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舊BLOG陣亡,新舊作品將移入此地。
如題,但有意重寫或大改的舊作如燕臨系列和艾利暫不更新,感謝大家。《玫瑰色鬼室友》已與魔豆文化簽約,會放到第二部作為試閱,請喜歡這個故事的朋友多多支持~

親眼看見獵豹將羚羊踩在腳底的天擇畫面,破流眼睛一亮。


「這個四方摔也好棒!」馬尾少女拚命鼓掌。

聽見小學妹的讚美,藻眼神柔和道:「我們學院有變態,學妹還是小心一點比較好。」

「收到了,學長!他是誰啊?」還是第一次看見妖的破流好奇發問。

黑髮院生看來也不是省油的燈,竟能避開習武已有小成的破流耳目,並用如此迅速的攻勢襲擊凜不可犯的藻,除了膽識以外,謎樣心態更是占了主因。

去過咒術學院數次,更在學園中多次與時川浪遊會面並討論過那棟黑白城堡裡的院生情況、特色專長,白羽早就不意外妖與藻這兩名前輩之間奇特的相處方式。

按照時川浪遊的話說,那是充滿暴力色彩的友情。

「他是妖,順帶一提,藻說他是變態也不只是修辭上的形容,這位有非人血統,所以他是用人類形態在我們學院上課,他們兩個是同期,十三歲時來本院就讀,已經一起待了十年,感情不錯。」時川浪遊同樣無聲無息地冒出來,盯著倒地不起的妖補充。

 

白羽已經放棄在意這些學長神出鬼沒的習性。

 

「欸,我還以為這位學長是夏族人,不是人類是什麼?」破流問。

 

「祕密。」時川浪遊輕鬆的語氣讓這段話這段話聽起來像是捉弄年輕後輩的戲言,換成一般人說不定就這樣當成玩笑帶過了。

 

「知道了,我不會多問的。」破流很認真地說。

 

「很好,小學妹。」

 

白羽則是第一時間看向藻,見他神色如常,於是更加疑惑了。

 

「可以就這樣將妖學長的祕密告訴我同學嗎?不是人類那部分。」

 

「會稍微篩選,但這不是非常機密的事,約等於你喜歡什麼樣的女孩子這種程度的隱私。破流學妹是戰略技擊學院看上的人,那就無所謂。再者是我們生活中經常會提到同伴的能力和特性,沒辦法也不想對同伴隱瞞這種基礎差異,就看你願意替妖做到幾分了。」時川浪遊說。

 

這就是咒術學院的日常標準與自信--「我們有能力掃除一切來找碴的混蛋」!

 

「看吧!我的學院人品掛保證。」破流得意洋洋。「學長都這麼說了,我當然是充分配合啦!」

 

白羽不經意想起剛替凱因館長送羊皮卷子時,院生們也在對話間無意中提過妖不是人類,白羽也搞不懂當時為何他聽過就算了,大概是不管真話或謊話,都不屬於現在的白羽應該去計較的範疇。

 

也因為白羽早就深深明白每個人身上都有不能輕易碰觸的禁忌,他在看見警告標誌時就會提前避開,卻沒想到好奇的破流也能辦到。

 

該誇學長們會看人還是該慚愧他與破流都被看透了呢?
 

解決了小學弟的疑惑後,時川浪遊開啟訓話。「藻,等等要上課你又把人打暈……」

「否則讓他在學部給我們丟人現眼嗎?一點成年人儀態都沒有。」藻頂了下眼鏡,鏡面反光又閃爍地遮住他的眼睛。

「哦,原來你用人類標準來衡量妖的年紀嗎?」時川浪遊露齒一笑。

藻默然不語,忽然抓住黑髮院生後領,冰冷地吐出句子:「我先過去視聽室,人差不多都到了。」

語罷他真的單手拖著與自己身高體態極其相近的青年往先前白羽指出的方向走。

等到兩人身影消失不見,白羽和破流總算能鬆了口氣,金髮院生像是一團白金冷焰,總是瞬間就麻痺一般人的理智,只能目不轉睛地盯著他的一舉一動。

「被那樣打不會有事嗎?」破流能看出藻學長不是灌水餵招,而是真材實料的攻擊。

「這倒不要緊,妖也很厲害。」時川浪遊攤手。

「喔,為什麼妖學長要那樣叫藻學長呢?難道藻學長其實是女扮男裝來艾傑利?」破流不懂得隱瞞,一有疑惑便直接請教。

「因為他從看見藻的第一眼起,就把藻當成女生愛慕著,其他人說什麼都聽不進去。也不能怪妖,看藻現在的模樣就知道,他童年樣貌使人誤會的可能性恐怕有過之而無不及。」

「那還真的很厲害。」到底要視而不見到什麼程度才能做到這樣?破流點著頭。

「總之我們學院也見怪不怪了,藻能自己處理好,妖不是完全的人類,行為偏差點也很正常,院內特殊身分的學習者本來就不少。」時川浪遊理所當然道。

就像藻學長喜歡留長髮,並且認為這樣較有男子氣慨,原本還沒那麼雌雄不分的人,結果造成更多誤會,藻照樣我行我素。旁候的白羽在心中默默補充。

白羽後來和妖、藻更加熟稔時,更是強烈感受到這兩人的相似性,最像的是自我中心這點,倘若會因他人眼光而改變作法,就不會是咒術學院的名人,從時川浪遊這些人身上,白羽體會到這個學院的特有精神。

「差不多該去凱因的電影欣賞課了,別讓這些難得聚在一起的麻煩分子等太久了,萬一他們拿學部試招,這裡可沒有結界壓抑破壞力。」時川浪遊像趕羊般催促兩個年輕人就定位。

高中新生目前尚未排到適當課程,缺乏踏入視聽室的經驗,白羽與破流也是第一次來到學部視聽室,大可容納數個班級的環形室內空間,內圈部分由低而高坐位櫛比鱗次,每列都零星地坐了人,很少有院生靠在一起的情況發生。

白羽大致心算,最多也不超過三十人,以設備規模那麼龐大的學院古堡來說,目前出席數是個很鮮明的對比。

圓環底部的方形平面令人聯想到祭臺,此時咒術學院院長以及前來代課的魔法學院院長、戒之眼圖書館總長的凱因已佇立講台上接受院生們視線洗禮,眾人投射來的情緒有毫不隱藏的挑釁、佩服、好奇,更多是敬畏,也許對於某些女性學生而言,還參雜一點兒愛慕,無奈這兩個師長輩人物,早已逃脫歲月束縛,不只強到超乎常理,思維性格更是難以估量。

對於探向幽暗深淵中的知識妖魔、也被幽暗力量凝視的咒術學院學生而言,所謂連戒館長就像是學園道標般,證明他們追求的高度不是幻影,尚有更深沉之處待人發掘。

那是只在學園中停留短短數年的普通學生難以理解的複雜情緒,甚至可以說是種野心。

白羽只覺得最後才進入視聽室的他們感覺不夠尊重講師,頓時感到不好意思起來。

非常莊嚴的氣氛,無人竊竊私語,每個人臉上都帶有凝念沉思的慣性痕跡,即使是等待也能讓人感到無法融入其中的神祕氣氛。

「既然都到齊,那就正式開始了。」

凱因輕撫著手掌下海藍色的透明行星,其上正轉動著被微縮的影片畫面,彷彿無數碎片拼湊而成,同時快速不安地游動著。

「本次上課參考教材,相信不少人應該有印象,是《噬夜》這部電影……」

凱因剛起了話頭,身邊學院長忽然轉身以未知語言和他對談,白髮館長不得不暫時停止介紹。

但凱因揭露的主題已引起不少院生交相討論,眾人皆認為,鼎鼎大名的館長難得開授課程,應不止看看影片寫心得如此簡單,然而,基於館長難以捉摸的性格,第一堂課也可能平淡無奇地度過。

趁著凱因不知被什麼問題纏身之際,破流轉頭與白羽談論起這部電影作品。

「你怎麼沒反應?《噬夜》很有名啊!」少女戳了戳白羽。

白羽搖搖頭,他很少看電影,家中也無裝設電視,再說他又不是北方人,兩人對有名的標準根本不一樣。

見同伴如此無知,破流只好從頭解釋給他聽。

他們預定觀賞的《噬夜》,是十年前據聞由真人真事改編的恐怖靈異電影,電影裡,一名小女孩在放學後教室遭受襲擊,事情爆發後,關於凶手的線索調查卻毫無進 展,屍體也不翼而飛,只留下現場大片血跡,警方追查行動時屢次陷入瓶頸,卻在這時中央星城陸續出現血液被抽乾的詭譎屍體,宛若遭到吸血鬼攻擊般的奇怪傷 口,使得案件更如墮五里霧中。

負責查緝案件的警察一方面和吸血怪物對抗,尋找有能力的驅魔師,千辛萬苦破獲事件真相,才發現原來怪物就是屍變的小女孩,而真正的凶手卻是……

講到這處時,破流笑了一下,故意略去不說。

「總之你看了就知道,我小時候印象超深刻的鬼片,那時候大街小巷都在打廣告,而且我爹很欠揍,故意抓著人家看,害我晚上都做惡夢。」

但事後玄宗也因為破流落下會夜啼的後遺症讓李晴狠狠地教訓一頓。

「因為我當時和那個小女生差不多大,一直很害怕自己會不會也遇到這種事,聽說還有人覺得學校太可怕了拒絕上學。」

雖然演員都是俊男美女,劇情也適時插入狗血的戀愛場面,但這樣還是鎮壓不住恐怖橋段的陰森感,但也因為《噬夜》讓破流對於世界上存在著壞人和怪物,以及以為安全的場所並不安全這件事得到強大認知,後來或許她漸漸就養成了嫉惡如仇的個性。

在那之後破流興趣轉向習武,其實她和白羽情況相同,很少將時間和專注力耗費在聲光享受上,不過童年回憶往往印象深刻,這也是她現在還能很流利地向白羽介紹劇情的原因。

「而且這部電影會紅,不只是它的商業效果十足而已,最重要的是聽說拍攝時還發生靈異事件,另外『警聯』因為《噬夜》引起廣大迴響才又開啟二十年前的懸案調查,後來真的找到凶手的屍體喔!現在想想電影的傳奇性已經凌駕劇情之上了。」

警聯是由西、北兩大支柱地所締造的獨立正義組織,擁有按照傑弗炎斯聯邦公民法與西聯市憲章所制定的公法及專屬法庭和監獄,一般各地雖有犯罪情形,但茲事體大的案件或是牽連到政府內部犯罪都會移交給警聯,或由警聯的人主動出擊調查。

「不可思議的是,他們幾乎可說是靠電影劇本破案,很多當初完全沒發現的證據、人際關係等等,而《噬夜》導演也很神祕,聽說有私底下協助警聯的樣子。結果那個事件簡直像是過了二十年後死者委託終於被完成的感覺!不過那是限制級啦!小孩子本來就不應該看,《噬夜》真的太紅了也沒辦法,被剪成很多版本呢!」

「聽起來很有意思。」白羽頷首,由於不是很感興趣的題材,他並未因破流洩露大量劇情感到不滿。

「白羽,你怕鬼嗎?」破流圓亮的大眼飄起笑意。

「我倒是覺得人類比較恐怖。」他想了一下又說。「鬼會令人恐懼應該是像人的部分還是很多吧?」

「唱高調人人都會,等下看到畫面不要發抖就好。」抱持著拖人下水的心情,破流又躺回柔軟舒適的靠背上,在這種比戲院還好的設備中別說是看電影了,睡著都有可能。

這時龍風似乎對凱因交代完臨時動議,白羽、破流以及其他院生目送他佩著腰間那柄長劍大步離開視聽室,明明是「咒術」學院,那把長兵器實在令人在意,難道是類似魔法杖之類的劍型法器?少女不停對白羽咬耳朵,白羽很想告訴她在場的人可能都能聽見她說話,考慮一下後還是算了。

 

此時凱因又發話:「各位,龍風院長有事先行離開,雖然少了他的參與有些遺憾,但不妨礙正事進行。」

來了來了!終於要播放影片,雖然出席的大多數院生都看過《噬夜》,至少也都聽過劇情,但他們期待凱因帶給自己不同的東西。

畢竟電影和咒術學院有何關係?至少也該有個令人信服的答案。

「在我們正式開始前,各位同學請勿戴上耳機與目鏡。」

凱因此言一出,原本裝置動作都進行到一半的破流差點卡住,其他人也竊竊私語。

「因為我們將用另一種較為深入的方式,欣賞《噬夜》。」

語罷,人人感到失去重心,整座視聽室搖晃起來,卻不像是地震,身體正緩慢下陷,彷彿沉進一大團麵糊,伴隨著封頂的黑暗,白羽情急之下抓住破流的手,兩人同時失去意識。

毫無半點暈眩,就是這般乾乾淨淨地醒來,整個過程像是發呆,不知過了多久,白羽睜開眼睛卻站在一處陌生市郊空地,手裡緊握著馬尾少女纏著繃帶的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林賾流 的頭像
林賾流

風暴荒野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緋月
  • 大大是不是修正了部份內文啊?關於千蟲那部份,跟實體書說的不太一樣。
  • 對,那是新寫的增筆,第一集我每回都略有更動,但我算在潤修不算改版啦!只是為了讓網路上的本文更好讀,可以參考鏡文學專欄的學園更新頁面,那邊我新寫的回數記得的話會標一下。謝謝支持!

    林賾流 於 2018/06/24 18:32 回覆

  • 緋月
  • 那麼還有沒有機會出版實體書呢?
  • 暫時沒有這方面的計畫@@ 隨緣吧! 

    林賾流 於 2018/06/25 00:58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