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回事?」

 

「伊凡先生,這裡有教堂嗎?」

 

「有是有,但是……」她不是個魔女嗎?難道還要靠教堂避難?

 

「請你立刻想辦法讓所有人到教堂裡。」妮絲特爾才說到一半就被村民的怒吼聲打斷。

 

「魔女!都是她害的!」

 

「大家快看啊!鬼都是她呼喚來的!」

 

幾塊石頭朝少女身上飛去,其中有一塊打中了她。

 

「你們瘋了,走開!」考德利克連忙抱住妮絲特爾以背抵擋,一邊對眾人大吼。

 

詭異景象繼續增加,黑霧從路口朝村中蔓延,霧中若隱若現不祥的靈光,滿地蛇鼠爬行,婦女驚叫連連,男人拿出武器槍枝戒備,但忽然出現的怪鳥以及白衣女人讓他們都腿軟了。

 

「幽靈會用幻象驚擾活人,讓他們去教堂,我會處理。」妮絲特爾按住額角傷口低聲道。

 

「她使用巫術要害死我們啦!」那個老婦人還在扯著喉嚨大喊,考德利克連忙跑過去摀住她的嘴,免得事態一發不可收拾。

 

「胡說什麼,她是來救我們的!」

 

然而,考德利克的見義勇為卻無法阻止老婦人在眾人心中灑下懷疑種子,立刻有多管槍口對準妮絲特爾。

 

「是的,是巫術唷!」妮絲特爾對考德利克拚命使眼色,又露出邪惡的微笑,翻開掌心,青綠火焰宛若流水灑了滿地,妮絲特爾身邊立刻環繞大火,映得那雙眼睛碧綠如螢,長髮在火燄中飛揚,現在的妮絲特爾是個不折不扣的邪惡魔女!

 

「不要命的就過來,我會優先取走你的靈魂!獻祭給我的黑暗君主!」她高聲大喊。

 

考德利克先是被妮絲特爾判若兩人的姿態所震懾,隨即反應過來跟著大吼:「去教堂!上帝會保護我們!」

 

天曉得他還不是教徒呢!但是混亂群眾一聽這聲怒吼,大夢初醒紛紛推擠逃難。

 

考德利克此時衣服皺亂,頭髮遮著眼睛無暇撥去,拚命在洪水般的人群中擠出路來想靠近火燄中的魔女。

 

「妮絲特爾──」在火燄邊,他踟躕,但魔女卻用明亮的眼睛看著他,男人焦慮、慌張、恐懼,卻對少女伸出手。

 

「走!」實業家已無昨日的風度,他不敢碰到火焰,卻直直看著妮絲特爾。

 

「去哪裡?」她似乎覺得有趣。

 

「跟我走啊!難道妳要留在這裡?」

 

「我不能去教堂,那樣會讓我的力量無法完全發揮。」妮絲特爾說。

 

「你也去避難吧,雖然教堂沒有聖力,但只要你們齊心合力祈禱,那些鬼怪還是無法靠近,而我沒有干擾也比較好做事。」

 

「妳真的不要緊嗎?」她的傷口甚至還在流血。

 

「別忘了,我是來解決事情,不是被保護的人。」少女笑得輕巧。

 

「可是──」

 

「沒關係,這樣反而較好對付,無論如何,伊凡先生,這次我只有一個人,無法分心保護其他居民,請你快點避難,無論看到什麼都不要亂跑。」妮絲特爾在火燄中的影像逐漸淡化。

 

「對了,那座塔是做什麼的?」

 

她抬手指著東北方在昏暗中一道聳立的黑色尖塔。

 

「那是預定作為文物展示館的舊哨塔遺跡。」考德利克本能回答她的問題。

 

「是嗎?我大概知道目標了。」源源不斷的黑霧來源,妮絲特爾輕咬下唇。

 

好歹她也是菲爾梅凱亞的第二把交椅,蒙逆刃姊姊直接傳授巫術的專家,怎能還沒看見敵人真身就夾著尾巴逃回學園!這樣做不但對不起菲爾梅凱亞學院,迪亞理烏斯那混蛋還不曉得會笑成什麼樣子?

 

碧綠火焰仍燃燒著,忽然緊貼著地面飛快擴散,廣場上奇形怪狀的生物與鬼火紛紛遭到焚燒,發出慘叫逃逸四散,一些居民連同考德利克在內詫異地注視這一幕。

 

那名被火焰環繞焚燒的魔女不知何時消失了。

 

宛若大水中的螞蟻,瑟縮在白色小教堂的碎木鎮居民彼此靠在一起驚慌地望著玻璃窗外,那些奇形怪狀或是半實體的鬼影不斷徘徊,有些甚至是他們死去親人的臉,腐爛可怖,發出飢腸轆轆的呻吟。

 

白骨骷髏正從教堂周圍的欄杆邊走過,刮擦木頭的聲音令人血液凍結,牧師大聲地帶領著禱告,但許多人就算緊閉雙眼也無法感到安慰。

 

昏暗無光的白晝,騎著亡靈馬的無頭騎士,白衣女人,被吊死在森林的小女孩,各種傳說中的妖魔鬼怪紛紛包圍著他們,死者自墓地而起,牆壁與門扉傳來銳爪的爬抓聲。

 

女人與孩童的哭叫聲幾乎要淹過牧師的禱告,忽然整座教堂搖晃起來,連牧師都鑽到祭壇下簌簌發抖,一時間,燭火熄滅,四周陷入黑暗。

 

※※※

 

少女勇敢地凝視著陰森的舊哨塔,拍了拍裙襬邁步前進。

 

哨塔裡面堆著十來個木板箱,據說是重建工程中挖出的文物,有人骨、獸骨和許多稀奇古怪但欠缺商業價值的東西。

 

木箱堆轟然裂開,滾落許多以碎布包裹的團塊,妮絲特爾專注觀察哨塔內部,直徑約二十步,算是寬敞,同時有旋梯通往頂端,但此時只能看到朦朧的輪廓。

 

牆外傳來摳抓聲,數量龐大的不明生物正從外攀爬,企圖透過箭洞鑽入舊哨塔,出口也被堵死了。

 

妮絲特爾一揚手,螢火照亮塔頂,天花板盤據著滿滿的骷髏群!

 

泛黑的骷髏群飄上半空彼此黏聚,組成巨大的人形骨架,出土文物中彈起一個約有三十立方公分大小的物體,布條鬆落,黑色鑲銅木箱飄浮在妮絲特爾正前方。

 

木箱自動對妮絲特爾開啟,宛若一個開口發笑的骷髏頭,少女鎮定小心地保持視線不離那木箱,右手卻悄悄探到口袋裡,拿出一塊長橢圓形的玻璃卵輕輕握在手心。

 

原本空無一物的木箱,箱邊無中生有爬出黑色長髮,在螢光下泛著鱗片般的亮澤。

 

一張枯槁的女人臉張開腫脹滴血的紅眼──就是她!

 

妮絲特爾嘴角稍稍繃緊,這些建築工人不分青紅皂白地亂挖,反而把原本封印在地底的不祥之物喚醒。

 

斯塔爾高地的傳說太多,妮絲特爾原本無法肯定造成碎木鎮騷動的罪魁禍首是哪一樁,甚至可能是一群凶手!

 

她需要徵兆,沒想到徵兆這麼快就出現了!

 

兩百年前,有個邪惡女巫在斯塔爾高地遭到處決,為了提防她用巫術復活,人們將她的屍身磔開,原本要送往不同地點火化,讓她的靈魂也無法完整,但是負責運送屍體的人未曾走出多遠就暴斃在地,連同屍塊一併失蹤,因此女巫的屍身傳聞就散落在現今碎木鎮的不知名地點。

 

但魔女美蒂兒的傳聞非常罕見,妮絲特爾先前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在學園保存的祕法資料中翻找出相關紀錄,各地處決女巫手法不同,很大程度模仿了獵巫時代的風格,不脫水火刑,基督教徒相信火能淨化邪惡,也能讓上帝享受到焚燒罪人的快感,但斯塔爾高地的紀錄很特別,內容簡短,無法推敲更多。

 

「美蒂兒,妳不願安息嗎?」妮絲特爾心平氣和地問。

 

人頭發出淒厲的笑聲,嘴角腐肉撕裂直達臉頰。

 

女巫頭上的巨型黑色人骨開始顫動,朝妮絲特爾撲來。

 

妮絲特爾拋出玻璃卵唸誦咒語,發光魔法陣整座哨塔。

 

玻璃卵碰到黑色骷髏瞬間碎開,灑出一片翠綠液體,才剛聚形的骷髏狂亂掙扎,濺上液體處開始軟化腐蝕,女巫頭高聲尖叫,妮絲特爾險些耳聾!

 

「吵死了!」妮絲特爾沒好氣的怒斥。

 

雖然對方是有兩百年歷史的惡靈,但拚上她全部巫力,加上這個陣圖的淨化力和環境本身的靈力,應該可以賭一把!

 

美蒂兒拿嬰兒和幼童煉製屍膏與美容藥,同樣走巫術專業的妮絲特爾相當不齒,所以她不會安撫美蒂兒,也不是驅趕她而已,妮絲特爾要徹底淨化這個可怖的惡靈!

 

伴隨著由死人骨合成的骷髏崩潰,女巫頭開始融化,妮絲特爾卻不敢放鬆,集中精神維持魔法陣的運作,堅持壓制對方的暴動直到最後一秒,美蒂兒的頭顱化為一攤黑色屍水為止。

 

強烈的耳鳴聲,已經是極限了,換成逆刃姊姊應該遊刃有餘吧?她明知任務書上註明只需調查,雖然可以拖住現場情況用使者回報學園求援,但她卻想試試自己的能力程度。

 

有點過於莽撞了。妮絲特爾坐倒在黑暗中這樣想。

 

反正最後還是打贏,背美蒂兒惡靈被吸引的鬼魂和幻影,等會兒應該也會消失,看來這次事件因女巫頭顱而起,還好那些當初為了封魔跟著屍塊一起被運送的聖物也混在這些文物堆中,多少牽制了美蒂兒,而妖巫的身體也未拼湊完全,否則最先受害的應該會是鎮民的子女。

 

「可以回去了……」妮絲特爾轉身欲離,愕然發現碎骨自動飛起,牢牢黏封住舊哨塔底部唯一的入口!

 

搖搖欲墜的哨塔開始崩毀,一波波碎裂石塊朝底層砸落,妮絲特爾本能想重畫結界自保,劇烈刺痛襲來,巫力已經耗盡,她下意識抬起手臂格擋。

 

可惡,都是那鳥人的烏鴉嘴!這個死不瞑目的女巫就算被消滅了也要拉人陪葬嗎?

 

妮絲特爾失算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林賾流 的頭像
林賾流

風暴荒野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