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貓怪物

 

犬貓是人類最親近的動物與家畜,因此繞著這類動物衍生出的神話傳說與妖魅目擊事件也相當繁多,世界各地都有因氣候環境和人類生活習慣不同所出現的故事,在某些文化裡,犬貓科動物因為和人類的親近由愛生恨,或者人們畏懼牠們身上不可思議的力量和特質而將其描繪為怪物的情況屢見不鮮。

 

 

壹、德國的狼人傳說

 

狼人傳說在德意志地區的起源很早,在十三世紀到十四世紀時就陸續見於文字及史詩內容中,對於狼人的定義,主要是「人類變成的狼」,也就是透過魔法的力量改變靈魂的性格和肉體的形態,得到超自然的強大力量,和現今在月圓之夜變身成野獸的狼人不甚相同。

 

關於狼人信仰的起源,來自於人們對被逐出團體及定居地的犯罪者的恐懼而來,稱之為「玷汙聖地的惡狼」(註一),其人遭受放逐後倘若僥倖不死,利用自然環境逃離法制生存,反過來威脅聚落時,便被當成怪物一樣厭惡,在中世紀時狼幾乎已經變成邪惡的化身。

 

狼人和月亮的關係也相當深厚,北歐神話故事中最著名的「諸神黃昏」就發生在兩頭追逐太陽與月亮的天狼將光明完全吞食之際,因此世界末日被稱為狼的時刻。

 

 

壹、英雄西格蒙德與其子的森林冒險   ──史詩《沃爾松格傳說》(註二)

 

被驅逐的英雄西格蒙德獨自躲藏在森林裡,等待對殘害他九位兄弟並篡位的妹婿西吉爾王報仇,西格蒙德美麗的妹妹希格妮知道她和仇人生下的軟弱後代,無法通過殘酷的命運考驗成為和哥哥一樣的英雄並替家族復仇,於是收買巫婆變幻自己的容貌,走進森林裡誘惑自己的親生哥哥,並且成功懷孕了。

 

  之後,希格妮生下這個男嬰,取名為辛弗奧特利並養大後,她測試辛弗奧特利的確繼承了哥哥的勇敢和天賦,就將小男孩送到西格蒙德手中請他教養。

 

  西格蒙德不知道對方其實是自己的親生兒子,於是用對待外甥和徒弟的態度親切認真地教育這名少年。

 

「今天我們要去森林深處探險,你必須把我之前教會你的各種生存技巧全部使用出來,作為一個合格的戰士展現給我看。」西格蒙德這樣對他的小徒弟吩咐,其實他們早已是亦師亦友的關係。

 

「沒問題,師父!」辛弗奧特利相當有朝氣地喊聲。

 

於是他們以嫻熟的腳步和過人勇氣在黑暗森林中穿梭,到達以前從未進入的深處,竟發現無人森林中有棟小木屋存在,屋裡有兩名奇怪的人熟睡著,牆上掛著兩張大狼皮。

 

「那是什麼?」好奇的小徒弟趴在樹叢中詢問,眼中露出躍躍欲試的光芒。

 

西格蒙德沉思了一下,說出他的推測。

 

「這可能是魔法師用來變成狼的道具。」

 

他們悄悄取走了魔法師的狼皮,隨即披在自己身上,感覺到狼皮緊緊地吸附著肌膚,裹住四肢,伴隨一陣令人窒息的緊縮,意識朦朧之後,兩人發現自己雙雙變成了狼。

 

某種強大的解放感和嗜血的衝動頓時湧上心頭,英雄和他的徒弟用四肢在森林中奔跑,發出讓人嚇破膽的狼嚎,跑出森林見人就咬。

 

人們非常恐懼,紛紛聚集起來對付這兩匹可怕的惡狼,他們又跑回森林,卻不知道怎麼變回人類的方式,並且控制不了狼性的衝動,開始攻擊對方。

 

辛弗奧特利到底太過稚嫩,不像西格蒙德強壯和熟悉戰鬥技巧,就算變成狼身還是落於下風,被他的父親咬死了,辛弗奧特利的死刺激了西格蒙德,他發出一聲長嚎恢復了理智,守在小狼屍身邊不知所措。

 

就在這時,又有兩隻鼬鼠跟先前的他們一樣瘋狂地打架,直到其中一隻傷重死亡,這時活下來的那隻跳進樹叢裡啣出一片葉子,放在死亡的鼬鼠身上,過了一會兒,牠竟然復活了。

 

正看得出神的西格蒙德頭上忽然飄下一片葉子,原來是烏鴉銜來給他的,和鼬鼠復活同伴的葉子一模一樣,西格蒙德知道是神賜給他的禮物,連忙用葉子救活了辛弗奧特利。

 

接下來兩匹狼不敢再放任嬉戲,以免又失去自己的人性,師徒回到自己的住處等待魔法失效,過了九天後,狼皮總算掉了下來,他們立刻就把狼皮燒掉了。

 

 

貳、日本的貓又傳說與中國貓妖

 

可愛而善變的貓自古以來就被視為具有靈性的動物,接受人們的飼養和精神依靠,久而久之也變成了靈怪的化身。常聽見的貓妖有兩種,一種是由老貓變成的裂尾「貓又」,另一種是外表如貓,但是做人類動作的「怪貓」,兩種貓怪都能變化成人形。

 

貓咪雖有可愛的一面,但牠們在變成妖怪時,則呈現出另一種恐怖而執撓的特質,最常和日本貓妖連結的騷亂原因,往往是和怨恨有關的復仇事件。

 

中國的貓怪相比之下紀錄較少,但也有共通之處,便是物老而成精的道理,年紀大的老貓往往能通人性而作弄活人,暗示著野生而危險的妖怪,並不輕易服從人類。

 

(一)鍋島家的怪貓

 

現代日本佐賀縣這個地方,在戰國時代由龍造寺這一家族所統治,鍋島是他們的重要家臣,輔佐龍造寺治理領地,負責重要的收稅工作。

 

時日變遷,到了江戶時代,這兩個家族的主從關係竟然顛倒了,最新一代的龍造寺當家又一郎變成了鍋島的家臣,鍋島藩主非常喜歡下圍棋,於是命令又一郎陪他下。

 

下著下著,兩人不小心在棋局上吵了起來。

 

 

鍋島藩主心想,我才是主子,你憑什麼和我爭?

 

又憶起以前祖先當過龍造寺的部下,更加覺得不是滋味,心情愈來愈暴躁。

 

對方一定對自己心懷輕蔑,才敢對他回嘴,鍋島藩主見又一郎絲毫沒有退讓的意思,於是猛然站了起來。  

 

「去死吧!」鍋島藩主竟拔刀對準龍造寺又一郎砍過去,措手不及的又一郎就這樣死在主人刀下,起因僅僅是下棋的口角之爭。

 

鍋島知道此事不宜張揚,就偷偷把又一郎的屍體丟進庭院裡的古井,企圖掩飾這場醜陋的殺人事件。

 

又一郎唯一的親人只剩下自己的老母親,她見兒子去鍋島家工作遲遲不回來,託人去問又沒有任何回音,正是心焦如焚的時候,老母親飼養的心愛貓咪「小駒」忽然叼回了又一郎血淋淋的頭顱。

 

「我苦命的兒啊……」女人見到又一郎悽慘的死狀,不由得嚎啕大哭。

 

「小駒……到底是誰殺了又一郎?我只有這麼一個兒子,好不容易扶養長大……」

 

女人冷靜下來後,想到鍋島家的嫌疑最大,她孤苦無依,憑自己一個人也無法向有錢有勢的藩主復仇,於是憤恨交加地舉刀自盡。

 

斷氣前,又一郎的母親撫著小駒的頭,眼底閃著瘋狂的光。

 

「小駒呀……你就喝我的血吧!作為交換,龍造寺一族的仇恨就拜託你了。」貓咪張著大眼等待女人死去,依約喝了人血,然後離開了家破人亡的飼主住處。

 

因為苦主已死無對證,加上又一郎的母親也自殺了,以為神不知鬼不覺的鍋島藩主正慶幸拔除了眼中釘,風波可以告一段落,豈料,一切才剛剛開始。

 

鍋島家開始發生怪事,貓妖咬死了藩主的小妾阿豐,並且變成她的樣子和藩主親近,不知情的男人身體愈發虛弱,請了許多醫師來看都找不出病因,家臣們想要調查原因,但是每到夜晚總是不由自主地睡著了。

 

鍋島家懷疑有怪物作祟,於是向附近住持求救,住持於是為藩主唸經祈禱。

 

這時有一個聰明幹練的家臣名為伊藤,伊藤拚命想要找出真相,當他也受到昏昏欲睡的妖術干擾時,伊藤斷然用刀刺進自己的大腿,藉著疼痛保持清醒,果然讓他看到不尋常的情景。

 

只見某個美麗的年輕女性走入藩主的房子,然後到了庭院裡,竟然伸手抓起鯉魚就生食,接著又回到藩主的房間喝起燈油,伊藤壯起膽子伸長脖子偷看,發現美女被燈光照映出的影子,分明是貓怪的形狀!

 

「主公有危險了!」他暗忖,在房間一角發現被吸血到奄奄一息的鍋島藩主,伊藤不敢驚動妖怪,連忙偷偷退了回去,這時他已經確定小妾阿豐就是貓妖。

 

接著,伊藤為了救出主人,並使藩主恢復原狀,於是想了條計策,他拿著公文佯作有事需要藩主處理,就這樣進到藩主和貓妖同居的房子裡,若無其事地接近被迷惑的主公。

 

「阿豐」察覺這個家臣已經發現她的伎倆,突然用小刀刺向他,伊達也不含糊,順手抓起房間裡裝飾用的長槍還擊,女人發現贏不了武士,雙眼頓時射出妖光,嘴角與耳朵紛紛裂開,變身成了貓妖的可怕模樣,跳上屋頂往山裡逃跑了。

 

繼領主驚險地撿回一命後,小駒化成的貓妖並沒有就這樣放過鍋島家,仍不時在領地內作亂,領民苦不堪言,鍋島藩主於是發起了大規模的搜山打算逼出這隻貓妖,經過不斷的妖怪退治,小駒造成的威脅才逐漸消失,藩主也派人厚葬了又一郎的母親以祈求怨靈息怒。

 

然而鍋島家從此代代都不敢掉以輕心,始終防範著貓妖捲土重來,據說直到一九二九年還有人目擊過這隻妖怪的行蹤。

 

(二)吳興老狸              ──《新輯搜神記》‧晉 干寶

 

吳興這處地方有個農夫,家中有兩個兒子,某天,這對兄弟正在田間耕種時,看見父親臉色陰沉地出現並朝他們走過來。

 

「混帳東西,看我打死你們!」老農夫邊打邊臭罵這兩個兒子,兒子被打得莫名其妙,於是委屈地跑回家對母親告狀。

 

「娘,方才在田裡時忽然看到爹走過來打罵我們,不知我們犯了什麼錯?」

 

 婦人知道丈夫在家,於是過去詢問他無故責備兒子的理由,老農夫大驚,他明明好端端待在家裡,根本沒出門去打人。

 

「這一定是妖怪變成我的樣子,你們快回去田裡,把那妖怪給我砍死!」

 

兄弟於是又帶著武器回田裡報仇,但他們殺氣騰騰地準備好後,那能變成老父外表的妖怪大概是怕了,田地裡安安靜靜的,不見任何怪異蹤影。

 

一方面在家中,老農夫見前往治妖的兒子們遲遲未歸,擔心他們被妖怪困住,於是前往探聽情況,結果守株待兔的兄弟以為鬼怪又來了,竟把他們的親生父親當場殺掉。這時妖怪又變成老農夫的樣子,搶先一步到家對農夫妻子說:「兒子們已經把妖怪解決了!」婦人於是高興地迎接假丈夫回來。

 

傍晚時,這對兄弟也回到家,以為打敗了妖怪非常開心,一家人彼此慶賀,就這樣,他們和假裝成老農夫的妖怪生活了一年多卻渾然不覺。

 

某天有個法師經過這戶人家,發現不對勁,於是警告這對兄弟。

 

「令尊身上邪氣非常重,一定有問題。」

 

兄弟覺得很奇怪,就把法師的話告訴老農夫,後者聽了果然大怒。

 

「那個人在胡說八道什麼,叫他滾!」

 

兩個兒子聽了又出來,要法師早點走別再夾纏不清,然而知道老農夫有問題的法師,忽然口中唸咒竄入屋內與妖怪對上,老農夫即刻化為一隻巨大的老野貓鑽入床底下,眾人合力抓住牠並殺掉貓妖,事件才終於算是結束。

 

兄弟們知道過去他們殺掉的其實是真正的父親,驚訝不已,趕緊為其舉行喪禮重新安葬,但因悲劇已經發生,懊悔無及,一個人選擇上吊自殺謝罪,另一個對中了老貓妖的詭計憤怒又悲傷,最後還是死了。

 

※※※

 

《吳興老狸》體裁雖短,卻讓人印象深刻,同一部作品收錄的劇情雷同故事還有一篇叫做《秦巨伯》,顯示這類連環計的妖怪騙人劇情在民間有一定影響力,原文僅一百七十餘字,卻將貓妖對人類邏輯的熟悉與利用親情混入人家,借刀殺人同時又趁機獲利的工巧心計表現得淋漓盡致,其妖性之毒即使是在恆河沙數的志怪故事中亦屬罕見。

 

 

叁、中國狐

 

中國傳說裡的狐狸,無論其是偏仙偏妖,與其他異類物怪相比都透露出某種非常特殊的類人氣質,或親人長情,或狡詐純真不等,有高傲聰明的書生,美麗的男子女子,迂腐的讀書老狐,甚至笨到被人抓住無法還手的蠢笨狐狸都有。

 

包括《聊齋誌異》在內,古代許多筆記小說作者對狐抱持同情或者羨慕其比人活得更加率真的態度,收錄了許多綺麗夢幻的故事,然而,狐狸作為妖怪,到底有牠野性惡意的一面,這是浪漫之外值得你我留意的。

 

(一)妖狐妲己               ──《封神演義》‧明 陳仲琳

 

商朝的紂王在位七年,當時為春天,北方諸侯謀反,太師聞仲因而奉命去平定亂事,紂王在首都朝歌無事可做,於是到女媧宮進香,進入富麗堂皇的廟宇,紂王正觀賞著宮殿景致時,狂風忽然掀起了女媧聖像的帷幕。

 

紂王見女媧竟然長得比自己的妃子和天下間的美女還要美豔,不覺動了邪念,又拿筆在行宮牆上寫下一首誇獎女媧美貌的詩,內容相當輕佻。

 

「這麼嬌豔迷人的神女,如果能夠下凡來,自然是適合來侍奉我的。」紂王望著神像喃喃自語。大臣們覺得不妥,紛紛勸帝王洗掉那首詩,但是紂王不以為然。

 

「我只是覺得女媧長得如此漂亮,好意寫詩讚美她罷了,加上有我的手筆,也可以讓後世百姓知道,連萬乘之尊的天子也承認女媧美貌絕世。」

 

在天界,女媧娘娘知道紂王寫出猥褻詩句指稱自己,不禁勃然大怒,於是命令軒轅墳裡的三名妖怪去魅惑氣數已盡的紂王,幫助武王伐紂。

 

這三名妖怪分別是千年狐狸精、九頭雉雞精與玉石琵琶精,當時紂王尚不知大難臨頭,卻因對女媧念念不忘,紂王身邊兩名奸臣費仲、尤渾竟獻計勸紂王強徵各地美女入宮,其他忠心大臣好不容易阻止紂王的瘋狂舉動,這時卻有個諸侯因為沒送禮物而得罪了寵臣。

 

冀州諸侯蘇護個性非常剛烈,不屑討好小人,費仲為了陷害他,就對紂王這樣說:「聽說冀州侯有個女兒,長得非常美麗,適合選作妃子,加上他是貴族,挑選貴族的女兒也不會影響到百姓。」

 

紂王心動了,於是找來蘇護協商,蘇護自然不從,認為紂王成了昏君,竟然連臣子的女兒都要強搶!兩方不歡而散同時決裂開戰,不幸的是,蘇護寡不敵眾,情況最是危急之時,西伯侯姬昌介入調停,勸蘇護莫為了一個女兒大動干戈,退讓一下各地百姓和自己的人民都能免禍,蘇護心想姬昌顧全大局也有道理,決定配合向紂王請罪並且獻上自己的女兒妲己。

 

蘇護於是帶著妲己前往朝歌,途中寄宿在一間驛館裡。驛丞說:「這裡三年前出現妖怪作祟,誰都不敢住這裡,請大人到兵營裡休息較安全。」

 

「我們這麼多人,裡面還有要做天子嬪妃的貴人,區區妖怪哪敢現身!」蘇護硬是在驛館住下,但他聽見傳聞仍感到不安,以三千兵馬團團包圍驛館,又派五百名部下守住門口,將妲己藏在最裡面的房間,讓五十個僕人守護,自己拿著武器守夜,認為萬無一失。

 

三更時分,驛館忽然吹入一陣大風,所有燈火同時熄滅,頓時伸手不見五指,眾人大亂,這時才滅了的燈火又自行亮起,蘇護正因為怪風而七上八下,聽見侍女一聲尖叫。

 

「妖精來了!」

 

蘇護大驚,連忙一手提燈一手握住鐵鞭趕往女兒房間,剛出大廳時燈又被妖風吹熄了,無奈之下只好命家僕再去提盞新燈,等他東繞西繞趕到妲己的房間時已經遲了。

 

走入後廳,蘇護看見妲己的侍女們慌亂無措,妲己卻藏在床上無聲無息,被床幔遮住,他趕緊走向床榻掀起帳幕。

 

「女兒,剛才來了股妖氣,妳沒事吧?」

 

只見一名貌美絕倫的少女怯生生地半躺在床鋪上回答:「孩兒在睡夢中聽見有人喊『妖精來了』,一時不清楚發生何事,見到爹爹來關心,倒是沒看到有妖怪。」

 

蘇護一聽安心下來,這樣嚴密地保護女兒果然見效,但他還是一直巡視驛站直到天亮。

 

然而,沒有人知道的是,打從燈熄滅的那一瞬間起,原本是蘇妲己的魂魄已經被千年狐狸精吃掉,狐狸精附身在妲己身體裡,代替她繼續妲己的人生,並準備顛覆紂王江山。

 

蘇護經此一嚇,趕路更加小心,平安到達皇宮向天子請罪,紂王龍顏大怒,加上奸臣又在旁邊進讒,紂王原本要處決蘇護,妲己卻在這時現身,紂王一見驚為天人,魂兒都不知飛向何方。

 

妲己對著紂王盈盈下拜:「犯臣女妲己願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嬌滴滴的聲音立刻讓紂王連骨頭都酥了,看得目不轉睛,完全忘了要治蘇護叛變的罪。妖狐魅力驚人,一眼就讓紂王神魂顛倒。

 

「美人平身。」紂王這時不但原諒蘇護,還為他升官嘉賞,滿心只想討好妲己。

 

「來人,扶蘇娘娘進宮。」

 

匆匆安排完封賞退朝後,紂王當天就迫不及待和妲己狂歡作樂,而後更加荒唐,完全不理政事,日夜都流連在壽仙宮中恩愛飲宴,書房奏摺堆積如山,臣子因紂王如此好色紛紛感到痛心,紂王完全不知陪伴在自己身邊的並非人類,而是心懷鬼胎的狐狸精,真正的妲己已經死了。

 

商朝六百多年的基業,就這樣被妲己成功地動搖。

 

※※※

 

日本傳說裡,妲己最後並未死於姜子牙的法寶下,卻渡海到了日本,變成迷惑天皇的美女妖狐玉藻前,又被陰陽師安倍晴明識破偽裝逃跑,後被天皇手下(一說是晴明本人)制伏,變化為一塊會對動物噴出毒氣的「殺生石」,這塊石頭被高僧打碎後不再作怪,遺跡迄今仍存在日本栃木縣作為古蹟供人參觀。

 

 

 

註一:Wolf in holy places,相當於基督教文化中所謂的「黑羊」。

 

註二:Volsunga Saga,冰島史詩Edda的部分衍生史詩,十三世紀時流行於德國地區,描寫北歐維京英雄的戰爭冒險事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林賾流 的頭像
林賾流

風暴荒野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