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羽跟隨金鳥偏離道路,從森林底層穿越還算好走的松樹林。

鳥兒彷彿考慮到白羽所剩無多的體力時飛時停,最後少年從森林邊緣鑽出來,眼前和緩隆起的山坡上聳立著一座黑白相間的歌德式城堡,其下沿著坡度起伏環繞著幾圈護牆和衛河遺蹟,側面被相當大的平坦堡場包圍。

向著他的這一面,下方灌木叢與草地相錯組成植被,相當美麗的一幅景象,令人聯想到古典題材的歷史畫。

金色小鳥從白羽肩頭一躍展翅,暗示他目的地就在眼前。白羽重振精神,握緊藤箱提把邁開腳步,又經過一番跋涉,總算能近距離觀察城堡入口。

奇妙的是一路走來也無發現看守人員,穿過雙塔樓式中為黑曜石深浮雕的入口,眼前出現一片由花圃、石階平臺和噴水池組成的貴族庭園,少年依著高低階梯前往主堡的通道,路線曲折媲美迷宮,放置著各種神話傳奇中的怪物雕刻,白羽錯身其中眼花撩亂。

驚歎與驚喜化為感動充斥著胸口,一瞬也捨不得眨眼,他只想著,學園裡竟有如此不可思議的地方,「魔法」就藏在城堡裡。

所幸金鳥仍在前方帶路,免去白羽另一場迷路危機。

一接觸主堡大門,金色小鳥主動消失,只剩下白羽一個人,目前為止他無在城堡外遇見任何傳說是咒術學院的院生,這座莊嚴偉大的古堡就這樣靜靜地聳立著。

大門及少年腳下站立的石板地面皆有繁複圖騰刻畫,呈現幾何也有動物造型的圖騰,乍看之下白羽聯想到漫畫中常見的魔法陣,但這裡當真存在會魔法的人嗎?

他依舊持保留態度,雖說方才龍風院長已經露了一手,召喚了光之小鳥,白羽無法解釋原理,但他總覺得魔法是更加深沉的東西。

五人高的巨大門扉並未上鎖,觸手相當沉重,白羽雙手並用推了好一陣子才露出縫隙,他從僅可容身的空隙中擠過身,堡內就像舊世界中世紀教堂般陰暗,前方交誼廳中閃爍著太陽透過玻璃窗折射的各色彩光,但通往那片彩光前的區域說伸手不見五指也不為過。

左右兩旁的柱廊入口有如怪獸咽喉,只剩下模糊的黑洞,。

 

「龍風院長說過,右邊長廊最內側房間……」白羽朝右方一轉,卻發現不止一個出入口,全憑直覺在黑暗中摸索。

當雙眼習慣弱光環境,白羽勉強看見一點拱壁及裝飾柱的輪廓,他順著柱廊深入,兩旁各有不同房間和過道,白羽發現未點燃的火把設置,忍不住感歎這裡的設施簡直脫離科技文明,連電力都不曾普及。

會保留這種古老生活方式,是否和龍風所謂的魔法有關呢?他暗暗想著。

柱廊盡頭很快就到了,右側房間數較多,左側則被規畫出不知通往何方的空間,石柱冰冷地沉睡在黑暗中,白羽才凝視片刻,周身已染上涼意,他用力晃了晃頭。

 

「專心點!你可別一聽到有魔法就昏頭了,白羽。」他喃喃自語。

白羽站在深具隔離效果的桃花心木門前,放下行李,抽出戒之眼圖書館的文書,禮貌地輕敲幾下,裡頭遲遲不曾出現回音,白羽不死心又叩問數次,結局依然不變。

「請問有人在嗎?」

他只不過喊了聲,背後卻重重疊疊地傳回鬼魂細語似的回音,格外令人毛骨悚然,但天生某方面有點遲鈍的少年,擔心的卻是找不到人該如何是好?

身後傳來近似人類駐留的存在感,白羽打了個冷顫猛然回頭,卻只見暗處空空如也,他笑自己太多心。

「你找誰?」

耳畔忽然響起略顯低沉的清冷嗓音,恰似從石牆中滲出般無比冰冷,白羽瞬間被釘在原地,僵硬地轉頭。

來人神出鬼沒地停在身邊,白羽根本連腳步聲都沒聽見,也不知他從哪冒出來,但聽聲音像是男性,只是那精緻優雅的五官配上及腰長髮,像是精靈般雌雄莫辨的美麗,即使黑暗幾乎籠罩兩人,依稀能猜測那人擁有一頭純色金髮。

「我……」

那人不等他說完,帶著些許不滿轉向柱廊。

「怎麼沒人順便點好火把?」只見他袖子一揮,來時路瞬間依序點燃火光而明亮起來,白羽瞪大雙眼,現在他相信這裡的確有魔法師了。

金髮院生仍看著他,沒要到解答不輕易罷休,白羽正愁無人可問,拿出羊皮紙說:「請問時川浪遊先生是在這裡辦公嗎?我受託將文書轉交給他。」

「你又是誰?既然是轉交,封印卻破了?」

年輕金髮男性談吐中帶著某種嚴厲氣質,這下白羽更不敢將他誤認為女性,暗忖凱因館長說的質問,難不成就是指這種情況?

「我是今天預定到高中部報到的白羽,可是不小心迷路了,在路上撿到這封文書,那時封印確實完好,但後來巧遇到龍風院長和凱因館長,他們說是信差的疏失。文書是龍風院長親手拆閱,他要我轉送到咒術學院交給時川浪遊處理。不過內容我並無偷看,這點本人可以保證。」

白羽盡量不疏漏細節地描述,好不容易遇到城堡裡的人,請對方轉交當然更方便,但約定是親手確認傳達給名為時川浪遊的院生,白羽寧願多花些時間,務求小心完成任務。

「新生?」金髮院生抱胸問。

白羽連忙猛點頭。

金髮院生看向這間連名牌或職務都無提示,單單只是扇木門的房間道:「就算浪遊在裡面也不會應聲的,不過門沒有鎖。」

領導學生到底是何種重要人物?竟連院長都如此倚重。白羽只是想來學園混張高中文憑,對於艾傑利千奇百怪的學院群本就不曾刻意打聽資訊,才會連魔法這麼戲劇化的專業也毫不知情。

不過真正有在進行魔法教學的地方應該不會明目張膽地打廣告才是,光是學園內部地圖就不對外公開了,保密工作如此嚴謹,白羽申請入學前也確實不曾聽說過咒術學院的威名,否則網路上早該有人組團朝聖了。

白羽又推思,其實院長看起來也不像院長,年輕得過分了些,所謂學院的常識觀感中,領導人該是垂垂老矣的長者。

金髮院生看來並無顧忌,纖細修長的五指往門上一按,就要推開領導學生的辦公室大門,白羽屏氣凝神,映入眼中的光景相當特殊,簡單地說就是亂,非常亂!

辦公室並不大,和白羽過去就讀的夏族國中教室面積差不多,但挑高目測就有五公尺,成縱向內的矩形,除了書桌外,沿著牆壁全部擺滿了文件和草草裝訂的書本,一直疊到天花板,地面上也出現半人高或等身的塔狀書物,白羽光是想像一個人要如何待在這種地方,進一步消化那堆龐大文件就由衷覺得可怕。

學院首席?時川浪遊應該是學生沒錯吧?院生需要做到這樣,話說那是學生應該做的事情嗎?

頭上掛著水晶吊燈,僅用燭火照明,白羽一時被那名院生在燈火照耀下炫目非凡的髮色逼得有點無法直視,慢了幾拍才發現原來這是間無窗的辦公室,總覺得壓力非常龐大的工作場所。

「哦?有整理過了?」金髮院生評論道。

這叫整理過?白羽以為聽錯。

「看來人真的不在。」

「這裡真的是領導學生的辦公室嗎?怎麼會堆了那麼多資料?」

那些起碼得累積幾十年才有的分量吧?

「哼,這在你眼中很不可思議嗎?」

那名院生似是輕蔑地瞟來一眼,白羽連忙低頭。

「這邊差不多有三分之二的書件是某個長年在其他大陸考察的御術師透過船隊運回來的珍貴記錄手抄本,還沒找到翻譯謄寫的適合對象,是最近一等一麻煩的任務。」

御術師?

原來咒術學院自己的稱呼不叫魔法師,白羽溫順地點頭,畢竟這位容色出眾的學長看來不太好惹。

「時川浪遊學長現於何處,學長清楚嗎?」

「不知道。」

院生回得乾脆,白羽又是苦笑。

「他較常去的地方呢?還是有什麼方式可以聯絡上對方?」

「如果你會飛的話,倒是可以踩點去找人,但浪遊也可能在艾傑利以外的地方出任務。」院生見白羽談吐有禮,乖巧的樣子得人疼,難得和顏悅色道。「也有可能只是去吃個飯,馬上就回來了。」

「那我就在這等,不麻煩學長了。」雖然此地隨時有遭文件沒頂之虞,白羽還是決定安步當車,至少不會出問題。

「嗯。」那位學長似乎感覺到什麼,當機立斷退出辦公室。

白羽找不到給訪客準備的座位,暫時站著閉目養神。

不久後又探進來的腦袋貌似同為夏族人的黑髮青年,白羽感到有點親切,時川浪遊發音聽來也像東方名字,應當吻合,正要開口招呼之際,青年大馬金刀地走進來,劈頭就問:「有沒有看到我的藻妹妹?」

「藻妹妹?」他說的是漢文沒錯,但白羽卻完全不知該做何反應。

「哎!新臉孔,你是新生嗎?」

這位夏族院生卻讓白羽聯想到第一位俊美的陌生學長,明明血統完全不同,輪廓竟有種相似感。

「是,我是今天預計到高中部註冊的白羽……」

白羽看他在文件堆中東翻西找,難道人類會躲在裡面嗎?最後黑髮院生翻完辦公桌下勉強可容人躲藏的空間,白羽也說完他的介紹,但不知對方聽進去幾句就是。

「你要找浪遊呀?」

那人抬起沾滿蜘蛛網的臉,閉目沉思,模樣也很像在感應什麼。

「他不在城堡裡,現在。」青年很篤定地說。「你有可能會等很久呢!要不要出去找地方休息一下,看你的表情很累。」

對方和善的反應讓白羽有些受寵若驚,他連忙報以微笑搖頭。

「我才剛開始等而已。」

「對了,說名字你大概不認識,我在找一個人,怎麼說呢?是只要看過絕對不會遺忘的大美女!她的秀髮就像春天下反射陽光的泉水,是種淡金色,皮膚很白,氣質嘛有點冷酷,不過這就是魅力所在,身高和我一樣。」

白羽抬頭看,對方目測約一百八十公分,身材相當高身兆,大概符合他遇到的第一個人,但性別錯了。

「沒看見,可能你找錯方向了。」白羽老實道。

對方相當懊喪地走出去,末了不忘回頭補充:「嗯,小學弟,我對你印象挺不錯的,你和藻也有點像呢!歡迎你來這裡,我如果有遇到人再幫你問問浪遊的下落。」

「謝、謝謝。」

怪人。白羽擠出笑容目送他離開。

他可不覺得自己像女人,白羽抹抹臉,坐在文件上太沒禮貌了,萬一弄倒了更不知如何收拾。

過了一陣子,白羽覺得時川浪遊短時間應該不會回到這間辦公室了,一直待在這間基本上是石室的地方快要窒息,他正打算出去外面等時,這間飽受學生關注的辦公室門又打開,這次來的人物更奇特。

全身作古王國貴族打扮,穿著黑底白紋葛葉刺繡長外衣,長靴和充滿勳章及緞帶的服飾,腰間配掛細長銀劍,臉上戴著白色假面,開門同時手上拿著大疊文件進入,視線則明顯膠著手上紙張無視前方。

「時川,我申請的堡內調查許可通過了嗎?」

低沉嗓音聽來深具威嚴,連說話速度都與常人有別,這位說的是攙入古典句法的通用語言,白羽從善如流回應:「抱歉,時川學長不在,我也正在等他好轉交重要文書。」

「你又是誰?」面具人沒料到辦公室裡有生人,沉聲問。

白羽毫不意外遇到的每個人都要盤查一次自己,今天已經自我介紹到非常熟練的少年用更精簡的答案帶過。

「原來如此,在領導學生回來之前這段時間隨我到四季大廳,那裡才是客人待的地方。」

應該相當講究禮儀並有著奇妙裝扮的院生,用不由分說的氣勢將白羽請出辦公室,對方渾然天成的命令語氣也讓少年大開眼界。

面具院生保證只要時川浪遊回來,不會讓他錯過聯絡時機,白羽也就首肯暫時離開這讓人喘不過氣的石室。半途,當白羽興致盎然地詢問對方身上款式是否為傑弗炎斯古典黃金時期流行風格,意外釀造出歷史同好者的融洽氛圍。

兩人相談甚歡的影像落入其他隨著太陽下山而漸漸開始活動的咒術學院院生眼中,引發了竊竊私語。

「欸,那位閣下旁邊的人是?」

「新生吧!妖剛剛提到。話說回來怎麼有人能和那位閣下對話?」

「奇妙的孩子,如果真的是新生,就要好好準備一番囉!嘿嘿嘿!」有人發出興奮的竊笑聲。

「也讓我鑑定看看,想加入咒術學院的新人有幾兩重?」

一道慵懶女聲響起,交談著的人物們相視而笑。

咒術學院風格的洗禮足至讓人一生刻骨銘心,就看那名新人如何消受了。

誤會仍在持續誕生新的果實中。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林賾流 的頭像
林賾流

風暴荒野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