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來一連串發生的事情,妮絲特爾都無法有什麼領悟,因為對方也覺得這不是大不了的事情,搞不懂!正常人談戀愛也沒有這麼麻煩,會搞出這麼多事情一定是因為他們沒在談戀愛也不是戀人的緣故!

 

但是迪亞理烏斯搞出來的烏龍實在多到讓妮絲特爾恨不得宰了他,仔細想想好像也沒力氣檢討是否有被考德利克留下陰影。

 

忽然就變成精靈,忽然就畢業,忽然就向她求婚,忽然就變成學園的萬人迷,太多個忽然了。

 

愛是什麼,魔女不明白。

 

巫士的愛難道是像考德利克那樣,禁錮對方的身體與靈魂嗎?

 

迪亞理烏斯說過喜歡她,而他願意為妮絲特爾犧牲,那也是愛嗎?但是他一次也沒對妮絲特爾提過愛這個字眼。

 

妮絲特爾自己也沒承認過愛迪亞理烏斯,因為她認為愛這個字無法定義,但是討厭很明確,可是她卻願意和這個亂七八糟的精靈訂下婚約。

 

看起來好像沒有談論愛不愛的必要,再說目前已經存在的問題還有大把尚待解決。

 

妮絲特爾不是普通人,不談普通的戀愛是正常的。

 

她是長命族,是學園的魔女,是走過黑暗世界的巫士,是打算到異大陸展開新生活的探險家,她是要和迪亞理烏斯在一起的人類。

 

「我不知道要多久。」妮絲特爾帶著點挑釁語氣說。

 

「好吧,希望不要太久。」迪亞理烏斯有些失望地回應。

 

「我也許不像我的夜閃同胞一樣活得那麼長。」

 

他輕描淡寫的一句話讓妮絲特爾抽了口冷氣,轉頭驚詫地望著他。

 

迪亞理烏斯補上解釋。

 

「畢竟我不是在法鐸大陸按照正常生態出生長大的精靈,我也沒有自己怎麼來到這個世界的記憶。」但是迪亞理烏斯記得他的生日,因為那是在誕生那一天,張開雙眼時映入眼底的夜空,群星位置成了他對故鄉的唯一記憶。

 

「按照我的種族特性判斷,勞亞大陸的自然力環境和人類文明對我的生命應該有負面影響,這裡的大地與水脈太衰弱,不能帶給我足夠的能量,加上我有人類血統,壽命本來就不如純種精靈長。」

 

但是迪亞理烏斯還是倖存下來了,因為來自異大陸的生命原本就更加強大。

 

說出這句話時,精靈平靜的表情令人感到些許心痛。

 

妮絲特爾想起他又曾與無名惡魔訂立契約,失去了右眼,此舉只是雪上加霜,這樣也不要緊嗎?迪亞理烏斯看起來根本沒在煩惱壽命問題,妮絲特爾怎麼知道他活不久了?

 

為何現在才要說出這個事實?

 

妮絲特爾就知道她的直覺沒錯!他果然有祕密瞞著她,之前幹嘛不說?難道是怕妮絲特爾是基於同情才答應和他在一起嗎?

 

這個混蛋……這個白痴!

 

驀然,妮絲特爾抱住他,精靈的長髮雖然如礦石般冰涼,但他的肌膚卻和人類一樣溫熱,迪亞理烏斯遲疑片刻,才舉起雙手反抱住少女。

 

「怎麼了?」

 

「少廢話,笨蛋!」他已經接受不幸的命運,但難道妮絲特爾不能吃驚一下嗎!

 

「精靈通常可以活數萬到十幾萬年,雖然不是永生但也接近了,我大概沒辦法活那麼久吧?差不多就……一萬五千左右……」

 

「……咦?」

 

妮絲特爾在腦海中把聽來的內容換算成阿拉伯數字,再比較她屬於長命族,了不起就比普通人類多個幾百年時光揮霍而已,她剛剛聽到什麼討厭句子了嗎?

 

等等,這一定要確認清楚。

 

「你以前說的年紀是騙我的吧?到底幾歲了?以人類的算法!」

 

「妳也沒說實話。」迪亞理烏斯稍微鬆開妮絲特爾,低頭看著她。

 

「不要轉移話題!」妮絲特爾怒吼。

 

「你現在幾歲!」

 

「二十七左右……」

 

在妮絲特爾掐住迪亞理烏斯脖子的同時,他有點不甘願地承認:「……加一千。」

 

妮絲特爾推開他,雙手撐著羽毛床墊,顯然受到極大打擊。

 

「我就知道妳一定會有意見。」迪亞理烏斯歎了口氣附帶他自己的抱怨。

 

「不過我們這一族算早熟,我已經成年了,再說我還有人類的血統。」

 

「你這模樣像是人類嗎!」妮絲特爾撿起枕頭丟過去,繼續沉浸在震驚中。

 

頭開始嗡嗡地痛起來,她需要躺下休息,明天還有很多事情要忙,她決定放棄和這個腦袋有問題的傢伙糾纏下去。

 

就這樣一起到另一個世界冒險不會出事嗎?

 

現在的妮絲特爾真的沒有力氣質疑,她用床單包起身子,像蟲繭般陷入夢鄉,夜中,那個精靈偷偷抱住她,妮絲特爾懶得理他繼續睡下去。

 

沉眠的魔女露出新月般的淡淡微笑,他們在勞亞大陸,這個世界的最後一夜,安靜得就像睡在孤寂無人的星海之中。

 

就這樣,妮絲特爾的學生兼單身時代真正結束了。

 

 

※※※

 

翌日是個天朗氣清的好日子,停泊在湖泊上的木造帆船也顯得光彩美麗,青年與少女站在甲板邊緣探出上半身,和前來相送的人潮告別。

 

「再見……再見……」妮絲特爾咬著下唇,生怕一不小心就掉下眼淚。

 

菲爾梅凱亞的院生們全數換上法服,代表對這位離開學院的少女巫士最高敬意與懷念,許多人為了趕上最後能和他們倆見面的日子,紛紛聚集湖畔。

 

連學院長都來了。妮絲特爾終於忍不住飛快擦了下眼角,盡力露出歡快的笑容。

 

「迪亞理烏斯──記得對妮妮好一點,否則我們照樣會殺過去法鐸大陸!」逆刃輕揚帶笑的嗓音神祕地凌駕於群眾的喧鬧之上,飄入召喚士耳中,他點了點頭。

 

「學姊……」妮絲特爾看著被學妹們包圍的逆刃,後者仍然是自信雍容地微笑著。

 

離開逆刃是妮絲特爾最感傷心的一件事,但是她想起大學姊的生活美學和她的勸勉,表現得更加堅強輕鬆。

 

終於要離開了,不只是學園,還有這片大陸,到另一個未知的世界,她和迪亞理烏斯都心知肚明,一旦離開就不會再回頭。

 

「我們送他們一程吧!」時川浪遊一揮袖,湖面生出大風,滿帆的船體開始動了起來,同時水流也順著風勢流動,運送大船離岸航向運河接駁處。

 

帆影漸漸消失在眾人視野中,融入一片迷離水色。

 

「唉,小學姊和她的精靈老公走了,學園還真變得有點寂寞。」一個小魔女歎氣。

 

儘管學園裡的故事傳說如滿天星斗般多不勝數,但魔女和精靈也能說是相當引人注目的一筆了。

 

「還是有別的事可做嘛!」另一名魔女指著人群裡許多俊秀男子說。

 

「結果妮妮真的變成我們學院的傳說了,我還以為沒人能完成那個傳奇條件呢!」逆刃冷不防冒出一句話。

 

「什麼?」

 

「以處子之身畢業走出巫術學院啊!」大魔女若無其事地說。

 

「……」

 

「迪亞理烏斯昨天晚上在做什麼!不,這段日子他到底在搞什麼鬼!藻,你不是在幫他上課嗎?」洛歌斯的領導學生立刻轉向金髮院生發難。

 

「該教的我都教了,他自己笨沒辦法。還有如果不是你們拚命壓榨他的剩餘價值,時間多一點說不定還有機會。」金髮院生冷靜地補充。

 

聽到藻的客觀分析,對與半精靈合照活動都有份加盟的領導學生們只好摸摸鼓起的荷包把話吞回去,沒辦法,這年頭學院預算都很吃緊。

 

為何狼群裡出了一隻百年不遇的白羊,結果還是沒院生推得倒魔女?一定是找上魔女的院生也是千年不遇的精靈笨蛋。

 

時川浪遊看向逆刃,這位永遠的對手對學妹成功防守表現流露相當得意的優越感。

 

「聽隱士團的老爺爺說,這次回歸學園的御術師提供了有關精靈的最新情報。」時川浪遊走到大魔女身邊。

 

「精靈的壽命很長,不具備為了繁衍子代受生物荷爾蒙波動影響的生理系統和感情文化,同伴意識遠高於性別,加上長壽演變成精靈對蒐集紀錄知識和旅遊的愛好,他們既是傳說的創造者和紀錄者,有時還是故事主角本身。」

 

「嗯,迪亞理烏斯的確是那副德性。」逆刃打了個呵欠。

 

「兩個精靈如果在旅程中難得地會面,無論異性還同性,第一件事一定是互換情報從事知性交流。當然精靈還是會戀愛,如果對象符合喜好,他們會結成伴侶行動,一起探索知識,這個過程普遍會持續好幾千年。」藻接口,他也不可能錯過這類知識。

 

「最後,沒有意外的話精靈夫妻就會生兒育女,將珍貴的知識遺產傳承給下一代,再讓兒女各自獨立旅行。」時川浪遊分析道:「以迪亞理烏斯因為貝利封楔院長的巫術限制,雖然可以用人類外表和女性交往,但是他精靈性格導制的審美觀還是和人類有根本差異。簡單地說,能回應他知識需求的對象是非常有吸引力的。」

 

「所以以他和妮絲特爾才認識這幾年就決定終身的情況意味著?」逆刃挑眉。

 

「就算擁有人類混血,在迪亞理烏斯本人應該還是極端狂熱的一見鍾情,但這是用人類詞彙去形容精靈的感情活動,精靈是一種本質上很冷靜的種族。」時川浪遊說。

 

「原來如此,女生不會覺得討論功課有威脅感,這倒是挺有趣的。」逆刃托著下巴評論道。

 

留在艾傑利學園的學生們又一次大開眼界。

 

「無論如何,他們都不會回來了。」大魔女有點感傷地說。

 

「人類世界對他們來說,畢竟太不方便。」時川浪遊感慨。

 

「我要回去寫信了,趁他們還沒到使者無法抵達的海域。」逆刃一揚裙襬,打算從男性們之中撤退。

 

時川浪遊第一次看她這麼缺乏食慾,果然是學妹離開的巨大影響。

 

「妳太誇張了,逆刃,就算用魔法控制船隻,要進入北冥海起碼得要先航行一個月。」

 

魔女半側過身,揚起一抹燦爛的笑容:「所以,寄得愈多愈好啊!」

 

時川浪遊目送她獨自優雅地離開,男生們也無法理解魔女的友情。

 

眾人各自散會,波光粼粼的湖水靜謐地映著雲彩。

 

※※※

 

碧海藍天下,曾經有過一幕景象,三桅大船破浪前進,羊角小惡魔在甲板上彈著風琴,哼唱異界獨有的歌謠,精靈與魔女各自佔據一張椅子讀書,偶爾談話,大多時候只有音樂和海風的合奏。

 

最後決定坐船遠行,迪亞理烏斯免去和愛藏生離死別的遺憾,學園為了獎勵兩人的貢獻,贈送給兩位傑出院生為數不少的珍貴書籍,加上長年鑽研專業累積的紀錄,迪亞理烏斯滿足地捲走勞動的成果,至少這趟旅行不會無聊了。

 

「妮絲特爾,妳說過魔女使用其他稱謂代表惡魔,為什麼我看妳有時候還是用『惡魔』這個字稱呼諾克琳?」迪亞理烏斯畢業以後問題沒有變少反而增加了。

 

「閉嘴!鳥人!我諾克琳大人的名字是你這半精靈可以隨便叫的嗎!」小惡魔一邊搖晃著小腿彈奏出一連串華麗琶音,頭也不回地罵了一句。

 

自從某個無星的夜晚迪亞理烏斯疑似唆使雙頭怪鳥把諾克琳叼起來丟到海裡,半精靈與小惡魔的仇就結大了,至少到目前為止,妮絲特爾的枕邊人還沒有一次輪到迪亞理烏斯。

 

「這是情趣啊!笨蛋!惡魔聽起來多威風!只有我的主人能這樣稱呼我。」諾克琳搖著滿頭銀髮,特地打扮成和魔女一模一樣的髮型。

 

「……怪胎。」忍耐久了,半精靈也有小小的報復行為。

 

「你說什麼!」諾克琳立刻爆炸,撇下風琴朝迪亞理烏斯飛撲過去,兩人又開始糾纏不休。

 

妮絲特爾打從一開始就沒聽進迪亞理烏斯的問題,和小惡魔諾克琳後來製造的噪音,不知何時她躺在穿透藤架的細碎光影中安靜地睡著了。

 

這樣的時光,還會持續很久很久。

 

 

── 全文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林賾流 的頭像
林賾流

風暴荒野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