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爵閣下認為我能勝任這個被遺棄的式神最後的主人?」保護稀有瀕危生物的熱血本能讓白羽忽略理性的警告:式神與普通高中生活兩個字眼顯然互相牴觸。

 

溫公爵藏在面具下的臉彷彿流露出笑意:「雖然名為學院,我們卻沒有固定的教學方式,這裡的人大多是自學或向同儕請教,各自尋找老師,你卻缺乏這樣的野心,也非洛歌斯正式學生,白羽。你和時川浪遊同屬幻素之材,如何引導你的天分得到適當發揮,對我們來說也是一種挑戰,姑且就從式神開始,再說,先選擇了你的是千蟲。」

 

白羽知道再推辭下去不是膽小就是矯情,學長們似乎擔心他在高中部受欺負,他也覺得自已處境有點不妙。「我明白了,謝謝各位前輩的建議,我願意接受考驗成為千蟲的主人,但我該怎麼做才好?所謂訂定契約的儀式?」

 

如果白羽是真正的新人院生,大概會被放生作為磨練吧?正因為是見習生,他未來主要的戰場在高中部,也不是真得靠魔法維生或終身深造,溫公爵才為他提出這個宛若玩笑般的建議--認養千蟲,從塔頂房間到強力式神,咒術學院對白羽可說是寵愛至極,令人受之有愧。話說回來,表面上看似得到不對襯的力量,但這個便宜也未必好佔,無依式神要真是便宜好處,這些人就不會個個避之唯恐不及,風向還挺明顯的。

 

果然只是無傷大雅的新人課題兼照顧後進和出清式神庫存?

 

「文獻上並未記載無依式神的再簽定契約實例,你可以挑戰嘗試成為第一個。」溫公爵說。

 

收回前言--這些人純粹只是半夜無聊想搞實驗吧?藻學長眼睛都發亮了,手上不知何時多出筆記本,準備紀錄第一手發現。

 

「有提示嗎?」事已至此,白羽倒是不緊張了,畢竟再契約一旦成功還比較麻煩,失敗反而輕鬆。

 

「通常會使用鮮血當媒介。」妖熱心道。

 

藻隨手拿出一支手術刀,打從知道附解剖台的地下室是金髮院生專屬地盤後,白羽毫不意外藻隨身攜帶切割工具。

 

身上已經有傷的白羽真心不想再流血,但無論成敗劃道小傷口就能終結今夜的混亂還算值得。

 

他嘗試掙開千蟲的懷抱去接手術刀,千蟲卻發出不滿的叫聲將他抱得更緊了。

 

「我會和你簽訂契約,請給我一點空間。」白羽好聲好氣地說。

 

「幽幽幽幽幽幽!」千蟲非但沒鬆手,連聲音中都多出憤怒的味道。

 

旁觀院生貼心補充:「對不起,我們以前為了脫身騙千蟲放手然後跑掉的情況大概有十六次。」

 

這些學長敢不敢再多坑他一點?

 

白羽嘆了一口氣,沉思片刻,將額頭靠在狩衣少女額頭上,頓時式神彷彿遭冰凍般安靜了。

 

「倘若願意接受我成為你的主人,就請你呼喚我的名字吧!我的千蟲。」

 

眾人屏氣凝神,專注觀察著無依式神身上任何一絲微小變化。

 

紅色的嬌小人形有如破裂的蛹般動了動,開口輕聲道:「白……羽?」

 

「是我,千蟲。」少年回應。「從今以後,你可以跟著我。」

 

一瞬間,白羽感覺自己被吸入一處深邃黑暗真空,彷彿深埋於地底的巨大墓穴,回過神來,發現他正凝視著式神殷紅的瞳眸。

 

「幽!」式神沒再吐出任何人類對話,但白羽知道對方懂了。

 

「就這麼簡單?」妖不敢置信。

 

「我倒覺得很有力,不過『語言』是比較接近幻象魔法那邊的習慣吧?」前輩點評。

 

「這就是新手的創意吶~」

 

眾人見白羽漂亮地通過契約挑戰,紛紛鼓掌,少年本人雖感到不安,看在千蟲這麼努力倒貼的分上只能閉嘴接受現況,總之他有式神了。

 

白羽環顧眾人後,不太確定的說:「締結契約時這位式神聽得懂我的話並照做,也知道別人喊白羽是指我的名字,可見千蟲依然具有足以交流的心智,不像學長說的無法溝通,我認為今後不宜用『它』來稱呼千蟲。」

 

「那就是你注定成為千蟲主人最好的證據。」溫公爵語氣神祕。

 

「白羽,對式神下一道命令」藻想要確認契約是否真的成功。

 

少年從善如流,「千蟲,放開我。」

 

式神充耳不聞,還把整張臉都埋入白羽的領子裡。

 

「噗。」周圍有人不慎笑場。

 

「可能是缺乏安全感。」藻推估道。「不過拒絕的反應也表示千蟲聽懂命令了。」

 

把千蟲騙到對人類喪失信任的不就是你們嗎?白羽身為苦主,偏偏人微言輕,只好接下眾人善意的調侃。

 

「式神若不放手,主人該怎麼辦?」白羽一臉茫然。

 

「恭喜,小學弟,你又提出一個史無前例的有趣問題。」尾音在顫抖。

 

「我餓著肚子還沒吃宵夜就是為了等這一幕!」

 

白羽很想叫他們乾脆笑個過癮算了!

 

一陣鱗光閃爍的薄霧飄來,在白羽面前凝聚成青衣藍裳的古典夏族麗人,正是領導學生的式神藍幽。

 

「主人命我來確認千蟲的主從契約是否締結成功,他好考慮解除千蟲的禁足規定。」另一位睿智優雅的式神一看就高端許多。

 

果然有比較就產生傷害了。少年略感心酸。

 

無依式神不能離開咒術學院,這是白羽後來才知道的背景資料,雖能理解校方有安全考量,千蟲遭拘禁在古堡中長達三百年,期間不是被哄騙閃避就是被強力魔法暴揍的悲慘經歷,讓白羽對自家式神日後製造的許多麻煩多出廣博的包容心,更提早體會為人父母的辛勞。

 

「我目前無法確定,感覺上契約是成功了,但千蟲不聽我的話。」白羽並非空口瞎吹,他與千蟲間的確產生一股神祕感應,他可以感受到式神此刻的歡欣雀躍,以及明明聽得懂簡單指令卻打算耍賴的劣根性。

 

「唔,這可有點難辦。主人很忙,今日有凱因館長的課,他不希望大家鬧得太晚。」藍幽擰起柳眉,轉向紅狩衣式神訓話:「千蟲,你不能乖一點嗎?」

 

「幽?」千蟲從白羽胸前抬起半邊臉,露出圓圓的大眼,樣子很是無辜。

 

「式神之間可以彼此溝通嗎?」白羽雖是這樣問,表情卻不太意外,畢竟藍幽看上去完全就是擁有獨立人格的成熟女性,而千蟲……無視主人命令也算獨立性格的一種吧?

 

「當然可以,白羽先生,其實我們不必說話就能傳達意念,但主人說對付沒規矩的混蛋要在大庭廣眾下出聲教訓。」藍幽若無其事說。

 

他的直屬學長創造式神的其中一個動機,該不會就是為了剋住這個長年在白夢堡內騷擾學生的無依式神?白羽頓時覺得自己勘破某個盲點。

 

「請白羽先生快點想辦法展現威信。」下一秒藍幽冷不防出聲催促。

 

白羽抓了抓瀏海,他從來都不期待學魔法還要順便馴服神祕生物!白羽忽然覺得和式神一起擺爛也沒啥不好。等等,這是式神反饋的精神感染嗎?

 

溫公爵看不下去出聲:「吾有辦法鑑定契約結果,藍幽先鎮住千蟲。」

 

「有勞薩珈大人了。」古典麗人朝面具貴族低下頭,身上的發光鱗粉飄向狩衣少女,千蟲立刻鬆開緊抓少年的手,雙臂無力垂下。

 

白羽方才似乎聽見直屬學長式神喚的是溫公爵本名,其他人為何不直呼其名?難道不是只有古代皇帝才要避諱?白羽決定以後也得小心別叫出溫公爵的名字,這一定是某種古堡安全守則!

 

外人看起來千蟲一副昏昏欲睡的樣子,白羽卻感應到式神渾身都繃緊了,彷彿那些鱗粉光芒每顆都是重達千鈞的石塊。

 

正當少年滿心期待面具貴族展現正統的魔法技術,只見溫公爵走過來打橫抱起白羽,少年則是表情空白忘了掙扎,話說面具貴族渾身環繞的威嚴氣勢也讓人不敢反抗。

 

下一秒,溫公爵爽快地將白羽扔出窗外。

 

髮絲隨著墜落的風壓往上飄,白羽第一個念頭是,原來試煉長廊在這麼高的地方,正下方是石板地,不想腦袋開花就得快點飛起來或想辦法安全著地,就像剛才跳出去的邦那斯學長一樣。

 

問題是,白羽連第一招魔法都還沒開始學。

 

一聲憤怒的尖叫響起,劇烈變化的鮮紅之物擠出白羽被扔出來的窗口,瞬間變形為一頭擁有六對翼和長爪刺尾的巨大節肢怪物,那怪物張開透明膜翅貼著白羽無聲地往下飛,擦身而過的瞬間,白羽看見自己驚訝的表情倒映在鮮紅的四顆蟲眼中。

 

他落到恢復真面目的千蟲背上,觸感像是幾丁質構成的堅硬甲殼,卻沒有預期的撞擊疼痛,千蟲在飛行狀態接住白羽,巧妙地卸力,接著白羽馬上感覺他被式神的力量包圍。

 

如果藍幽的力量是月光照耀的湖水,千蟲就是烈陽下曬熱的石頭,此刻還是燙到冒煙的那種。

 

千蟲落地後不斷振翅發出威嚇鳴聲,白羽趴跪在有翼怪物背上,卻因為式神的真身比公車還大,站在千蟲背甲上往下看,式神身側長著倒刺鋒利節肢,似乎能輕易將生物串刺並割成碎塊,一時半刻也不知該怎麼下去。原本還在試煉長廊上高高看好戲的學長們,一轉眼已經分散在變身後的千蟲周圍了,白羽再度感受到院生的實力。

 

「學長,你們沒說千蟲的本體這麼大!」少年已經開始後悔認養這隻式神了,千蟲的人形明明嬌小柔美,他能說那個和族御術師惡意詐欺嗎?

 

「還好吧?一般對敵尺寸,式神可以自由變幻大小,但這是前輩示範最實用的戰鬥型態,才會是千蟲每次緊急變身的首選,不要拿以前看奇幻電影的觀念來想像式神,小學弟你要學的還很多。」妖馬上修正少年的過時觀念。

 

「呃……千蟲,你先平靜下來恢復人形。」白羽撫摸正散發強烈敵意的式神,千蟲總算停止振翅示威,卻還是保持龐大凶暴的蟲形身軀。

 

「有了主人就是不一樣,敵我分明了。」有院生打趣道。

 

「藍幽,如妳所見,契約成立了。」溫公爵說。

 

藍衣女子微微點頭道:「不惜受傷也要掙脫我的控制,確實是護主的正常反應。」

 

白羽聽她這麼說,趕緊直起身觀察式神傷勢,發現千蟲的翅骨上有許多小擦傷,主翼與身軀連接處裂開了一部分,正流出像水一樣的深紅霧氣。

 

「要怎麼治療千蟲?」

 

「在艾傑利裡放著不管就會好了,式神沒有痛覺,白羽先生不用擔心。」藍幽說。

 

「我不希望發生要讓式神替我受傷的情況。」白羽為難道。

 

「那就請您老實變強吧!我的主人這麼說。」藍幽說完如來時一般化為霧氣消失了。

 

藍幽一走,千蟲也變身了,這次卻不是紅狩衣少女模樣的存在,而是小到幾乎看不出來的一朵螢火。

 

白羽任那朵螢火停憩在掌心,營火像是要舔食少年的體溫般輕輕貼著肌膚。

 

「式神這種存在太犯規了。」白羽由衷感嘆。

 

「通常擁有式神的術士,其敵人的水準也會讓式神佔不了便宜,你是特殊案例。」藻摸了摸他的頭道。「基於風紀委員的立場事先忠告,相信你應該明白,將千蟲用在自衛以外的情況造成他人損失傷亡,不僅要負法律責任,還有咒術學院本身的處罰,那是非常嚴厲的。」

 

「我發誓,絕不會利用千蟲傷人。」白羽馬上就在煩惱防衛過當的下場,最保險的做法還是別把千蟲派出去戰鬥,當成養寵物就好!

 

「很好。」藻滿意地笑了笑。

 

周遭不知何時只剩下妖藻與白羽,其他人見式神風波落幕都離開了。

 

「雖然妖之前關於無依式神的解說很爛,但也不能說有錯,你就當作為自己裝上一雙翅膀。」金髮院生想了想補充。

 

「藻妹妹說得對,今天凱因老師的課就用得上了,你可以睡個回籠覺再練習搭千蟲飛過去。」妖再度因錯誤稱呼吃了金髮院生一記手刀後,還能不中斷把整句話說完,白羽開始佩服他了。

 

「千蟲受傷了,我還讓他飛不太好,還是等等騎馬回學部,反正我本來就打算這麼做。」白羽不想太招搖,此外是他對自己的飛行技術毫無信心。

 

「其實千蟲只是想找人陪它一起玩而已,看來看去這裡只有小學弟你適合做這件事,高中生應該很閒。」妖不經意說出了眾人的真心話。

 

少年保持微笑不做任何評論。

 

破格得到式神的咒術學院見習生事後才發現一個院生們當時都閉口不提的祕密,千蟲會吃實體食物,而且食量還不小,這豈止大坑,簡直是無底洞!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林賾流 的頭像
林賾流

風暴荒野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