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的適應性真的很強大,時光荏苒,妮絲特爾已經能對迪亞理烏斯的「強迫被採捕突襲」面不改色了,甚至她心情好時還會主動一下,妮絲特爾終於認知到,這男的是腦袋裡除了魔法以外其他都空空的變態。

 

只要在確定安全的地點,如他或她的寢室,對方就會離她遠遠的,還說什麼空氣比較新鮮的廢話,妮絲特爾就隨便他去了,因為她也這麼覺得。

 

最近她總算出現有點營養的煩惱了。

 

由於大學姊打算閉關解讀一個由御術師緊急送入學園的危險符印,這個本來屬意由逆刃負責的個人任務順勢落到妮絲特爾頭上。

 

任務目標是前往鬧鬼的高地小鎮調查並解決騷動。

 

一個叫考德利克的實業家在小鎮上投資大量房地產,打算改造當地的落後背景,並營造適合度假觀光的新氣象,卻在這時出現大規模的靈騷現象,實業家不得已向艾傑利學園求助。

 

欠缺明確事證,加上咒術學院也缺乏專長靈異這方面的能力者,巫術學院終於有了難得的出頭機會,也因為個人綜合能力高的巫術使用者較適合面對各種未知狀況,妮絲特爾很認真地做著行前準備。

 

懶散慣了,一下子得繃緊弦,妮絲特爾有點不習慣,仍然打起十二萬分精神應對,以免丟了學姊的臉,迪亞理烏斯來找她時得到一雙大白眼。

 

「斯塔爾高地?可是指那處有『鬼魂之櫃』稱號的地方?」迪亞理烏斯攤開不知何時到了他手裡的任務紙卷。

 

「少煩我!人家都忙死了!」妮絲特爾搶回羊皮紙,繼續和大堆歷史資料奮鬥。

 

和咒術學院喊殺喊打就衝出去的緊急任務不同,會分配到巫術學院的任務通常都是撲朔迷離到如果不事先準備好情報資源,事到臨頭絕對找不到答案,調查任務在院生眼中等同麻煩的代名詞。

 

如果是普通靈騷艾傑利學園不必派學生出馬,隨便轉給有在承接這類委託的除靈師或靈異獵人即可,學園又不是靠委託金營業,當然不會讓外人予取予求。

 

迪亞理烏斯點出關鍵,妮絲特爾將要出發的目標小鎮,在古代曾經是某個國家屠殺異民族的墳骨堆,雖然是數百年前的歷史,但層出不窮的鬧鬼傳聞讓景色幽麗有著湖泊溪谷和森林的小鎮一直與世隔絕,只能靠伐木業維生。

 

對巫士來說,斯塔爾高地也是很好的修煉場所,但這是逆刃姊姊告訴她的情報,妮絲特爾到底沒有親自去過當地。

 

「妳一個人去可以嗎?」迪亞理烏斯瞇著眼看過來。「反正最近我沒事,陪妳一起也無所謂。聽說斯塔爾高地森林有些奇妙生物。」

 

妮絲特爾立刻扠著腰對他噴火。

 

「什麼叫我一個人可以嗎?調查任務本來就是這樣!你當我沒出過任務啊!這次還算輕鬆了,再說你去蹚哪門子渾水?召喚術和元素魔法對鬼魂可沒什麼用哦!」

 

雖然她的過去經驗都是聯合任務居多,但是再驚險的挑戰妮絲特爾還不是遊刃有餘應付過來了?

 

「是妳不會用,我們也有我們對付鬼魂的方法。」迪亞理烏斯身為對立學院的成員,下意識為自己的魔法系統辯護。

 

「我是說,」他懶懶地笑了下,迅雷不及掩耳抓住妮絲特爾手腕,三兩下就將她壓在床上。

 

「妳戰鬥能力這麼差,要是遇到被操縱的一般人或者物理攻擊要怎麼辦?反正我也不是特地要幫妳,只是對那個地方也有興趣罷了。」

 

忽然,迪亞理烏斯感到眼前一黑,身不由己趴了下來,四肢無力,眼睜睜看妮斯特爾爬起來將他翻身,相當不客氣地坐在他肚子上。

 

「那是學園對巫士的約束太嚴格,我只是不想觸犯校規而已,真正好用的都是禁術,誰要你小看魔女,我只是釘刺你的靈魂,受不了了吧哈哈哈!」

 

但是被發現她就要退學了,這招妮絲特爾因為迪亞理烏斯的挑釁腦子發熱不小心用出來,雖然臉上談笑風生,其實心中冷汗連連。

 

見好就收的妮絲特爾解開巫術,對沉默不語的迪亞理烏斯道:「你對斯塔爾高地有興趣就自己去!不過我警告你不要跟在我後面,沒有人能追蹤魔女!我會視為你對我能力的藐視和干涉任務,對洛歌斯提出正式抗議!」

 

「還有,我們的戰鬥方式是從根本控制住敵人,打都不用打才是上上之策。」真要說起來,藥物、圖騰、咒語和儀式都是魔女的特長,貌似沒有比菲爾梅凱亞的院生去調查鬧鬼傳聞更適合了。

 

洛歌斯的院生雖然強大,但動不動就造成破壞的後果才是學園這次毫不考慮讓他們出馬的原因,風評太差了!否則以妮絲特爾的想法,鬧鬼就給他鬧嘛!人類霸佔那麼多地方,也不想想自己死後喜不喜歡和那麼多人塞在同一個小地方?如果不想躺在棺材裡又能去哪兒?真是不懂得檢討。

 

青年莫測高深地盯著她看了一會,忽然抓住妮絲特爾的後頸,拉過來就是唇舌交纏。

 

「沒有人經過啊!」魔女哀號。

 

「有,我們學院的式神。」青年貼著她頰邊說話,吐氣拂動少女的捲髮。

 

「連那個也要防嗎?」妮絲特爾絕望了。

 

根本是在報仇吧?小心眼的男人!

 

迪亞理烏斯跳上窗口,既然留下無益,他就想離開了。

 

「妮絲特爾,此行小心。」

 

「我會啦!這陣子你就自己看著辦吧!」妮絲特爾忙不迭的揮手,洛歌斯院生一來,她就沒辦法靜心準備任務,隨時都要煩惱有個風吹草動得一起演戲。

 

拜託她是魔女不是浪女啊!需求量沒有那麼誇張好不好!而且已經都被公認是一對了,統治洛歌斯學院的時川浪遊三不五時還會問她迪亞理烏斯的寵物好不好,讓妮絲特爾很無言。

 

但是妮絲特爾已經放棄扭轉迪亞理烏斯偏差到天方夜譚去的錯誤印象,有那個閒工夫浪費時間還不如多記幾個圖騰。

 

等到那鳥人──老是被叫魔女的菲爾梅凱亞院生不甘心給對方取的綽號──飛走後,妮絲特爾總算又能回到讓她摸不清頭緒的高地傳說中。

 

從背景看來,鬧鬼是一定的,但到底鬧成何種慘況,艾傑利才答應處理,妮絲特爾搞不清楚,看來任務本身就是問號才會讓巫術學院接手,她們最擅長製謎與解謎。

 

妮絲特爾咬著羽毛筆尾,輕輕在一段文字打上標記,接著閱讀下一頁。

 

###

 

另一方面,回到白夢堡的迪亞理烏斯則接到了院長任務書,內容倒非什麼緊急命令,反而是有點溫馨的驚喜,他的召喚術老師擔心愛徒回到學園生活的適應情況,決定前來探望,迪亞理烏斯成了理所當然的接待人選。

 

同時,學園為了彌補教學資源不足的問題,想與這位御術師商討短期課程的可能性。

 

對迪亞理烏斯而言也是很好的請益機會,一開始他就對咒術學院無法滿足他的學習興趣有所不滿,但也知以當前學生稀少,魔法風氣衰落,想在學院內部隨時找到適性發展的明師太過強求。

 

無論如何,只要夠執著就有一點成績,他也相當積極地用功起來,好在即將重逢的恩師面前不致丟臉。

 

妮絲特爾提到的任務地點讓他有一絲在意,但是,如對方所說,他們都不是新生了,真要當個受寵呵護的公主王子,當初就不該踏入這些領域。

 

意識到不尋常的分神,迪亞理烏斯自我安慰。他會心神不寧純粹只因為妮斯特爾是他前所未見旗鼓相當的好學伴而已,沒有別的了。

 

這陣子可以不用演戲,省出更多時間複習他的知識,就算被問起也能推說妮絲特爾人不在學園了事,這兩年多的辛苦投資總算有了收穫。

 

身在護城河與堞牆後,迪亞理烏斯覺得非常有安全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林賾流 的頭像
林賾流

風暴荒野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