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後,時川浪遊請破流替白羽找回掉落在空中廣場的書包,馬尾少女很熱心地衝出保健室,臨走前還拍拍胸脯表示她一定能趕在星軌列車發車前找回白羽的書包。

 

白羽無言地望著她豪邁的背影,再轉向滿臉笑容的黑袍青年。

 

「學長特地調開破流意欲為何?」

 

「忽然想起來有件事你還沒做。」

 

「何事?」

 

「魔法屬性測試。其他人都在問,我也認為你在加入凱因的課程前先確定自已的屬性較妥當,所以來找你測試『種子試驗』了。」時川浪遊回答。

 

「欸?」少年額角掛了滴冷汗。

所謂的種子試驗,是決定一個人在魔法資質上有與無的關鍵測試,由初代大魔導,也是咒術學院建立者所訂定的入院測試,無法通過的人幾乎就可說終生與魔法無緣,且能測出最適合該人的屬性,讓其一開始就能跟隨適性的師長學習深造。

原本對考試制度有所排斥才選擇艾傑利就讀高中的少年,猝然聽到入院還得經過考驗,立刻起了退卻的衝動,時川浪遊此言也印證他的預感,魔法果然不是人人可學的技術。

然而白羽對未來三年學院見習的分配場所還保有一絲撥亂反正的希望。

「學長,要是測出來我不是這塊料,是否可請龍風院長幫我轉介回大學院呢?」

白羽對稀奇古怪題材書本的愛好,和他對接受實技演練要求的興趣剛好呈現兩極化,也就是說實際去學習或運用魔法,光用想的就是超級彆扭的事情。

這時少年腦海裡浮現的是一幀幀動畫場面,咒語念誦與發光的魔法陣,還有奇怪的服裝,令人害羞的手勢與動作。

「這個嘛,你可以學學理論和歷史之類,重點不是你學得如何,而是報人頭數方便。」時川浪遊前幾天才聽到自家院長在和其他學院長談炫耀他家也有新見習生,對被捲入這些上級面子鬥爭的自己或少年而言都是無妄之災。

然而,以白羽初入白夢堡的表現,他卻不覺得這個少年會沒天分。

「測過就知道了,一般都事先測試過再選學長姊,不過龍風院長已經決定你的直屬學長是我,『種子試驗』也就走個手續而已,反正不管你是什麼屬性基本上我應該都能教一點。」畢竟是領導學生,相當自信地吩咐著見習的少年,然後將一樣細小的物事放入白羽掌心。

「不是只有測能不能學魔法嗎?」白羽低頭看著他手中看不出何種植物的漆黑種子。

「差異可大了,我們學院基本上將魔法分成兩大系,『現象魔法』和『幻象魔法』,絕大多數測出來的人都是屬於前者,這時種子會發芽,從其幻生的植物型態判斷受測者和某種元素的親近度,換句話說就是魔力屬性。幻象魔法還有太多未解密古老性質,加上幻象魔法不是現代的研究主流,懂得皮毛的人不多,不過再怎麼說還是有會用的人。」時川浪遊隨手變出一朵火焰,撚在手裡說。

 

白羽後來才知道,直屬學長手裡這朵開玩笑般的火焰具有炸毀一棟大樓的恐怖威力,如果他認真起來,炸毀的還不只一棟。這時他還單純以為火焰魔法拿來克服停電麻煩或燒烤食物似乎是個不賴的選擇。

「比如說你能看見我手裡的火焰,現象魔法是最接近一般人刻板概念的魔法,利用可與術師互動的『精靈元素』創造各種效果,主要是靠精神力量觸發物理現象的技術。」

這樣聽來倒也沒多艱難,白羽握著種子,空氣變得凝重,彷彿能聽見遠方樹林的低語,思維深處微微刺痛起來。

「種子試驗過程很簡單,只要念出初代大魔導的名字,路普.喳.希洛普西克利亞,他的名字本身就是咒語。」時川浪遊如此交代道。

白羽點點頭,表示他聽懂過程,握著種子起身離開病床,內在被撼搖的不安依舊包圍著他。

「路普、喳……」

手心發燙,白羽忍耐著繼續念下去。

「希洛普西……」

有什麼發亮的東西從手中湧了出來,白羽還來不及分神留意,已經將咒語念完,頓時眼前一片閃爍如星的光點湧出,隨及分成了不同顏色深淺的物質朝他衝來。

白羽嚇得往後坐倒,臉側傳來冰涼或火熱的觸覺,一時間那些說不上來是什麼存在的東西凶猛地遮蔽視野,使他連求救都辦不到。

「等、等一下──」

撐在地上的手掌忽然朝下陷落,白羽本能地抽手翻身,想要往前跑脫離那群詭異物質的包圍,卻忽然讓人拍了下肩膀。

「冷靜下來,小學弟,看看你手裡拿的東西。」

他的手裡明明沒有任何實質的觸感。

白羽翻開手一看,卻是一棵蒼白色半透明,具體而微根系繁密的樹木,散發著雪白螢光,隨著時川浪遊手一揮,那些困擾著白羽的物質全各自聚合成他能理解的型態了,是四種元素的化身,在他身邊活潑地舞動著。

那棵像是幻影的白色樹木,自有韻律地旋轉著,白羽驚疑未定地看像時川浪遊,暴風吹亂了他的頭髮,身上是潑溼的痕跡和泥巴,而他的新制服外套則發出焦味。

「恭喜你,是木本科的『幻素之材』,四屬性平均發展的資質,才會以樹木型態展現,可以說是罕見的魔法天才。」

「學長,玩笑開完可以快點幫我嗎?」

他會死在這些瘋狂貼過來的元素上,白羽臉色發青地抓住時川浪遊的袖子。

等到終於脫離種子試驗打開的混亂元素流體,白羽已經精疲力竭地跪在地上。

「天才什麼的應該是搞錯……」

白羽從來沒想過天才這個帽子也能蓋在自己身上。

「沒錯,凡是能學魔法的人總是有某方面天才,比如說水系天才,火系天才,幻象系的天才以此類推,術師就像是被自然選擇的鳴器,每個人都有不同頻率,這就是為何要讓頻率相近的人組成配對彼此切磋。」時川浪遊蹲在他面前道。

「他們很快就能找到自己的長處和學習對象,但是換句話說,在別的系統也有所謂的極限。」

「那幻素之材指的是?」

「你手裡的測驗結果缺乏顏色,這種結果的人學什麼都一樣,沒有特別容易或特別困難的問題,簡單講就是沒特色!所以這裡的人才將幻素之材稱為麻煩的天才,雖然可以學,但又不知道要學什麼,更不知道要安排何人去教導。」時川浪遊攤開手。

「不過,只要能探索下去,幻素之材測驗結果者的潛力也最無法測定。真是,館長他們還真是丟了個棘手案子給我。」

「對不起。」白羽抬起還在滴水的瀏海,手心幻影正逐漸消失中。

「無妨,和幻素之材相處充滿意思,我想藻應該會對你感興趣,可以得到前人未知的魔法經驗。」

「學長,你當初的試驗成果是什麼?」白羽問。

青年回過頭意味深長地一笑。「和你一樣。」

這個世界上假使有偶然,應該也不會適用現在的情形,那時的兩人心中都產生這種想法,差別只在於經驗豐富的時川浪遊早已開始懷疑館長動機不良,而白羽卻有種恍惚不安的緊張。

也許和大多數人接近結果才是好的,但這會不會表示和所有通過種子試驗的人相比,他其實沒有很具天分?時川浪遊憑真本事得到現在地位,但白羽並沒有於此深造的野心。

這樣安慰自己後白羽覺得好過多了,然後,少年忽然醒覺到某種嚴肅的民生問題,他以後學魔法都要搞得一身狼狽相不可嗎?

 

白羽猛然轉頭。保健室裡簡直像被地震加暴風雨攻擊過一遍似,文件散落,地上溼答答一片,還好藥物櫃沒事,先前做好的包紮治療都白費了。

 

「學、學長,你剛剛為何不找個空曠地點再帶我進行測試?」白羽要怎麼對拉普拉老師交代?

 

時川浪遊攤手。「大部分洛歌斯人的種子試驗都很安靜,我沒預料到學弟你的過程那麼激情。」

 

「我……」白羽本想道歉,又覺得不太對,這是他的錯嗎?

 

「我會找人收拾,不過白羽你這副樣子要和小學妹搭車回去有點勉強,高中部保健室其實因應見習課程週五只開放到中午,高中生若需看病治療其實是找宿舍校醫或由學生會帶到醫學院就診,還是你要和我回白夢堡過夜?藻能幫你治療,事實上,外科損傷部分他比醫學院還要專業。」時川浪遊周遭一公尺內倒是平安無事,連顆灰塵都未曾揚起,他好整以暇坐在椅子上,似笑非笑望著白羽。

 

「若你明天不想請傷假,城堡裡還有些人可以幫你用魔法壓制傷勢。」

 

「剛剛拉普拉老師已經說過我只是皮肉傷,應該是不用大費周章到我想自己比較需要盥洗,去白夢堡很好,如果不會太麻煩的話。」這是變相讓他融入咒術學院吧?白羽自然領情,體驗魔法治療的提議也很誘人。此外,他對那名金髮院生相當有好感,不想放過結交機會,也認為該趕在明天的電影欣賞課前再和其他學長姊相處片刻,不然搞得他和破流一樣外行就不好了。

 

少年在他沒意識到的地方蹦出競爭心理,認為破流既然是帖克納的人,又已經會武術了,絲毫不懂魔法的他也不能太丟洛歌斯的臉。

 

「那麼是現在就過去找破流,告訴她我不一起搭星軌列車了嗎?」白羽感到有點不好意思,畢竟馬尾少女特地放棄重要的學院課風塵僕僕趕回來探望他,兩人的見習學院都不近。

 

轉念一想,朋友之間不宜太計較細節,這樣反而是看輕對方,破流知道這點顧忌後鐵定會笑他小心眼,反正她比男孩子還要豪爽十倍以上!白羽將她比照青梅竹馬的男性朋友對待,等電影欣賞課結束再請她去學生餐廳吃飯致謝就沒問題了。

 

「留紙條就好,她等等也會過來保健室。」時川浪遊說。

 

薑還是老的辣,咒術學院的領導學生一眼就看出馬尾少女對魔法的深厚獵奇興趣,巧妙地迴避外人進入城堡,白羽則為此深深後悔,深刻認識到破流在興趣被妨礙上不只小心眼還記仇的性格。

 

「現在我這副樣子要怎麼去白夢堡?騎馬去?」

 

「哈哈!怎麼可能?」時川浪遊笑了兩聲。

 

「可是我不會瞬間移動的魔法。」白羽其實不想貿然嘗試那些聽起來就不太安全的神祕法術。

 

「我們也不能帶見習生瞬間移動,但我懶得等你在這邊洗澡換裝完,用式神載你一起回學院,直接把你丟給藻處理,對我來說比較方便。」

 

意思是,白羽當初在森林裡走得要死要活,後來借到馬匹找到最近的校車接駁點也吃了番苦頭的長距離,時川浪遊要在不到一次洗澡換裝的空檔中解決?這種差距還真是……少年抓抓頭髮,不小心牽動傷處,跟著露出齜牙裂嘴的笑。

 

時川浪遊發現這個少年依舊對魔法半信半疑,他反而起了興趣,到底要展示到何種程度才會讓白羽如癡如狂?式神也算是魔法使用者的王牌了。

 

白羽留好字條,然後體驗了有生以來第一遭空中飛行,他沒有受涼也沒有驚嚇,超音速後反而沒多少實感,飛行時的風壓阻力晃動也被魔法抵銷,有如身在夢中,只記得直屬學長的星藍大蝶型式神很美,彷彿滑行般看不出居然能飛那麼快。

 

在艾傑利學園裡,會飛是一種常態,怎麼飛才是個人特色,少年依稀明白了這一點。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林賾流 的頭像
林賾流

風暴荒野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