凜古山脈上層精界。

 

濃密雲海所環繞的黑色群山不時雷電閃爍,其中傲視眾山的峰頂被一株碩大無朋的古老橡樹完全盤據,樹皮雖覆滿冰雪,古橡樹卻仍然鬱鬱青青。

 

艾肯恩躺在橡樹宮殿上方枝枒間用晨曦編織一朵金黃玫瑰,他停下手上動作。

 

黑娜原本狂暴不安的魔力河流忽然變得很平靜,正如鏡面般徐緩流動,這小妮子發生什麼變化?妖精的轉化完成了嗎?

 

「妳去看看黑娜,我懶得聽她一醒來就鬼吼鬼叫。」艾肯恩頭也不抬,周遭枝幹糾結陰影中走出黑夜化身的銀鹿。

 

###

 

「好冷!」黑娜一醒來立刻縮起身體。

 

她被艾肯恩抓走了,老師還被關在洞穴裡,她必須快點回去救他。

 

黑娜觀察四周,發現她可能身在一棵非常巨大的樹木裡面,地板和牆壁都由凹凸不平的樹幹構成,除此之外空空如也,這棵樹就像岩石一樣堅硬冰冷。

 

銀鹿叼著一件由鳥羽和獸皮製成的妖精衣物走進來,黑娜掙扎半晌還是接受銀鹿的好意,畢竟形勢比人強,而且這件奇怪的衣服非但不會讓她敏感的妖精皮膚難受,還帶著陽光的味道和暖意。

 

「這是哪裡?」黑娜問那頭銀鹿。

 

雖然銀鹿是給她妖精祝福的始作俑者,但她曾經解除黑娜的尾巴詛咒,感覺也不是很壞心眼,黑娜不明白,銀鹿為何不乾脆解除黑娜身上的妖精祝福就好?

 

銀鹿以左前蹄點點地面。

 

「妳不能說話嗎?」現在的黑娜已經能聽懂妖精說話了。

 

銀鹿沒有更多回答,只是轉身緩步,黑娜怕被丟下,只好跟著銀鹿來到一處像是大殿的地方。

 

「黑娜!妳終於變成妖精了!」黃麥子國王也在場,立刻雀躍的走到黑娜身邊。

 

說也奇怪,黃麥子國王仍是岩石身軀,但在此地他的身體就像普通人一樣可以自由延展,動作靈活許多。

 

「妳好漂亮,可以重新考慮當我的新娘子嗎?」黃麥子國王望著閃閃發亮的少女含情脈脈。

 

艾肯恩到底對老師施展什麼魔法,老師會一直睡下去嗎?可是人類不吃不喝躺在那座洞窟怎可能還有活路?她快煩死了,黃麥子國王縈繞不去的聲音直接將黑娜的怒火催升到最高點。

 

「我討厭你,走開!」黑娜一腳踹在黃麥子國王肚子上,他往後滾了好幾圈,一臉震驚。

 

「黑娜不是這樣子,她好有禮貌,對我好溫柔,而且像嫩芽一樣脆弱。」黃麥子國王對一個高大豐滿的黑色女人訴說委屈,石頭妖精王的青年身軀跟黑色女人一比卻像小孩子般荏弱。

 

地母抬起玄武岩手掌,輕輕拍了下黃麥子國王的頭頂,對他來說卻像大錘重擊。

 

「你也是個妖精,難道看不出這個小女孩的變化?」

 

黑娜第一次見到地母化身,但對她卻不陌生,從黑娜有記憶起就赤腳在大地上奔跑,翻碎泥土播種收成,進行土地祝福時隱約感受到地底深處有股力量在凝視她,如今想起來就是黑色女人的眼神。

 

「是個新生妖精沒錯,可是,卻還保有人類的心,這可有趣了,不知艾肯恩會是什麼反應?」地母玩味的看著黑娜。

 

黑娜因懸殊的力量落差而瑟縮,隨即不服輸挺起胸膛。

 

「請問,為什麼把我帶到這裡?」黑娜毫無停頓說完以後,赫然發現她真的改變了。

 

她想不起來人類害怕的感覺,如果有必要,她甚至可以跟妖精拚命,但黑娜喜歡眼前的黑色女人,那是一種本能的親近信賴,若要與她為敵黑娜會很難過。

 

地母探知黑娜的想法,厚唇揚起一抹笑容。

 

「既然妳已經是個妖精,接著當然是要決定妳的命運和工作了,住在精界或獸界裡,還是要管理凡界的妖精國,端看艾肯恩的想法。不過,看起來妳的屬性與我最親,要不乾脆來住我的國度吧!妳可以當我最小的女兒。」地母道。

 

「我要和老師在一起!」黑娜不假思索大聲回應。

 

「老師?」地母看向銀鹿,從銀鹿的眼眸中攫取答案。

 

「是說那名叫白銀賢者的人類嗎?」地母的語氣好像提起一隻不起眼的常見昆蟲。

 

「老師有名字的!」黑娜抗議。

 

「對了,是叫海奇亞斯‧溫‧西爾,哦,原來如此,一道謎題與啟示,我明白艾肯恩的遊戲了,我們都被命運絲線牽在一起,難怪一向冷淡的風暴之王忽然要我來他的地盤做客。」地母笑意更深。

 

「看來艾肯恩一時半刻不會露面,跟我來,黑娜,我說說這地方的故事給妳聽。」地母在空曠的大殿中隨意走動,尋覓一處適合坐下的地點。

 

黃麥子國王又好奇貼過來,地母沒好氣的回頭揮手驅趕。

 

「去拿食物來給黑娜吃,否則她要在精界生存的力量不夠。」

 

得到指令後,黃麥子國王立刻跑出大殿,看他的樣子根本已把黑娜剛剛踢的那腳拋至天外。

 

「愣頭愣腦的小麥子,真難為他還能管理一個妖精國。」地母評論道。

 

「銀鹿妖精不會說話嗎?」黑娜問。

 

「會是會,但她不愛說話,特別不擅長跟小孩子說話,她喜歡聽別人交談。」地母總算擇定一處有光線射入的明亮地點,裙襬變為一片泥土,幾塊岩石形成一個簡單的寶座讓她棲靠,土壤中開始冒芽長出花草。

 

黑娜立刻聞到老家田地的氣味,毋須驅使自動走到地母膝前跪下撫摸那一小塊土地。

 

「這個世界剛被創造時,埃爾把卡在他鱗片間的一顆橡實送給艾肯恩,那是更早以前埃爾在其他世界打鬥時,偶然鑲進他傷口的種子,因為沾了埃爾的血,那顆種子的魔力也相當強大。我誕生後最早捏塑的作品就是凜古山脈,艾肯恩將橡實播在最高峰,形成他的宮殿。」地母說。

 

「許多水與風的妖精在樹枝間誕生,掉落到精界各處,與我相連的根系則孕育火與土的妖精,艾肯恩則會在他們一爬出地面就把他們吹出去,我的國度就在這座山底下。」

 

「這裡是妖精誕生的故鄉?」黑娜仰起臉問。

 

地母看著黑娜,眼神流露微不可見的感傷,黑娜有幾分不解,這些最古老的妖精並不像她想像中那麼無情。

 

「我也曾有過一個精靈兒,這點我和銀鹿的心情是一樣的,他後來沒變成妖精,卻成為矮人之王,我對他的鍾愛引起其他岩石兒子的憤怒,甚至去攻擊他,幸好我給他的祝福讓他以血肉之軀戰勝了岩魔。」

 

「妳說的人該不會是爐沙吠克?」黑娜驚詫問起。原來可門的好友也是精靈兒,但是可門知道這件事嗎?

 

「是的,妳聽說過我的矮人兒子,這是偶然嗎?不,我知道他把一個月精靈帶到我的地盤囚禁,然後一去不回,他真該變成妖精回到我的懷抱,如此一來就不用面對悲慘的命運了。銀鹿擔心她的精靈兒會步上這類後塵。」

 

「後來爐沙吠克發生什麼事了?」那是可門拚命想要找到的真相,現在黑娜卻有機會一探究竟。

 

「這不是妳該碰觸的謎題,黑娜。這道考驗專屬於某個人,就像《銀鹿禱文》專屬於妳,我只是旁觀謎題的終結。」地母理所當然的說。

 

黑娜咬唇不語,這時黃麥子國王端來許多發光露珠並向黑娜勸食,黑娜搖頭拒絕。

 

「老師說妖精國的食物不能吃。」

 

「那是對人類而言,從來沒有人類能踏入精界,而妳若不吃我們的食物,馬上就會連走路力氣都沒有,甭提從這兒逃出去救妳的老師了。」地母對黑娜的心思瞭若指掌。

 

黑娜只好乖乖用餐。

 

精界在凜古山脈裡,凜古山脈的時間流動又跟外界不一樣,黑娜焦躁不安尋找艾肯恩的下落,想跟他來場談判,或讓艾肯恩知道把她帶來這裡的決定是錯誤的,可惜橡木宮殿太大了,黃麥子國王又一直黏著她。

 

「不要煩我!」黑娜終於受不了了。

 

黃麥子國王在原地小跳步,享受他在精界難得的柔軟姿態。

 

「黑娜,妳明明記得過去的事,為何對我那麼壞呢?」他問了一個尖銳的問題。

 

黑娜用瞳孔倒豎的紅色眼睛瞪著他。

 

「因為現在我只要對你好,你就會想得寸進尺。」

 

黃麥子國王停止動作,彷彿恢復為一尊石像。

 

「以前我沒辦法想太多事情,可是在這裡好像有點懂了,如果我沒有一百五十個老婆,妳願意跟我住在一起嗎?」

 

「不要。」

 

黃麥子國王垂下肩膀。

 

「你比較喜歡人類的我,可是那個我已經不會回來了。你沒辦法跟人類住在一起,像人類那樣生活吧?那麼我也一樣。黃麥子陛下,如果你喜歡也習慣自己目前住的地方,真的很幸運,我喜歡你快樂的樣子,但我沒辦法讓你快樂。」黑娜老實說。

 

黑娜比誰都害怕老師不喜歡現在的她,黃麥子國王偏偏還要強調這一點。

 

「認識黑娜,和妳一起旅行過,我已經很快樂了。」黃麥子國王說。

 

「我沒辦法在地上生活,子民們沒有我,被其他國土的妖精欺負,我會傷心。」

 

「我保證,如果以後有人欺負你和你的國家,我一定會幫你打垮敵人。」黑娜認真的保證。

 

「人類稱這樣叫『朋友』吧?那黑娜以後就不要叫我陛下了,妳不用邀請函就可以來我的王國,不需要我的允許想走就走。」

 

黑娜仍然凝視著他。

 

「我也喜歡黑娜快樂的樣子。」黃麥子國王又說。

 

「我知道,謝謝你。」

 

「我想要早點回家,果然,風的王國速度太快,我連說話都暈頭轉向了。」黃麥子國王說完,轉身慢慢走開。

 

黑娜有點沮喪,又認為這樣做才是對的。

 

※※※

 

「艾肯恩──出來!艾肯恩──出來!」黑娜用盡丹田力量大吼,找到風的軌道後,她的聲音開始在橡木宮殿上下盤旋。

 

「我本來以為只有你會這招,你們兄妹倆惹出的麻煩自己解決,我要回地下尋覓清靜了。」地母沒好氣地對摀住耳朵的艾肯恩說。

 

「啐!妳連個剛出殼的小女孩都怕嗎?」風暴之王悶聲道。

 

「怕倒是不會,我還覺得挺可愛。但又是哪位大王連哄小女孩都不行,硬把人擄來又避不見面?」地母涼涼的反諷。

 

「回去泡妳的岩漿浴吧!」艾肯恩瞪她一眼。

「讓我再多說一句話,與其期待『夜』跟黑娜解釋清楚,還不如你自己說比較快,如果你真的希望我們妖精獲勝的話。拖到海奇亞斯一死,某種意義上輸的就是妖精,我們的力量如果用來欺負弱小可就太難看了。」地母揚起事不關己的優雅微笑。

 

「最不愉快的是無論如何那個男人都會佔到便宜。」艾肯恩陰鬱的說。

 

「你就是愛記仇罷了,小親親。」地母在風暴之王臉頰上一吻,又因被強風增幅的淒厲呼叫聲噗哧一笑。

 

「或許我可以留下來看完你和黑娜的溝通?當你的老鄰居可真無聊。」

 

「快給我滾!」

 

※※※

 

「艾肯恩──」正當黑娜喊到口乾舌燥,準備加上一些詛咒的形容詞,例如「長豬尾巴的」之類,一陣狂風吹得她東倒西歪,盤據在橡木宮殿中由結冰枝葉構成的寶座上,凝聚出風暴之王的外表。

 

「你是誰?」黑娜迷惑地看著約三十歲的青年,這個人跟老師差不多大,不過老師比他高。

 

寶座上的奇異男人有著像烏雲似的灰藍色長髮,部分編成數條長辮垂在身上,其中幾縷頭髮已經完全變白,猛一看艾肯恩就像黑娜仰望過的凜古山脈高峰,他也有雙金色眼睛,遠比瓦肯禮和可門深奧強大,但仍趕不上眠金巨龍埃爾。

 

黑娜忽然懷疑起來,這會不會是被眠金巨龍力量洗禮過的印記?凡是和凜古山脈有關的生物,包括那些蜘蛛身上都有金色部分。

 

「艾肯恩。」風暴之王支頤挑起一邊眉毛。

 

「艾肯恩不是老頭子嗎?」黑娜也知道老牧羊人不是妖精艾肯恩的真面目,但她沒想到印象會差這麼多。

 

「有何不可?用老人外表可以看見許多有趣的事,我的年紀也的確很大了,但是提到老可就未必。」艾肯恩說。

 

黑娜無巧不巧想起洗衣婦蕾蒂說過的閒話。

 

──男人哪!最怕被說衰老,一旦他們聽到類似的評價,立刻就會想找個年輕姑娘,好證明他們「寶刀」未老。

 

當時黑娜對洗衣婦這句話似懂非懂,但艾肯恩屢次出現在她面前,還老是嘲弄設計黑娜最喜歡的老師,他看起來是男妖精,黃麥子國王也證明妖精會娶老婆,而且還娶很多,不過他們比較喜歡同類。

 

「你為什麼老是對我糾纏不清,明明就有四千三百九十個老婆了!」黑娜指著風暴之王鼻子衝口斥責。

 

艾肯恩睜大瀲灩金眸,一聲低吼像雷電在他胸腔裡竄動,黑娜看見頭頂真的有閃電跑出來。

 

「妳這個具體的愚蠢數字是怎麼算的?」

 

「就……拿黃麥子國王當範本適當估計一下……」看著艾肯恩發黑臉色和燃燒的目光,黑娜愈說愈小聲。

 

「妳真是刷新我對人類愚昧認識的記錄。」

 

「人家現在可是妖精唷,罵人的時候就把缺點推到其他種族頭上,當大人真方便啊。」黑娜就是忍不住想回嘴。

 

艾肯恩深呼吸,讓那些雷電鑽出橡木宮殿回到烏雲中,決定不自貶身分跟黑娜夾纏不清。

 

「安心吧!乳臭未乾的小鬼,等我哪天想懲罰哪個妖精王,我會把妳打包送給對方。」結果還是嘴上不饒人。

 

「我要回到老師身邊!」黑娜大喊。

 

「不許。」

 

艾肯恩的拒絕在她預料之中,黑娜早就做好奮戰到底的心理準備。

 

「反正現在我也變成妖精,你稱心如意了,我要去做我喜歡的事!」

 

「嘖嘖嘖,還早得很!」

 

黑娜這回氣得發抖。冷靜下來,想想現在換成老師會怎麼做?

 

迄今黑娜已經看老師跨過好幾次難關,每次考驗都是黑娜眼中如此絕望的困境,但老師從來不發脾氣,而且很小心處理──

 

處理什麼?機會?對手的弱點?破綻?那個蘊含力量的詞彙跳到舌尖,但黑娜硬是吞嚥下去,沒有發出聲音。

 

謎題。

 

地母透露了線索給黑娜,他們都被命運絲線牽扯在一起,《銀鹿禱文》是專屬黑娜的謎題,但老師也說過《銀鹿禱文》是他的謎題,而且是致命的!

 

老師是預言中被選上參加一場決鬥的巫師,其他還有哪些部分可能和她有關?

 

黑娜絞盡腦汁回想,整篇祈禱文絕大部分還是在歌詠銀鹿。

 

預言是否可以成解釋成她和老師要一起克服命運的考驗?老師的確被黑娜拖累快要死了,也是《銀鹿禱文》的夜妖精害她變成現在的樣子。黑娜實在不擅長從飄渺的預言或事物徵兆中抓到關鍵意義。

 

老師的兩個祖先參加五巫競賽,眠金巨龍也變成人類巫師夏飛參加魔法比試,她在競賽幻影裡看到的老牧羊人評審,不就是艾肯恩?被沙利德傷害的月精靈評審可門後來認識地母的精靈兒爐沙吠克;對黑娜下祝福的銀鹿妖精,偏偏又是艾肯恩的妹妹。

 

很久很久以前,眠金巨龍還救過年幼的沙利德。

 

一切看起來都有連繫,但黑娜還是搞不懂。

 

「為何一定要這樣逼我跟老師?老師的過去已經夠悲慘了!他又不是自願當達錫溫和西爾的後裔!而且那關你們妖精什麼事?解釋清楚!不然要是老師死了,我會永遠恨你們!就算我是妖精也一樣!《銀鹿禱文》該死的跟我們有什麼關係?」黑娜朝艾肯恩聲嘶力竭大吼。

 

艾肯恩金眸變深,強壯大手驀然捏碎比寶石還堅硬的冰凍枝葉。

 

他生氣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林賾流 的頭像
林賾流

風暴荒野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