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怪

 

 

大海自古以來就是傳說的溫床,科技尚不發達時,人們往往想像遙遠的大海中藏著可怕的魔物,海洋便是巨獸與神祇的國度領域。

 

 

特別是必須航行於海上的船隻與水手,離開陸地的穩定,飄盪在無盡詭譎的海水中,除了記錄許多冒險傳說外,也有與之相印的禁忌,迄今仍然殘餘在現代人的幻想中,其中最精彩的就屬能掀翻船隻,吞沒活人與貨物的巨大海怪,牠們龐大的身軀隱藏在深奧神祕的波濤下,時而顯露一鱗半爪,震撼早已小心翼翼嚴陣以待的人類視聽。

 

 

壹、大海怪克拉肯

 

這是北歐自古以來就有的海怪信仰,人們相信有一頭巨大的海怪出沒在挪威與冰島附近的海域,牠的身軀龐大,有時會浮在海面偽裝成島嶼,一些地圖和航海傳說上描述,只有在特定時候能看見的島,或許就是此類大海怪浮水時的化身;克拉肯(Kraken)即是「怪物」之意,實際上這種大海怪的本體相貌眾說紛紜,然而體積巨大這點卻是無疑。

 

克拉肯平常潛伏在深水中,有時則逐漸上浮出海面,由於其排泄物的量也相當龐大,因此吸引了豐富的魚群前來取食,克拉肯就把這些小魚當成食物,帶著相當於食物冰箱的魚場到處走。

 

有些膽子較大的漁夫甚至會趁克拉肯尚未浮起時,到牠的上方捕魚,因此有句俗諺,人們總是戲問豐收的漁夫「你是不是在海怪上頭捕魚?」

 

然而克拉肯最致命的危險,是牠像小島似漂浮著,然後猛然下沉造成的大漩渦,這種漩渦會吞噬一切。

 

人們對克拉肯的描述主要是牠擁有巨大有力的長觸手,近代人們對克拉肯則是將牠想像成大章魚般的怪物,能夠輕而易舉用牠的多條觸手攀附船隻,並且使船沉沒,這樣的幻想其來有自,極可能是把克拉肯與真實存在的深海巨型魷魚結合起來,再誇大化的結果,克拉肯的傳說繼續擴散,出現在海員的觀察記錄裡,加上文學小說中的描述和插圖,變成了海怪的代表。

 

十九世紀的英國詩人但尼生就為克拉肯寫下了這麼一首詩:

 

<克拉肯>

在海水鳴囀如雷的大洋深處
遙遠的,不可見的深淵盡頭
古老的他正不受侵擾地停留在無夢的酣眠
克拉肯睡著了,半點日光也無法觸染他
腫脹身軀滿足地盤踞於海怪的陰影之巢
那裡生長著茂盛柔軟的巨大海綿
遠離令他不適的光線

在那些不可思議的祕密洞穴中
無數珊瑚蟲群居著
在靜止的暗綠中搖曳著巨人般的手臂

多少年歲間克拉肯在那兒躺著,直待死去
在大洋之下,於睡眠中不斷衰蝕
直到一道火焰燒灼至那深處
那是某個人和天使們正凝視著
死亡的克拉肯被舉至海面

 

(一)巨魷大戰(片段)         ──《海底兩萬里》朱勒‧凡爾納

 

一八六七年七月,為了追捕震驚歐美的不明海怪,跟著美國軍艦出發的博物學家阿龍納斯教授,教授助手康賽爾還有脾氣火爆的捕鯨手尼德,在跟大海怪短兵相接後,軍艦被海怪撞出破洞,三人落海,軍艦則不得不離開戰鬥海域在沉沒前尋找最近的港口,將倒楣的主角們留在黑夜的大海中。

 

然後他們被大海怪救了起來,才發現原來擁有銳利尖角的海怪是一艘被祕密建造的潛水艇「鸚鵡螺號」,船長尼莫是個富可敵國,反對陸地文明的怪人,主張一切取之海洋,他拯救也軟禁了阿龍納斯教授三人,為了不讓他們洩漏自己領先時代優游海底的祕密發明,但也邀請阿龍納斯教授等人展開各式各樣絕妙的海洋冒險。

 

已經遊遍許多海底奇觀的教授,某天發現鸚鵡螺號一直都不太敢靠近南美洲的海岸。

 

「教授,我們在巴哈馬群島,你看那些石頭和海藻,簡直是船隻殺手。」捕鯨手尼德指著觀景窗外面的深海景觀說。

 

「是啊,就算在這裡看到幾隻魷魚也很正常。」教授不經意地回答。

「教授,你是說那種好吃的魷魚嗎?」助手康賽爾問。

 

「不,我指的是巨型魷魚。」

 

「真的嗎?我以前聽人說過有隻大魷魚把整艘船拖到海底,記得牠是叫做……」

 

「克拉肯?」尼德插嘴說,語調感覺像是嘲笑康賽爾的迷信。

 

「沒錯,聽起來你不相信?尼德。」

 

「真正在海上打漁的漁夫都不會信那種鬼話!只有窩在房間裡的科學家會幻想克拉肯真的存在。」

 

「你錯了,未必所有科學家都相信克拉肯的傳說,但是有類似的事件,比如說一八六一年的特內里夫島東北,十分接近我們現在的位置,護衛艦阿利敦號的船員曾經用魚叉攻擊海裡的一條大魷魚,但根本沒用,他們用繩子綁在觸手上,想就這樣把大魷魚拉上來,但牠自己斷掉觸手又逃走了。」

 

「這才比較像是事實。」尼德滿意地說。

 

「這種魷魚叫做『布葉爾魷魚』。」教授流暢地賣弄自己的知識,絲毫不知危機逼近。

 

「那個……教授,你說的布葉爾魷魚是不是約八公尺長,長著八條觸手,眼睛很大,嘴巴像鸚鵡一樣?」康賽爾忽然冒出這句話。

 

「沒錯!」教授正疑惑助手怎麼清楚細節的同時,康賽爾面對透明觀景窗吶吶說:「那麼這個正過來和我們打招呼的東西,就算不是布葉爾魷魚,也是牠的親戚了。」

 

他指著海裡一隻正朝他們全速衝刺過來的巨大魷魚,潛水艇旁還有七隻同樣的巨魷正虎視眈眈,船身發出喀嚓喀擦被魷魚啃咬的聲音。

 

鸚鵡螺號忽然不動了,這時一貫神祕的船長帶著他的船員現身。

 

「看,船長,這些魷魚似乎對你的船非常好奇。」教授說。

 

「是的,其中一隻說不定還纏住我們的葉輪,害鸚鵡螺號沒辦法前進,看來我們必須和對方來場廝殺了。」尼莫船長嚴肅地回答。

 

於是船長讓鸚鵡螺號浮上水面,十數名船員和三名人質訪客為了求生,各自拿著利斧準備從登艙口出來,和那些纏在鸚鵡螺號上的觸手怪物戰鬥。

 

船員才剛打開艙蓋,一條觸手立刻拉開了空隙,接著是好幾條觸手鑽入了艙門,尼莫船長一馬當先揮出利刃砍斷了其中一條觸手,接著殺出血路,其他人也跟著擠出艙門,跑到浮在海面上的潛水艇甲板上,看著那二十來條壯觀的觸手亂舞。

 

忽然間有兩條觸手抓起了船長附近的一個人,那名不幸的水手被舉到空中甩來甩去,用法語喊叫著,神情痛苦,眾人連忙集中攻擊想要拯救他,然而那隻抓了人的魷魚八條觸手被砍到剩下一條,仍死死不放捲著水手,噴出一大泡腥臭墨汁,然後帶著獵物滑入海面下。

 

這時所有人的怒火都燃到最高點,尼德用魚叉刺入魷魚的墨綠色眼睛,卻被觸手絆倒,一隻魷魚張開大嘴朝他咬去,這時船長將斧頭投擲出去,正中攻擊尼德那隻魷魚的嘴,捕鯨手趁機將魚叉刺入魷魚心臟,這才逃過一劫。

 

戰鬥只持續了十五分鐘,最後甲板上留下一大堆被砍斷的觸手,巨魷們紛紛逃回海裡,尼莫船長渾身沾滿怪物的血,望著吞沒一位夥伴的大海,默默流下眼淚。

 

※※※

 

偽裝成島嶼的海怪在阿拉伯人的航海逸聞中在所多有,比如《天方夜譚》中辛巴達七次航海的著名冒險故事,第一次和最後一次航行的意外發生,都是栽在誤把長時間浮在海面上,導致背脊堆積塵沙茲生草木的大魚誤認成小島,上岸之後生火煮食,海怪受熱後沉入大海,導致眾人落水。

 

這類的虛幻小島通常風景都生得很漂亮宜人,故事裡形容大魚背部的島嶼美得有如「天堂花園」,然而,印度洋上還有一種極為迷你的海中怪物,出沒在最危險的海域,約四指高,長得像是黑人小孩,夜晚會從水裡跳上船,在船上過夜玩耍,船員看見這奇怪的小人兒在船上亂轉時,就知道當天會颳起可怖的大風,必須開始拋棄貨物並且準備防範巨浪沒頂。

 

  迷你黑人小孩預警大風浪的傳說在十世紀的阿拉伯文學家伊本‧法基赫(Ibn Al-Faḳīh)以及後來的幾種文獻中均有記載,而目睹一隻有著火焰羽毛的小鳥落在船桅上,則是風平浪靜的吉兆,此外巨蛇怪魚等奇特生物不勝其數。

 

 

 

貳、希臘神話中的多頭食人海怪:斯庫拉  ──《奧德賽》‧荷馬

 

特洛伊戰爭結束之後,參戰的希臘城邦之一的伊塔卡王奧德修斯(註一)因得罪神明發生海難,倖存的奧德修斯漂流到一座女神棲息的孤島上,被熱愛他的女神幽禁,而後,奧林帕斯的眾神商議決定讓奧德修斯回到家鄉,但是兒子獨眼巨人被英雄刺瞎雙眼的海神波賽頓卻懷恨在心,處處干擾奧德修斯的回鄉冒險。

 

在魔女基爾克的指點下,奧德修斯到冥府向死亡的預言者詢問他回到故鄉伊塔卡的確實方法,然後和剩餘的同伴們划著黑殼空心船繼續前進,來到海妖賽壬的棲地。

 

「聽基爾克說海妖賽壬(Siren)們會唱歌來迷惑所有經過的人心智,她們歌聲絕美,聆聽過的人永遠無法返抵家園,他們只會迷迷糊糊的被引誘到賽壬身邊,遺忘自己的妻子兒女,最後死去。」奧德修斯說。

 

「要抵擋賽壬歌聲的有效方法,就是用軟蠟塞進耳朵裡,但基爾克說只有我可以聽看看那些歌聲,但有一個前提,必須把自己綁在船桅上。因此親愛的朋友們,希望你們能幫助我,到時候就算我懇求命令你們,都不要鬆開綁住我的繩子。」

 

同伴們於是照做了,果然船隻駛經賽壬的島嶼時,看到一群半人半鳥的美女,正坐在草地上休息,豔麗慵懶的女怪物身旁則堆滿如小山的骸骨以及風乾的人皮,在這可怕的畫面中,賽壬發現了奧德修斯的船,開始誘惑地唱起歌來。

 

奧德修斯果然失去理智,掙扎著想要登上賽壬的島,其他水手趕緊低頭划船通過這危險的水域。

 

接著才是最可怕的冒險,一行人必須通過垂直光滑的峭壁海峽,在這處海峽住著兩個海怪,峰頂高聳直入天際,雲霧繚繞,在較高的那座懸崖上,有一處弓箭無法射及的洞穴,洞穴裡住著一名叫做「斯庫拉」(Scylla)的海怪,她的上半身是美麗的女子,下半身卻長出十二隻腳,六條蛇頸上連著六顆頭,每顆頭張開的血盆大口裡都有著銳利無比的三排牙齒,任何獵物一旦被其咬住絕不可能脫逃。

 

除此之外,這個醜陋的海怪腰上還長著兩個狂吠的狗頭,斯庫拉就住在她的洞穴裡,六顆頭伸出洞穴邊鳥瞰著經過海峽的船隻,高懸在深淵上,一旦發現較大的動物如海豚海豹,甚至是操船的水手,就欣喜地伸出脖子悄然無聲接近獵食,每顆頭都要咬住一個供她飽餐的獵物。

 

奧德修斯已從魔女那裡得知要前進就無法避開斯庫拉的埋伏,只好悶聲不提這件事,以免同伴害怕之餘連槳都不划,只顧著躲藏,他穿戴起盔甲站在船首,這時煙霧和洶湧的海浪使水手大感驚恐。

 

「各位請聽我說,我們現在的處境不會比逃離獨眼巨人那時更慘了,大家待在自己的位置上使勁划!掌舵人,抓緊你的舵柄遠離那邊的懸崖!」

 

這時,海水開始沸騰翻滾,衝擊著兩邊懸崖,原來住在斯庫拉對面的鄰居卡律布狄斯(Charybdis)是個會吸吞海水的怪物,每天吞吐海水三次,當牠吐水時,狹窄的海道波浪滔天!但海水被吸進去時,一下子又到了底,奧德修斯的船員紛紛恐懼他們的船也會跟著被陷入漩渦中,下意識避開卡律布狄斯的吞吐,結果還是接近了斯庫拉守候的另一邊。

 

「天啊!怪物出現了!」懸崖上忽然伸下六條長蛇般的頭頸,一口一個咬走了六個人。

 

「奧德修斯!救救我們!」然而那些人就像是釣竿上的餌蟲一樣被拉回懸崖上,斯庫拉就在洞口吞食那些人,可憐的同伴一邊哀嚎著,朝奧德修斯伸手掙扎,最後還是無力回天。

 

奧德修斯痛苦的目送同伴被吃掉,一方面卻只能盡快通過兩名海怪守候的海峽,驚險地逃出生天。

 

流浪途中,奧德修斯最後得到國王阿爾基諾奧斯的幫助,帶著豐盛的禮物和精良船隻水手返回家鄉。

 

※※※

 

關於斯庫拉的傳說,其實還包括詩人奧維德對她來歷的詠唱,傳說斯庫拉本來是一位美麗的水仙女,被擅長預言的海神格勞柯斯愛上,但她卻對海神不屑一顧,對愛情非常執著的格勞柯斯於是向魔女基爾克尋求解決之道,希望能贏取斯庫拉的芳心。

 

然而聽說了格勞柯斯的愛情故事反而被感動的魔女,卻因此愛上了海神,對其求愛落空後,惱羞成怒的基爾克嫉妒地對斯庫拉下了詛咒,將她變成六頭十二腳的恐怖怪物,必須躲在海崖獵取生物。

 

後來這位不幸的仙女一直居住在那片峭壁中,直到化成石頭,與懸崖融為一體,後人考據這個神話故事的地點,便是現在義大利的墨西拿海峽,位於西西里島與卡拉布里亞之間。

 

 

註一:即是提出以木馬中藏匿士兵瞞過特洛伊人偷偷打開城門的巧計成功獲得勝利的那位英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林賾流 的頭像
林賾流

風暴荒野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