妮絲特爾有點緊張,雖然不是第一次看見這麼大的城堡,還是覺得那群暴力男生拿宛若巨大藝術品的古堡充當學院有點不太公平。

 

她出身平民,學習巫術前只是某個森林部族的兒女,打從妮絲特爾長命族血統被確定,族人擔心她被外界覬覦,便將她藏匿深山過著平靜的生活。

 

直到部族維生艱難,不得不適應文明世界,妮絲特爾接受族中長老勸告,由他們護送不老的少女來到包容一切不可思議的艾傑利學園,那是十餘年前的往事了。

 

在妮絲特爾的印象裡,應該是王子公主才住這種城堡裡,雖然她想參觀的圖書室就在其中,但實際走進去實在有點心理障礙。

 

再說白夢堡是洛歌斯人的大本營,她們菲爾梅凱亞和對方處得不太好。

 

這樣浪費時間也不是辦法,妮絲特爾決定還是嘗試看看,大不了就是被人賞點臉色,他們總也不能攔著同樣是艾傑利學生的她進去參觀吧?

 

打定主意,妮絲特爾在不遠處看到一個年輕人正靜靜地看書,於是走上前攀談:「你好,請問這裡是白夢堡沒錯吧?」

 

這年頭居然有戴著單片眼鏡的傢伙,真古怪,那人看起來也不像有近視,算了,別人的嗜好還是少管閒事。

 

「嗯。」青年冷淡地回應。

 

「請問……」

 

「什麼事。」

 

「你是洛歌斯的學生嗎?」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看見咒術學院的人,妮絲特爾有點好奇,普通大概在半公里之外人就瞬間消失了。

 

「看不就知道了?」當時迪亞理烏斯正沉浸在錯失獨角獸和魔女強大威脅的雙重煩惱中,根本沒有正眼看待眼前女孩的心思,平常他早該察覺眼前站著巫術學院的院生,就算不考慮力量特質,魔女們的外表通常也不難認。

 

「那個……我是菲爾梅凱亞的妮絲特爾──」

 

話還沒說完,那院生忽然驚跳起來,妮絲特爾連忙擺出防備姿態,兩人隔著五步無言凝視。

 

「……妳是魔女?」談到惡魔,惡魔就來了。

 

「對。」她幹嘛要承認這個不好聽的綽號,可是院內其他姐妹好像還滿引以為榮的,否認的話萬一被當成詐欺,傳出去也不好聽。妮絲特爾微彎的嘴角一僵,最後還是強作大方承認。

 

「妳來白夢堡有特殊目的?」來抓獵物?迪亞理烏斯事後努力自修彌補他落後的學園資訊,就在以打掃院圖為名義緊急避難的那個月中,他認識到魔女絕對是艾傑利學園中最可怕的生物,第一次得以逃脫簡直就是奇蹟。

 

「沒錯。」她要找幾本被封印的古籍,可以的話有洛歌斯的人帶領更是事半功倍。

 

「好吧!」這個女孩看起來比當初襲擊他的女人要順眼,至少外表乖巧有氣質,對於迪亞理烏斯來說即便要速戰速決,心情上還是好過一點。

 

您猜對了!既然防不勝防,這個院生決定用最小的損失換取最大的戰略優勢,他也調查到,魔女們彼此進退有度,不會對同一個獵物出手,那將被視為不知節制也藐視同伴禮儀的貪婪者。

 

迪亞理烏斯根本不想因為魔女因素打亂他追求召喚術奧義的節奏,決定做出讓步,私人時間於他才是最重要的,反正他之前跟隨老師在外遠行,也曾經去過妓院解決生理需求,和女人接觸並非什麼新鮮創舉,而且主動配合總比在反抗狀態下被施以不明巫術被動無助要來得安全。

 

「我沒什麼時間,所以要做就快一點,然後少來煩我。」迪亞理烏斯對妮絲特爾招手,示意她跟自己走到露臺陰影處。

 

「你要幫我嗎?」妮絲特爾高興的說。咒術學院的人沒禮貌也不是一兩天的事了,只要他願意幫忙,對妮絲特爾來說就是不得了的親切了。

 

到了確定沒人會經過的角落,迪亞理烏斯順手又設置了結界,然後低頭抓住妮絲特爾的雙肩,俯身吻住她。

 

「唔?」少女一驚。

 

軟軟濕濕的感覺……有點冷,還有點森林的香氣。

 

重點是,他在幹嘛?

 

「你你你──」妮絲特爾奮力推了幾下,還是比不過洛歌斯院生的力氣,但已足夠讓他注意到她的動作,配合地鬆手。

 

一得到新鮮空氣,妮絲特爾立刻漲紅臉想要破口大罵,但因為太激動了只能結結巴巴,不只是嘴巴貼著嘴巴,他還把手放在她的胸上!

 

什麼巫術可以最快做掉一個人?妮絲特爾開始拚命回想。

 

可惡,她想用的絕招偏偏缺乏材料和適當環境,最後妮絲特爾只能指著對方鼻子,義正辭嚴的斥罵。

 

「你怎麼可以……那是我的初吻!」

 

「今天的嗎?」迪亞理烏斯還未反應過來,下意識接續道。

 

「你有病!」實在氣不過,魔女用有跟的皮鞋一腳踹在院生小腿上,出乎意料的近戰攻擊讓迪亞理烏斯臉色大變。

 

這女人腳力也未免太大了,跟沼地裂蹄獸的力道在伯仲之間。

 

「這不就是妳想要的嗎?還惺惺作態什麼?」如果對方還想要追求浪漫那一套,迪亞理烏斯可不是會被女色耍得團團轉的男人。

 

「我要白夢堡的導遊啦!」妮絲特爾握緊拳頭怒吼,又用袖口擦著嘴巴。

 

「妳不是要狩獵喔?」這下子連迪亞理烏斯也是一臉的尷尬。

 

根據他的調查結果,魔女們固然是很主動沒錯,但是能被動就得到精氣時,她們更喜歡以逸待勞,理論上沒有拒絕情況。

 

做了錯事,不是假裝沒事就能模糊過去,迪亞理烏斯得負起責任來。

 

「對不起。」

 

「對不起有用的話,要警察做什麼!」妮絲特爾簡直氣炸了。

 

「為了彌補我的無禮,這樣好了,妳有需要的時候我願意配合妳的喜好一次,不過得事先通知我。」至少損失掉一個夜晚,迪亞理烏斯雖然有點心痛,但還是勉強許諾。

 

豈料眼前擁有棕色長髮與琥珀色眼瞳的少女又出現不可思議的表情,差不多就像看見龍蛋裡孵出一群小雞。

 

「這邊真的是咒術學院,不是精神病院嗎?」

 

「妳到底怎麼回事?」迪亞理烏斯搞不懂這個魔女的反應,毫不符合他對魔女的調查結果,但她的確自稱菲爾梅凱亞的院生。

 

「誰要和你上床啦!我、對、男、人、沒、興、趣!」妮絲特爾齜牙咧嘴,恨不得踹得色狼半身不遂。

 

「原來妳喜歡女人。」是該慶幸逃過一劫,還是做了次白工呢?但如果喜歡男人的魔女都是逆刃之流,迪亞理烏斯無法壓制自己全力抵抗的衝動。

 

「外表看起來也挺像那種類型,不好意思,我搞錯了。」

 

妮絲特爾覺得血管裡的液體正在逆流。

 

洛歌斯的人大腦構造太奇怪,她理解不能。

 

雖然理解不能,但是宰掉對方她知道怎麼做。

 

「我討厭狩獵啦!我就是沒狩獵過怎樣!誰要和你們這些人做奇怪的事情!走開啦!討厭鬼!」等妮絲特爾終於意識到她罵出什麼內容時,捂住嘴巴已經來不及了。

 

迪亞理烏斯驚訝的嘴巴從張開到閉上,彎成邪氣的笑容,前後不過三秒鐘,但妮絲特爾知道對手反應是洛歌斯等級,這種組織能力意味著她真的慘了,典型自掘墳墓莫若如此。

 

「我想起來了,妳……很有名啊?」

 

「不要想起來。」妮絲特爾用手掌蓋住眼睛,垂死掙扎的呻吟道。

 

「『暗夜白薔薇』居然說沒狩獵過男人,嗯,很值得研究真相。」名氣僅次於那個恐怖逆刃的魔女,照理說聽到名字迪亞理烏斯就應該想起來了,但是妮絲特爾實際樣子和傳聞差異太大,誰會聯想到暗夜白薔薇居然是這個罵人都像女學生的小矮子?

 

「就……要你多管閒事啊!」妮絲特爾從虛空中召喚來掃把,書她也不找了,決定趕緊離開這個瘋子為妙。

 

「啊啊,請等一下。」迪亞理烏斯老實不客氣抓住掃把。

 

他說不定意外得到一個天大的好機會,不但可以一舉解決魔女的問題,還能精進學問。

 

「現在有兩個選擇,一就是妳冒用妮絲特爾的名義,二是妳以前都是假裝的。」

 

嗚!妮絲特爾感到胸口刺痛,他好死不死居然猜那麼準?

 

「如果是前者那好辦,現在跟我去巫術學院證實妳的身分就可以了。」

 

怎麼可能會去啊!在全院姐妹面前自爆她的祕密,要妮絲特爾去死還快一點!

 

「還是妳自己承認,答案到底是哪一個?」

 

妮絲特爾現在真的很想、很想掐斷洛歌斯院生那看來纖細的脖子。

 

「二……二啦!我又沒做錯什麼!這是個人自由吧!」琥珀眼睛燃燒著不甘願。

 

見迪亞理烏斯又是玩味地看著她,妮絲特爾真想仰天怒吼有沒有這麼倒楣!性騷擾的色狼居然這麼大方自然,潔身自愛的她在尷尬什麼鬼!

 

「所以妳需要維護這個形象?魔女妮絲特爾,我是迪亞理烏斯。」青年單片眼鏡下的黑眸閃著隱約的金光,在這宿命般夕照燦爛的瞬間,加深了妮絲特爾不好的預感。

 

「那又怎樣?」

 

「我有個提議,為了我們兩個人好,我自願當妳的獵物。」

 

「我不要!」妮絲特爾想也不想就拒絕。

 

她本來就過得好好的,幹嘛給自己找麻煩?再說以她的能力要迷惑一兩個男人根本不算什麼,妮絲特爾只是不喜歡,所以也不願意去做,找人演戲根本不在她考慮範圍內,何況還是和這個腦袋有問題的神經病。

 

但她的手腕被迪亞理烏斯擒住,人也被他逼到了角落,兩人身體相貼,近到能感覺彼此吐息。

 

「你要幹什麼?」妮絲特爾聲音發顫。

 

他抬頭望了下天空。

 

「好像是妳們學院的人正要經過。」天上視角防不勝防,迪亞理烏斯又在這時解開了結界,妮絲特爾本能計算兩個屬性不同的力量使用者靠這麼近,被發現只是數秒之間的事。

 

忽然間,她的腳踝被拐了下,整個人不得不往前撲,豈料這個力氣大到可以輕鬆壓制女人的洛歌斯院生卻讓她輕易地撲倒了。

 

妮絲特爾絕望地側過臉,看見低空處一個小魔女正帶著震驚、狂喜、和某種急切的表情,對她曖昧地揮手,然後一溜煙往本院的方向飛走了。

 

完蛋了,這次真的完蛋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林賾流 的頭像
林賾流

風暴荒野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