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的日子,黑娜除了協助整理巫師塔之外還有豬牙旅店的計劃清單要交代妥當,忙得沒空感傷,塔中的寧靜生活也屆臨尾聲。

 

「老師,關於那個紅色詛咒,真的已經完全解除了嗎?」儘管艾肯恩這麼說,黑娜還是無法完全相信。

 

此外,回到從前的樣子,老師是否開心?她也想知道這個答案。

 

「解除了。」

 

「老師還記得怎麼解除嗎?」黑娜抱著僥倖問,希望他忘了。

 

「記得。」

 

黑娜想挖個隧道鑽到邊境。

 

「為何黑娜要對我這麼做?」白銀賢者終於發問了,黑娜寒毛直豎,但該來的考驗來了總比老師一直沒動靜害她提心吊膽要好。

 

「艾肯恩好像說了妖精的祝福要接觸之類,人家就不知道要怎麼作嘛!而且老師那時候抓著我的手。」不好,這樣說下去好像是在怪老師,黑娜趕緊回想她苦心整理的答案。

 

「那個瞬間,我在心裡一直看到小時候的老師被迫喝血的樣子,覺得很難過,如果讓老師喝下妖精的力量會不會有用呢?加上我還沒對老師行忠誠禮……嗚!人家不是故意要非禮老師的!」黑娜用袖子遮臉哀號,當時極度混亂黑娜根本不確定老師有沒有吃到她的口水,一想就丟臉死了!

 

其實黑娜根本沒想到忠誠禮或妖精之力,只是閃過小說裡經常提過接吻可以解除魔咒的印象,一時衝動就試了,但這個愚蠢的真相撕壞她的嘴也不能說!

 

「是嗎?」白銀賢者虛應,手上還飛快處理國王的急件,看來直到他離開的最後一秒都別想擺脫公事。

 

「也許黑娜的辦法的確有效,謝謝妳。」

 

老師好像接受她的藉口,黑娜暗暗鬆了口氣,立刻轉移話題。

 

「我和利希妲公主後來在光之庭又遇到艾肯恩了。」而且可能是最精采的一次交手。

 

海奇亞斯停下筆尖,黑娜於是興沖沖說下去。

 

###

 

風暴之王降臨皇宮中的死者聖地,這次卻以他本來的面目現身,利希妲公主認不出來,還以為是新的敵人。

 

「艾肯恩!你不是說好放過我們?」黑娜繃緊全身備戰。

 

「有嗎?分明只限海奇亞斯與黑娜,其他我就不保證了。」艾肯恩邪氣地望向利希妲公主。

 

「啊!」黑娜反應過來,她還是被艾肯恩耍了。

 

「回去啦!去做你自己的事情,為何你會這麼閒?」巫師學徒張開雙手擋在幽靈公主身前像隻發怒的母鵝,隨時準備重重啄他一口。

 

「親愛的公主,怎麼只剩下妳一個人了呢?」艾肯恩裝模作樣環顧庭園。

 

年復一年被遺忘,只能接受皇家巫師鎮壓安撫的英靈們一聽有機會跟著亞洛斯王出海冒險,全部自願上船走了。

 

「與你無關。」即使艾肯恩顯露妖精王的真面目,利希妲公主還是眉毛也沒動一下。

 

「反正活人有他們的瑣事要忙碌,公主何不跟我一起回去作客?」

 

「為何你要對我糾纏不清?」利希妲公主高傲地昂起臉,主動走向風暴之王。

 

黑娜正要猜測,一團狂風堵住她的嘴。艾肯恩轉頭盯了她一眼。

 

「別來掃興,小鬼。」

 

黑娜生氣地咿咿嗚嗚。

 

「我雖沒興趣搞王妃那勞什子玩意,卻覺得妳這位人類女子還挺有意思,陪伴我一段時間也不錯。」艾肯恩沒有羞怯地推拖閃避,不知怎地讓黑娜和利希妲公主都有點窩火。

 

「若這是妖精的求愛,還真是不登大雅之堂。」利希妲公主從前可是銀霜城的夢中情人,弟弟拿赫特王更是號稱「征服者」的花花公子,再說她還是結過婚的婦人,如今一無所有的死人,毫無誠意的區區告白就想打動她豈非笑話?

 

「善變的女人,妳有愛可求嗎?」艾肯恩拈住她的一縷白髮問。

 

利希妲公主神情一冷。

 

「說得好。」

 

黑娜以為她生氣了,努力撥開亂飛的灰髮一看,利希妲公主眼神卻有些苦澀。

 

「來,別這麼小家子氣,讓我打開妳的眼界,籠中之鳥。」艾肯恩朝她伸出手。

 

她被打動了,慢慢朝風暴之王走去。

 

「可是我死時已經三十八歲。」

 

「真傻,我國度裡的花光是含苞待放就要一百年。」艾肯恩嘲弄。

 

利希妲含情脈脈地看著風暴之王,然後冷不防用力踩了他的腳。

 

「笨蛋!上當了吧!」利希妲公主得意洋洋地提起裙襬衝向牆壁消失,留下錯愕的艾肯恩和黑娜。

 

利希妲公主和拿赫特王真的是姊弟沒錯!就算克制這麼多年,孩子氣的部分還是如出一轍。黑娜啞口無言,只希望艾肯恩不會又遷怒降災銀霜城。

 

他們都聽見利希妲公主轉身之際那句話。

 

──等帕雷亞登上王位,王國穩定之時,再來找我,臭妖精!

 

「這算有機會嗎?」黑娜問艾肯恩。

 

「告訴海奇亞斯,問他當真已經解開謎題?」艾肯恩哈哈大笑,故意不理黑娜也走了。

 

###

 

結束這段皇宮意外插曲,黑娜抬頭眨巴著大眼注意老師的反應。

 

都怪艾肯恩故弄玄虛,害她現在又對老師的詛咒不太放心,說到底沙利德到底去了哪,黑娜只知道黑巫師和海奇亞斯鬥法輸了,被艾肯恩收回去,之後如何也無人知曉。

 

「可門逮到沙利德了,他說這比對付巫師要難千倍。」為了不讓黑娜留下疙瘩,海奇亞斯告訴他大人們的祕密。

 

「為何不公開呢?難道可門要私下對沙利德處刑?」黑娜問。

 

「並非如此,而是現在的沙利德完全就是一隻普通老鼠,艾肯恩拿走他身為巫師和人類的全部記憶,可門簡直是大海撈針,最後其實也不想找了,但那隻老鼠卻掉到他腳邊,想必是妖精的惡作劇。」海奇亞斯嘆道。

 

艾肯恩對沙利德的處罰彷彿在呼應可門承受的折磨似,徹底失去自我意味著,即使海奇亞斯願意解開他對沙利德施放的變形咒,沙利德也無法恢復為人類了。

 

「都到這步田地,只能說沙利德已經死亡,實際上卻沒有人真正殺了他,沙利德只是一步一步毀滅自己。黑娜,以後不用再害怕凍藍之眼捲土重來了。」

 

「那隻老鼠現在又在哪兒?」黑娜問。

 

「我把那隻老鼠交給晨星學會代表,吩咐他們轉交利紋好好照顧,不得虐待施咒以免刺激凍藍之眼的靈魂甦醒或變成巫妖。」

 

「老師有說那隻老鼠再也不會變回沙利德嗎?」

 

「沒有,總得讓晨星學會有點課題,否則難保他們不會找我和可門的麻煩。」

 

「太好了!」黑娜歡呼。

 

看著老師沙沙書寫,黑娜想起她苦背《銀鹿禱文》的悲慘往事,她還忘了一件事!

 

「老師,艾肯恩好像說你沒把《銀鹿禱文》的謎題解開?」黑娜有點介意。

 

「預言並非百分之百都會實現,如果還有剩下的謎題,沒有迫切需要也不見得非解不可。」

 

賢者的血仇詛咒已經解除,黑娜終究還是變成妖精,事情都塵埃落定了,還不如好好計畫新生活,海奇亞斯決定仿效圖拉精神。

 

「說得也是。」黑娜最後一次認真地默背《銀鹿禱文》當作告別,卻卡在其中一句。

 

「『兩名戰士交刃流血』,老師是有和我打了一下流血沒錯,可是『兩種光明融於毀滅』,我們又沒有同歸於盡或失去魔力。預言果然失敗了吧?」她這樣說。

 

「流血也可以指我從血仇詛咒中解放,光明毀滅是回歸混沌的意思。」海奇亞斯再度投入文書作業。

 

「我跟老師哪有混沌!那預言一定錯了!」黑娜就是想從白銀賢者口中得到認同。

 

正在忙的白銀賢者不假思索回答:「黑娜,混沌在魔術歷史中的意思非常廣泛,最常見的是『新生』、『動盪』,古代魔法學常用渾沌暗喻兩個巫師結合,產生無法預測的新血統──」

 

銀髮巫師戛然而止。

 

「達錫溫那個低級混蛋!」

 

老師怎麼忽然罵他的祖先?

 

「總之那個失敗的預言沒必要存在,以後我會寫一首新的讚歌獻給冬夜女士,黑娜,妳可以把《銀鹿禱文》忘了沒關係。」

 

「欸,那不就又要背新的了?」黑娜好不容易才把《銀鹿禱文》倒背如流。

 

「現在馬上忘掉。」白銀賢者加重語氣命令。

 

漢克匆忙出現打斷這對師徒對話。

 

「快!海奇亞斯!又出事了!」

 

三人立刻趕到皇宮,拿赫特王大發雷霆,宣布白銀賢者的辭職即刻失效,因為有個叫艾肯恩的妖精不但讓他做了一場漫長噩夢,還擄走利希妲公主。

 

「艾肯恩那個王八蛋──」黑娜怒叫。

 

不過更難聽的話國王已經罵過了,沒人責怪巫師學徒殿前失儀。

 

「白銀賢者,寡人命令你立刻去營救利希妲公主!」

 

「謹遵王命。」海奇亞斯單膝下跪說。

 

毫無遲疑的回答反而讓拿赫特王沉默下來。

 

艾肯恩讓他在夢裡看見了所有人的戰鬥,彷彿要壓碎靈魂的痛苦與悲傷,因傷痕累累而疲憊衰弱,卻一再燃起永不放棄的勇氣,對拿赫特王來說,那是他這輩子遭遇過最無法喘息的噩夢。

 

蘇塔之王只能僵硬地坐在寶座上無能為力。

 

「你們都退下,寡人有話要與白銀賢者師徒說。」

 

臣子們魚貫退出,拿赫特王以手掌按著臉,黑娜知道國王極為高傲,現在他卻在他們面前顯露脆弱的模樣,拿赫特王一定非常非常愛他的姊姊。

 

「海奇亞斯,你一定不明白,為何寡人無法放手……」拿赫特王嘶啞的說。

 

「我願為亞萊格爾和帕雷亞、為我的王國子民付出生命,對象是你的話賠上一隻手或眼睛也可以,但是只有姊姊挺身保護尚弱小無法戰鬥時的我,甚至為我犧牲她的人生。」

 

「我明白,陛下。」白銀賢者輕柔地安慰。

 

坐在羽毛上和妖精雄辯的利希妲公主充滿年輕活力,無論是臉頰上的紅暈或偶爾低頭藏在長髮裡的燦爛笑容,都未逃過妖精的眼睛。

 

「不用太趕也沒關係。」蘇塔之王遲疑許久才鬆口。「但你們一定要幫我找到她,如果她過得很快樂,告訴寡人的姊姊,起碼在我生日時回來探望可憐的老弟弟。」

 

海奇亞斯慎重答應,於是賢者師徒的遠行又多了一項困難任務。

 

薄霧瀰漫的清晨,海奇亞斯與黑娜告別銀霜城,路上無人注意這對平常外出必定造成轟動的賢者師徒。

 

「陛下總是擔心你隨時會像今天這樣施展魔法偷偷溜走。」城牆旁響起騎士的聲音。

 

「漢克大人!」黑娜高興地走過去。

 

「直到現在還是想不透,為何你當初回國以後,我會不想去找你呢?」漢克說。

 

「我明白你想靠自己獨當一面。」因此海奇亞斯也未施加任何干擾。

 

海奇亞斯看著他微笑,漢克也笑了。

 

「好好照顧黑娜,下次再一起喝酒,銀霜城也好,基爾湖也好,我的地方永遠都歡迎你們。」

 

因為漢克這一年多來的傑出表現,拿赫特王提早將比留斯家一度失去的騎士采邑再度賜還給他。

 

「我們很快會再見面。」銀髮巫師說。

 

「別帶太大的麻煩過來。」漢克開玩笑道。

 

「彼此彼此。」

 

騎士與巫師握手告別,漢克又揉了揉黑娜的頭髮,趁棲息在海奇亞斯肩膀上的白金火鷹沒注意也飛快摸了下,瓦肯禮警告地朝騎士吐了團火焰。

 

「好好照顧妳的老師,他這人沒什麼常識。再見了,瓦肯禮。」

 

黑娜雀躍地答應,海奇亞斯則不置可否。這回騎士乾脆地轉身進城工作,彷彿兩方只是日常各自回家一樣,巫師師徒看著漢克的背影沒入人群,才牽手踏上新的旅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林賾流 的頭像
林賾流

風暴荒野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