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靈

 

 

一提到精靈,人們腦海中或許已經浮現了鮮明的想像,尖尖的耳朵,薄如蟬翼帶著虹色的透明翅膀,徘徊在森林之間,又或者偶爾和人們接近,造成許多不可思議事件的奇幻種族,人們從神話傳說、民間故事、童謠童話和歷史的斷簡殘篇中認識到這神祕卻無所不在的生物。

 

日本的妖精學研究專家井村君江將妖精的起源分成六大類型(註一):

 

1)元素與自然的精靈。

 

2)自然現象的擬人化。

 

3)矮化的古代眾神。

 

4)史前時代的精靈、土地靈。

 

5)墮落天使

 

6)死者的靈魂

 

妖精通常有自己的地盤,甚至有專屬的國度,住在常人看不見的世界,個子比人類要嬌小,且厭惡被人類注意到,只要遵守一些特定的禁忌,人和妖精往往能得到一定程度的和平共處,然而,各國傳說都透露出神祕的共同點,亦正亦邪的妖精,即使會帶給偶然遇見自己的人類幸運,一旦觸怒他們也會降下可怕的厄運,其危險性亦足令人喪命。

 

普羅大眾對妖精的想像,主要座落在井村君江分類中的自然精靈和史前時代的精靈,也就是保留了較為光明純淨的一面,然而即使在童話故事中,妖精仍扮演著相對於人類,某種意義上難以理解,美則極美,醜則醜矣,喜怒無常且不遵守人類秩序的不穩定份子。

 

廣義的妖精囊括了神魔至怪物,本篇僅酌取一般幻想中棲身於自然間的妖精,與人類生活有所互動的精靈故事作為分享。

 

 

壹、青蛙公主       ──《安徒生故事全集》

 

有一位埃及公主,為了替父王治病,披上能讓人化為天鵝的魔法羽衣,和她的兩個女伴飛到了丹麥某處沼澤地,據說是打算尋找一朵公主自身在冥想中所看見的神奇之花,這稀罕的藥草能救她的父親一命。

 

沼澤的中央很像一座湖泊,正當公主一行人降落時,她的女伴忽然銜起公主的羽衣飛回空中,並且將羽衣撕成碎片!「妳永遠不能變成天鵝飛回埃及了!這裡可適合妳!活該!」不懷好意的同伴早就打算陷害她,她們嘲笑完公主就飛走了。

 

更恐怖的事情發生了,一株黏糊糊的接骨木殘枝忽然伸過來,像怪人的手指抓住了落難的公主,將她拖下了沼澤深處,原來那就是沼澤王本人,他看上這名美麗又落單的埃及公主,硬是把她擄去當自己的新娘子了。

 

公主在爛泥中下沉,直到看見一塊棺木似的黑盒子,那物對她敞開,裡面走出一個彷彿有一千歲的老人,沼澤王外表就像木乃伊,散發著蝸牛和爛泥的黑色光澤,並用他噁心的雙手擁抱著公主,那時她只剩下一個念頭,自己就要死了。

 

過了很長一段時間,籠罩著迷霧的荒涼沼澤忽然長出一朵蓮花,花苞照到了太陽光後綻放,花心裡躺著一個漂亮的小女孩。住在沼澤地旁的鸛鳥心想,她的母親已經夠不幸了,不能讓這個孩子也留在這裡,於是將她送給一個維京人的妻子。

 

「怎麼回事?」維京母親發現她可愛的小女兒在夜晚變成一隻醜陋的青蛙,她原本認不出這就是自己的孩子,打算打死青蛙,剛好天亮了,青蛙又變回那名可愛的女孩。

 

仔細觀察後,維京母親才發現,鸛鳥送來的這個孩子身上附著可怕的魔咒,她有兩種姿態和兩種性格,夜晚時,醜陋青蛙會用一種溫馴悲哀的眼神看著維京人媽媽,肖似她親生母親溫柔個性的靈魂。

 

白天,彷彿光明女神一樣的女孩卻有著沼澤妖精般野蠻殘忍的個性,這一點卻獲得養父和其他維京男人的欣賞,因為在他們的標準裡,好鬥勇敢是女英雄的特質,但維京母親喜愛的卻是那隻善良沉穩的青蛙。

 

這時小女孩已經長成一名叫做赫爾珈的美麗少女,她雖然有著可愛的外表,內心深處卻比那個黑暗時代的大多數人都要殘暴噬血。

 

赫爾珈曾對自己的養父說:「如果在你睡覺時敵人來了,我絕對不會叫醒你,因為你以前打了我一巴掌,我會永遠記得這件事!」

 

維京人養父和其他人以為她是開玩笑的,他們非常喜歡這個厲害的小美女,任她狂野的生活著,從懸崖上跳進大海游泳,用她自己的長髮搓成弓弦,騎著不配鞍的馬。

 

到了黃昏,赫爾珈就會來到母親身邊,美麗的少女收縮成一隻青蛙,比普通青蛙大得多,像是有青蛙頭和手腳長蹼的矮子,因此更加醜陋,這時維京母親就會忘記恐怖將青蛙女兒抱在懷裡。

 

「我倒希望妳永遠是我的啞巴青蛙女兒,妳一變得美麗時,樣子就更加可怕。」

 

白天的赫爾珈已經和她的公主母親長得一模一樣了,內在卻完全是沼澤王的遺傳。

 

這時維京人地盤裡闖入一名年輕基督教牧師,青年被維京人抓住了,他們興致勃勃的打算用牧師來活祭,赫爾珈自願當那名行刑者,她期待能夠把那名俘虜的血塗在神像上還有灑給觀眾。

 

赫爾珈非常開心地磨著她那把利刃,一頭凶狠的大狗從她身邊經過,被她一刀捅進身體裡。「唔,看來這把刀子夠利了。」

 

維京母親目睹此景嚇壞了,在最後一天晚上,把另一個赫爾珈的惡毒殘忍對那個似乎從來就只是青蛙的女兒訴說。「我對妳的憐憫和愛是一個母親願意給出的無限,但是妳的心裡卻沒有一點愛的痕跡──簡直就像一片寒冷的沼澤!妳到底是從哪兒生出來的呢?」

 

那頭可憐的怪物還是一副聽不懂的模樣,失望的維京母親走開了,青蛙流出大滴淚水。

 

深夜,這名是青蛙又有點像人的蛙女悄悄走到了地窖,牧師睡著了,她於是用濕冷有蹼的手拍了他一下,他立刻驚醒,先是被對方可憎的外表嚇了一跳,但青蛙的赫爾珈卻割斷牧師身上繩子,貌似要放走他,於是他感動的對她說:「妳是誰?雖然有著動物的形體,卻是那樣善良溫柔!」

 

這個蛙形女子帶著年輕的牧師開始逃亡,然而,當黎明的陽光灑在馬匹上的人身上,牧師發現自己抱著一名充滿邪惡精神的絕色美女,不禁嚇了一跳。

 

少女拔出腰間的刀,不懷好意的走回牧師前方。

 

「等著吧!我要用刀捅死你!你這小白臉奴隸!」

 

他們開始纏鬥,牧師得到老櫟樹的幫忙,趁樹根纏住赫爾珈時,年輕牧師拚命祈禱並且用泉水祝福少女,壓制她身上的魔咒,於是赫爾珈陷入一種半睡半醒的狀態,不再那麼凶暴,牧師帶著她上馬繼續逃亡,終於在第二天的傍晚,闖入另一座森林裡迷路了。

 

這時候一群強盜出現了。「你從哪裡拐了這個漂亮的小傢伙?放下她!」牧師不從,用赫爾珈的刀和強盜抵抗著,他僥倖躲過了強盜的攻擊,但是可憐的馬兒卻被另一名強盜的刀砍死了,赫爾珈靠在馬屍上,正要被強盜染指時,英勇的牧師擋在她前方,結果卻被強盜用鐵鎚打中頭部,鮮血與腦漿四散,倒地死亡。

 

天終於完全黑了,當強盜們抓住赫爾珈的雪白手臂,卻發現它收縮成又細又黏的蛙手,整個人也完全呈現青蛙的特質,跳躍起來沒入森林裡,強盜們以為遇到妖魔嚇得一哄而散。

 

月亮升起後,赫爾珈才爬回現場,痛苦的看著死去的牧師和馬,並且整夜辛苦的埋葬了他們,直到太陽照亮了美麗的她,赫爾珈雙手流血,臉頰發紅第一次流下羞慚的眼淚,當日赫爾珈藏在樹林裡動也不動,直到自己又變回青蛙。

 

她把粗製十字架放在牧師與馬的墳墓上,並唸出「耶穌基督」這個名字,這時奇妙的事情發生了,青蛙皮脫落,赫爾珈在夜間變回美麗的少女,但她也因為疲憊沉沉睡去。

 

然而這次休息並未持續太久,赫爾珈再度甦醒,卻發現死去的牧師牽著那匹戰馬出現在自己面前,不同的是生命的光輝從這對亡者中散發出來,死亡的牧師彷彿站在火焰中,比光明之神巴爾都要俊美威嚴。

 

死亡的牧師用某種公正溫柔的眼看著赫爾珈道:「妳是沼澤的女兒!但妳將從土裡重生!沒有任何一個靈魂是不能得救的,但生命要變回永恆卻十分艱難!我從死人的國度前來幫妳,妳必須為自己做出實際行動!」

 

他將她抱上戰馬,給了赫爾珈一個金香爐,自己騎乘在後奔馳起來,頭上傷口發出金色的光,有如王冠一般,他們如風掠過田野,直到抵達赫爾珈當初誕生的沼澤地。

 

牧師和赫爾珈開始唱起彌撒,這時沼澤所有植物都發芽開花,其中一朵特別大的睡蓮展開,上頭沉睡著年輕美麗的公主,她和赫爾珈幾乎是照鏡子般毫無差異。

死亡牧師命令赫爾珈將她的母親抱出水面,母女倆緊緊擁抱時,當初那隻好心的鸛鳥把牠飛到埃及去探聽消息時,從那兩名惡毒的女伴手中偷回出的天鵝羽衣送給了赫爾珈母女,好讓她們能再度變身為白天鵝回到故鄉。

 

於是埃及公主摘取了那朵魔力之花,小赫爾珈也在養母的告別與祝福下,完全擺脫青蛙的詛咒,回到祖父的宮廷,受到所有人盛大歡迎,老國王的病也完全好了,赫爾珈從流落到維京村子裡的野蠻少女,成為顯赫珍貴的公主。

 

但她仍時常想起過往那段經歷,溫柔的養母,年輕牧師蒼白臉孔上的榮光,還有那段奇異的冒險,化身為醜陋青蛙時卻得到最珍貴的愛,如今身為公主,一切幸福都已到手了,然而她真的滿足了嗎?

 

一個擁有稀罕俊美容貌的年輕人率領著一隊衣著華麗的武士來到赫爾珈公主的國家,他是即將與赫爾珈結婚的阿拉伯王子,並且狂熱的愛慕著她,婚禮前夕,赫爾珈卻在日以繼夜的沉思中領悟了。

 

就像過去的某個時候,被詛咒的青蛙在沐浴陽光之際,變身成如天使的少女,現在晨曦的洗禮中,也浮現了一抹比空氣更優美輕盈的身影。

 

赫爾珈公主的身體化為塵土,一條美麗的光帶朝天空升去,她站過的地方只剩下一朵凋謝的蓮花。

 

鸛鳥說:這是一個有關於來自丹麥的埃及公主,在婚禮當天神祕消失的故事。

 

※※※

 

在著名的安徒生童話中,這是個較少被人提起的故事,關於半妖精半人的混血精靈之子赫爾珈的生命歷程,赫爾珈歷經矛盾的童年,白天是人,夜晚是青蛙,徘徊在不懂得愛的非人心智,和渴望被愛卻受限於醜陋動物身體的悲哀命運中,無人能理解她的由來,甚至赫爾珈自己也無法理解自己(註二)。

 

青蛙公主是個有點陰暗殘忍的故事,在死亡與新生的主題中不斷翻轉,並且揭露了精靈在歐洲傳說中的常見性格,棲息在陰暗與死亡的世界中,擁有善變殘暴的性情,極端耀眼的美麗,一方面血統中也有醜陋怪物的成分。

 

儘管這是以基督教洗禮與救贖為結局的故事,卻能從中看出民間傳說深入人心的痕跡,並且藉由晦澀的童話氣氛襯托出如妖精翅膀的透明多彩感。

 

 

 

貳、臺灣的妖精傳說:魔神仔

 

魔神仔,又稱芒神或毛神,在臺語裡發音非常接近,在臺灣鄉野傳奇中屬於普遍被承認的精怪,既不是神也不是鬼,專門捉弄到山上的人,通常只是一些造成迷路現象或者食物被替換成土石雜草,這種無傷大雅的惡作劇,全臺各地迄今魔神仔擄人失蹤的傳說和相關地名屢見不顯,此種失蹤類似日本的「神隱」。

 

然而,在許多人言之鑿鑿表示自己曾遇過魔神仔,或曾聽說過各種事件後,魔神仔似乎已成為人們離開都市後就必須小心的某種實體生物,更被列為神祕山難的元凶,比起鬼魂或仙魔要更加為人所接受。

 

據說魔神仔能迷惑人的心智,迷路時遇到有人在前方引路,迷路者會覺得對方能領自己找到出口,卻是愈繞愈深,飢寒交加時得到的食物,其實是昆蟲蚱蜢甚至是雜草變的,但被魔神仔引誘的人卻會毫不猶豫地享受著這些「美食」。

 

關於魔神仔的禁忌和預防方法,包括到山上不能隨地小便,攜帶香菸或白米之類的「貢品」討好魔神仔,就能保持平安離開,然而,接連不斷的魔神仔傳說中,也有愈發過分的惡作劇,乃至於悲劇發生。

 

魔神仔喜好誘拐老人和兒童,有的人失蹤後被發現時嘴裡塞滿泥土或草蜢蚯蚓,民國九十二年的一場老人失蹤案件,在路線單純的山路上失蹤的七十多歲老婦人,最後以屍體被發現告結,當時家人就在身畔不遠,卻仍不知道被害者如何失蹤;同年還發生另一起老婦人掃墓失蹤十天後仍然只找回遺體的事件,當時求神問卜的結果,兇手也是芒神所為。

 

(一)二ΟΟ八年老婦人採香菇失蹤事件

 

在二ΟΟ八年的中颱卡玫基肆虐,造成重創臺中的七一八水災,全臺灣總計二十一人喪生,八人受傷,五人失蹤和巨大的農業損失,當時曾經出現一起奇妙的新聞報導,魔神仔又再度出現,這次獲救的被害人有了詳細的經過描述。

 

屏東縣有位高齡八十歲的老阿嬤,颱風天早上跟著朋友上社頂公園採香菇,卻因為走在後方和友人失散,獨自進入山中,這時,她遇到了一個奇怪的人。

 

「給我妳的衣服。」那個全身赤裸,身材高大超過兩公尺,大臉紅髮的人形這樣對老阿嬤說。

 

「不可以啦!」老阿嬤自然拒絕對方,但那奇怪的紅髮人卻不肯死心,和老阿嬤拉拉扯扯爭奪起衣物來,老阿嬤實在沒辦法,情急之下只好將內褲脫下來送給對方,紅髮人勉強接受,接著又帶領著老阿嬤在山裡行走,晚上就讓老阿嬤睡在山洞裡,天一亮又催促她上路。

 

又累又渴的老阿嬤早就不知道自己走在哪,也找不到水源,只好靠吃著月桃葉嫩芽充饑,但說也奇怪,除此之外她也沒有遇到其他危險。

 

五天後,墾丁國家公園的巡狩員在社頂梅花鹿復育區發現在山區徘徊的老太太,這才趕緊將她送下山就醫,根據老阿嬤的說法,是芒神自己走掉了,她才被留在那裡,除了雙手有瘀青以及兩腳因為長時間行走有些傷痕,加上衣物破爛外,老太太並無大礙,還能神智清楚地描述這場山區驚魂記。

 

※※※

 

註一:引用自《妖精的歷史》一書。

 

註二:原文中變成青蛙的少女,心智也和青蛙一樣,並非完整的人類。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林賾流 的頭像
林賾流

風暴荒野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