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落在迷宮庭院的出口處,白羽一臉鎮定目睹時川浪遊的星藍大蝶化為夏族風格的長袖藍裳美女,朝他福了福後消失不見,少年瞬間懂了為何直屬學長選擇蝴蝶而非龍虎豹類的式神。

 

「咒術學院裡每個人都有式神嗎?」白羽想知道式神養成是否也在他的見習課表內。少年對轟來轟去的魔法興致不大,但談到奇幻生物又不一樣了,比如直屬學長的式神就屬於審美價值非常高的類型。

 

「不到五個人吧?正統元素魔法使用者只靠自己戰鬥,式神算是介於現象與幻象間的雜類,除非有需要才會飼養。」時川浪遊一臉平常道。

 

「那麼少?」白羽有點吃驚。光是那麼快速的坐騎就非常實用,結果式神在咒術學院裡居然是非主流嗎?

 

「畢竟得費心照顧,而且會影響到戰鬥方式和團隊任務中的定位,以我來說,因為擅長大範圍攻擊,戰鬥時擁有輔助系的式神可以省掉很多麻煩。此外,式神做得到的事通常一般院生也做得到,必要性不高。」

 

「式神要怎麼取得呢?」難道是等累積了經驗和等級後,去艾傑利的廣袤森林裡捕捉嗎?唉,又不是電腦遊戲。白羽暗忖。學長們關於魔法的回答都好寫實。

 

時川浪遊像是洞悉少年幻想內容般露出玄妙的微笑。「能力滿足門檻後自己創造,或是機緣使然與已經存在的式神簽定主從契約,以前者為佳,畢竟他人的式神無論忠誠度或契合度都是有限。」

 

「那麼學長的式神是自己創造的囉?」白羽舉一反三道。

 

「沒錯。」

 

屬性上缺乏特徵,所以變成了全方位的天才,這就是時川浪遊。白羽敬畏地想。不管是魔法或其他領域,這種學習能力都令人佩服。

 

聊完式神話題後,這回咒術學院的大學長親自將白羽領到他在這座古堡的專屬過房間。

 

「我只是見習生而已,怎麼可以住這麼好的地方?」少年受寵若驚。

 

他又來到第一次誤打誤撞來到古堡過夜的高塔,喜歡研究歷史的白羽不安地推測,這種位於最高處又異常豪華寬敞的房間,通常應該是城堡主人專用,為何會分配給他呢?白羽也老實說出了這份疑慮。

 

「沒錯,這裡的確是『白夢堡之主』的房間,很神奇的,整整一千多年不用打掃都不會髒!但是學弟,我們其他打掃乾淨的房間都有人使用了,塔頂這間則沒人想住,你懂了嗎?」

 

「懂了。」總之就是不想費心再清一間房間出來,乾脆拿樣品房間交代。「為何沒人想住呢?」

 

「大家都是同學,你覺得只有一個人能住大公爵的豪華房間會發生什麼事?但給來見習的小朋友住反而沒什麼,而且從塔頂到其他地點最遠,生活機能相對不便。」其實還有其他原因,但時川浪遊此刻選擇了白羽能理解的答案。

 

「不患寡而患不均。」白羽點頭。

 

「聰明的孩子。」時川浪遊指向窗戶,白羽便看見學長的美麗式神從半空中探進上半身,手裡捧著一疊學院款式米白長袍和腰帶長褲,以及一罐像是藥膏的物事。

 

「白羽先生,這是主人請你替換的衣物與療傷藥物,髒衣服請抽空拿到洗衣房自行洗晾,就在澡房隔壁。」式神十分親切地解說。

 

連衣服都得自己洗嗎?白羽頓時對咒術學院生出更多敬意。

 

「藻現在不在城堡裡,晚點等他回來,我會請他過來看看你的傷勢,請先自便,不懂就找人問,我還有很多事要忙。」

 

「謝謝學長。」

 

接著白羽就實際體會到從塔頂走去洗澡的不便程度,順帶一提,城堡裡有壓抑魔法的強大結界,院生們原則上不會在城堡裡使用魔法,就算非用不可也非常費力,少年忽然明白為何古堡能維護得如此完善,以及大家不想住得離廁所和食堂太遠的理由。

 

就算是神秘的魔法師,也有一顆普通的懶惰之心哪!

 

重新沐浴更衣上藥,將自己打理妥當的少年並未因換上嶄新服飾顯得彆扭,白羽本來就慣穿長袖有下襬的夏族服飾,咒術學院的寬鬆制服也有異曲同工之妙,穿起來相當舒適,適合長時間坐著研究用功的服裝類型,他還順便繞去食堂吃完飯,拿了兩顆麵包和一壺茶當宵夜,省得很快又要下塔。

 

總覺得一切都很順利,他原來是這麼容易適應新環境的人嗎?白羽不曾困擾太久就丟開這個問題。

 

白羽沒在據說很偉大的古堡主人房間翻箱倒櫃,只推開北向窗戶凝視中央星城的位置。破流此刻應該回家了,明天的電影欣賞課不知會被她罵成什麼樣子?

 

想到這裡,少年抓了抓頭。很久沒和同齡女孩子相處,像破流這種武勇類型更是第一次,算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還得早睡早起從古堡趕回高中部。

 

不知為何,即使這裡的學長姊明日亦要參加電影欣賞課,白羽卻不曾理所當然地認為他們會順路攜上自己,也做好靠一己之力動身前往上課地點的心理準備。

 

默默估計好出發時間,白羽就鑽進被窩提早入睡,祈冀這身傷勢能好得快一點,不至於影響他與凱因老師的第一堂課。

 

半夜,被一陣寒意冷醒的白羽掀開被子坐起,窗外風聲獵獵,睡在高塔上格外有秋天已經來臨的感覺,他點燃蠟燭,金色火焰躍現,室內頓時浮出朦朧輪廓,塔樓彷彿跟著甦醒,輕輕地呼了口氣。

 

「你的主人想必是個厲害的魔法師吧!」白羽對這座古堡說。

 

沒想到他竟睡得這麼熟,第一次是累壞了沒話說,在古堡渡過的第二夜卻更加放鬆,這裡的地下室還關著活屍呢!

 

「大概是學長姊們太厲害,安全感過剩?」少年注視身上俐落專業的包紮,看來藻學長在他睡著時來過了。

 

白羽蹲在床邊盯著典雅的銅夜壺,默默猜測原主人只是把它放在這裡裝飾,無論如何都不忍心使用高級骨董解決生理問題的白羽,決定下塔找廁所,反正也睡飽了。

 

走廊上空蕩蕩,白羽卻感覺出城堡裡的人開始活動,隨處可見一些細碎聲響和光亮,果然夜貓子不少。

 

上完廁所後,白羽決定去確認他晾在洗衣房外的制服乾燥程度,風這麼大,應該早被吹乾了,若衣物還潮濕他就帶回房間繼續晾,到了出發時間還來不及,則先穿咒術學院的長袍上路,到學部再換回高中制服。順序非常完美!
 

古堡三樓燃著火盞的寬敞走廊氣勢十足,彷彿專門讓人從兩端走入並決鬥至死般,白夢堡內許多地點都有特殊名稱,白羽經過的走廊便稱為「試煉長廊」,到底為何會有這個稱呼呢?當初在金髮院生導覽時白羽曾好奇提問過,得到的回答則和其他古堡傳說一樣有些曖昧。

 

據說古堡主人是個無所不能的魔法師,來求助的人必須在長廊上通過他的試煉,方可獲得接見。另一種說法,古堡主人的愛人是恐怖魔女,她讓平民在長廊中廝殺,並將支離破碎的倖存者製成標本。

 

無論何種版本,試煉長廊傳說的共同點都是殘酷血腥,走廊沉澱的空氣比地下室還要陰森,火盞間擺放著半人半獸的古怪雕像,一瞬間白羽真有點相信雕像是活人變成。

 

長廊盡頭是大書房與樓梯口,這個時間點應該有前輩在大書房夜讀,合得嚴密的刻花木門沒透出一絲光線,隔音效果想必絕佳,白羽下意識放輕腳步,打算悄悄由旁邊的樓梯繞下去。

 

「幽?」

 

一聲柔亮呼喚冷不防在背後響起,白羽跟著僵住。

 

事前毫無腳步聲,甚至也沒有某個活人來到身後的跡象,此刻回頭實在考驗心臟?但保持被動更加不妙,少年猛然往前走了一大步並立即轉身,與那憑空現身的存在面對面。

 

什麼也沒有。

 

下一秒,雙眼被一雙冰冷小手蒙住,那存在轉眼又繞到他背後,又快又靜,猶如鬼魅。

 

白羽強忍驚嚇,比速度贏不了,倒不如靜觀其變。

 

半晌,對方似乎覺得無趣鬆了手,白羽緩緩轉身,看見一個穿著火紅色狩衣並留著曳地長髮的黑髮少女……或者有可能是少年?白羽分不出來,雖然對方骨架纖細,容貌細緻又留著長髮,卻穿著古代和族的貴族服飾,他卻微妙地冒出了「這傢伙可能不是女生」的念頭。

 

目前咒術學院裡已經出現不少令白羽印象深刻的院生。

 

年紀和自己差不多的學姊,玲瓏,東方血統,沒有顯著的種族特徵,大概是混血兒。

 

領導學生時川浪遊,和族人,但除了名字以外,長相與身材看起來也像混過血,式神是夏族美女。

 

穿著古代宮廷服飾的面具院生,人人尊稱溫公爵,歷史狂熱分子。由於看不到臉,種族年齡不明。

 

黑髮黑眼的妖學長和白羽一樣都是夏族,感覺很親切。

 

比女生還美、不,應該說長得像奇幻精靈一樣的藻學長,據說是來自某個非常神祕的少數民族,說不定真的是精靈。

 

統計完畢後,白羽認為遇到一個風格不同而集上述大成的院生,完全不需要意外好嗎?

 

「這位……前輩?」白羽一開始被那醒目衣裝帶走注意力,慢半拍才發現此人的眼睛居然也是火紅色。

 

不怕,說到特異眸色,紫金異色的凱因老師與紫眸的雪右學姊都刷新了白羽對人類正常瞳色的認知,魔法師嘛!長相特別點也理所當然。一開始的印象衝擊褪去後,白羽只剩下該喚對方學長或學姊的困擾。

 

「幽?」

 

「……晚安?」那奇特的發語詞是鄉音問候嗎?白羽沉思。

 

「幽幽?」

 

貌似不是。

 

白羽忽然想通真相,對方只會這樣說話。如果不是心智異常就是故意捉弄新人,考慮到他此刻待的是一座魔法古堡,來人有可能兩者皆是?

 

「在下有事得早起,先告辭了。」白羽匆匆邁步,再次被對方攔下。

 

「抱歉,真的有事。」不管白羽怎麼繞,狩衣人都將他擋在試煉長廊上,令白羽寸步難行,那氣勢像是要和他僵持到天亮。

 

「幽幽幽幽!」

 

「不好意思,您說什麼我聽不懂!」少年良好的教養開始出現龜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林賾流 的頭像
林賾流

風暴荒野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