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部一間密集如蜂巢的高四重考班教室裡,抬眼望去都是黑鴉鴉的人頭,包綺印就夾在這群不是抬頭痴痴看著白板上的重點筆記,就是低頭狂抄重點的生物中,高強度的讀書活動進行了一天後,終於迎接來傍晚的下課時間。

 

為什麼要把數學排在最後一堂?包綺印內心咬牙切齒地想。

 

然而,現實中卻是一個個頭不高,留著不燙不染半長髮的女孩,用疲累的呆滯表情收拾著文具,混在如退潮般走出教室的學生群中。小印來補習班只是拚功課和複習,她是那樣平凡,一張乾淨無表情的臉,比絕大多數青春少女都要樸素黯淡。

 

包綺印打算去吃個飯後繼續留下來晚自習,父母出錢讓她到臺北念比較好的補習班,但是必須借住在不熟的親戚家。包綺印總是留到晚自習時間結束,九點半以後才回去,洗個澡就直接睡覺,盡量把自己的存在感壓縮到最小。

 

「不用這麼客氣啊,妳的爸爸媽媽有給我們貼補水電費,就把這裡當自己家裡就好。」收留她的親戚親切地說。

 

「嗯,好,謝謝叔叔嬸嬸。」可是小印還是縮著肩膀露出和氣羞怯的表情,用她必須衝刺功課為藉口依然故我。

 

他們也知道那件事。

 

從親戚的表情和待她有如玻璃娃娃的小心翼翼裡,小印懂了她最不欲告人的過往還是瞞不了。即使在學校從沒有人知道小印的過往,她為何討厭和異性有接觸到一種神經質的過敏,但是在家族裡,那卻是個被從小說到大的醜陋印記,不管小印走到哪都跟著她。

 

每一年……每一年總有人在小印不得不出席的節慶聚會中,從背後用眼神戳著她的背,然後用曖昧的表情竊竊私語。

 

她早就習慣在面對這些或者學校裡不如人意的事情時,戴上厚如石膏的平淡表情面具,讓別人以為她不在乎。

 

真的有什麼也不能說,絕對不能說,否則別人會記得更清楚,反而對小印更不利。

 

夠了,小印決定不在補習班裡想這些早已無法擺脫的討厭事情。

 

另一件讓小印不太舒服也盡量減少停留在親戚家的原因是,親戚家裡有個和她差不多大的高中生堂弟,時常會帶一票朋友回家玩,身為外人的小印總是有些尷尬,把自己鎖在房間裡,卻更是讀不下書。

 

那個堂弟或許也知道她的事,不,絕對知道,這些大人往往把小印當成一個教訓,毫不顧忌地告訴自家小孩要小心,要循規蹈矩,否則就會變成包綺印那樣。無論如何,堂弟總是沒有表情地錯開視線,小印和他之間從來沒有對話過,堂弟看她的表情像是注視一個幽靈。

 

補習班還好一點,起碼大家都只顧自己的成績,不需要多餘的互動。

 

「看,是宋星平!」收拾書本講義的空檔,小印聽見附近女同學吱吱喳喳。

 

小印跟著女孩談論時帶動的視線瞥去一眼,這間重考班裡有個會讓女生的眼神變得閃閃發亮的明星,這是形容詞,但並不過火。

 

那是一個報名時很早就來劃位,喜歡坐在前排的男生,兩人都是第二年重考大學,小印自己的位子在中後排靠牆壁的邊緣,她喜歡這個座位,不知為何令她安心。

 

或許是四面八方都被人包圍的無助感覺中,至少有一面無人的鐵壁讓她依靠吧?

常幻想自己可以像妖精一樣穿牆而去,到沒有人知道的大海彼方。

 

沒有人會否認宋星平是絕對的發光體,他和小印同樣是重考生,但小印是分數不夠落榜,宋星平卻是不滿被家人逼去理組,雖然上了T大,卻叛逆地退學重考。宋星平的基本實力已經夠強悍了,來補習班是為了精進文科的部分,據說他想進某間文學院,但是誰也不清楚他的第一志願是什麼。

 

瞧,連她這個不問世事的人,都能不小心從八卦閒聊中記住這些。

 

宋星平背包都收拾好了卻不急著走,還在跟人討論幾個問題。另一邊,忽然間有人朝小印看了過來,小印不知道是誰在注意她,因為她對他人的眼光已經敏感到總是反射性地避開,幾乎同時低頭拎起包包轉身就走。

 

只知道眼光是從包圍著宋星平那群人中間射出來的。

 

「怎麼可能?看錯了吧?」小印抓緊包包拉環喃喃自語。

 

這是她苦心經營的結果,沒有人會注意自己,沒有朋友,沒有敵人,交昂貴的學費來有名的重考班上課提高勝算,順利的話,她就能在臺北展開新生活了。

 

可以光明正大遠離那個家和那個從小到大束縛著自己的縣市。

 

所以剩下的半年對她來說非常重要,都這麼辛苦了,怎麼可以功虧一簣?

 

一手抓著單字卡,她默背著單字一邊走下逃生梯,不愛搭電梯是她的習慣。

 

「嗨。」逃生梯裡,一道乾淨清亮的年輕男性嗓音在背後響起。

 

小印猛然旋身,原來是錯覺,身後空空如也。

 

她又白緊張一場,不禁有些生氣。

 

這樣平凡的她不知何時開始也擁有一個小小的祕密,整個補習班裡可能只有自己知道,但她並不是刻意要把握這個祕密。

 

宋星平有時候會躲到逃生梯入口靠著窗戶看書,等過一陣子沒人注意後才走樓梯離開,他有時候在八樓休息,有時候在五樓,偶爾他看到小印經過,還會跟她打聲招呼。

 

她永遠記得那一天發生的事。

 

「嗨!」下課時,陌生但又不能說不認識的宋星平從背後冒出來,衝著她和善地打招呼。

 

「妳都看地上走路很危險哩!」居然有人可以無視他兩三次就這樣旋風般地衝過去,宋星平覺得很有趣。

 

這個男孩非常明白周遭對自身的評價,以及宋星平三個字對異性的影響。

 

兩人第一次正眼互看時,小印卻是頭也不回地跑走了。

 

「你好。」第二次遇見和之後的偶遇,小印才警覺到,為了不要顯得太奇怪,正常打聲招呼是必要的。她試著若無其事地把視線放在宋星平臉上,保持了最低限度的禮貌,然後毫無誠意的招呼完再走開。

 

小印已經走下兩三階,宋星平的聲音又忽然響起。

 

「等等。」

 

小印赫然剎住腳步,僵硬的轉身,不得不抬頭看著站在樓梯上方的帥氣少年。

 

「妳叫什麼名字?」

 

說他無聊也好,惡趣味也罷,他就是想要那個不屑一顧的女生主動喊他的名字,停止把宋星平當空氣的舉動。

 

就是這樣而已,不多也不少,不然他每次總覺得不太公平。

 

只是心血來潮丟出一點呼吸般微不足道的善意,對方反應看起來卻像是他別有用心一樣,讓宋星平內心起了些疙瘩。

 

小印轉動著眼珠,遲疑了,然後不自覺移動腳步,又要故技重施裝傻走開。

 

「抱歉,我趕時間!」小印不知道那個人在想什麼,但是太危險了!她才不要和這個發光體還有補個習也能變成偶像傳說的人扯上關係。

 

「喂!同學!妳不告訴我,我還是會去問人喔!」宋星平單手插著腰自信滿滿地說,彷彿對小印宣告他真的做得出來。「一個一個……問到正確答案為止。」

 

這個人性格好像和別人說的不一樣?小印用力握緊拳頭。

 

現在很明顯地知道他是怕被仰慕者纏繞,故意避開人群,這才是王子的本性。

 

「包……包綺印。」小印有點氣惱地說,她確實相信宋星平知道他的測試會帶給她多大的困擾,但他還是可能做出這種事。匆匆將包綺印三個字丟過去,連名字的寫法都懶得解釋,小印拂袖離開。

 

「和包青天的姓一樣嗎?我是宋星平──」

 

誰不知道你叫什麼?但是對他毫無半點好感的小印只覺得是飛來橫禍,他的好玩搭訕對小印而言意味著麻煩,今天她是休想念得下書了,但不是因為驚喜,而是驚嚇!

 

※※※

 

現在身邊並沒有其他人。

 

小印舉起手用力壓在突突亂跳的胸口,宋星平還在教室裡和人討論,不可能馬上就追到她背後,這段日子以來被嚇了好幾次,居然有了幻聽。

 

「自我意識過剩吧?」小印才不會以為那個人招呼她是因為少女漫畫之類的理由,應該只是單純無聊。

 

可是,小印居然還是很緊張,她討厭的是這一點。

 

抓緊背包匆匆地離開補習班,小印才想著去固定消費的一家自助餐解決晚餐,轉念又推翻了這個想法。還是去書店吧!可能是考試接近了,最近時常在自修室看見宋星平,有他在的地方就有愛慕者的吵鬧,讓小印更加精神不寧。

 

小印不喜歡待在親戚家,乾脆去書店走走,至少她買不起任何奢侈品也能光明正大地消磨時間。

 

小印於是順著捷運路線到位於百貨公司裡的某間書店閒晃,讓冷氣和書香消磨了這些煩躁感後,或許她願意提早回到親戚家,把自己鎖在房間裡用功!

 

回過神來她已經站在書櫃前面了,小印露出一抹苦笑,她對念書死背通過考試這檔事竟是如此排斥!以至無時無刻不想要開小差偷溜,正因為如此,她才要強迫自己每天絕大部分時間都得硬把該念的內容念進去不可!

 

「京極夏彥的新書不知道出了沒?」小印流覽著日本文學區,同時不自覺喃喃自語。

 

不知為何,小印對帶有靈異或妖怪元素的小說頗有好感,但卻不能接受純正的鬼故事,以驚悚恐怖為賣點的那種小印敬謝不敏。

 

「喂!包……包綺印,真巧,妳也來逛書店嗎?」

 

宋星平頓了一下卻立刻恢復流暢的聲音戲劇性的響起,幾乎像是熟人那樣親熱地喊著小印的全名,彷彿他們以前同校過似,可惜小印確定自己念的是女校。

 

「宋……」小印終究還是沒能對等地喊著宋星平的全名,只是「唔」了聲矜持地點點頭當做回應。

 

糟了!小印暗叫不好。

 

儘管小印已經竭力表達「沒興趣」、「你忙你的」諸如此類的表情訊息,貌似剛在櫃檯結帳完畢的宋星平還是見獵心喜地捏著紙袋踱過來,每走一步即在口中吟哦玩味。

 

「包綺印……包綺印……總覺得不順,以後我就叫妳『小印』好了。」宋星平站在她面前,微微低頭對著雙手捧著新書啞口無言的女孩露出襯著白牙的笑。

 

那是什麼口氣?簡直就像給路邊的小狗小貓取綽號!

小印終於確定,她果然對這人沒好感,不管他成績再高、長相再好看也一樣!

難道他真的以為她也會買帳,興高采烈地感謝賜名嗎?

 

是真有過一個人喊她小印,那是兒時最疼她的奶奶給包綺印取的小名,雖然後來有些親戚或同學不明所以也跟著亂叫,但是小印真正願意承認的人,只有那最疼愛自己的長輩。可惜卻因為那件事,爸媽對她採取強硬的保護態度,很少讓她離家,所以也就更少回到小時候避暑的鄉下奶奶家了。

 

在小印的心中,這不是可以隨便亂叫的代號,只有她真正認可的人,小印才會心平氣和地接受這樣的呼喚,想當然耳宋星平這種是絕對不及格的!

 

然而悲哀的是,小印也沒有膽量斥責宋星平,因為她不想和對方有交集,任何加深印象的衝突最好都不要有!

 

「嗯,妳心情不好嗎?」宋星平看著她問。

 

「沒有,只是上課有點累。」小印移開視線,過了幾秒才發現宋星平仍盯著她不放。

 

「嗯,整天被關在一個地方念書真的很累。」他似乎頗有同感地點頭。

 

「妳想考哪間學校啊?」

 

總之不會和你同一間!小印不知道他為何這樣問,不過彼此都是重考生,沒話題之下找的話題是這種似乎也不奇怪。

 

「又不是什麼不可告人的事情,說看看嘛!我不會笑妳的。」宋星平就算無聊的事情也會打破砂鍋問到底。

 

「中理大學。」有很多原因,不過最要緊的是那所大學離家夠遠,有她喜愛的科系,還有一點名校光環可以說服父母讓自己重考。

 

「嗯,那所不錯。」宋星平似乎覺得以小印的程度,這樣的選擇似乎也頗恰當,表示認同的點頭。不過小印自己知道,中理大學其實光看校名並不是路人皆知的名校,只是她在一些冷門科系上算是獨領風騷,屬於國立又在臺北,聽起來倒是有些質感。

 

「選校不選系,還是連系所也確定了?」宋星平帶笑看著小印。

 

「大概……人類學系或歷史系吧?」小印不太確定地說,雖然目標很明確,但是到時候填志願還是劃得寬一點比較好。其實就算考上別的系她也不想念,而且事實上她是選系不選校,但是不打算告訴宋星平太多隱私。

 

「還蠻像妳的風格的。」宋星平這樣講。

 

在這之前沒說過幾句話的人,到底從哪裡知道自己的風格?包綺印有所謂的風格嗎?她不就只是個雜草般的平凡人而已?也許宋星平是覺得她很枯燥才會選歷史之類聽起來就有風乾感覺的系所?

 

小印腹誹著。

 

她沒反問宋星平的第一志願,他也沒說,只是很流暢地接過小印手中的書本打量。

 

他的一切動作都讓她感到不自在。

 

「對了,妳要不要和我一起念書?我是說晚上自修或週末沒上課時。」宋星平若無其事地投出手榴彈。

 

小印臉色慘白。

 

「不……等等,為什麼?」

 

「妳的國文能力是班上最好的吧?只是被英數拖累平均而已,史地也是,雖然沒有國文完美,可是聽班導師說,妳幾乎不會錯別人常錯的難題和陷阱題,反而容易因為粗心才在簡單的題目上失分。妳的作文也常被貼到布告欄上,我看過,都寫得很好,所以妳平常很愛看書?」顯然宋星平認為小印是某種意義上的高手,真正該動腦筋時絲毫不含糊,但平常的確是傻呼呼的樣子。

 

「你調查我?還跟蹤我?」小印不可置信地問。

 

宋星平聳聳肩,花了兩三秒確認小印迅速漲紅的雙頰不是羞怯,而是一種極度壓抑的激動,鼻尖也紅了,雙眼蓄滿淚水,防備地瞪著宋星平。

 

她不知道這副樣子在別人眼中看來更無助嗎?宋星平暗忖。

 

「沒有,我那時還不認識妳,只是和班導聊天時,私底下看過幾次分科成績單而已,公布欄都是貼總成績排名,班導自己提起妳,說妳的資質要是能平均一點就好了,不過也是這樣才會來這裡補習的吧?」宋星平拍了下她的手肘。

 

「走動一下,這樣站著不動別人會發現妳快要哭了。」宋星平半是好意半強迫地帶小印轉移到比較冷門的書櫃角落。

 

小印驚慌地張望一下,確定還沒人注意到她,飛快地用袖口抹掉無法眨回的過量淚水。

 

「你……」

 

「今天我來這裡也是剛好。」宋星平搖搖被他拎在手上的紙袋,證明自己是有購物需要才和小印巧遇。

 

「妳怎麼這麼容易緊張呢?」他看著小印像是歎息似的說。

 

「再見。」小印不想和他夾纏下去,轉身想要走人。

 

「考慮我的提議如何?沒有別的意思,我只是想找個學伴。不分男女,『單純的學伴』。」宋星平的聲音追上已經走開四五步的小印,她被這句話抓住了,愕然轉身,宋星平的表情仍然一如往常的鎮定。

 

宋星平趁這段空檔走上去與小印對望,那時小印還在思考他這樣說話的意思。

 

「妳不是為了考上某個志願,拚命在用功讀書嗎?這樣真正專心在學習上,單純想考大學──還不是為了進名校熱門科系的學生,這個班裡我只看到妳一個人而已。」他對小印安撫地笑笑,攤了攤手。

 

「我不……不需要學伴。」因為毫無預期的刺激因此還無法好好說話的小印結巴地說。

 

「真的嗎?」星平歪著頭看她,這動作有著俏皮的味道,但小印無心欣賞。「雖然說是社會組的共同科目,但妳不會的,剛好是我的強項。」

 

聽他這麼說,小印才悚然從前言推理出,宋星平從班導那裡看過她拿手擅長的科目成績,因此對她留下印象,那麼他也一定看到她某些個位數的慘痛戰績了!

 

這種認知讓小印更是羞愧得想死!

 

偏偏她不行的科目都是男老師在教,小印是死也不想去問的,她寧願多買幾本參考書,拚命地找出類似題型來搞懂,死背公式,用非常沒效率的方式吸收。

 

小印也擔心過,她這種無意義的死撐會讓自己離理想愈來愈遠,但如果不這樣做,她連安心默默地念書都辦不到!

 

「不用了!」儘管如此,小印還是不打算跟這個危險人物有什麼在同一間補習班上課,點頭之交以外的任何往來。

 

「考慮一下吧!我很想知道妳怎麼念國文和史地的?」宋星平才剛說完,小印再度飛也似的離開了。

 

她像是窒息一樣跑出書店所在的樓層,衝進剛好無人的電梯裡,直接按下一樓的按鍵。

 

剛才小印在宋星平走過來的時候聞到他身上有股奇妙花香,大概是他用了香水之類,那味道隨著他靠近愈來愈濃,卻沒有任何俗豔的感覺,非常地撩人。

 

小印只覺得呼吸困難。但是當香味濃到她想要不雅地掩鼻逃開時,花香又一瞬消失得若有似無。

 

她,包綺印,要當宋星平的學伴?而且他想向她求教?

 

天大的笑話也莫過如此。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林賾流 的頭像
林賾流

風暴荒野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