夜之下,掃除用具兼飛行術媒介在她手中造成復古流行,後來掃把竟成了艾傑利魔女們的註冊標籤,她一手抱著鳥籠,一手扶著掃把柄保持平衡,黑髮飄飛如浪。

 

她的目的地是咒術學院的主體建築白夢堡。

 

「嘿咻!」輕車熟路從中多塔樓與窗口的城堡找到某個入口,進去就是一個不算大的房間,房間主人看來漫不經心,甚至連窗戶都是半掩的。

 

滿坑滿谷的書,書架放不下後索性堆在地板上,另一側牆壁貼放著大床,佔去不少空間,看來是被某個院生作為臥室兼書房的地方,想要不踐踏書本在室內移動還真得要有點技巧。

 

壁爐前清出一小處空地,鋪上地毯和搖椅,藉此取暖與閱讀,除此之外甚至連書桌都沒有。

 

逆刃就停在那黑暗的一小角空地上,隨意彈指,燭火一一甦醒,壁爐轉眼間燃起烈焰。

 

「好了,妮妮,我們開始囉!」

 

「開始?逆刃姊姊,為什麼帶我到白夢堡,我們不是要回去嗎?」妮絲特爾不解地問。

 

「妮妮,學園裡唯一能讓靈魂獨立存在,還不會被外力影響的地方,只有被結界和力場保護的白夢堡,我要解開蘭德希爾身上的巫術,妳的使者已經筋疲力竭了,再不休息恐怕活不到明天。」大魔女解釋道。

 

「那……我可以找其他的憑依物啊,逆刃姊姊妳應該還有別的辦法吧?我不要留在這裡啦!」

 

「行動自由不好嗎?」大魔女歪著頭問。

 

妮絲特爾立刻陷入兩難。

 

靈魂型態雖然有範圍限制,但總比讓人拎著走要好些。

 

逆刃看穿她的心思,鳥籠上方頓時浮現半透明的少女幽魂。

 

「我好怕……雖然知道這樣會造成蘭德希爾的負擔,可是用鳥兒樣子存在,彷彿永遠都會這樣。我的身體……找不回來……」

 

逆刃靜靜地看著她。

 

「逆刃姊姊,如果我死了,還可以留在這裡嗎?」妮絲特爾哀傷地垂下頭。

 

「妳不會死的,妮妮。」大魔女打開籠門,將沉睡的貓頭鷹抱在懷中。

 

「有人不讓妳死,妳也要將代價好好地還給他,不然就顯得我們菲爾梅凱亞的人太小氣了。」

 

咦?

 

妮絲特爾露出愕然的表情。

 

「是誰?」

 

「迪亞理烏斯囉!」

 

「關他什麼事啊?」妮絲特爾一頭霧水。

 

「而且和考德利克交手的不是學姊嗎?」她在晨星精舍裡分明聽得清清楚楚。

 

「所以打開巫陣缺口讓妳的靈魂飛出來的並不是我哦!」逆刃順勢坐在那張搖椅上,火光映得她表情奇異。

 

「不是妳?」

 

「我做不到的事情,他做到了,然而那是有原因的,妳知道為什麼嗎?」

 

「可是,連學姊都無法解開那面陣圖,迪亞理烏斯身上根本看不出作戰的跡象啊!他連條傷痕都沒有!」而且元素魔法根本不能用在和巫術正面交戰的情況上,迪亞理烏斯如果硬是要插手戰鬥,不可能全身而退。

 

「第一,他不曾參加戰鬥是真的,但沒受傷就不是這麼回事了。」逆刃手心慢慢浮現一團白光,然後像手套般包覆整個手掌。

 

「以一個其他學院的人而言,我很意外他竟然能做到這種程度。」

 

逆刃慢條斯理地控制手上的幻影結晶:「迪亞理烏斯召喚了惡魔。」

 

洛歌斯人就算學習召喚術也不會召喚惡魔,很久以前他們就從這方面的知識和技術中撤退了,不願與惡魔交換代價實現願望,這些人喜好依賴自己的精神與意志。

 

但是迪亞理烏斯卻從妮斯特爾的筆記心得和對戰經驗中,把握了一定程度的巫術知識,就結果論來說,他極具天賦,加上召喚系本來就偏向巫術風格,兩者技術面的同質性不可說不高,迪亞理烏斯要學習巫術有其先天優勢。

 

逆刃將覆有白光的手撫上妮絲特爾臉側。

 

「就讓妳看看我的記憶吧!這樣一來妳將知道那個人所經歷的一切。」

 

妮絲特爾吃驚地任逆刃將思念輸入靈體之中。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林賾流 的頭像
林賾流

風暴荒野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