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D(Date of Death):星曆二○一○年七月六號凌晨四點。

死者:大衛,三十五歲營造工程師,已婚,和妻子協議分居中,有兩個女兒。

命案發生地點:中央星城Naiad pub廁所。

死因:初步判斷頸動脈截斷導致大量失血。

明顯致命傷:頸部三條撕裂傷,長十五釐米,深七點三厘米,幾乎切開半邊頸部。

 


「瓦德法醫,初步估計死亡時間在凌晨四點沒錯?」

刑警小隊長狄恩捏著手上速記本,抓住那枝短到難以抓取的鉛筆,草草記下法醫臨時驗屍簡報,自從電子筆記本在上次辦案過程中摔壞,他的薪資一直不夠去買臺新的。

 

指派部下去處理Naiad老闆筆錄,小隊長皺眉注視已裝入屍袋的長型包覆物,清潔工晚到整理廁所時報的案。在那之前來來往往的客人只當其中一間廁所門壞了無法使用,誰也沒發現裡頭有具恐怖的屍體。

 

恐怖並非指那具屍體滿是血或切割得令人噁心,但每個見過屍體的現場人員都冒出微微的恐慌,原因無他,陳屍廁所的被害者遺體正是所謂的「怪異」實例。

「肝溫顯示死者死亡時間和報案者口供符合,其他等運回實驗室做更近一步檢驗才能確定。只是有一點異常,動脈破裂照理說血噴得一地也不稀奇,但屍體出血量卻極少,傷口鮮血濃稠夾帶凝塊,體重變輕顯示被害者體內血液似乎都不見了,血管乾塌萎縮,照理說,這種致命傷導致心跳停止後,死者應該會保留一定的血液量在體內。」法醫歪著頭,將沾著血跡的探針交給助手後抬頭對小隊長道。

「難道犯案現場在別的地方?」狄恩很自然如此猜測,那就要擴大調查了,人力吃緊啊!

未發現關於凶手的指紋毛髮,血跡垂墜型態也不似以硬物創傷,那麼大的傷口,若說廁所不是第一現場,那搬運手法也未免太巧妙了,手法俐落得就像專家所為。

這間夜店在深夜可是人來人往的,到底凶手如何避人耳目?

腰間通訊儀滴滴作響,隊長暗咒一聲,會挑這緊張時候,大概也只有不把部下當人看的警聯分局長了!

「案子辦得如何?狄恩小隊長一向能在第一眼發現現場證據,這回失準了嗎?嘻嘻!」

彼端傳來稚氣嗓音,帶著剛要變聲的低沉。

「代理局長大人,沒有任何線索,太乾淨了,簡直就是一流暗殺手法,我想先查查被害人背景,說不定是黑幫處決仇人後棄屍。」

第十三分局代局長,同時是和隊長有著表兄弟關係的親人,聽說目前在西支柱地聯合市大型學園桐澤院主修犯罪學,又與隊長同屬一單位,無怪隊長會特別在意。

因為自己的頂頭上司是高中生!高中生啊!

這種九流幻想小說才會出現的劇情為何掉到他頭上,要這些局裡的大老爺們臉往哪擺?

更別提他和這名空降的代局長還有那點遠親關係,害他總是被「特別關照」,當然不是快樂的那一種!

「不服氣嗎?我是特命組正規幹員,臨時接任各機關代理職位維持勤務運作也是很正常的,班納德,等我對總部匯報完就回去了。」

換了隊長的姓氏稱呼,聞聲不見人的局長彷彿有讀心術,差點忘了他有心理學專業,是自己的語氣露了餡?狄恩也不過就是學平常局裡那些女警噁心兮兮的稱呼方式,不小心酸了一下而已!

聽過才十七歲就當上西、北支柱地正義組織「警聯」分局長嗎?

雖然只是以特別幹員身分代理局長職務,但是在原局長被幫派組織派出的殺手襲擊受傷後一直不曾復職情況看來,儼然和真正局長無異,第十三分局還真的拱個小毛頭當統領!

狄恩嘔得差點吐血,憑什麼小表弟風風光光,他一個二十六歲的英偉男子漢卻得吃泡麵度日!他媽的!這案子不破他誓不罷休!

「屍體就是最好的述說者。對了,中央星城還有一件case你順便去看看,總部指派給我的新副官應該會直接過去你那,先收線了,好好辦案,回頭記你嘉獎。」

速度快得小隊長來不及抗議一聲就消音斷線,這算什麼?局長當他是便利商店之神啊!

實際上,位於治安紊亂區的第十三分局,總共成員才四十八人,又分了七科,哪裡有足夠人馬可以組成專案團隊,有點經驗的警探誰身上不是背著幾樁重案要追?像這種莫名其妙的凶殺案,通常都由隊長和他手下一個小隊的菜鳥組成固定凶案調查班底先接收再說。

口裡吼著要一干倒楣手下在附近幾條街徹底搜查凶器下落和路訪,狄恩在腦海裡整理起犯案時間和幾個間接證人初步訪談資料。這時候還卡著其他案子,都快成了懸案,偏偏這種沒頭沒腦的凶殺案又砸了過來!

鑑識人員正四處拍照採證,原本蹲靠著牆角打瞌睡的狄恩險些被某個毛躁新手一起噴上發光氯,閃光燈讓才剛回家躺下立刻又得出動待命處理現場情況的某人更加暈眩頭疼。

鬢上飛白的年長副官在此時進入PUB,從外表看倒是正經嚴肅的紳士,大概要平衡太過年輕的代理局長,才多出這個監督他辦事的人,副官從公事包裡拿出一疊三指厚的相關文件,文件穩穩地安放在狄恩平伸的雙手。

「鷹宮局長指示,這是梓官高等學校附設小學部案件檔案資料,希望你能立刻處理。」

連個自我介紹都沒有,這副官會不會太強硬了?

「你叫什麼?」

狄恩挑起眉角,他當警察也快八年了,最不爽看到這種官架子。

「我姓蕭。」副官皮笑肉不笑地揚了下唇,緊繃的臉部線條帶著點不易察覺的剽悍,儘管他西裝打扮十足文質彬彬,仍透出一股令人精神緊繃的壓迫感。

「你在接任副官前有其他專長嗎?我們局長的副官可不好當,必要時候還得擋子彈咧!」

狄恩倒不是開玩笑,誰讓十三分局剛好就在三個區域幫派勢力交叉點上,前前任局長不幸因公殉職了,之後的局長總是在那十分好笑的啤酒肚前硬裹上防彈衣。

再說最近代理局長上任之後又找出許多懸案重新查緝,讓他們擔心哪天警局就算被炸也不稀奇。

「西聯市陸軍第九行動部隊狙擊手,剛退休。」

好吧,傳說中連警聯都請來當指導教練的菁英,狄恩沒話好說。

「另外,梓官的案子是潔西卡負責,我們已經五天沒睡了,現在連週末也泡湯,還有那間小學根本不在我們轄區裡面吧!」狄恩忍不住加大嗓門。

「根據出勤紀錄,潔西卡‧漢夏可昨天下午請了產假,是由丈夫代請的,漢夏可先生強烈表示不准假就要投訴我們分局,所以局長決定把她的任務轉調給你。」

鷹宮都司,你是聖誕老人嗎?他在天國的媽咪為何會有這種親戚?

「狄恩小隊長,現在該怎麼辦!」

幾個新進隊員怯怯地詢問有如猛虎般懾人的隊長。

他們都以有這麼一位機智幹練的年輕代局長為榮,就算一開始被代局長的年紀嚇到,但是看到跟在局長後面的人馬,那不正是教科書上曾出現的名鑑識專家、資深法醫、還有總部聘任的武術教練?帶著超級團隊和上級資源進駐後,雷厲風行地改造了第十三分局,成為所有人心目中名符其實的局長,除了狄恩外,大概沒有人不欣賞都司局長的決心。

蕭副官高深莫測地盯著狄恩一會,只見後者伸伸懶腰、皺皺眉頭、唉聲歎氣三部曲後邊看著檔案邊往外走。

「啐!先收隊!強尼,麥可,你們給我在附近看著,發現可疑人物立即回報。」

狄恩暫時也想不出更好的行動方針,只好送走蕭副官後站在店門外,靠著拉下一半的金屬捲門抽著菸,任幾個警員在裡面忙得團團轉。

沒想到,自個兒就先給見了兩名可疑人物。

 

另一邊,白羽與破流也來到《噬夜》電影劇情剛展開時的命案現場,根據破流的說法,這樁酒吧命案是個伏筆,而且能遇到重要角色,可說是通向凶手的直達巴士。


「來晚一步。」馬尾少女馬上發現他們被街邊的夾克男子盯上。「那個刑警發現我們了。」
 

「破流,今天放學搭車時,妳一定要告訴我,為什麼高中女生會一眼就看出誰是刑警?」白羽總覺得這位同班同學才藝都展現在很奇特的領域。

 

「我現在就可以告訴你,我爹說這是行走江湖的基本功,眼力很重要的好不好!而且這個刑警就是我們要找的重要配角!最後是靠他把凶手抓起來的。」破流理所當然的說。


白羽默默下定決心,以後絕對不和這個女生去看電影,瞧她隨口就雷關鍵劇情,半點都不給人留懸念。


「喂!你們兩個蹺課嗎?」迪恩捻熄菸頭,走過去擋下那對穿著淺藍白運動服的高中生。好大膽,竟然大搖大擺從警察前面晃過去蹺課約會,雖然警察通常不管這種事而由保安局接手,但狄恩現在心情不佳,看什麼都不順眼。

「警察先生,我們沒蹺課。」白羽半使勁抽回被狄恩握住的手臂,一旁破流則挑起命案現場的隔離黃帶,又探頭望著警員進進出出的PUB。

 

已經出現受害者了。電影欣賞課的第二幕--深夜的小學校,他們等到太陽出現,小學校操場出現早起運動的成年人,然後是巡邏校警,七點半左右,學生陸陸續續進駐教室,上課鐘響起後又是一片安靜祥和,不見昨夜詭異氣氛與怪物,只是一間普通的小學校。

本想找出命案現場的破流和白羽由於高中生在小學中容易受到矚目,只好先行離開,在附近街區尋找著電影情節中曾出現的重要場景,就這樣遇上了警聯分局前來調查的人馬。

「不趕快不行,到了晚上就危險了。」由於劇情中恐怖畫面都是出現在夜晚,誰也不確定這時白天能持續多久,白羽對破流說。

「慢著!你們知道關於這件命案消息?」狄恩如見曙光,立刻箝制住白羽手腕,大喜追問,以及,拿出手銬。

關係人物!帶回去問話!兩條鐵例立刻浮現在小隊長腦海,或許這就是他一直待在謀殺科無法再上一層樓的原因。

「怎樣?要老實說嗎?」白羽轉頭用漢語和破流討論。

「他就是電影情節裡追查吸血鬼所犯諸多命案的笨警察狄恩。」

破流聳聳肩,遇到《噬夜》主線角色說不定是一個轉機,就不知情勢將轉好還是轉壞了。

「我們可以透過他聯絡上電影裡被施加死亡記號的一干人等,靠警察找人比較方便。不過,破流妳看過電影,在妳記憶中,警察角色名字真的是狄恩?還是妳記得他是狄恩,但他其實不叫狄恩?假使這裡真是過去與電影交錯的世界,我想連我們的記憶都不可靠了,或許一併被修改過也說不定。」白羽盯著小隊長半晌歎道。

出現和《噬夜》場景雷同的地點,白羽還有點懷疑,但破流都斬釘截鐵地指出角色人物,情況愈來愈像真的進入電影裡,這電影又是按照真實事件改拍,虛實交錯的感覺令人混亂。

連人物都出現了,白羽還是想針對這個叫狄恩的警察再確定清楚,那麼優先要做的就是跟在這個警察身邊觀察情況發展。

這個策略說來簡單,卻是天外飛來一筆的可疑要求,倘若是角色具有獨立人格的世界,他們被拒絕是可想而知的下場。

必須想點手段。少年暗忖道。

「別用我聽不懂的語言交談!」狄恩見眼前兩個小鬼自顧自用漢語交談,根本就不將他放在眼裡,怒火更熾三分。

「狄恩先生,我們是未來特警,如果你想得到更多這件案子相關情報,請配合我們辦案。」白羽冷著臉行雲流水道,輕拍破流要她合作一點演出,別笑場害他失敗。

「你不會掰些比較好的藉口嗎?」未來特警?破流忍著彎曲嘴角悄聲道。

「不然妳要怎麼解釋我們如何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白羽覺得自己沒完全說謊,他們生活在星曆二○二一年,對電影時間來說兩人本來就是來自未來,破流略為回想電影時間點,找出這時候警察在忙的夜店案件加以詢問。

「真的,你們不會唬爛我吧?」隊長見兩人竟然直接道出他的名字,對白羽的話信了幾分,加上警聯以吸收低齡天才兒童聞名,內部一堆黑科技和超能力者,多少外表和職位任務不相稱的幹員在總部遊走,而且那個綠眼睛的夏族女孩,嘀嘀咕咕地說出Naiad pub裡被害者的各項特徵,除非這兩個小鬼是凶手,但他們怎麼知道他才剛接手梓官小學的案子?見鬼!

最關鍵的一擊,是科幻迷的隊長當真相信時間警察這碼子事情。

很難對狄恩說明何謂真實世界與《噬夜》這部電影之間的種種,連他們自己都無法釐清了,白羽和破流懶得解釋,索性編個理由交代過去。

「接下來凶手還會對這些人下手,請預做準備。另外我們的存在是祕密,請勿聲張。」破流很酷地甩出一張她憑記憶寫下的受害者名單,覺得有些好笑。

既然確定能遇到電影人物,接著當然是去保護還未遭到毒手的受害者!雖然她和白羽很在意那聲尖叫,但從怪物手下逃出後,也彷彿失去某種機會般,找不到前往那處現場的道路,之後眼中所見就是普普通通的小學校了。

 

白羽曾說,那隻長頸骷髏怪說不定是凱因老師安排給咒術學院那些學長挑戰用的加分選項,他們沒必要硬碰硬。破流覺得他說得有道理,加上電影才剛開始,當然是到處亂闖更有趣,果然就讓他們先發現劇情線了。


警方發現失血的屍體,就表示那個小女孩已經死了,在《噬夜》裡復活成殺人吸血的妖怪。破流綠眸微黯,知道結局的他們,到底能夠做些什麼?

狄恩愣愣地拿過紙條一看,上面寫著的仍然是漢文,兒時留下來的電影回憶,破流頂多就記得字幕上的人名拼音,然而對算是老鳥的青年警探來說,初等教育必選修的基礎語言課程早已還給老師,不諳漢文的他暗暗滑下冷汗。

一個蕭副官已經太多,連兩個神祕特警小鬼也是夏族,有必要這樣子嗎?只會通用語言要在中央星城生活就很足夠了!


※※※

清閒的戒之眼館長撩著雪白長髮,靠著舒適沙發,一邊看著在超大螢幕上放映的《噬夜》,手中骨瓷杯裡的大吉嶺紅茶散發著溫熱與漣漪,白髮一方面增添了男子安祥指數,更襯托一種青年白髮的奇特魅力。

只有生活優雅無慮到能照顧麻煩儀容的人,才能如此自在地擺出這副姿態來,而不至於流為不修邊幅。當然,這種人通常選擇將麻煩轉嫁給環境,或許可以說自身就是個大麻煩,因此愈是麻煩的外表,愈可以表現一個人麻煩的內在。咒術學院的院長龍風無聊地在內心如此評論。

「啊,舊作還是很好看,我可愛的學生們都很努力,哦,這幾個在沙龍偷懶。未來特警,呵呵……」

凱因舉止之悠哉,只差沒焚香操琴給龍風看。

「我可不想管這些小鬼死活,你最好適可而止,凱因,不然我真的放他們自生自滅。」

龍風看著螢幕上白羽不慌不忙地瞎掰,一時竟忘了叨唸念館長之首凱因驚世駭俗的教學課程。真是的,這次電影欣賞課絕不能列入學園紀錄,否則他報告會寫到癱死在書桌上。

「龍風,你現在也很有院長風範,讓我好欣慰。如果擔心,現在開放通路讓你過去還來得及唷!」

「不用,多謝。」龍風戒慎地望了一直以來莫測高深的戒之眼館長,心底默默為被這個人新看上的咒術學院新生哀悼。

「話說回來,你為何辦這種電影欣賞課給我的學生?『模擬實境空間』可是很耗力氣的細活。」

「一個個打分數很麻煩,在學期剛開始就把教師作業完成一半不是很好嗎?洛歌斯學院長,你可以出手幫他們也無妨。」凱因放下紅茶改拿爆米花,依然沒有改變計畫的意思。

「普通作法是要預留成長空間!另外我插手只怕你會把世界設定得更麻煩,別以為我不知道。」

看似雜亂的分配落點,其實都鑲入了這些事件的人事物中,只是戒之眼館長的安排完全不合理!

他似乎故意把實力最弱的某組新生直接推上問題核心,又對許多鑽遊戲規則漏洞的隊伍不聞不問。

龍風冷眼旁觀挑明這個兼課教師的出格行為。

「還是叫隱士團趕快找到正經的學院長和改善教師短缺問題,不然咒術學院再耐玩遲早都會垮的,我對這爛攤子已經不耐煩到極點了。」

「在人選出現前……這也是我們的責任範圍。龍風,想像讓其他館長來進行教學工作的畫面──」戒之眼館長打了個呵欠。

艾傑利學園會倒閉、不,說毀滅更為適當。

佩劍的館長默默走開,他怕自己會控制不住拿鞘從背後敲上看著學生在畫面中跑來跑去笑得很開心的首領後腦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林賾流 的頭像
林賾流

風暴荒野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