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眺可見高樓林立,咒術學院院生一樣被凱因老師轉移到這處空地,正交頭接耳討論突然的變化,白羽想至少大家都還在這點聊具安慰。

「怎麼回事?催眠?」破流不安地反扣著白羽的手,力道大到讓他有點疼痛。

「不知道。」白羽預估這場電影欣賞課不會太正常。

兩人匆匆往時川浪遊所在位置靠近,咒術學院領導學生與妖藻站在一塊,眾人雖不見驚慌反應,但態度也不如先前輕鬆自在,然而四顧周圍卻不見凱因老師的身影。

「浪遊學長!凱因老師去哪裡了?」

正若有所思望著手心的時川浪遊聽見學弟妹呼喚,抬起頭來,正好看見他們相偕跑來。

「這裡是哪裡?」這句是破流問的,感覺很像是她從小長大的中央星城,但又有哪裡不太對勁,天空呈現陰暗的鉛灰色,令人油然感到不愉快,向東北方望去,那在半空中閃爍的銀白群塔撐起的空中都市「水晶區」的確是中央星城最具代表的風景,難道他們一瞬間就從艾傑利被傳送到中央星城?

「我們目前正在討論凱因的目的和手法,雖然看樣子像是電影裡的環境,但應該不只是幻覺這麼單純。」時川浪遊道。

「魔法被禁止了。」藻接著說下去,若有所思地看著自己的手腕。

「為何魔法不能用?代表現在不是幻覺?」白羽詢問。

「魔法技術完全仰賴個體的精神,除非讓一個御術師『相信』自己從未學過魔法,否則不會有想用卻用不出來的情況,就可能性來說非常低。然而,另一方面,環境裡有沒有我們能呼喚的精靈元素也是關鍵,這種科技區很難聚集到足夠的元素發動魔法。」

時川浪遊對兩個仍是普通人的學弟妹進一步解釋:「簡單地說,有些地方魔法會自動失去效果,最有名的無效地帶就是中央星城。」

「學長的意思是我們瞬間移動到中央星城?這裡是過去的世界嗎?」白羽可能事在場對中央星城認識最少的人,除了他居住的小區,其他基本上全靠網路印象。

 

破流不用說是本地人,但他那些修練魔法的學長同樣不可能對中央星城感到陌生,畢竟學園裡可是有一輛日日通行中央星城的星軌列車,名字看起來就是為了呼應這座科技城。


「那倒未必,穿越時空並非人類能輕易涉足的領域,哪怕是館長應該也不會輕易使用,還要看接下來的情況才能判斷。」時川浪遊狹長的鳳眼微瞟,而後又開口:「看來不只是把我們都送到《噬夜》裡,凱因老師還有其他考驗。」

妖在一旁也跟著點頭。

「其他人應該都已經發現了。」

跟隨他的提示,白羽和破流開始留意,白羽察覺視野中有些不協調的變化。

「人數變少了。」

而且還在逐漸減少中,咒術學院來參加電影欣賞的院生原本就不多,消失跡象非常明顯。

「看來不會有讓我們團結應對的機會,否則分組就失去意義了。小學弟和學妹,你們最好靠近點,以免分散就糟糕了,這裡到底是怎樣的世界我也沒把握。」時川浪遊忠告。

「藻妹妹,不要離開我喔,浪遊都這麼說了。」想要靠過去牽藻的手,不怕死的某人發出慘叫聲,感覺像是腳背被狠狠地踩住了。

「學長,難道我們不能跟你們一起嗎?我只是見習生而已。」白羽著急地說,他可不會用魔法攻擊防禦,等等,學長們剛才才說中央星城是魔法無效區,但所有人都一副沒事樣,白羽一時竟反應不過來,眾人的能力都被封鎖了。

 

「式神呢?那不是元素魔法吧?」白羽趕緊問。

 

綁著小馬尾的青年笑了笑:「凱因老師會放過這麼明顯的漏洞嗎?我和藍幽暫時被打斷聯繫了,從這一點推斷,這個世界的特異性還要在我的預估之上。」

 

白羽還以為暫時感應不到千蟲是新手問題,原來直屬學長也一樣。


「既然是課程,相信凱因應該會看情況給予程度不同的考驗,就算私下要同行也無意義的,這裡並非真正的起點,加上我們三個所學其實都以攻擊見長,萬一發生了什麼突然意外,考慮到波及範圍其實你們反而比較危險。」時川浪遊率領他的閃亮小組對少年理智地分析道。

聽學長這麼說也有道理,白羽仍感到前途茫茫。

「安心,既然都在《噬夜》環境裡,想必少不了相遇的時機,我們兩組都順著主線走,應該會在現場會面,反正現在大家都用不了魔法,小學妹是星城人,環境上也不會太陌生。」藻細想了一下,提出他的見解。

「藻說得沒錯,等等免不了被凱因打散,在中央星城內找機會再碰頭。」

時川浪遊對兩人點了下頭,返身走回妖藻身畔,果不其然下一秒三人身影便從視野中消失無蹤,迅疾得彷彿從未存在。

四周不知從何時起僅剩下白羽與破流這尚待分配的最後一組,中央星城風景輪廓有如海市蜃樓,在模糊如煙的遠方寧靜地聳立。

這次忽然換了個地方,兩人已經不像初次那樣吃驚,到了向日葵花圃邊的泥土徑上,手指還是緊緊交握著。

轉眼成了黃昏,白羽發覺時間很混亂,如果設定成回到過去應該不至於這樣古怪,目前的感覺像是人在電影裡,時間軸卻被人任意操縱快進或後退,不知下一步會跳到哪裡?

接著又會如何?凱因老師希望他們從這裡出發?

像走在夢裡,害怕雖不至於,卻找不出什麼具體頭緒。

原本以為是單純電影欣賞,現在也被拖下水的破流,白羽一時有些尷尬抱歉,是他害她遭遇這種古怪情況。

突然遭遇到這種意外,女孩子應該會很不安吧?

「哇塞!原來咒術學院隨便一堂電影欣賞課也這麼大手筆,一下子就穿越到異世界,凱因老師實在太厲害了!」馬尾少女雙手比讚。

不,她看上去非但不害怕,還有種很開心的感覺。

「不是異世界,是《噬夜》裡的地方,應該像是亞空間之類。」白羽自己也搞不清楚。

「和異世界意思不是差不多嗎?」破流皺著鼻子問,這種名詞原本就只是字面上的定義。

「呃,」白羽忽然感覺有點離題,連忙將注意力抓回。「沒想到妳適應挺快的。」

「娘說這就是我的優點啦!遇到不合理的事情別計較太多,只要分辨有害無害就好了。」

 

「話說回來,妳剛剛聽到妖學長不是人類,怎麼一點都不怕,中央星城人不是不太相信妖怪傳說之類?」

 

「我爹說中央星城有很多妖魔怪獸啊?雖然我娘說爹爹很白癡。」破流哈笑了一聲。

 

晴阿姨果然是常識人。白羽有點慶幸。

 

「娘說爹喜歡的那些怪物都是小玩意兒,真正恐怖的存在不會被一個小小武術家發現的。妖學長都是你學長了,當然不是怪物,再說身世這種很隱私的東西也不能亂問吧?」破流一副他少見多怪的樣子。

 

白羽頓時覺得頭變重了。「北方世界首都果然博大精深」
 

「白羽,別以為我聽不出你在敷衍,信不信我真的要爹抓一隻回來給你看?」破流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

 

「好啊!我等著開眼界。」白羽都在咒術學院打好幾個滾了怎會怕她這句話?


破流忽然反抓住白羽的手,硬是帶著他往某個方向跑。

「等等,妳要去哪裡?都搞不清楚凱因老師打算要我們怎麼做,這種情況下擅自行動太危險了,既然學長他們說是《噬夜》的世界,那麼就有凶手和吸血鬼了,那在具有危險的前提下,我們應該先等待提示然後擬定戰略──」

白羽邊跑邊說的狀態下,整段話斷斷續續,上氣不接下氣。

破流腳下驟停,白羽險些因此跌倒,她轉過臉來說:「戰略早就擬好啦,誰像你那麼慢,而且凱因老師的意思很清楚吧?」

哪裡清楚了?白羽很想這樣問。

「就是讓我們跟著劇情走,然後和故事一起互動。所以我現在要去調查那個小女孩死掉的命案現場,說不定還來得及阻止凶手呢!這有點像犯罪型RPG攻略呢!」

「妳是說我們已經在發生命案的那所學校?」

白羽從周遭設施大致確定他倆身在某所小學校中,但他無法認同破流莽撞調查現場的行為。

「看場景應該沒錯。」看過《噬夜》電影的少女身歷其境後印象更清晰了。

「應該等警察來,萬一我們被當成凶手怎麼辦?」白羽苦口婆心。

「命案被發現是清晨,現在才黃昏,如果我們過去或許能阻止凶手。」

「現在學長他們也不能使用魔法,我們在立場上差不多,那這樣只要在那名凶手犯案前阻止他,我們的贏面很大。」她握緊拳頭,信心十足。

「假使那凶手不是人類呢?」為何是懂得魔法的洛歌斯人被凱因選擇進入奇特電影世界,電影劇情與相關的真實案例都有著不合常理的部分,接下來他們面對的狀況一定很邪門。

破流原先還有笑意的臉孔一瞬褪成冰冷的怒氣。

「你也許會覺得和電影情節生氣很幼稚,可是,那個事件是真的。我小時候看到報導時哭了好久。我很氣自己不能做些什麼阻止過去已發生的事情,凶手是人類,至少殺了小女生的凶手是,他就是被害者的級任老師。」

「為何凱因老師要選擇《噬夜》,為何要把我們帶到這裡,我不明白,可是,也許他想考驗我們面對事物的看法。想著這只是電影啊,不是真的,取巧通過的人,也許真的遇到有人在我們面前被傷害時,那些人也會說著危險呀、能力不夠之類轉過身離開吧?」

 

破流無心的評論宛若一支長針直刺心臟,白羽微微側過臉,不想讓少女發現他的異狀,輕輕深呼吸緩和沸騰的情緒。那樁事件已經結束了,而他正是為了克服內心的軟弱才會來到艾傑利學園,說是自我放逐也不為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林賾流 的頭像
林賾流

風暴荒野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