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和日麗,萬物沐浴在徐靜的陽光與林色的幽綠交錯中,獨自緩緩地走在林道間,無來由地,少年有種生命將就此改變的預感。

白羽,在夏族人裡這只是很普通的名字,正如他平凡無奇的生平資料,但他還是打定主意展開一場自我考驗──離開家鄉去千里之遠的地方念書,從此以後身邊就不是大都和他同說漢語,黑髮黑眼的居民。

當白羽離鄉背景來到這處被森林及荒野包圍的大型獨立學園,立下重新出發的志向,世界彷彿帶著些許惡意地,在他眼前翻開了處處驚奇的一頁。

站在學園特意修築的林道中,身前身後是秋天樹林過濾的碎光與落葉,再遠處即一片陰涼,充滿著人類視線難以辨識的暗藍色陰影。

手臂不自覺浮起雞皮疙瘩,眼前看見景物與自身過去所生活的小鄉村大相逕庭,雖然老家也住在森林裡,但可不是這種連綿到不見盡頭的森林,從地圖上入口標註處走了半天還不曾見到建築物蹤影,白羽不禁深吸了口涼氣,泛起走錯路線的不安。

「地圖!地圖!」

握緊手中的藤編木箱,白羽輕身前往艾傑利學園獨自進行報到註冊手續,這所傳說中不在北方世界或西大陸聯合市支柱地中,卻又培育了無數新近發明及學者的學術組織,其校齡光聽就使人啞口無言。

白羽按著高中部制服胸口,嘴角緊繃,上半身覆著和秋意抗衡的黑短斗篷,全套正式高中生秋冬裝扮,半天前他就已從艾傑利學園邊境搭火車結束兩天旅程,並轉車來到據說接近學園核心區的休息站,以為能夠輕鬆順利進入高中部報到的預先準備,奈何事與願違。

出生以來第一次火車旅行,沿途柴油發動的壓燃式引擎火車上靜靜地穿越兩旁樹海,窗外大都只見荒野或森林,毫無人煙,這些據說都屬於艾傑利學園校地,但保持野生狀態從未開發。

 

真奇葩啊……


明明下定決心捨棄過往進入這座學園當個低調做人的普通高中生,看見這些奇景後白羽又冒出少許徬徨,保持原始環境的特色到底該說是先進環保意識呢?還是怪異喜好?

艾傑利學園似乎是容許各種矛盾並存的自由開明作風,換句話說,適合混水摸魚過日子的地方。

「從某號休息站搭接駁車再於某某站轉車,進入核心區後另有校車接送學生至學部報到,沒錯呀?我應該已經到核心區了。」白羽自言自語。

艾傑利學園的居民都集中在學園全境東北方的一處大學城裡,人口密度呈放射狀分散,從網站上鳥瞰圖上可以感覺出建築物最密集的地帶就被叫做「核心區」,真的就像心臟一樣。

 

除此之外大多都是無人區。其他地方到底有多荒涼?白羽一路上親身體驗後,不禁有種他未來三年會死守宿舍的預感,儘管自己也是鄉下小孩,正因為在野外玩慣了,白羽才知道有些森林與荒野不能輕易踏入,而艾傑利校內鐵路展現的大環境正是這種原始自然。
 

所謂的文明總是充滿相對性,至少腳下有路,偶爾還能看見指標,告訴他進入大學城的路怎麼走,少年就感激不盡了。

 

白羽在轉運站遲遲等不到傳說中的校車,只好按圖索驥步行,畢竟他即將前往就讀的高中部,其實只是艾傑利學園一個小小的附屬區塊,專門收容一般少年少女的普通中學,並沒有浩浩蕩蕩的新生訓練與統一集合時間,通常都是大人帶著孩子提早來報到。據說若在學園裡遇到一個高中生,當天可以考慮去買彩卷了!


本想進入核心區後應該很快就能找到學生中心,進而結束這種煩人的常規手續,繼續另一個更加麻煩的落腳處安排問題,現在卻有野外迷路餓死的壓迫感,無論怎麼說這森林也大得太誇張了,他不該小看地圖比例,在這種地方就算找不到人問路也欲哭無淚。

少年表情鎮定,腳下仍不放棄前進,愈是在這種時候,更能目睹此人頑固盲目的迷路信心。

 

前方道路旁出現了另一樣更加文明的奇特物品。


「誰掉的捲軸?這也太古老了吧?」白羽以手指從枯枝草葉中拖出目標,將那神奇的遺落物豎在雙眼前打量。

從觸感和紋路判斷是羊皮紙,捲成筒狀並用緞帶繫住加以蠟封,感覺像是某種文書。


剛好白羽也走累了,停在原地仔細研究起羊皮卷軸。

 

羊皮紙是某種貴重物,現代已不需要特地使用,如果是抄寫貴重經典白羽還能理解,所以這件文書內容應該很重要,緞帶的繫法也讓人由衷感到高雅,加上蠟封上的圖騰,根本完全是個謎。

封蠟圖案為尖端向下的角錐形圖案中,加畫一枚直直盯著人看的單眼,白羽從未在哪本歷史書上看過,他對歷史王朝之類的儀禮也頗感興趣,可並未記得哪個家族的家徽有雷同處。

在這種時候撿到失物毫無幫助,反而是增加累贅,白羽正想將羊皮紙捲放回原地讓尋找失物的人不至於找不到,天氣卻在這時變壞了,這下子又放不下手,萬一被雨淋溼之類,還不如他一併拿到學生中心交給校方處理。

剛剛還陽光充足,一旦烏雲聚集,獨自在森林中徬徨就成了件連自我安慰都是空想的苦差事。

白羽選擇立刻啟程,將羊皮捲軸綁在行李上大步疾走,求生本能已經凌駕在疲勞之上,他真的不想在陌生森林中過夜!

 

大約一小時後,白羽總算在路上遇到兩名正迎面偕行而來的男人,心想有救了。

「請問兩位知道學生中心離這還有多遠嗎?」

白羽已經走到滿頭大汗,害怕怠慢休息的後果是在天黑後求救無門,既然都走了半天,就算走錯路也要先穿過森林再做打算。

兩個男人都莫約三十來歲高身兆身材,一個唇間叼著菸、腰間佩劍,彷彿遊戲人物一樣,但在艾傑利學園應該是很普通的打扮。白羽在打量另一位時不禁多花了點時間,對方如雪般無任何雜色的白髮,親切地望著他的眼眸分別是金色與紫色,白羽過去從未見過的奇妙人種。

「你是新生嗎?」叼著菸的黑髮男性不耐地皺起眉頭。

 

白羽從未看過光明正大將長兵器帶在身上的人,一時間驚疑不定。

「是,今天打算去高中部註冊報到的白羽。」白羽頓了頓後決定放棄無謂的自尊,解釋他在森林中趕路的原因。「不過現在好像迷路了。」

「學園有這麼大嗎?一點路也繞那麼久!」叼菸男子的表情像是他只是在逛花園一樣愜意。

「龍風,你真的要多和學生相處了,對外地人而言這裡很大的。」白髮人貌似相當有耐心,帶笑的眼還是禮貌地注視著手足無措的少年。

白羽早就知道艾傑利學園是純粹的學術組織,否則不會出現這種高度落差的環境,七、八百年前──白羽只知道一個概略數字的久遠時間,當時還不稱為學園而叫做「艾傑利」的中立區域,數所古老學院座落在此,曾在這些學院就讀的小王國領袖們不斷把無法支配或者寧願送給艾傑利也不願被敵人蹂躪的鄰近土地一一致贈給學園,從結果看來,艾傑利的人是有能耐拒絕戰爭,此一無與倫比的強大也造就學園種種傳說。

總之這些贈地逐漸包圍著學院擴大,新的土地上又建立新的學院,不知不覺已經變成國家等級規模,而初代的學者們有志一同決議保留這些土地,讓土地以應有的姿態存在。

這都是白羽預先做過的功課,名為學園,其實形同一個小世界,這是所有學者夢寐以求的獨立樂園,可以不受政治力、種族紛爭和各種干擾專心求學研究。

「凱因,是學部的小孩子,怎麼辦?」龍風不想蹚渾水,但礙於道義也不好這樣走人。

「呵呵,反正現在又沒別的事,問清楚也無妨。」

白髮的凱因微微一笑,相當容易給人好感,卻不失雍容威嚴,他的模樣就體現了艾傑利學園在白羽心目中的古老印象。

然而,這些神祕歷史卻是白羽所傾慕的特質,他無法不被艾傑利學園的神祕與其締造的輝煌成就吸引,進而試圖一窺堂奧,加上學園出身的名人不是出現在新聞就是史書上,要白羽完全不嚮往好奇也不可能。

「你走錯路了,白羽,到底是依據什麼資料呀?」

白羽七手八腳地翻出地圖遞給好意關切的凱因。

「因為市面上好像沒有販售艾傑利學園的細部資料和導覽,我從書上印下大概路線介紹。」

「確實我們有許多不方便公開的設施和研究,這張地圖大致上也算正確,是給學部生使用沒錯,但是版本稍稍有點過時了,大部分學部生都是從北面核心區進入的,很少直接從南方過來,所以不太會走錯路。」

凱因伸手在地圖某處一點,告訴他接近科技城邦方向交通會比較方便。

「即使你是西聯市人,進入我們艾傑利學園之後離校能去的地方,大都只剩下北支柱地的首都中央星城,那個星軌列車啊!也只會咻地將你帶到終點站,其他完全不停靠,因此學園的南方區域交通不發達,連你要去的高中部也是偏北設立,主要就是北方人來念的。」凱因用白羽能聽懂得的通用語言詳細解釋。

「你現在所走旅道大都是騎馬用的便路,五年前南方入學專用道改成另一條比較寬廣且更近的新道路了,這條雖未廢棄,但屬於非正式路線,徒步的話可能要入夜才到得了學生中心,通常是自己人校內移動使用。」

龍風在旁插嘴道:「這裡已經算是核心區邊緣了。」

凱因的話對白羽不啻晴天霹靂,菜鳥新生一臉慘白,令人同情。

「總、總是能走到的。」白羽想自己也只有靠毅力克服了。

龍風留意到白羽放在行李箱邊的羊皮紙卷,表情頓時有些微妙。

白羽留意到對方的注目,主動將拾得物拿出來,問道:「這是我在路邊撿到的,請問我是交給你們處理還是送到學生中心呢?」

凱因接過捲軸,轉給他的同伴。「給你的。」

 

龍風臭著臉接過,瞪了白羽一眼,好像嫌他多事一樣。


「咦?」白羽僵了下,會不會太湊巧了點?

「這邊我解釋一下,白羽,不知你是否知道艾傑利學園除了學院,還有獨立的九個大圖書館,作為專門資料收藏機構?」

白羽點頭補充道:「坦白說,那也是吸引我報名的誘因,聽說艾傑利的大圖書館裡面收藏了許多新世界初期到現在的珍貴書籍。」

「很高興今年的新生如此有求知慾。這封文書是由『連合與禁戒圖書館』,通稱連戒九館的其中一館『戒之眼』發給洛歌斯(Logos)學院的特急件,看,這裡有每個圖書館不同的紋印,為什麼我會知道呢?這真是個好問題。」凱因笑瞇瞇地指著正打開封印閱讀內容的黑髮男子。

「因為這個叫龍風的人,就是洛歌斯學院最近三年來的新院長,而寫這封文書的就是我了,我是戒之眼圖書館的館長凱因,館長通常是名譽性質封號,所以龍風也是其中九位館長其中之一。」

「哦,洛歌斯學院?」白羽喃喃重複那個單字,似乎是某個有印象的單字。

「這是古老時代對學院名稱的正統稱呼,比較常見的綽號在學園裡俗稱咒術學院,也就是研究自然魔法的地方。」

「魔法,聽起來很不可思議呢!」白羽覺得那只是奇幻小說的產物。

眼前不是院長就是館長的,他遇上學園的大人物了。

「嗯,撇開這個不說,龍風你沒收到也不說一聲,我以為你已經處理好了。」凱因親暱地埋汰一句,看得出兩人交情不錯。

龍風瞪了明顯不合邏輯的某人,既然沒收到又怎會知道要提問?

「又是發到咒術學院這邊的任務,那個我不管的,煩死了,有人做就好,反正要看的人也不是我。」

羊皮紙被隨意捲回扔給白羽,少年不知所措地望著兩個大人,館長兼學院長可以這樣嗎?

「咦,這樣一來浪遊又要抗議太趕……」凱因撫著臉頰,看來也不像是打算收回成命的反應。「問題是戒之眼的文書必須被送到咒術學院,不然問題解決不了。」

「這裡就有個現成的人選。」龍風陰沉的眼轉到了小羊羔身上。

「說得也是,咒術學院就在這附近而已,白羽,你願不願意跑個腿,幫我們把文書送過去呢?有獎勵呢!」

師長的命令他能說不好嗎?

白羽乖乖點頭。

「小鬼,凱因是為你好,從咒術學院借到馬匹,天黑前就能趕到學部,若你不會騎馬還可以找人幫忙。」龍風院長身上散發的壓迫感雖強,倒也沒有敵視白羽的意思,只是似乎不太能接受人都跑到這裡來卻啥都不清楚,一臉狀況外的傢伙。

 

「我會騎術,很樂意幫這個忙。」白羽連忙回答道。「不過咒術學院實際在哪,我還是不清楚。」

「這你不用煩惱,跟著鳥走,它會引路。」龍風手掌一翻,一隻金色透明的小鳥就飛到白羽肩頭,他目睹神奇的一幕,勉力保持鎮定點頭。

「只要交給那裡的人就好了嗎?」聽上去不算太難。

「穿過庭園從大門口進入主建築,問人領導學生的辦公室位置,如果沒遇到人就是朝右翼長廊最裡面的房間,務必交到一個叫做時川浪遊的人手上。」龍風如此命令著,雖然是路上遇到的高一新生,看他使喚的樣子還是很順手。

「如果你能辦到的話,凱因我就送你在本館閱讀的圖書卡。」戒之眼館長帶著無害笑容說。

「這個,我會努力辦到的,獎勵什麼真的不用刻意……」白羽是那種被人懸之以利反而不自在的性格。

「不不不,雖說是信差的疏失,我也不喜歡欠人情,再說如果以為連戒圖書館是公共設施就錯了,事實上,普通情況下要進入有資格限制,對高中部的學生似乎是太嚴苛的標準。若你是對未知事物有追逐熱情的人,這也算是圓夢的大好機會,來,努力去完成吧!」凱因無視同伴不以為然的表情,積極鼓吹著白羽。

「如果是這樣,我就更不應該用這種簡單的工作當代價占便宜了。應該堂堂正正按照規定,否則就算能進入那間圖書館,那也和別人不同啊!」白羽正色道。


「原來如此,真是個好孩子,然而你對連戒圖書館的理解錯誤,規定是規定,但那只是最基本的一種篩選方法而已,因為我們館長並未有那麼多時間一一面試所有人,真正判斷資格的有無,是由個人特質和各種條件決定。」凱因為白羽正直的反應,笑意更深。

「反過來說,也有符合資格者,但因為其他因素不被授予進入資格。再者,倘若你能完成任務再來煩惱接不接受也不遲,或許沒你想像中簡單呢?」

能在艾傑利擔任信差也都是專業人物,不可能隨便失手,此外像龍風這種逃避責任型的領袖還不在少數。白羽日後將深刻認識到這個事實。少年現在正為了偶然撿到卷軸展開的奇遇有些雀躍。

「那樣我可以接受。」白羽點頭。

「給你個忠告,被人質問時不要退卻,但我想你可以處理得很好。」凱因在白羽肩頭拍了拍給予鼓勵。

「那麼,我先走了,凱因館長,龍風院長。」白羽鞠躬告別後,遵循著發光小鳥飛行方向前進,內心雖有點不確定,對於即將前往一個神秘又不可思議的學院,白羽仍是充滿期待。

咒術學院……不,洛歌斯學院,魔法真的存在嗎?

或者應該這麼問,什麼能被稱為魔法呢?

對這些毫無瞭解的白羽,就這樣踏上了他在艾傑利學園的求學之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林賾流 的頭像
林賾流

風暴荒野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