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塔王國一所位於鄉間的初等小學校,一個因為太調皮搗蛋而屢次留校察看的小女孩被傳喚到校長室,原本以為會受到處罰,沒想到四十歲的女校長卻從抽屜拿起一本書為她說了個故事。

 

「……所以那個女孩給了偉大的巫師一個妖精之吻,白銀賢者承受不了這麼甜蜜的魔力,於是有史以來第一次昏倒了,再也說不出反對意見。後來他們就一起過著幸福的生活。」

 

「翠絲女士,那他們有結婚生小寶寶嗎?」小女孩問。

 

「故事裡沒有寫出來,畢竟這已經是一本很舊很舊的小說了,但我相信在那之後他們還到過許多地方冒險,幫助了很多人。白銀賢者的學徒後來也成為一位很有名的巫師,如果妳乖乖守規矩,沒再被罰站的話,說不定有機會在學校池塘旁邊看到她。」

 

「是真的嗎?翠絲女士!我會好好反省的,請告訴我更多有趣的故事!」小女孩央求道。

 

翠絲還來不及回答,校長室的門被粗魯地推開,一名軍裝黑髮的中年男子大步跨入,小女孩害怕地抓住女校長裙襬。

 

「我受夠妳的頑固了!翠絲!這是我最後一次問妳!到底要不要跟我結婚?不然我就要--」

 

「你就要如何?找別位年輕識趣的貴族小姐傳宗接代?」女校長頂頂眼鏡,睿智的眸子從鏡片下謹慎地打量髮絲微微散亂的貴族男子,他長途騎馬一下鞍就直奔這裡嗎?

 

結果墨爾最後居然克紹箕裘變成龍爵了?這是黑娜、安達和翠絲覺得最不可思議的事。

 

老龍爵自從死了含飴弄孫的心,很乾脆地搬回大宅養老順便磨練兒子,好在墨爾底子不弱,被翠絲拒絕後更是發憤圖強不近女色,不知不覺脫胎換骨,帕雷亞在三十歲時登基為國王後便將墨爾選入他的親信集團。

 

外表精明嚴厲只是假象,自從翠絲畢業回銀霜城工作,墨爾漸漸故態復萌,最後求婚次數甚至頻繁到一個月一次,見怪不怪的銀霜城市民都用「狼爵第幾次求婚失敗」來計算月曆,就連日後翠絲和墨爾的工作地點愈離愈遠也不停止。

 

這兩年翠絲到偏遠的小學校擔任校長,墨爾也用盡一切閒暇窮追不捨,但一股疲累感漸漸在他心中縈繞不去。

 

這個女人如此倔強,他為何無法死心?

 

「……我就去南方建要塞,以後保持原狀!但如果妳先死了,我要把妳打扮成新娘埋進我的家族墓地裡!」龍爵站在門口怒目宣誓。

 

「好。」翠絲說。

 

小女孩看看校長又看看鬢上薄霜的龍爵,悄悄鬆開翠絲的裙襬,抱起那本老舊小說貼著牆壁逗趣地溜向門口,從龍爵腿邊擠出去。

 

誰叫她太喜歡看故事書了,才老是被老師處罰。

 

「妳說什麼?」墨爾沒聽清楚。「妳不答應結婚,但可以跟我埋在一起?」

 

翠絲瞪著他。

 

「都可以啦!笨蛋!」

 

裝著小金冠的木盒因主人過度吃驚掉在地上,卻被長靴跨過,墨爾直接把女校長拉離辦公桌吻上她。

 

※※※

 

月影斑駁的森林,篝火旁坐著一對男女。

 

黑娜將調味過的麵糰搓成長條狀,繞在樹枝上架到火旁烘烤,然後將今天的收穫展現給海奇亞斯看,有零碎的乾糧也有新鮮蔬果。

 

「接下來要去哪裡呢?老師。」

 

「已屆深秋,該計劃往銀霜城的方向了。」

 

「回去又是一堆任務和麻煩。國王陛下上次還暗示我,他願意接受『你們』,誰跟誰是『你們』啊?人家跟帕雷亞明明只是朋友。」二十五歲生日即將到來的黑娜,這次回家有非常不好的預感。

 

「老師你都不緊張太過分了,乾脆我也把妖精的樣子讓國王陛下看好了!」黑娜拉著白銀賢者的袖子要他幫忙想辦法。

 

「妳已經是個正式的巫師了。」海奇亞斯言下之意打算放生。

 

「是晨星學會擅自封『晨曦行者』的封號到我頭上,我根本沒心理準備。」黑娜只是跟老師一起旅行,老師對付怪物時她就負責保護弱小,或者說故事換一些食物,不知何時開始大家就把她當成巫師了,這讓黑娜很惶恐。

 

她明明跟以前一樣只是海奇亞斯的學徒而已。

 

「以前也是有人擅自封『白銀賢者』的代號給我,某種學會的傳統吧!」很有可能還是蘆笛的興趣。

 

「我又不像老師那麼喜歡晨星學會的圖書館,總之我死也不會去參加那裡的考試或頒發證書之類的儀式!」黑娜再度強調。

 

「不想去就別去。」海奇亞斯總是寵著學徒。

 

黑娜靈機一動。

 

「老師,我們去斯圖克王國接安達一起回銀霜城好不好?雖然她好幾次跟我說非殺了拿赫特陛下不可,國王陛下這樣陷害她真是太可惡了。」

 

當年海奇亞斯與黑娜遠行之後,拿赫特王立刻瘋狂補充人才庫,不到一年,十七歲的安達因為在農業技術改良與婦女就業輔導上的傑出天賦被封為金雀花爵,黑娜也與有榮焉。

 

安達小姐二十歲那年擔任蘇塔特使前往斯圖克王國進行技術文化交流,結果變成皇后,用鞋子想也知道這是一樁極卑鄙的外交陰謀,而且她親愛的哥哥還摻了一腳。

 

「還好那個樂師國王應該是不會變心,上次我還用妖精樣子去威脅他,他說安達如果不能為他生下繼承人,他就禪位給外甥輔佐執政。」黑娜說起那個逃避暗殺跑到他們國家假裝成樂師的迦羽特芙恩還是有氣,誰叫那個愛吃醋的斯圖克國王每年冬天都推三阻四才讓安達回銀霜城探親。

 

「那麼,我們就順路去接妳的好朋友安達陛下。」

 

「老師你如果在安達面前這樣咬文嚼字她會生氣!然後迦羽特芙恩又會覺得你在吸引安達注意,誰叫老師比他好看多啦!」

 

同樣是俊美優雅的長髮男性,海奇亞斯硬是把所有跟他外型類似的美男子全比下去,甚至隨著年齡漸長,還有種令人難以直視的燦爛威嚴,不管站在哪個國王面前都毫不遜色。

 

「妳們都長大了還老是喜歡開這種玩笑。」海奇亞斯搖頭。

 

「今年國王陛下如果不讓漢克大人從那座冷得要命的北方要塞回來過冬,老師要幫我罵他哦!他只是想用漢克大人的假期把我們拖到社交季而已。」年過一年,黑娜發現所有人想要團聚愈來愈困難了。

 

「冬季對戍邊兵將特別艱險,漢克身為黑龍軍團的指揮官當然得身先士卒。」海奇亞斯說。

 

黑龍軍團的前身正是達利斯龍爵帶領的暗鱗軍團,傳奇龍爵退休後,軍團本身進行一番改制,所有人都知道拿赫特王準備好晉升他的傳令兵,沒想到卻是如此重量級的職位,蘇塔王國北方安全與資源開拓特權幾乎全握在漢克手中。

 

「可是,我想念漢克大人呀!」黑娜轉著她的烤蛇麵餅嘆氣。

 

「我們可以主動去探望他。」海奇亞斯的話立刻掃空她的陰霾。

 

於是黑娜又開開心心地跟老師一起諦聽夜晚森林的各種對話。

 

「老師不想要自由了嗎?」黑娜偶爾回想過去還是會疑惑那個不一樣的海奇亞斯去了哪裡,是一直沉睡在老師心中,還是漸漸跟他本人融合?

 

有時黑娜半夢半醒時會覺得另一個他就在身邊看著自己。

 

「我頭暈一次就夠了。」海奇亞斯執起她的左手輕吻手心。

 

「老師?女生忠誠禮是親右手而且是手背呀!可是老師不是女生……」但黑娜還是又驚又喜,然後陷入苦惱。

 

男生對女生親左手表示求婚,女生對女生是親右手,不過有例外,國王陛下對他的女性官員親左手就不算求婚,而且老師是巫師根本就不結婚,這一定是老師終於認同她是合格的學生了!沒錯!

 

「是呀,不小心親錯了。」海奇亞斯笑笑回答。

 

白金火鷹狼狽地從樹枝上摔落,這次瓦肯禮再也笑不出來了。

 

 

 

                            ──全文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林賾流 的頭像
林賾流

風暴荒野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