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說,有個從北方更北處魔海上漂流迷失到了勞亞大陸的精靈,他一邊哭泣著尋找同伴,在陌生土地上卻只見魔物與野獸肆虐,他無法找到回去的方法,最後終於絕望地死去了。

 

在精靈死去的地方形成一大片森林,那是艾傑利學園從創立開始就流傳的傳說之一。

 

那座精靈之森就在學園東方的某處黑暗樹海之中,妮絲特爾終於痛切地有所體悟──傳說,特別是在學園這種地方,決不是空穴來風的。

 

也許當初那個精靈沒有死,也許他跑去和人類繁衍後代,也許他無性生殖,又也許他一直都住在那邊,更也許那不是一個精靈而是一家子,最後剩了一個下來,哪天心血來潮就跑來學園當人類學學魔法之類……

 

總而言之,大家都有祕密,只是大小的差異,她早該知道,以迪亞理烏斯的性格,他不瞞得滴水不漏才是怪事!

 

當那個精靈之身的迪亞理烏斯跟她們回到晨星精舍時,妮絲特爾用隱士團的臨床反應親自體會祕密的等級落差,她發誓,這真的不誇張,那些莊嚴高傲的學者們眼睛都發綠了,她甚至隱約聽見此起彼落的吸口水聲。

 

可以確定迪亞理烏斯那個精靈血統好像真的很珍貴,比起來長命族就好像速食店裡的漢堡,一點都不稀奇。

 

好吧,妮絲特爾她真的不是嫉妒,只是很好奇迪亞理烏斯當初為何要來學園讀書?還有那個使他能徹底變身的巫術來歷。

 

但她並非馬上就能要回身體,還必須等菲爾梅凱亞檢查過她的身體情況,有無被巫術汙染,並徹底淨化後才能和靈魂結合,等一切手續結束後,已經過了一星期。

 

這段期間妮絲特爾自然是守在學院裡,日思夜盼她重生的倒數時間,也就管不著迪亞理烏斯在做什麼了,等到她終於元氣飽滿地踏出學院,發現錯過了很多事。

 

晴天霹靂的衝擊,迪亞理烏斯已經通過畢業考試,而且還是雙料的,洛歌斯的召喚士和菲爾梅凱亞的巫士資格都到手了。

 

換作兩年前,妮絲特爾可能從未想過她會去跳男人的窗子,退一步說,打從她不幸認識迪亞理烏斯後,根本沒考慮過去跳他窗子的可能性,萬分之一的機率都沒有!

 

但她現在就是不想讓洛歌斯的人知道她想要見他,於情於理,自己都欠他一個道謝。

 

但以前求之不得的清淨,現在反而成為諷刺和尷尬的關卡,他們之間再也沒有逢場作戲的必要了,不僅逆刃認可他,現在的迪亞理烏斯還有洛歌斯全院保護主義式的守護,畢竟他是與眾不同的精靈混血兒,哪怕是學園內也要盡力避免風聲走漏和有心人士的探訪。

 

正面走進去大概還是見得到人,但妮絲特爾就是不喜歡那種感覺,精靈又怎樣?精靈了不起嗎?不管迪亞理烏斯變成什麼樣子,他就是那個白目的洛歌斯人!

 

於是一個棕髮琥珀色貓瞳的灰衣魔女,一邊喃喃自語心理建設,同時騎在掃把上往白夢堡直直飛去,妮絲特爾近乎悲哀地發現,她的巫技拿來越過洛歌斯學院警戒線還是很好用,難怪那些院生看見魔女就跟見鬼沒兩樣。

 

他沒出現在妮絲特爾面前,是因為她沒有利用價值了吧!以前他對她的壓榨也湧泉以報還得滿滿了,所以那個白痴現在應該是沒有後顧之憂一臉滿足正在弄些她不想知道的怪法術,或在晨星精舍被那些愛好傳說歷史的賢者們打扮得閃閃亮亮,總之迪亞理烏斯完全忘了妮絲特爾的存在。

 

她才不是因為迪亞理烏斯有利用價值才想見他,因為逆刃姊姊說過魔女的禮貌很重要,她是為了菲爾梅凱亞的名聲才勉為其難來還禮,還有一報還一報,問他為何一聲不吭就跑去畢業!

 

對!妮絲特爾愈想愈氣,這樣太奸詐了,她這個正牌魔女都還沒通過巫士考試,這個只看了她兩年筆記的傢伙居然就考過了!

 

艾傑利學園的學院制度通常沒有設立修業年限,畢業意味著離開,有留校鑽研學問意願的院生通常不會參加最終試煉,一旦參加畢業考試而通過的院生幾乎都不會繼續留校,這是艾傑利不明言的習俗。

 

但此時妮絲特爾還未意識到迪亞理烏斯即將永遠離開她,只是隱約覺得心情不太舒服。

 

但她又再度意外了,本來想著一次也好,要過癮地踹開那傢伙的窗戶給他個教訓,但窗戶已經敞開了,附贈一個熟悉到不能更熟悉,半夜都會揪起枕頭當目標打的半身人影,黑髮黑眸,普通人類造型的洛歌斯院生。

 

即使只剩下一邊眼睛,迪亞理烏斯的視力還是很好,因此妮絲特爾大老遠就看到他朝這邊揮手,還生恐她找不到窗戶入口地候著。

 

妮絲特爾陰著小臉優雅地跳入照樣堆了滿地書的房間,見見這個未來預計會成為傳說級人物的活標本。

 

「妳恢復啦?」

 

見他盯著她打量,妮絲特爾下意識轉開臉。

 

「逆刃姊姊說我運氣很好,考德利克還來不及讓我懷孕。」

 

「喔。」

 

「你怎麼又是這個樣子?」妮絲特爾怪問,既然都瞞不住了,恢復真面貌比較舒服吧?聽逆刃姊姊說,讓迪亞理烏斯變身的那個巫術非常強大,甚至讓他當初是以小孩子的樣貌進入學園,逐年以人類不起疑的速度長大成人,否則用腳底板想也知道,精靈的成長速度不會和人類一樣。

 

親自見過迪亞理烏斯力量解放時的可怕,他一人就有和菲爾梅凱亞勢均力敵的能力,因此那樣的力量被迫壓縮成一個沒有特別優秀的人類咒術學院生,本人必須忍受多大的束縛感?恐怕就像二十四小時都穿著束縛衣過活吧?

 

「習慣了,這樣也還好。」

 

總比遇到的人不分男女都希望他脫衣服要來得方便,只是迪亞理烏斯會留在城堡裡還有其他原因,自從對部分人公開自己的混血身分後,這巫術賦予他的外表就沒那麼低調了。

 

當迪亞理烏斯還是用異族特徵濃厚的外表出現時,引起轟動那是自然現象,畢竟精靈部族是只出現在少數曾經到異大陸冒險過的御術師手札的傳說名詞,現在有機會和本人驗證第一手資料,誰不想沾點光?

 

原形,人們說:快看!精靈耶!

 

化身,人們說:快看!擬態成人類的精靈耶!

 

照樣跟拍寫生個不停。

 

迪亞理烏斯無言以對,儘管艾傑利目前知道他真面目的人,都沒提出太出格的要求,有的也只是友善的好奇,但習慣獨身生活的迪亞理烏斯還是不喜歡成為注目焦點。

 

不過,當妮絲特爾過來拜訪時,迪亞理烏斯說不上來那種異常高興的確切原因,雖然他不喜歡那些想從窗戶攻堅來偷窺的人,都叫愛朵波絲睡在他房間上方的鐘塔裡,當自助餐過濾可疑人物,但妮絲特爾還遠在半空時,他就知道她來了。

 

「妮絲特爾!」他高興地喊著少女名字時,還不知道自己的窗戶逃過一劫。

 

「迪亞理烏斯,你好嗎?」

 

魔女依然態度高傲地打著招呼,但她轉過頭來發現某個人已經故態復萌捧著一疊夾著記號紙的古書貼過來時,還是一千零一次爆出了殺人衝動。

 

最後還是莫名其妙地討論完功課後,妮絲特爾才記起來意,她才不會對迪亞理烏斯客氣呢!

 

「巫術?喔,這個啊!」沉吟了一會,青年拿下單邊眼鏡。

 

幾秒內,原本黑髮高身兆的青年,又變回那個身材更高大的異族,如果不是他的眼神和姿態毫無改變,妮絲特爾根本無法當這兩個存在是同一個人。

 

迪亞理烏斯摘下單邊眼鏡遞給妮絲特爾,她掂了掂這個有著反光的透明小玩意兒,還是感覺不出有任何巫術力量。

 

「拿下眼鏡就會解除封印嗎?」那樣也未免太戲劇化了。

 

「還必須配合我的意志,否則洗臉睡覺和運動不就很麻煩了,只要巫具沒有離開我身邊一定距離都有效。」

 

「誰給你這個的?」正確的問法應該是,誰對迪亞理烏斯下了這麼強大的巫術咒縛,卻又不傷及他,還能令他自由決定發動與解除的時機,那已經是匪夷所思的巫技了。

 

迪亞理烏斯坐在床緣,長髮散在床鋪和地毯的書堆封皮上,妮絲特爾站在他旁邊簡直像是小孩子,原本妮絲特爾身高就是只到他肩膀而已,現在卻必須勉強才能搆到胸部。

 

他陷入回憶,過了一會兒才說下去。

 

「我來到這塊大陸時還很小,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只記得自己一個人被留在人類製造的船上,船在迷蹤海附近擱淺,不過那不是這塊大陸上的人類造的船,我能確定。在這之前只有片段記憶,我知道故鄉在哪,但也知道那裡很遠。關於家人,沒有印象。」

 

在和人類接觸前,迪亞理烏斯已經自得其樂活了很久,無法確定他是一開始就記不得,還是本來記得一點,但沒有刻意記錄後就忘記了,只知道他的血族本能裡就刻劃了漂泊的因子,因此被遺留在這片陌生的大陸,他並沒有很難過。

 

本質強大異族往往具有改變環境的力量,精靈們也不例外,雖然勞亞大陸的環境和他的故鄉落差很大,但迪亞理烏斯要求的不多,剛好他選擇的巢穴也遠離人跡。

 

偶爾他會離開棲地,遠遠地旅行幾天看看各個族群。

 

精靈天生對生物具有優異的感應力,所以他和其他異族之間從未起過嚴重衝突,當然,和迪亞理烏斯感覺這塊大陸的自然力和異族體積都偏弱小的特性有關,但相對的,這裡的生態卻有種平靜的穩定。(註:這是以精靈的眼光來看黑暗樹海,因此請勿太計較)

 

有時他也會貼近人類的旅道,有些商隊目睹混血精靈出現紛紛驚叫逃跑,透過偶爾撿到的書籍,迪亞理烏斯慢慢了解到這邊的世界,歷史和地理以及一些新聞流行,所以他就更熱中這種撿拾活動了,然而迪亞理烏斯對於故鄉和他的同族還是一無所知,但感覺出身上另一支血脈應該就是所謂的人類。

 

但這時他已經是個學富五車的半精靈,明白人類的世界對他還是很危險,生活並不封閉無知,黑暗樹海裡各式各樣的非人經常交流情報。

 

「有個致命的弱點,導致我不能去人類社會考察。」迪亞理烏斯抱怨。

 

「什麼?」妮絲特爾追問。

 

「我不會變化外形,只能用原本的樣子活動。像我們學院的妖就很方便。」迪亞理烏斯指的是另一個同樣是混血兒的院生,不過擬態通常不是為了獵食就是處於弱勢而必須逃避天敵,迪亞理烏斯推測他的本能裡應該沒有這方面的需要,才沒演化出這種能力。

 

「不過後來我在艾傑利邊緣的樹海裡遇到一個人,她給我這個道具,問我有沒有興趣當人類進入學園,可以找尋我故鄉的線索,或者玩一玩參觀也好。」

 

「她是誰?」

 

「穿著斗篷沒看清楚,也沒說名字。」

 

「那你就來了嗎?」

 

「對啊。」

 

妮絲特爾無言了。

 

「不過她倒是說對一件事,我因為和血族失散了,沒有受過同族的教育,要獨力回到故鄉基本上不可能,但是召喚術可以幫我喚醒部分天賦。我的血統裡好像殘留著和其他生物一起活動遷徙的傾向,所以如果成功召喚出能帶我回去的魔法生物,至少能回到法鐸大陸尋找我的同胞。」迪亞理烏斯打了個哈欠,露出兩枚尖尖的虎牙。

 

「法鐸大陸?」妮絲特爾第一次聽到這個名詞。

 

迪亞理烏斯抱來一個老舊的地球儀,大概指著方向。

 

「在勞亞大陸北方,要先越過冥海,通過艾利之島,沿途很多島嶼和海域都棲息著力量不明的魔物,沒辦法補給和休息,到處的自然力聽說非常混亂,御術師也難以適應,然後再往夕陽的方向前進不特定天數,據說就能到達另一個大陸,那裡也有人類生存。目前人類航運技術和海圖的極限,只有接近艾利島嶼附近而已,沒辦法靠這個完成旅行。」

 

「因為沒有教導精靈法術的長輩,只剩召喚術是最接近的技術,冰爪契約好像是世代遺傳的,所以等我力量夠了就能召喚冰爪,也只能召喚祂。」迪亞理烏斯用爪尖敲敲地球儀,又將之放在腳邊。

 

他這麼狂熱地鑽研召喚術,只是為了要回家?那裡的世界才是迪亞理烏斯應該歸屬的地方,他在這塊大陸上永遠是孤獨的。

 

妮絲特爾忽然感到舌頭傳來澀意,她好像笨蛋,什麼都不知道。

 

「所以你畢業了,有能力回去了吧?」這句話好像不是出自她的聲帶。

 

「對。」迪亞理烏斯說。

 

「什麼時候?」

 

「隱士團說,他們可能知道我的來歷,正盡力幫我調查和蒐集文獻中,這樣路線規劃上會安全一點,所以還會再等一陣子。」

迪亞理烏斯又摸摸他的藏書。

 

「我和冰爪到時候要一起上路,沒辦法帶太多行李,所以剛好趁這段時間再看一遍,以後應該沒機會看到了。」雖然是那副外表,但迪亞理烏斯抓著書的模樣還是老樣子。

 

迪亞理烏斯在對考德利克一役中,不僅召喚出惡魔,也召喚了足以消滅巫陣的龍之靈,菲爾梅凱亞全院見證,他有等同職業巫士的資格,因此竟讓他也在最後成為妮絲特爾名義和實質上的同學了。

 

至於洛歌斯學院同樣援例菲爾梅凱亞的做法,不但召喚了那麼強的飛龍,甚至還撈過界連惡魔都召出來了,平常又是勤勤懇懇的年輕學者,給後進留下許多珍貴的紀錄,最後還連自己的血統真相都拿出來貢獻,讓許多師長大開眼界,畢業資格毫無疑問,因此最終試煉就由迪亞理烏斯的老師,意思意思鑑定一下也放他過關。

 

妮絲特爾聽完這段奇幻到沒有現實感的考試過程,只能摸著手裡的書頁,擠出一句恭喜。

 

她又在做什麼呢?

 

只是渾渾噩噩地過日子,前陣子還惹出那麼大的意外。

 

「啊,對了,迪亞理烏斯,這是我新煉製的香水和配方,愛朵波絲煩躁的時候可以幫助牠安定下來,一點小意思。」她遞出一個小包。

 

「謝謝,幫上大忙了。」迪亞理烏斯不改好奇本性,馬上拆開包裹。

 

「那我……回去了。」對著拿出玻璃瓶觀察試聞的對象說完後,妮絲特爾走向窗戶。

 

「不多留一下子?」迪亞理烏斯立刻轉頭問。

 

「我累了,改天再聊。」妮絲特爾努力彎起嘴角,其實是不想繼續待下去。

 

空氣像是在另外一個世界般清淨,那個人的外表也是絕無僅有的美麗,但妮絲特爾卻感到有股壓力黏在背上。

 

她已經沒有家了,艾傑利就是她的家,所以她不想畢業,不想參加考試。

 

等到迪亞理烏斯離開以後,她一定能回到過去安靜的生活吧?

 

妮絲特爾迎向夜風,五官凝成沉默的篤定。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林賾流 的頭像
林賾流

風暴荒野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