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霧吞沒大地,造成致命又神祕的異象。

 

暗得醜陋的腥紅色,魔女們全停留在空中,不敢履地探勘,哪怕是飛得稍微低一點兒,都可能因此遭到腐蝕。

 

菲爾梅凱亞院生彼此拉開距離觀測敵方,包圍網中出現一張龐大繁複的魔法陣,朝魔女們身後延伸到四面八方,花紋從平面中宛若植物般朝下生長,扭織成長網,探入血霧之中。

 

初步交手即是僵持,菲爾梅凱亞的魔女們架構出比考德利克作品更龐大的巫陣,卻不是為了破壞對手陣圖,而是預先淨化這一帶被巫術控制的死靈、自然精靈和力場,單憑一人支持不了這麼大的淨化法陣,必須集合眾人之力才可能辦到。

 

那名巫士就在血霧之內,他使用的巫術太邪門,不能說錯,也不能說正確,但那就是巫術的典型特徵──強大難解的力量。

 

不揭開這層面紗,連對等接觸也談不上,考德利克或許遺傳了祭司之血,有些巫術刻印在血統裡,逆刃必須計算入所有背景因素,考德利克的巫技加上隱士團的分析都指向這個可能性。

 

淨化是非常耗神的精細活,比較起來汙染就相對簡單許多,但是後者必須負擔法術反噬的風險,由此可知這個巫士大膽且瘋狂,而且不知繼承了哪些讓他敢如此作為的巫術知識?

 

逆刃選擇的戰術雖然保守,持之以恆下來卻很有效,她不賭乾坤一擲的勝負,這次菲爾梅凱亞傾巢而出,就是要考德利克別無生路,不只是讓他戰敗而已,堅壁清野只是開始。

 

逆刃並不參與集體淨化的行動,身為巫術學院的領導學生,她必須以全副精神留意一切微小變化,以防考德利克趁機襲擊任何一個正專注精神的魔女。

 

大魔女閉眸浮游在淨化法陣的正上方,宛若一隻靜止的黑蝶。

 

忽然,電光石火間,逆刃張開雙眼。

 

正下方血霧忽然波濤洶湧推擠出巨大人臉,嘴唇張開,噴出更加鮮紅而惡臭的氣息。

 

「來見我嗎?魔女們……還有妳,逆刃……」那張流動怪臉無視上方的陣圖正不斷抽吸血霧,用男女合聲的邪魅嗓音說話。

 

「考德利克?路卡斯?名字應該已經不是你的記號了,巫士,看來你知道我。」大魔女環胸居高臨下說。

 

「妳也……很好……」縱使這麼多魔女同時在場,那聲音卻恍若未聞,逕自評比道。

 

「來我這裡吧!如果妳想看看妮絲特爾的身體,那不是妳心愛的學妹嗎?你們很狡猾呢!搶走了她的靈魂,竟然有辦法作到這點,出乎我的意料。」血紅臉孔並未表現出任何氣惱之意,反而是心平氣和的邀請。

 

「跳下來,逆刃,不會傷到妳,我能自由控制這結界。憑妳們根本淨化不了,只會衰竭而死,甚至不用我親自動手。」

 

「不。我看起來有那麼笨嗎?」大魔女笑嘻嘻地說。

 

「妳難道不擔心學妹的身體嗎?」考德利克惡毒地詢問。

 

「你會想要就是有用,要怎麼樣我們也來不及阻止了,所以只能看看我不稀罕,要搶回來,聽清楚了嗎?無禮的男人。」

 

「妳好像誤會了,我雖然很喜歡妮絲特爾,並非表示我絕對不敢毀了她的身體。」

考德利克的化身說道。

 

「如果妳們非得要干預我,我只好出此下策了。」他淡淡地威脅。「近距離面對我說不定還有暗殺成功的機會,不考慮一下嗎?逆刃,我等妳,叫那些學藝不精的小孩子退下吧!或者她們高興也可以繼續在這邊玩耍。」

 

天時地利都讓考德利克佔了先手,逆刃也明白這個事實。

 

他狂傲的宣言讓所有魔女皺眉。

 

美蒂兒躲在哪裡?

 

如果是一對一的巫術比拚,她對美蒂兒應該可以險勝,但考德利克究竟是虛有其表,靠美蒂兒支撐,還是他真的徹頭徹尾都凌駕在美蒂兒之上呢?不明白這點就無法出擊。逆刃在心中盤算。

 

如果考德利克繼承祭司之血,發動這個巫陣所需的巫力或許會比他們預估的少。

 

反過來說,考德利克也可能因為血統緣故掌握遠超乎他們想像的巫力,畢竟他浸淫巫術的年歲也不少,巫士的力量非常難測量,必須仰賴其生平、事件、親自接觸加上豐富的經驗判斷後方可推測一二。

 

一顆金棕長髮飄逸的頭顱無聲無息飄在逆刃後腦,忽然朝她雪白的後頸咬下,逆刃及時閃避,眾魔女都對美蒂兒如此安靜的偷襲吃驚,一時慌張讓淨化法陣的圖騰扭曲起來,原本旋流向上的血霧秩序因此混亂。

 

逆刃手中赫然出現一把細長匕首,她瞬間迴轉刀鋒指著美蒂兒。

 

「妳很美啊!美蒂兒!」

 

「承妳情。」美麗的頭顱無法欠身回禮,但她的表情讓人感到有具看不見的身體如此動作。

 

但下一秒逆刃的笑就滲入了惡意。

 

「可是,現在變得很醜哦,那個男人支配了妳,沒告訴妳穿過那個巫陣是要付出代價嗎?」

 

原本要繼續攻擊的頭顱愕然,見逆刃大眼中倒映出自己的模樣,滿臉血泡,皮肉甚至半融化的狀態,極為可怖噁心,別說是出現在以愛美聞名巫文檔案的美蒂兒臉上,任何普通女人若是變成這樣也定然要發瘋的。

 

「只要小小的暗示,就可以讓妳不去注意被巫陣腐蝕的自己,若要打開讓妳出來的通路,一定會驚動我們,所以讓妳直接飛出來偷襲的男人,禮儀課程還真該去重修呢!」

 

「這點小傷──我拿那小女孩的血馬上就可以恢復了!死吧!」

 

「為什麼用本體攻擊我呢?妳的巫力比我想像得要弱很多,是被當成『楔』種入斯塔爾高地了嗎。」這個巫陣雖然藉由巨大犧牲成形,但是巫術施行需要對象,此時也不例外,但這次的對象卻是「大地」,因此除了活祭以外,需要強烈到足以讓巫陣固定下來的媒介,不是考德利克自己,八成就是美蒂兒。

 

如逆刃所推測的,巫陣內的術者自己也被這個巫陣所束縛,無論由外入內,或是從內向外移動,都會受到血霧的侵蝕,哪怕是美蒂兒這種程度的巫士,穿過巫陣得以不滅已經很驚人了,一樣得付出血肉模糊的代價。

 

人類可以操控這個巨大巫陣,卻不能削弱其性質,有效範圍內皆是無差別攻擊,強度和能量也會自行成長,真有如惡魔的手筆。

 

「只要在這巫陣上,我就是最強的!」美蒂兒說完,原本平均分散在斯塔爾高地各處的血霧形成足以吞沒魔女們飛行高度的海嘯。

 

但是魔女仍無一人離開崗位,每雙麗眸只是專心凝視著陣圖。

 

「妳墮落了,美蒂兒。居然會說出『馬上就可以恢復』這種下流的話,臉不是女人的生命嗎?醜的東西哪怕存在一秒,就是醜陋,妳這樣沾沾自喜,真是教逆刃我有種見面不如聞名的失望。」大魔女雲淡風輕地說。

 

美蒂兒愣住,沒想到逆刃居然將話題跳到美容。

 

「果然醜陋會傳染,我們妮絲特爾比妳有眼光,男人就是要挑漂亮臉蛋身材,才能對我們魔女有所用處啊!聽到了嗎?學妹們。」

 

「是的,大學姊。」魔女們忍笑回應。

 

她們沒有必勝的把握,但是有必勝的決心,巫術不是比強,而是比準,當她們的獵手是大學姊時,沒有遲疑動搖的必要。

 

「美蒂兒,不要被她的話搧動。」考德利克的聲音說。

 

「美麗的靈魂……妳看到了嗎?」逆刃看著她定定地質問。

 

「我知道,美麗的靈魂……」美蒂兒低頭,似乎產生不小的動搖。

 

血霧毫無預警朝魔女們暴湧覆蓋,巫妖腫脹潰爛的臉龐朝逆刃直衝而來,五官布滿狂喜的笑意:「所以吞食那些美麗靈魂才會讓我如此快樂啊!」

 

黑暗搶在血霧之前,張開夜色羅網包圍住魔女們,美蒂兒遲了一秒,才意識到額心正插著一把細刃匕首,逆刃的手緊緊握著刀柄。

 

匕首驀然粉碎成淡藍光塵,順著傷口鑽入美蒂兒的頭顱,女人頭發出夜梟般淒厲的叫聲灰化成粉屑,同時逆刃的闇網也到了支撐極限,結界內部處處是火色龜裂紋,幸好隨著美蒂兒的毀滅,血霧巨浪也暫時退去。

 

瞬間淨化了魔女的惡靈,院長給的這把巫器果然厲害。

 

但是碎木鎮有兩個敵人,當初就只能擇其一使用,除了賦予在武器中的力量太強大,就算是逆刃也只能攜帶一把以外,就是縱使敵人露出破綻,同樣的手法至多也僅能奏效一次。

 

當考德利克徹底將美蒂兒做為楔和盾使用時,逆刃就知道這把匕首只能使用在魔女頭顱之上,那躲在巫陣裡的主謀太狡猾,不會輕易露出縫隙。

 

「姊妹們,最後的王牌剛剛我順手用掉了,接下來只能倚靠大家的實力。」

 

魔女們莞爾一笑,繼續維持淨化法陣的強化,考德利克對於美蒂兒被殲滅一事不聞不問,只是將意識抽離血霧。

 

逆刃繼續目測巫陣變化,死亡巫陣竟未隨著美蒂兒的消失減弱,照她們這種速度需要數週或更壞的估測──數月才能完全淨化。

 

考德利克原本就沒打算隱瞞他的所在地和行動,那麼,他要的就是時間,維持現狀對考德利克原先的計畫根本不痛不癢。

 

有哪裡還遺漏了……

 

逆刃在緊張的對峙中同時沉思。不,這是原本資訊就過於不足的缺陷。

 

打壞了「楔」,巫陣應該會有所變化,甚至全盤瓦解,但迄今未起這種變化,難道美蒂兒也不是楔,被作為陣眼的另有他物?

 

可惜她的眼力不足,無法直接解析這個巫陣,血霧又遮住陣圖形態。

 

考德利克非留在巫陣之內不可,為何他要創造這個巫陣?是了,第二個問題才是重點,當初她們都想錯了,為了創造純粹的巫術之子,需要血統、能量,透過巫術來受孕,需要陣圖將龐大的能量導入胚胎中。

 

這樣一來,楔就是母體了,妮絲特爾無靈魂的身體,就算做為楔也不會有任何不安定的情況,反過來說,逆刃她們也絕不可能攻擊這個楔,此時妮絲特爾的身體還被深藏在巫陣之內,情況不明。

 

非常卑劣的做法,菲爾梅凱亞只能用消耗戰術,而逆刃不想再出現傷亡,就勢必不能輕舉妄動。

 

忽然間,上空傳來雙頭角鷹的鳴叫聲。

 

「洛歌斯,此地不適合你,帶妮妮回去!」逆刃見他仍不顧危險在上空徘徊,自己又不能擅自離開淨化法陣中心,只得以使者傳聲要他離去。

 

「魔女,為何不一口氣淨化巫陣,這樣只是平白浪費力量替這裡打掃環境。」迪亞理烏斯開口。

 

「小子,你這要求可是過分了,靠人類的力量要淨化這些污穢,只能徐緩導引。」逆刃其實是想把考德利克誘出,至少引誘到巫陣表層,好尋求機會打敗他,在這之前只能靠耐心苦撐。

 

「知道了就退下,我們已解決美蒂兒,剩下考德利克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臨陣補全不足情報,直接判斷應對方式而行動,所以才需要全院的魔女彼此支援,她們有自成一系的動員方式。

 

「沒有時間了。」迪亞理烏斯說。

 

「楔很可能就是妮妮的身體,縱使你有辦法瓦解巫陣,那樣也會破壞妮妮身軀,你以為我會容許你這麼做嗎?」逆刃瞇起眼道。

 

「逆刃姊姊,我沒關系,只要讓那個巫士得到應有的制裁!」妮絲特爾顫巍巍發聲。

 

「妮妮,活下來不是妳的願望嗎?」逆刃問。

 

「可是,精神長存是姊姊告訴我的真理。如果非破壞不可,就破壞吧!」妮絲特爾微笑說。

 

「妳讓她們都撤退,逆刃。」洛歌斯院生天外飛來一筆的要求。

 

「你又想召喚惡魔了嗎?這樣我會按照外院濫用巫術的校規,先阻止你。」使者祖母綠的眼睛散發螢光,逆刃絲絨般的音調異常冰冷。

 

「這樣做對直接打破巫陣毫無效力,還會損及我方。」

 

「不。」

 

妮絲特爾也不清楚他到底想怎樣?

 

「斯塔爾高地已經承受兩面大型陣圖了,再加一面力流就會失控。」迪亞理烏斯說道。

 

「你要靠自己發動能與這兩面陣圖規模媲美的法術?據我所知,你元素魔法成績只是平平,若你要付出能力以上的代價,我就封殺你的行動與精神。」逆刃警告。

 

「迪亞理烏斯!我只是要你帶我來這裡!你不要自做主張!」妮絲特爾也在一旁幫腔阻止,居然對她的逆刃姊姊這麼無禮!

 

接著,迪亞理烏斯做出一個讓妮絲特爾血脈倒流,眾魔女啞口無言的舉動,他很熟練地抓住了肩頭的貓頭鷹抱在懷中,並用手掌將鳥頭壓了下去,徹底的封口動作。

 

接著他對使者露出了神祕又有些天真無邪的笑臉:「在我能力以內就可以了吧?」

 

「不撤退也行……但是妳們可要躲快一點,因為時機提早了,我自己也還沒有試過……」

 

語罷,大地震動,連在空中的魔女都能感覺出力場不穩定,強大的「什麼」同時撼動邪惡的毀滅巫陣和魔女的淨化法陣,但更令人驚訝的是,她們親眼目睹迪亞理烏斯外表的顯著變化。

 

妮絲特爾不知道視野外的異變,她使出吃奶力氣掙扎,千辛萬苦用不方便的鳥身擠出迪亞理烏斯掌縫,卻碰到冰絲般寒冷的物體,仔細一看是水晶色的透明線條,如果不是那些細絲徹底無色透光,她會覺得那是頭髮的一種。

 

下一秒妮絲特爾抬起頭,頓時感到迷惑,剛剛說話的是迪亞理烏斯,此時近距離看到的卻是身型更龐大,樣貌完全不同的異族。

 

那頭水晶似的柔順長髮的確是從他頭部延伸的,像雪一樣半透明,已經不能說是白色的皮膚,堅挺的鼻子和秀氣的嘴唇都完美得像是假的,但是眼睛……雖然沒有瞳孔,一邊是透明,一邊卻是她曾見過的珍珠色,那是被惡魔契約燒灼過的傷痕。

 

異族口中發出像是口哨般的旋律,她完全聽不懂意思,但那的確是某種語言。

 

「迪亞理烏斯?」

 

空氣變了,像是森林深處的濕潤與潔淨感,強烈乾淨得讓妮絲特爾簡直要窒息,她從未有過這種經驗,那張臉孔低頭看著她,不,是要她跟著低頭往下看,妮絲特爾照做了。

 

不知原因為何,只是靠近就有種深沉的感動,那個生物太美了,也不是人類能想像的姿態。

 

低頭望去,就算妮絲特爾此時已沒有身體,是附身在使者貓頭鷹身上,她還是下意識受到人類習慣的影響,鳥喙開開。

 

血霧中竄出一頭鱗色墨藍的死亡飛龍,目測至少有座小山那麼大,部分骸骨外露的巨龍一張開血盆大口,立刻噴出霜白霧氣朝四方凶猛吞湧,魔女們不得不捨棄淨化法陣往上飛散好躲避那雪崩般的衝擊,以免被捲入不明性質的攻擊範圍中。

 

接著,亡靈龍開始暴走,繼續狂噴著冰霧,然後用爪牙蹂躪考德利克的血霧巫陣,碎木鎮隨著血霧的潰散露出部分地表,均如凍原般覆上一層厚厚的雪花冰。

 

妮絲特爾開始感到顫抖。

 

她的身體……還在巫陣裡,雖然說當捨則捨,但那是對親愛的學姊和同院姊妹發表的勇氣宣言,那個洛歌斯的鳥人在不客氣什麼?

 

「迪亞理烏斯,你這混蛋──」

 

雪色遺跡。

 

半毀的碎木鎮還看得出一些輪廓,所有俱被冰雪所覆蓋,迪亞理烏斯飛落在那頭死亡翼龍肩部,翼龍轉過脖頸,以龐然頭部貼近迪亞理烏斯,連妮絲特爾也能就近看見帶著燃燒冰雪的獸眼。

 

原本體型已經夠駭人的雙頭角鷹和翼龍一比竟像麻雀般迷你可愛,迪亞理烏斯保留那副奇怪外表,和翼龍說著妮絲特爾無法理解的語言,然後雙頭角鷹又飛到了地面。

 

死亡翼龍仰頭發出莊嚴的吼聲,隨即張開足以遮蔽天空的巨翼,轉眼興起風暴往北方起飛,過了很久後才變成天空中一個深藍的小點。

 

妮絲特爾被參雜冰屑的風激得發抖,那吞沒巫陣的冰雪,和翼龍本身有著超乎想像的自然力,比起洛歌斯的人能用出的水系魔法要強很多很多。

 

那招到底是什麼召喚術?絕對不是人類的魔法!

 

「你真的是……迪亞理烏斯嗎?」妮絲特爾望著那銀白的生物,顫聲問。

 

「要召喚『冰爪』,就一定要先解開身上的巫術,用我本來的面貌和力量才能發動這個刻印在我血脈裡的召喚陣,這是某人送我的巫具。」他攤開手心,妮絲特爾赫然看見那件單片眼鏡。

 

「那是在另一個大陸棲息的龍類祖靈,我一直想召喚祂來幫我,卻沒人教我該怎麼做才能成功。」

 

「迪亞理烏斯,你不是人類對吧?」

 

「我是人類啊,只是有精靈的血統。」他態度很自然地回答,一點都不覺得有不是之處。

 

不知道為什麼,艾傑利裡的非人,只要不是純血族,而是混血兒的話,總是喜歡對人說「我有一半人類血統喔!」,好像這句心虛的話講出來就不那麼心虛了。

 

從文化意義上,父母各一半的確是有一半人類血統,但非人生物在力量和遺傳上普遍具有壓倒性優勢,從物種調合學的角度來看,真實的遺傳比例可能是一百比一,甚至隨著異族方面的階級力量愈高,可能是一百萬比一!

 

「勞亞大陸上有屬名精靈的生物族群嗎?」妮絲特爾下意識回溯記憶庫。

 

課堂印象中「精靈」一語都是形容非實體的精神生命,但也不能排除這片大陸以外存在其他有血有肉的生物被這麼分類。

 

「沒有,我可能是移民。」迪亞理烏斯也很老實地交代。

 

「好啦,學術問題你們晚點再討論吧,問題還沒解決呢!」大魔女不愧經驗老道,暫時拋開迪亞理烏斯的身分之謎,按部就班處理當前的危機。

 

舉目望去,冰雪之中出現一個墓穴般的半球體,被厚重的冰霜所覆蓋,魔女們紛紛在逆刃的帶領下往該處集合,在球體隆起的前方發現一個大結晶體,裡面隱約可見人影。

 

「是巫士。」逆刃說。

 

「還活著嗎?」有人詢問。

 

「也許……」說話的同時,暗影從手心蔓延,頓時將冰體封成黑色。

 

「現在可以回答我了,迪亞理烏斯,你的戰略依據從何而來?逆刃我視情況評分喔!」逆刃問。

 

反正三不五時都會和非人打交道,頂多只是品種不同的問題,沒必要大驚小怪,再說連異界的惡魔和未知精神體都是魔女們往來的對象了。

 

扣除著眼點不同導致的思考差異,迪亞理烏斯應該也有自己的策略。

 

世界上所有區域各有不同生物居住,即使是在勞亞大陸以內,廣大的黑暗樹海也藏匿了許多新世界人類無從理解的生態,何況是大陸以外。

 

既然考德利克是利用隱士團所說的伊葛族邪神祭祀,打開這面邪惡汙穢的巫陣,人與神的力量自然無法對等,這也是逆刃就算聚集了整個學院的人力,她們的淨化能力還是追不上巫陣。

 

當時迪亞理烏斯就決定了,他要召喚同等或凌駕這個巫陣力量來源的存在,魔女不清楚迪亞理烏斯的真身,但他的確是有起跑點上的優勢。

 

因此他召喚了異大陸的冰爪,在勞亞大陸上很夠資格被尊為龍神的,就戰術的實行上還是暴力獲勝,這是魔女們事後最不甘心的地方,這洛歌斯小子基本上是作弊才當上贏家。

 

迪亞理烏斯之前召喚惡魔的舉動,同樣計算過風險,和普通人類不同,他精靈族的真面目和異界惡魔在力量上較對等,能付出相對比較高昂的代價,但對自己來說損失又沒那麼高,因此他救出妮絲特爾的靈魂時,保留了王牌不用,暫時觀察情況,使總攻更十拿九穩。

 

逆刃的疑惑也得到解答,召喚無名惡魔在那樣的巫陣中開個通道,怎麼可能只有付出右眼的代價而已?而是他右眼的價值就已經遠勝過普通巫士的全部。

 

但是和巫陣威力相比,考德利克的巫力果然沒超出逆刃的估算,被這冰雪中的異族自然力吞沒凍結了。

 

如果打碎這冰塊,巫士本人也會碎得四分五裂吧?但逆刃並不想這麼便宜他,有美蒂兒的前車之鑑,毀壞巫士肉體也不能真正解決問題,再者考德利克身上的祕密當不只如此,值得細細拷問,再一一追究。

 

迪亞理烏斯無色的長髮飄揚,走到冰墓前,伸出帶著爪的手指舉肘拍下。

 

掌下出現一條裂縫,俄傾半徑約一百公尺的冰動墳墓發出龜裂聲,裂為兩半轟然崩塌,石雕祭壇出現,上頭躺著褐髮魔女毫髮無傷的肉體。

 

「妮絲特爾。」他只是對棲息在雪枝上的貓頭鷹喊了她的名字。

 

縱使換了個外表,還是那抹欠扁的笑容。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林賾流 的頭像
林賾流

風暴荒野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