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川荻只哭了幾秒,很快強迫自己閉緊嘴巴,他不想在張佳理這些人面前示弱,而且他們不可能就這樣善罷干休。

果不其然,被石子打傷腿的男孩按著傷處,咬住下唇,原本姣好的眉心五官立刻凝聚出獰惡線條,他開口說了一句聽不清涵義的句子,其他男孩女孩也仿傚他的動作,說出咒語般的一陣密碼,惟獨還抱著白菊的美琉子驚惶地抱住胸口的花束,強忍著淚水。

從樹叢及設施陰影後走出五個穿著套裝的美麗女性,各自走到所屬主人身邊。

「武衛?沒想到現在小學生居然帶著這麼危險的玩具。」時川浪遊玩味地看著那些面無表情裸露細長手腳的美豔女人。

「你知道就更好了,快點跪下來向我道歉,無禮的笨蛋。」張佳理強忍著疼痛站起來,怒視這三個俯瞰他們的大人。

「如果不要呢?小朋友。」

「就要讓你嚐嚐最新型武衛的厲害。」其他小孩紛紛應和,張佳理得意地插腰道。

藻眉心略陷,按照元素魔法使用者的禁忌,他們無法在科技區使用魔法,甚至離得較近一些也會受到自然力影響,所謂的自然力不只有實現魔法而已,「抑制魔法」也是這股偉大力量呈現的形式之一,精靈元素的活性被壓制使魔力變得遲鈍艱澀,科技城對他們是相當不利的危險地帶。

武衛,缺乏思維能力的護衛型機器人,雖然機能上並沒有另一種被譽為人工生命尖端結晶的「造命」多樣化,卻已是極為細緻精密的戰鬥機器,每具的造價往往超過上億。

除了元素魔法,其他種類術式並非不能使用,例如腐蝕人身心的巫術,雖然不是咒術學院的流行體系,但他們多少懂得應付或甚至自己就能使用部分巫式,然而

對這麼小的孩子動用巫術實在有違洛歌斯人的信念。

最後,藻看向時川浪遊,這個曾經震驚所有人,跑去中央星城做了一樣異端創舉的院生,青年以魔法技師的身分,接觸科技力的洗禮,並且浸染得很深,那是他會成為領導學生的另一個主要原因:時川浪遊在科技區中也擁有極端的戰鬥力。

「交給你了,浪遊。」

「不會吧?你和妖打算袖手旁觀?」話雖如此,領導學生也不見慌張,只是帶著打趣語氣說。

「你身上不是裝了『那個』嗎?此時不用更待何時?」

普通情況下,魔法與科技立場對立,然而這個長達一千多年的天然環境障礙,隨著各處遺蹟出土,和科技本身不斷進化,人類開始在某些先進領域引入魔法技術來克服自然力對科技產物的破壞。

然而這種例外並不普及,通常科技、魔法依舊為了維持各自優勢而獨立一方,加上人口多聚集於科技區或是由其擴張的文化圈,居住其中的人民既相信世界是由人類努力發展的技術架構而成,自然難以承認魔法與其息息相關的學說信仰。

為了精煉精神與環境對話的法術使用者,也都仿傚古代的奇人異士,多半與科技之物保持距離,以維持生活簡樸和純粹,追求和自然同步脈動,好達到身心的磨練養成,提升精神力的強大。

「『商業電腦』可不是能隨便開機的東西。」時川浪遊這樣對妖藻說,倒也沒有慳吝的意思。

除了人望以外,時川浪遊領導學生地位屹立不搖的原因,還包括了他具有其他人在科技區所沒有的戰鬥優勢,他將「商業電腦」主機植入體內,換取微小寄生狀態的武裝便利性,也彷彿在身上攜帶不定時炸彈,隨時有被此種強大不穩定的電腦機具吞噬肉體精神的危險。

商業電腦,名稱令人難以聯想到實物,那是一種結合資訊處理與變形工具的微縮裝備,根據使用者的習慣,可以立即構造出工作站、武器甚至是各種設備需求,能量來自自然,而材質是稀有的流星壤。要將這項科技產物機能完全發揮出來,反而需要像是能使用魔法具有強韌精神力的人類。

「到傑弗炎斯出任務很方便,藻,你若也能裝一個,我就不用這麼辛苦了。」

時川浪遊任右手被銀白機殼所覆蓋,那異形般的構造物在他指尖處伸出金屬尖管。

「噁心。」金髮院生皺起細眉,絕不妥協地回應。

「那是什麼?新型自動武器?」惡童裡有人疑惑並警戒地問。

「比你們的玩具要再更貴點的東西。」時川浪遊走向眾童,身上散發不怒自威的氣勢。

「殺、殺了他,他是敵人,這些人都是!」隨便一個武衛都有在數秒內將一個大活人砍成碎屑的能力,那名黑髮男人居然面對五名武衛還面不改色,是沒聽說過武衛可怕性的下等人嗎?一個也是殺,四個也是殺,張佳理發號施令。

 

武衛最有價值的地方是,不只可以輕易殺死活人,連毀屍滅跡也很輕鬆,再說他們這邊有五個武衛,把這些好管閒事的大人屍片全吃下肚酸溶銷毀不費吹灰之力。
 

原本應該是這樣的,但時川浪遊露的那一手讓張佳理感覺事情若不盡快搞定就很難善了了。


「你們也是,傻在那裡做什麼?」這種明顯只有「流星壤」才能創造的變形效果,不管功用是什麼,構成物質等級都在武衛之上,耳濡目染知道這種極端科技特性的男孩立刻命令其他人同時攻擊。

武衛內建廣角鏡頭的無機眼眸掃視過時川浪遊等人,開口發聲:「特殊指令,需請示大主人核准。」

「那就快點連線吧!麻煩。」張佳理用不耐煩的語氣掩飾局面正飛快失控的不安。

 

女性經過數秒靜默。

「指令通過。」

頓時,女人肢體彈躍上空中,扭翻著身軀現出武器或變形手爪從視覺死角進攻,妖下意識想搶上迎擊,空中卻傳來堅硬碰撞聲,那些攻擊全落在透明玻璃似的薄面上,而後平面如幻影般地消逝了。

「那到底是什麼?怪物!你是妖怪!」同夥女童以尖銳的聲音叫著。

「商業電腦對中央星城人有這麼稀奇嗎?」

時川浪遊射出銀白長索,三兩下釘住了其中三分之一的武衛,其他武衛雖然還盡心盡力地攻擊,卻因各自分屬不同家主權,彼此並無合作共識,進攻行動顯得零碎混亂。

「『無形』和一次可使用兩種『自由素子』可是它的最大賣點,簡直就像魔法一樣是嗎?」

「你騙人!那種東西──我爸爸說那種東西根本不是人類能夠承受的商品,那是科技製造出的怪物!」

商業電腦不止昂貴,最大的原因有價無市,哪怕有人罕見地可以用意識連接上主機,使用者也面對著隨時精神失控被商業電腦融化吞蝕的危險!這種變形功能太強了,正常人完全無法駕馭,甚至無法壓制。

別說有錢人身體素質不夠,你能容忍海選出的手下適任者得到自己傾家蕩產才買起的超級武器,還相信對方不會反咬一口?商業電腦於是成了原料、技術與使用者都極度稀缺的科技發明,作為傑弗炎斯文明發展上的都市傳說,,背後的意味多少有點不光彩:人類弱到操縱不起的這樣的科技產品,從此研究主流改向人造人領域。


「妳呢?小妹妹,妳真的是人類嗎?」藻從戰圈邊緣走到時川浪遊所在位置的另一側,而將時川荻留給妖保護。他伸手撫向小女孩的臉,由於對她伸手的人是如此美麗嫻靜,她竟忘了怒氣和提防,任由對方靠近自己,直到那看似撫摸的手竟拍了她一巴掌。

藻的力道並不重,但已足夠讓小女孩的臉頰紅腫,潔蒂不顧形象地大聲哭嚎,其他男童都面面相覷,對藻出其不意的動作感到傻眼。

「你竟然打我!連我爸爸都沒打過我!你欺負我!不要臉!」

「會痛,可能是人類。」

他笑了,句子內容卻讓她與其同伴忍不住一冷,這些從小接受精英教育,一些知識能力甚至在成年人之上的資優兒童聽懂藻的意思。

「但不知道會不會流血……」

他的手心不知何時出現一把發光手術刀,小女孩發起抖來,鋒芒逼近女孩陶瓷娃娃似的臉,當他們都以為藻會劃傷潔蒂的臉時,他卻只是裁下一小圈金髮。

「我替妳檢驗如何?」

好可怕,那個長得很漂亮的人太可怕了,只是靠近對方,她就像凍僵了連眨眼都做不到。

其中一個男孩趨前扶起她,想要大聲辱罵藻,卻在女孩投進他懷裡顫抖不止的同時,與那人視線相交而啞口無言。

藻繼續走入那群惡童圍成的小圈圈中,彷彿優雅的白狼踱入羊群裡。

「快來保護我們啊!可惡,你們這些沒用的武衛!」

儘管和殺死黑髮男人相比,他們更看重自身安危,但是藻甚至看也不看將要刺入他後心的武衛,對手就被猛然由地面穿出的銀索刺穿並吊往空中,重重地摔上地面。

「可以嗎?藻妹妹她發飆起來可是不管男女老少的。」妖牽著時川荻走向基本上結束戰鬥的時川浪遊,有點擔心地問。

「放心,藻有醫師資格,他比專家更懂不讓人受傷的拷問方法,不過對小孩子這些也用不上,他只是單純想教訓對方而已。」

時川浪遊確認所有武衛都不能行動後才收起商業電腦,儘管是機器人,擬真度還是很高,和女人型態的東西戰鬥總不能說是令人愉快的事。

 

小馬尾青年有感而發道:「妖,黑色無法被漂白,已經打開的潘朵拉盒子,只有用更大的盒子去把它封起來才會有效。今天就算在這邊改變了他們的心態,也無法改變這些小鬼來自的環境,關於這個世界我大概有底了。」

「那是怎麼回事?這些小孩子也是真的嗎?」妖手裡握著時川荻軟軟的小手,耳中能聽見血液被壓縮的聲音,他手裡牽的的孩子確是個生物。

「就某種意義上,的確是『真的』,所以藻才必須這麼做。『教會他們同理心』。」

時川浪遊看著正將男孩一個個抓起來打屁股的藻,這倒是一副很家庭化的景象。

習得弱者的無助感,習得被操縱的壓力,習得眼淚與恐懼,以及他們信仰的力量並非永遠勝利。

「我發誓我會報仇,我要殺了你們!殺了你!殺了時川荻!」張佳理紅了眼怒喊,卻仍避免不了屈辱。

「如果你再說一句話,大哥哥就脫了你的褲子打。」藻用非常有耐心,幾乎是令人毛骨悚然的平靜嗓音,嚇飛了張佳理以及所有同伴的瘋狂憤怒,他們等於是發著呆看頭頭被迫趴在陌生人的大腿上挨打,然後輪到自己。

之後放走了那些惡童,藻拍拍膝下沙土站起。

「會留下精神創傷喔!」時川浪遊按上他的肩。

藻回頭,露出了一抹奇妙的微笑。

「沒有創傷的人,只是將創傷留在別人身上而已。」

最後藻說了一句話,讓那些孩子臉色發白頭也不回地跑走了。

「你對他們說了什麼。」

「『我會看著你們』。浪遊,這句話不錯是吧?」

孩子王的個性還是改不掉,這個藻也夠任性了。

時川浪遊含笑搖搖頭。

「藻妹妹,如果我們以後有了小孩,妳也會這樣管教……」

剩下的話大概只有居住在沙坑裡的昆蟲聽見,藻復又抱起時川荻,無視妖的存在往公園外走。

「浪遊,我頸骨差點斷了耶,你不是說藻不會讓人受傷嗎?」

「所以對象是你就一定是故意的。」

「咦!為何?」妖恐慌地用手抓著臉。

「因為他是男人。」

「你剛剛有說什麼嗎?」妖又是滿臉笑容繼續追著藻屁股跑。

算了,個人造業各人擔。

時川浪遊不快不慢地跟上,目前情況仍在掌握之中,他們已經遇見《噬夜》主角之一,進入主線只是遲早的事。

凱因帶他們進入的世界,確實有哪些地方不太對,然而時川浪遊自己的答案真的能等同事實嗎?現在倒是有點擔心那對學弟學妹了。

從商業電腦上讀取的反應係數和所吸收的衝擊分析,在在都表示這裡是具備質量的現象界。

但是光從季節和時間流速的矛盾,就能判斷眼前不是過去,時川浪遊倒是有去過非常類似的場所,那是一種懷念的既視感。

連戒圖書館裡側深處,館長們居住的地方……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林賾流 的頭像
林賾流

風暴荒野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