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妳。」

 

「什麼?」妮絲特爾狐疑地瞇起眼睛。

 

「惡魔契約,希望妳能召喚它。」迪亞理烏斯很認真地說。

 

「哈?」妮絲特爾小嘴微開,一臉不可置信。

 

青年微側著臉,一副難以啟齒的模樣。

 

半晌,少女會意露出快樂的笑容,對他招手。

 

「迪亞理烏斯,你過來。」

 

魔女名義上的未婚夫不疑有他地照作,接著少女瞬間變臉,同時賞了他一記右鉤拳。

 

「你有完沒完!我畢業考幹嘛靠你!侮辱人嗎!迪亞理烏斯,少雞婆了!不要煩我!」

 

「不行!我找了好久才找到的!」召喚士展現頑固的一面,他抓著妮絲特爾的手腕,硬是想把卷軸塞給她,兩人不慎絆到腳下雜物,跌作一團糾纏不清。

 

這時頭頂飄入涼涼的聲線:「哎呀,還沒舉行儀式就這麼著急嗎?」

 

大學姊的聲音!

 

妮絲特爾連忙一腳踹開迪亞理烏斯,害她的醜態被學姊目睹,她恨不得把這鳥人踹到天邊去!

 

「才不是這樣!是他來煩我!」妮絲特爾又是惡狠狠地瞪了扶正單邊眼鏡爬起來的青年說。

 

「好了好了,你們都還有別的事忙,迪亞理烏斯,儀式之前別來打擾我們家的妮妮,畢竟這是魔女一生一次的重要大事呢!」

 

「結婚嗎?」

 

「不,是召喚惡魔。」逆刃想也不想就回答,單手拉起了小學妹。

 

迪亞理烏斯將卷軸放在桌上,轉身退出,背影有點滄桑。

 

妮絲特爾在身後對他扮鬼臉,逆刃含笑旁觀。

 

「然後,迪亞理烏斯拿了什麼給妳呢?」原本大魔女只是隨口問問,豈料妮絲特爾又是震怒,握拳跺了下地板,書堆又垮了幾疊。

 

「那個王八蛋居然要我召喚他決定的惡魔!有沒有搞錯!」妮絲特爾簡直氣炸了!

 

「別氣嘛,迪亞理烏斯到底選了哪位惡魔,姊姊我來看看。」逆刃用長指甲靈巧地挑開了卷軸,眉毛一挑。

 

「諾克琳?」

 

「諾克琳?」妮絲特爾呆呆地重複學姊的話。

 

她怎麼沒印象?是小到自己都記不住的惡魔嗎?

 

「哦,這個迪亞理烏斯居然知道諾克琳的存在,看來他花了不少功夫。」

 

「學姊,這個惡魔到底有何特色專長?」妮絲特爾追問。

 

「呃……其實在前代惡魔契約知識中,諾克琳還算蠻有名的,也時常被召喚出來,但是沒人和諾克琳訂過契約。」

 

「為什麼?」

 

「原因有很多啦……不過主要是因為諾克琳是性質非常純粹的『惡魔』。」逆刃聳聳肩。

 

惡魔只是個名詞,在巫士中通常用來指稱魔界裡的不明生物或精神體,但是她們有時也會用來指地獄中具有組織性的前墮天使,而後者也時常吸收前者來到地獄,反之也有地獄裡的靈魂和惡魔流落到魔界的例子,這就和人類世界也能接觸到這些存在是同樣道理。

 

魔界與人間彼此具有交流法則,可以應契約或儀式打開通路。

 

「講白一點,幾乎沒有戰鬥力量,也不具備幫人類實現心願的不可思議之力,就只是個惡魔。」逆刃盡量含蓄地避開「普通」這兩個字。 

 

「就這樣?」妮絲特爾嘴角抽搐。

 

「欸。諾克琳介於上面我說的兩種惡魔涵義的中間值,不是為了破壞或鬥爭的異族,也不是從天使墮落來的邪惡反神族群,生來就是惡魔的惡魔,說罕見是真的,可是通常人類和惡魔訂下契約都會先具備某種功利目的,所以會找屬性對自己有益的惡魔也是事實。」逆刃回答。

 

「那個白痴鳥人到底在想什麼啊!」妮絲特爾用力把卷軸丟到地上,他果然害怕被她召喚出更炫的惡魔!

 

「我想是因為諾克琳這種惡魔不會對妳索取太過分的代價?沒想到那個小鬼也會擔心這個呢!惡魔契約按照對象不同,風險也不一定,以前也不是沒有想通過考試硬是胡來反而丟了性命的人,永遠都是有危險呢!」

 

聽了逆刃的話,妮絲特爾不由得低頭不語。

 

「可是,我也有我的理想啊!」要華麗無比的登場,彷彿世界末日降臨的黑暗魔王那樣威風凜凜!這是妮絲特爾少女心長年來的幻想!好歹妮絲特爾也是在學園裡待了這麼久的魔女,畢業考戰績如果不能作為後輩榜樣,會讓那些仰慕她的小學妹失望。

 

她才不要隨便召個小惡魔出來搞笑!

 

而且大學姊的那位很俊美,雖然只在教學示範中見過一次……

 

「哦,對了,還有一點,惡魔的性別有很多種,但諾克琳據我的記憶是偏女性。」大魔女笑瞇瞇地補充。

 

「……」

 

迪亞理烏斯的想法頓時像直線馬路般出現在兩位魔女的眼前。

 

惡魔契約也是婚約的一種,妮絲特爾要跟迪亞理烏斯前往法鐸大陸的前提是要先結婚,逆刃才會放人,但是要舉行婚禮前,妮絲特爾的底線是她要先通過畢業考,她不要以學生身分和稀哩嘩啦就畢業的某人站在一起。

 

結論就是,無論半精靈怎麼計算,妮絲特爾和惡魔的婚約都會搶先一步比自己的婚禮還早履行。

 

迪亞理烏斯很自然地動起了控管妮絲特爾召喚對象的念頭。

 

「去死吧!那個白痴!」少女下了震怒的結論。

 

「總之先試看看吧!」逆刃如此說。

 

「不要!我不要迪亞理烏斯選的惡魔!」妮絲特爾猛搖頭。

 

「妮妮,妳想想,以他的個性應該不會只選名字就推薦給妳,他不知試了幾個惡魔才決定了諾克琳,這其中付出的代價應該已經遠超過一般人想像了。」大魔女就事論事說道。

 

妮絲特爾知道學姊說得沒錯,可是,一直以來她最討厭的就是迪亞理烏斯自顧自地犧牲,為何她就要被動地領情?她不是要靠男人才能成功的女人,她有自己的手腕和努力,結果卻和那個蠢半精靈搞到婚約都訂下了!

 

但是惡魔契約……學園魔女的最終試煉,在巫術的領域,妮絲特爾本來就有獨力闖過的目標,不想讓旁人來染指她的試煉,不管她成不成功,即使失敗都是她想獨自品味的感覺!

 

為什麼那個白痴不懂!

 

諾克琳是吧?

 

不會像奪走了迪亞理烏斯右眼的無名惡魔那樣凶暴的存在,方便溝通協調也不至於造成過度傷害的女惡魔,可以讓她中規中矩的通過試煉。

 

妮絲特爾愈想愈氣,剛剛鳥人在場的時候還沒有想得太多,現在恨不得多補踹他兩腳。

 

「現實上你們時間不多啦,否則妮妮妳才學了這段時間的巫術就要召喚惡魔,還可以再磨練,不妨看看諾克琳合不合妳的興趣,如果可以先通過考試再解除契約也不遲。」

 

見小學妹還在賭氣,逆刃攬著她肩膀勸慰。

 

「安心吧,在我看來,迪亞理烏斯只是巫術上的半調子,他不可能擁有太豐富的惡魔知識,就連對諾克琳的性質認識也一樣,我們必須用自己的雙眼來考證。」

 

「是這樣嗎?」妮絲特爾還是不太平衡。

 

「換個角度想,時間還很長,沒必要逼自己現在就決定要相伴一生的惡魔,反正契約可以事後解除,姑且先練習儀式流程也不錯。」

 

「妳說得有道理,學姊。」逆斯特爾馬上改變主意。

 

「那我們先召喚諾克琳看看囉?」

 

逆刃和藹可親地提議,妮絲特爾不疑有他,順勢被逆刃的話題感染力推動,開始準備材料,大約半天後,兩人轉移到一處空曠山頭開始布置魔法陣。

 

召喚諾克琳的條件果然就像逆刃說的並不嚴苛,符文和藥草學姊都有現成的,不用花數月到數年去蒐集一些違法珍稀素材。

 

接著就是聚精會神地冥想了,這部分倒是難不倒妮絲特爾,漸漸地,意識沉入深處,開啟月下界的虛幻視野,在那裡釋放出符文訊息,呼喚諾克琳這個本體不明的惡魔。

 

不知不覺竟過了大半個白天,一道顫慄感倏然通過腦海,她張開眼睛,無意識地念誦著咒文,魔法陣圖開始發亮,自藍光轉為銀白,在黑暗山頭刻印上一道耀眼的痕跡,然後爆出刺眼的光霧。

 

妮絲特爾倒退一步,不自覺用手遮起眼睛,但仍不敢退出具有保護效果的圖騰範圍。

 

終於,濃郁的光霧漸漸消散,彷彿群星逃入黑暗,減弱到不至刺激肉眼的亮度。

 

「嗚喵……」空氣中響起一道嬌弱的聲音。

 

「咦?」貓瞳魔女低呼一聲。

 

過去她不曾認真召喚惡魔,總是只進行儀式準備,讓肉體習慣意識脫離進入月下界,但也許是還未確定對象的緣故,總是無法真心地呼喚,但現在有了學姊的輔助,加上燃燒的自尊心,讓她終於將儀式進行到最後,召喚出異界之物,認真與之交流。

 

「這就是……諾克琳?」妮絲特爾聽見自己的嗓音顫抖著。

 

「好、好可愛!」

 

宛若月光穿過紫水晶的一雙淡色寶石眼睛,彷彿天然絲狀銀礦般捲曲波湧的銀髮,微黑的肌膚,薔薇色的嘴唇微微翹著,身披與髮色相近的銀色毛皮,露出底下一雙羊蹄,外表竟只是個六歲大的人類女童。

 

小惡魔手足無措地站在魔法陣中心,對召喚者不知如何反應,最後索性坐了下來。

 

長睫下的紫瞳逐漸朦朧,竟然就要睡著了,妮絲特爾趕緊上前攀談。

 

「請問……」

 

「咩咩……」小惡魔發出了可愛的嚶嚀聲。

 

妮絲特爾又是感到一陣心悸,這實在是太誘發母性本能了。

 

「妳是諾克琳嗎?」

 

「諾克琳?……嗯,是的,人類為什麼……要呼喚我的名字?」她復又張開眼睛,楚楚可憐地瞅著妮絲特爾問。

 

「我……呃……」少女忽然語塞,她開始覺得只是為了通過考試,而不是什麼深沉的願望就打擾這些異界生命有點罪惡感。

 

「是需要我諾克琳嗎?」小惡魔站了起來,走向妮絲特爾靠在她裙側拉住布料仰頭。

 

閃電頓時麻透了妮絲特爾的內心,多麼強大的精神衝擊,這種純粹的異界之美。

 

「我想……請妳擔任我專業考試的契約對象。」妮絲特爾有點結巴地說完,發現心跳還在加速。

 

「姊姊是魔女嗎?」諾克琳歪著頭,看起來對這類要求並不陌生。

 

妮絲特爾點頭。

 

「姊姊的話,當諾克琳的主人,可以喔!」她無邪地露出尖牙一笑,「可是妳必須付出代價。」

 

「什麼代價?」妮絲特爾好奇追問。

 

「諾克琳很喜歡人類的工藝品,特別是人類女性用來增加容貌美麗的產品,所以請妳在正式訂定契約的那天,帶來中央星城最流行的名牌化妝組合給我就可以了,最好有保養功能,因為諾克琳的肌膚很細緻,姊姊要不要摸看看?」

 

妮絲特爾猛點頭,順便摸了摸小惡魔的臉龐,果然比想像得要柔軟滑嫩,而且這個要求也出乎意料地簡單,只要用錢能買到的東西都很好解決,妮絲特爾也有儲蓄的好習慣,基本上負擔得起。

 

「那我們就這樣說好了唷!」妮絲特爾不自覺換了對兒童的說話音調。

 

小惡魔點了點頭,消失在迷霧之中。「這次召喚我的代價就不和姊姊收取了,希望妳還會找我哦!再見了。」

 

動搖了,魔女真的動搖了。

 

那種風格的惡魔也超合她胃口的,但是,為何偏偏是迪亞理烏斯先推薦,讓她無法坦然地答應邀約。

 

被逆刃從身後攬入懷中,妮絲特爾貼著令人安心的學姊嬌軀歎氣。

 

「諾克琳很好啊,為什麼以前的學姊都不選她呢?」

 

「……」

 

逆刃無言片刻,輕描淡寫將真相告訴妮絲特爾:「因為不實用吧?」

 

初次見到諾克琳時,逆刃已經有穩固的契約對象才免去陷落泥淖的危機,哪怕她不容易失敗,並不表示逆刃不被誘惑,而她通常是樂意接受誘惑。

 

魔女的惡魔契約名額只有一個,如果要換新的契約對象,就必須解除現有的惡魔契約,並且成功承擔後果後才能考慮新的契約對象,而無論是解散契約或適應新惡魔,這種風險對任何一個魔女都非常龐大,因此如果沒有意外,她們通常都會選擇從一而終。

 

以巫術的特性來說,時間和精神的持續累積會強化單一契約本身的力量,所以選擇惡魔契約必須慎重,只是在學園魔女的見習期間,畢業考試的惡魔契約本身是作為考核用途,因此已擇定對象的魔女會帶著自己選擇的惡魔通過最終試煉,尚未決定的則會以優先通過考試的前提,和特定惡魔簽訂短期約定。

 

考試只要求展現契約過程,願望內容和代價就可以選擇輕鬆且相對危險較低的種類,解散契約時就簡單多了,現階段妮絲特爾的選擇只能是後者。

 

契約對象是唯一的存在,惡魔可以替魔女們進行不擅長的戰鬥,作為護衛,甚至是獲取情報和超越空間的幫手,通常魔女都會量力而為在能支付的代價範圍內選擇提供這些幫助的惡魔,以上是正統的惡魔契約判斷標準。

 

逆刃本身處理過諾克琳引發的學院內部事件,不是大範圍災害,該怎麼說呢?每個召喚諾克琳的魔女都出現生活方面的嚴重問題,講得清楚一點,就是魔女都不魔女了,紛紛變成搶錢一族。

 

想要給我的小惡魔最漂亮的訂製服飾,想要給她裝扮上最高級的珠寶,想要讓她能開心玩耍的精緻玩具,想要和她一起分享最棒的美食,想給她一切最好的。

 

最好能什麼都不做,和這個討人喜歡的小惡魔度過快樂的每一天。

 

為了讓諾克琳永遠展現出閃閃發亮的美麗,每個魔女無不投入了至高的熱情和行動。

 

「惡魔契約不是召喚一個讓人精疲力竭的昂貴寵物,而是要找尋巫士的助手,和對黑暗世界的挑戰與平衡能力,雖然說,諾克琳的確是很能滿足人心。」逆刃也跟著歎了口氣。

 

某種意義上,諾克琳的確是對魔女有害的「惡魔」。

 

被逆刃訓過話的魔女們紛紛低頭懊悔,閃著淚光把諾克琳送回異界,逆刃至少看過三次惡魔主僕依依不捨的分別畫面,能把冷酷而獨立的魔女同化成精神脆弱的夢幻少女,諾克琳也能說是厲害了。

 

「那樣,可是,逆刃姊姊覺得我『只是』帶諾克琳參加畢業考可以嗎?」聽妮絲特爾的語氣已經不願意放手了。

 

身為巫術學院第二把交椅,長年嚴厲自我要求的壓力反彈,造成妮絲特爾無法抵抗命中她喜好的可愛絕美小惡魔。

 

「有什麼關係,只是考試用嘛!何必給自己增加危險?避險能力也是考核重點之一呀!」

 

「逆刃姊姊說得對!」妮絲特爾開心地抱著寫著諾克琳名字的羊皮紙。

 

逆刃看著學妹難得笑得那麼燦爛,也不好意思再說什麼了。

 

反正妮妮都擁有一隻比惡魔還麻煩的半精靈老公,接下來的長途旅行又會讓妮妮遠離人類文明,她也無處消費,諾克琳的確比起絕大多數會對人類索取代價的惡魔都要友善,應該能讓學妹的旅行生活增加撫慰,至少比想召喚出會傷害主人的惡魔要安全。

 

逆刃這次對迪亞理烏斯的行為睜隻眼閉隻眼,甚至有點推波助瀾的意味,一切都是為了學妹好。

 

再怎麼說,最了解學妹喜好的還是學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林賾流 的頭像
林賾流

風暴荒野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