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形怪物

 

蛇形態的超自然生物一直是人類禁忌幻想中的大宗,難能可貴的是,這一門的怪獸不管正面或反面代表都深深擄獲住人類好奇的慾望,如龍類、妖蛇、蜥蜴、巨蟲,以及上述怪物結合的半人半蛇形的妖魔,迄今仍有許多作品與傳說不斷描繪這些覆有鱗片的冷血怪物。

 

在中國,蛇是很早就受到崇拜的一種動物,人類的始祖伏羲和女媧,便是一對下半身為蛇,並且兩尾交纏的男女神,先秦之前即出現的一些詞語都與蛇有關,如「委蛇」既形容蛇類遊動從容不迫的優美,但也有負面的彎曲迂迴之意,更是一種妖怪的名字;「徬徨」則是雙頭蛇之名,直到後世人們依舊習慣將這些字眼作為形容詞使用。

 

有靈性的蛇後來進化為「龍」,體態與力量更加強大,並且升天飛舞變化自如,然而隨著時代變遷,龍本身又出現了負面轉化,使得作亂的孽龍或妖龍也變成危險水域中被人所敬畏害怕的水系妖怪,一般而言,龍與蛇的差異在於蛇更低級,東方蛇妖普遍被賦予多情與淫蕩的性格。

 

除了臺灣本身固有的原住民創世神話外,世界各地都有蛇崇拜的紀錄,印度、義大利、埃及,包括馬雅人在內的中美洲印第安人所崇拜的羽蛇神,這些古文明對蛇的喜愛與敬畏,直到基督教勢力崛起才慢慢改變;聖經故事中撒旦化為一條邪惡的蛇溜進樂園裡誘惑夏娃,使得亞當和夏娃犯了戒,因此被逐出樂園。與基督教系出同源的伊斯蘭教在古蘭經和其他聖典中也有相同的故事,龍蛇在信仰意象裡於是成為魔鬼的誘惑或邪惡化身。

 

 

壹、誘惑人祖墮落的蛇    ──《舊約‧創世紀》

 

上帝用六天創造出世界,第七天是安息日,人類便是在第六天誕生的,神將人類放在東方一處叫做伊甸的地方,並為始祖建了個園子,並且把一切生物都帶到男人面前,男人於是幫那些生物都取了名字,男人和其他生物住在樂園裡,採果子維生。

 

眼看男人孤單無伴,神又使他沉睡,用他的一根肋骨造出了伴侶--相對於男人的女人,當時男人和女人無憂無慮地生活在樂園裡,身上一絲不掛。

 

好景不常,在神創造的地上生物中,最狡猾的一種動物「蛇」對女人說:「聽說上帝不許你們摘樹上的果子來吃,是真的嗎?」

 

「這裡樹上的果子我們都可以吃,唯獨那棵智慧之樹例外。」女人回答。「上帝不許我們摘那顆樹上的果子來吃,也不許我們碰觸那棵樹。」

 

「你們吃了智慧樹上的果子又不一定會死,那是上帝怕你們吃了之後變得和祂一樣聰明。」

 

女人聽了蛇說的話之後心動了,摘下禁忌的果實食用後,又勸丈夫也跟著吃,這對夫妻吃下智慧之果後,眼睛變得更加明亮,意識到自己是赤身裸體的,感到非常羞恥,於是摘下無花果葉遮掩自己。

 

上帝來到伊甸園,卻發現祂創造的人類不見了,於是呼喚男人。

 

「你在哪裡?」

 

「上帝,我聽見你的聲音,害怕自己赤裸的樣子被祢看見,於是就躲起來了。」男人回答。

 

「莫非你吃了我警告你不能碰的果子?」

 

「主啊!你賜給我的女人,為我摘來那棵樹上的果實,我就吃了。」男人知道他違反了禁忌,開始覺得害怕,神又向女人夏娃核對。

 

女人回答:「是那條蛇引誘我,我不是故意的。」

 

於是,神處罰邪惡的蛇終身用肚子爬行,並且世世代代受到人類後代的攻擊威脅,又讓女人增加了懷孕的辛苦,並受她的丈夫管轄,且因為男人輕易地聽從女人的勸誘,從此不能再留在樂園裡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必須辛苦勞動求生。

 

神為這對人類男女取名為亞當和夏娃,然後將他們趕出了伊甸園。

 

 

貳、日本古代棲息於天之淵的魔獸:八歧大蛇

 

在遠古開天闢地時,一對神祇兄妹伊邪那岐和伊邪那美結婚,產下了日本諸島以及其他神明,其中一個名叫素盞鳴尊(別名須左之男)的兒子不願意聽從父母的命令去治理海原國,又到處搗蛋將自己的姊姊天照大御神驚嚇得躲入天岩戶中,被眾神從神明居住的國度高天原中放逐,獨自到地上流浪。

 

素盞鳴尊於是降臨人類世界,一處叫做出雲國的地方,在當地一條肥河上游,發現有筷子順著河水流下,他直覺上游應該有人,於是溯河直上,發現一對老夫婦正抱著女兒痛哭。

 

素盞鳴尊見狀好奇地問了:「你們是誰,為何哭得這麼傷心?」

 

「我是國津神,名字叫做足名椎,是大山津見神的兒子。」老翁回答年輕的素盞鳴尊。「這是我的老婆手名椎,小女櫛名田姬。」他指著滿臉愁容的老婦人和少女。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老夫本來有八個女兒,和妻子女兒一起過著平靜的生活,豈料有天那頭可怕的怪物八歧大蛇來了,每年都要吃掉我們一個女兒,現在只剩下小女兒還留在我們身邊,但是很快我們又要失去最後的寶貝,因為八歧大蛇馬上就要來吃掉她。」國津神哭訴著:「我們什麼壞事也沒做,為何要遭遇如此悲慘的命運?」

 

「那個妖怪到底長什麼樣子?真有那麼可怕嗎?好吧,讓我來會會牠。」素盞鳴尊被勾起興趣,問清楚八歧大蛇的模樣,他看著被父母保護著的少女櫛名田姬,忽然心動了,於是當下有了主意。

 

「如果我打敗了那頭怪物,你們可願意把女兒嫁給我?」

 

「這真是令人惶恐的要求,我們連你的名字都不知道哩!」老翁這樣說,素盞鳴尊於是自報家門。「我的父親是伊邪那岐,母親是伊邪那美,天照大御神是我姊姊,我的名字叫做素盞鳴尊。」

 

「原來是高天原的貴神,請恕小的有眼不識泰山,既然您如此開口,假使能夠打敗八歧大蛇,我夫婦倆就將女兒託付給你了!」

 

素盞鳴尊見他們如此乾脆,心裡也很高興,於是命令老夫婦去準備與八歧大蛇對戰所需的道具。

 

他讓國津神夫婦建了一座方形圍牆,並在牆上開了八個連有酒槽的門洞,又將櫛名田姬變成一把梳子插在自己頭髮上,以免她被妖怪抓住。

 

 

「你們快點釀好八鹽折酒,將酒倒入酒槽,然後去旁邊躲好等著。」素盞鳴尊這樣說了以後,自己也做好準備。

 

過了不久,原本住在天之淵的八歧大蛇,受到酒香吸引而現身,那是擁有八顆頭的龐然巨獸,身軀橫跨八座山,身上長著松檜等神木,鮮紅的蛇眼令人膽寒,腹部潰爛流著泊泊鮮血。

 

八歧大蛇一到達素盞鳴尊埋伏之處,立刻將頭鑽入門洞中喝起酒來,直到醉醺醺地將八顆頭埋入酒槽中。

 

素盞鳴尊見機不可失,立刻用武器十拳劍砍下八歧大蛇的八顆頭顱,並且將牠的身軀剁爛。

 

但是素盞鳴尊在剁到了蛇尾時,劍刃砍中硬物出現缺口,素盞鳴尊仔細一看,發現蛇尾中藏著一把寶刀,他覺得相當稀奇,便把這把奇刀獻給姊姊天照大御神,這把神器後來被命名為天叢雲劍,素盞鳴尊也與櫛名田姬結為夫妻。

 

天叢雲劍因在蛇尾被發現,又名草薙劍,後成為日本三大神器之一,迄今仍被供奉在名古屋的熱田神宮內。

 

參、多情的中國蛇妖:白蛇傳

 

西洋傳說中,也有「情人蛇」一說,相信死者會變成飛蛇去尋找自己的妻子或愛人吸血,並且繼續相戀,直到有一方的生氣被耗盡為止,這是較為恐怖的記載。

 

中國四大傳說之一,白蛇與書生相戀的故事,據說從宋朝開始流傳,一開始是以說唱形式被民眾所知,故事發生的地點就在杭州西湖,後有多種版本流傳,成為家喻戶曉的故事,白蛇傳發生的時代背景眾說紛紜,影響民間藝術表現相當深遠。

 

白蛇傳中的靈魂人物:白娘子、許仙、小青、法海等等人類及妖怪間的愛恨情仇,也以鮮明的性格和有悲有喜的不同結局為人所津津樂道。

 

※※※

 

從前,杭州有一名叫做許仙的書生,和姊姊相依為命,兩人感情非常要好,直到姊姊出嫁後,仍與姊姊和姊夫同住,平常則在城裡的藥鋪當個小主管工作維生。

 

清明到了,家家戶戶忙著掃墓,許仙挑著祭物去祭祖,回程順道經過西湖遊玩,看著旅客眾多,波光粼粼的湖面上,彩色畫舫往來熱鬧,正目不轉睛的當下,忽然眼前不遠處的橋上,一對天仙麗人映入眼簾。

 

佳人們看似也對書生有意,三人正在眉目傳情時,忽然下了場大雨,路上的人都奔散了,許仙自覺無味,離開西湖走回錢塘江邊,找了艘小船打算渡自己過江回家休息。

 

人才剛上了船,船夫正要撐船離岸時,岸邊忽然傳來清脆的呼喊聲。

 

「等等,我們也想要搭船!」

 

許仙定睛一看,原來是那對絕色主僕,正因為趕不上船而露出焦急模樣,趕緊叫船夫將船重靠岸邊讓佳人們上船,三個人再次相遇,又向對方自我介紹。

 

「今天小姐出門祭拜老爺夫人,但這場雨讓路難走得要命,幸好有公子讓船幫助我們,否則小姐與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呢。」那名叫小青的婢女伶俐地介紹著並活絡了場面。

 

「那真是太巧了,小生也是錢塘人。」許仙連忙報上自家來歷,兩方相談甚歡,到岸下船後,雨仍然下個不停。

 

「這樣我們要如何回家呢?」那小姐困擾地說。

 

許仙記起自已有帶傘,連忙對小青招呼:「這位姊姊,我這把傘可借妳們撐回去。」

 

「教公子淋雨,小姐和我怎麼好意思?」小青假意推拖。

 

「男人家步伐大走得快,姊夫家就在附近,不礙事,倒是怕小姐三寸金蓮慢慢走,比我更需要這把傘。」許仙道。

 

「公子盛情厚意讓小婢不勝感激,但如果明日我要去公子府上還這把傘,您又不在家,豈不是更不方便嗎?」小青眼露魅光,開始設了局。

 

「那不如由我主動去拿傘吧?」許先此言一出,正中白氏主僕下懷,於是詳細告訴許仙自己家的住址,許仙回到家後也未把這段經歷和家人分享。

 

隔日,許仙趕緊到白小姐的住處去取傘,卻受到主僕二人殷勤款待,得知那名官宦小姐的名字叫珍娘,果然是孤苦無依,只與婢女小青住在淒清的園子裡。

 

許仙見到白珍娘時早已色授魂與,她們又準備了豐盛的宴席留許仙下來用餐。

 

席間,白珍娘忽然對許仙訴衷腸:「恩人,奴家父母雙亡,家中無大人男子,日日夜夜害怕自己失身匪類,昨日您讓我們兩個弱女子搭船,又慷慨地借傘,足見您是個大方可靠的人,倘若不嫌棄小女子,珍娘想將終身託付給您。」

 

許仙一聽大為驚喜,但隨即又想到現實問題。

 

「小姐如此尊貴,許仙卻是貧寒書生,實在怕高攀不上。」

 

白珍娘又道:「娶親要門當戶對乃是俗人的偏見,奴家自幼通曉相術,知道許公子氣宇不凡,將來前途不可限量,恩人不必推辭。」

 

許仙聽她一說也有了自信,卻苦於沒錢辦婚禮,白珍娘又命令小青拿出一百兩白銀給許仙,囑咐許仙就用這些銀子來娶自己過門,於是書生歡天喜地地回家,打算請求姊姊和姊夫替他做主了。

 

然而許仙才回到家,卻看姊夫與姊姊愁眉苦臉地坐在堂上。

 

「姊夫,發生什麼事了?」

 

「唉,昨天晚上,我負責看守縣衙庫房,結果憑空丟了一千兩銀子,縣太爺打了我二十大板,逼我非抓到犯人不可,你說這倒不倒楣!」許仙的姊夫李公甫是衙門官差,對他這樣抱怨。

 

「你怎麼那麼高興?」

 

許仙於是把這樁美事告訴李公甫,又把銀子拿給他看,請他們替自己籌辦婚事,

 

這姊夫一看大驚,銀子上有官府的記號,正是丟失的那批官銀,連忙把許仙給帶到縣太爺面前對質。

 

縣太爺看許仙是讀書人,不像盜匪,於是好聲好氣地問他,套出銀子是白珍娘主僕給的,於是差人押赴許仙去找那對主僕。

 

當官差帶著許仙來找那對白氏主僕時,早已人去屋空,剩下的失竊官銀好端端地擺放著,一錠不差,縣太爺看銀子成功追回,許仙也是無辜被妖怪欺騙的書生少年,於是從輕發落判他流放,但這對許仙來說還是天上掉下的災難,原本以為的良緣美眷也不見了。

 

原來白珍娘和小青並非人類,而是一對蛇精,白蛇修行有一千八百年,壓過青蛇的八百年,所以小青認她為主,白蛇對許仙一見鍾情,原本想助他與自己更進一步,卻反而惹出訴訟。

 

姊姊流淚對許仙說:「幸好你姊夫認出那銀子是官府的,不然讓你就這樣被妖精迷去,連性命都不保,現在雖然受罪,但三年後咱姊弟又能再會了。」

 

許仙與姊姊抱頭痛哭,還是不得不隨判決被流放到蘇州,幸好過往照顧他的王員外在蘇州也有朋友,照例幫許仙找了看藥店的工作,三日後許仙就啟程離開了。

 

到了蘇州,這時白珍娘又出現了,許仙氣她們害他惹上官司,然而白珍娘和小青能言善辯,加上旁人都站在白氏這邊,許仙又被蒙混過去,這次他們順利成親了,還在蘇州城裡開了間小藥鋪,替人看病抓藥。

 

結為夫妻的白蛇和許仙過著順遂的日子,直到端午節那天,許仙按照習俗買了雄黃酒勸白珍娘一起喝,白蛇的弱點就在雄黃酒,但為了不暴露身分,她還是勉強喝了一杯,立刻覺得肚內劇痛,匆匆把許仙趕去看龍舟競賽,就癱在床上現出原形。

 

小青也因為雄黃的味道裝病不出,許仙原本答應妻子外出,後來還是擔心白珍娘酒醉無人照顧,偷偷又回家探望,這一看卻發現一條大白蛇盤在臥房裡,大叫一聲驚死在地。

 

等過了午時,小青和白珍娘都恢復原形時,發現許仙已經死了,紛紛哭泣起來。

 

半晌,小青又說:「人死不能復生,娘娘還是將他的屍體吞了,我們離開這裡吧!」

 

「不行,是我害了官人,我要去瑤池偷仙丹來救他,妳給我好好看著許仙的身體。」白珍娘說完就架起雲霧飛走了。

 

然而,白蛇偷盜仙丹的行動不幸失敗了,正當她被天羅地網團團圍住時,觀音出面說情,表示白蛇與許仙緣分未盡,瑤池聖母才答應放人,觀音又指點白蛇往南極仙翁那取回生仙草救許仙,這才讓丈夫起死回生,白珍娘又做了假蛇屍體,好讓許仙以為妖怪已經被殺死,這才安心生活。

 

經此一事,本該更加小心的白蛇和青蛇,過了一陣子後又故態復萌,聽說有人找許仙麻煩,比賽誰家的寶物稀奇珍貴,就去京城偷了梁王府的四件寶物給許仙出頭,卻不知已經釀成滔天風波。

 

寶物競賽大勝的許仙,又得知白珍娘懷孕了,非常高興地辦宴會慶祝,並且將寶物拿出來炫耀,因此許仙家有奇珍異寶的消息傳了開來,活該許仙倒楣,這次被捲入了更嚴重的官司裡,再次抓不到白珍娘和小青,兩名妖精又隱身逃走了。

 

因懸壺濟世加上被妖怪迷惑的原因獲得同情逃脫死罪的許仙,這次被發配到更遠的鎮江,他咬牙切齒絕對不再上那兩個妖怪女人的當。然而白蛇這次帶著身孕找許仙復合,卻用了更厲害的藉口,表示兩次都是官府誣陷自己,一切都是誤會。

 

「官人,我懷著你的骨肉,帶小青千山萬水跋涉來尋你,怎麼還會騙你?你不相信我,也要相信我肚子裡的孩兒啊!」白蛇說完大哭,許仙本已心軟,這下更是不再懷疑。

 

「賢妻,都是愚夫錯怪你了。」

 

兩人二度和好後更加恩愛,好景不常,春天到來時,許仙去朋友家喝春酒,路經金山寺被一名叫法海的老禪師攔住。

 

「尊夫人可是叫做白珍娘?」許仙見他道破妻子名字,頗感驚異,法海立刻將白蛇小青主僕來歷一一告知。

 

「施主被這對蛇精迷住了,如果再回去,你小命不保。」

 

許仙聞言連忙乞求法海救命,法海於是將他藏在金山寺裡,又與白蛇小青鬥法,白蛇作法水淹金山寺失敗,大水卻淹入了鎮江城,生靈塗炭,白蛇見大事不妙,連忙騙許仙跟她們逃命。

 

這時法海卻追了過來,許仙這時已經受夠連串風波,於是說:「就算妻子真是妖怪,她們也沒害我,還為我生了個兒子,我不介意了。」

 

法海故意不與白蛇硬碰硬,卻把法寶金缽送給許仙道:「既然施主執迷不悟,老僧也不管你們了,這缽就送你留個紀念吧!」

 

許仙不知金缽是法海設下的陷阱,回頭和白珍娘說了情況,沒想到他一把金缽拿出來,白蛇立刻被吸入缽中,法海又出現,將法寶連白蛇帶回西湖,任憑許仙怎麼懇求都沒用。

 

這時,許仙總算知道為何白蛇對他念念不忘,原來她從前不慎喝醉現出原形被人抓住,剛好許仙的前世經過因同情買下了白蛇放生,白蛇精知道許仙這輩子命中注定沒有後代,才化成人形前來報恩,許仙知道來龍去脈後,更是淚流不止難分難捨,但還是敵不過上天對白蛇精引發水災的懲罰。

 

法海將白蛇封印在雷峰塔下,對白珍娘言明倘若她好好改過向善,將來兒子或許能救她出塔,白珍娘答應了,便和眾人分開,獨自跳入塔底被壓鎮在雷峰塔下懺悔修行,許仙則獨自扶養兒子等待重逢的那一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林賾流 的頭像
林賾流

風暴荒野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