啜飲一口祁門紅茶,溫熱液體滋潤嘴唇,甘美的芬芳在口內散開,服務著舌頭和口腔黏膜,暖意須臾上升到鼻腔。

 

又到了陰雨綿綿的冬季,西洋棋桌上放著邦妮管家手製小餅乾,沒有工作時優閒地消磨一整天也不錯,客廳裡另一個存在卻讓奧古斯都的心情頓時像被拋下海面的錨,冒著氣泡一路下沉。

 

來自利物浦的雷克斯男爵是滿臉陰氣的蒼白英國人,家族在巴黎市以及其自治領上發展貿易業將近一個世紀,屬於新巴黎東南方落地生根的望族之一。

 

邦妮管家去應門時,這個不請自來的客人還裝模作樣地行吻手禮,處刑者的住處通常沒有客人上門,好吧,一定要坦白描述事實,就是六年來都沒人拜訪,只是年輕單薄得會讓中年婦女主動付出關愛的小主人和二十八歲的女管家一起寧靜居住的老房子。

 

奧古斯都不認識這個陌生人,也不覺得對方能影響到他,目前能做的就是保持風度傾聽對方喋喋不休地說話,今天邦妮的餅乾烤得有點硬,奧古斯都決定大方地拿去招待客人。

 

「羅德家族發現年高德劭的老族長居然是戀童癖者,在鄉間隱居處祕密飼養禁臠,方便他淫虐幼童取樂,根據我的私人調查已經有數十人死亡並遭就地掩埋,家族決定向黑色紳士同盟告發契克大人的暴行,請求組織出面解決。」雷克斯男爵咬牙切齒道。

 

「的確駭人聽聞。稍待我看一下你帶來的資料。」奧古斯都總覺得對方不像是會家醜外揚的類型,這樣大剌剌地討論簡直像在描述一本低俗小說。

 

羅德鎮本來只是一處荒地,拓荒團長期向牧民收購羊毛,漸漸聚集許多人口,羅德家族也前來置產並建立生產線,又派出專員輔導在地住民改善技術,漸漸形成村落,最後成為一座小鎮,理所當然就由羅德家的人選上鎮長了。

 

目前羅德家族族長是七十歲的契克.羅德,已經正式退休養老,和平的小鎮鎮長對這位身經百戰的時代角色而言算是體面多過實質的職位,據說契克.羅德也將城鎮事務處理得井井有條。

 

「原本羅德家族就是黑色紳士聯盟的贊助者,組織本身也有兩三個成員出身閣下的家族,倘若羅德家族向組織內部告發,我相信上頭會受理,但你卻這麼快就來找我了,真有趣。」奧古斯都托腮道。

 

黑色紳士聯盟屬於各司其職的精密組織,奧古斯都通常只負責暗殺目標,在其他聯盟成員充分調查和背景支援的前提下獨自行動,並不會和這些幫忙前置善後或打下手的傢夥碰面。

 

講得極端一點,對方有罪無罪,該不該殺,這不在奧古斯都注意範圍,只是這次雷克斯的委託程式跳太快了,很可能沒經過正式調查。

 

「您的零敗記錄和行事風格相當理想,蘭德爾先生,我們不確定會是哪位處刑者出馬,只好事先前來致意,小禮物不成敬意。」雷克斯男爵露出難看的笑容。

 

奧古斯都就是少了點社交天分,瞧瞧,人家做起來多麼拿手。掀開禮盒,今年聖誕節可以買金龍商標的化妝品給邦妮當禮物了。

 

「我還是得拿到任務指令才能出擊,你懂的,組織規範,不過我會傳達這方面的積極意志。」奧古斯都說。

 

「那是自然。」

 

「希望您能理解,我們無論如何都不希望此事曝光的希望,蘭德爾先生。」紳士抽出手帕擦拭了下額角的小水滴。

 

「你們直接來找我,這樣不符合規矩,處刑者的身分在組織裡雖然不是絕對保密,萬一被外人知道會對我的工作造成困擾。」奧古斯都拿起官腔。

 

處刑者是工具,黑色紳士聯盟的利器,負責肅清所有被指定要從這個世界上退場的目標人物,但也不是哪個阿貓阿狗都可以拿去作為己用,事實上只有聯盟主席和各分部主任能夠核發使役處刑者的公文。

 

以往發生過好幾次偽造任務指令的事件,你不會想知道這麼做的人下場如何。

 

總而言之,奧古斯都的登場往往都是在盛大緊密的行動計劃中,他不喜歡這種私人拜訪。

 

「這點羅德家族明白,僅此一次下不為例,等您接下任務後,希望你能配合我們,不會給您多添麻煩。」才擦完額角,男爵又臉色怪異地將手帕湊到先前擦過的位置。

 

奧古斯都表情毫無變化,處刑者的公寓欠缺維修經費,客廳有點霉味還會漏水,公寓主人習慣的座位當然是經過精密計算後的安全點。

 

「倘若組織同意,我就沒意見,不過一切必須是依照我的安排。」

 

「那是自然,但請蘭德爾先生低調行事,我方希望舉行正常的葬禮,萬一引起媒體或員警注意就頭痛了。」雷克斯的表情就像談論要買哪支股票或處理叛逆子女在學校引起的小問題。

 

「視情況而定。」奧古斯都不願意先把話說得太滿,以免到時候綁手綁腳。

 

「您會發現這並不困難,事實上我們已經備有數個行動方案可供參考,羅德家族悉聽您的需要。」

 

奧古斯都定定地看著對方,想研究一下男爵是否害怕眼前的公寓主人──黑色紳士聯盟新巴黎分部的首席處刑者(其實總共也才五個),奧古斯都.蘭德爾。

 

奧古斯都下了結論,男爵的確是害怕,儘管自以為隱藏得很好,真無聊。

 

不可否認的是,無能的人通常有權有勢,所以他們買得起他的服務,而他的確需要實質的報酬,這就是三天後奧古斯都為何會坐在轎車上駛往羅德鎮的理由。

 

位在瑞士巴塞爾(Basel)附近的羅德鎮緊鄰著德法舊時邊境,天災異變後改道的萊茵河支流淌流而過,居民大多從事放牧,奧古斯都臨行前惡補過的薄弱地理印象只有這些。羅德鎮離自治領實在太遠了,就算搭車快速奔馳也要整整一天,路上聽司機好意介紹,他才知道羅德鎮被許多丘陵沼澤環繞。

 

雷克斯男爵提供轎車當交通工具,沿途路況糟糕,但坐車還是比畜力快上許多,輪船與火車班次稀少,停靠站同樣遠離羅德鎮,又有容易被記住行蹤的缺點。

 

羅德鎮生活方式還停留在十九世紀,奧古斯都曾經為了要帶何種消遣品去旅行大傷腦筋,還特地上網去查旅遊資訊,發現那裡相當排外,連旅客都不得任意進入。

 

現今全球資源短缺的窘境下,羅德家族實力還是足以帶起特定小地方發展,但羅德家族從雷克斯的曾祖父輩開始就是接受去科技化的教育長大,工作歸工作,回到家中就改用原始方式生活,連家電都不用,更別說手機和電腦了。

 

對一般只想過著便利生活還求之不得的人大概很難想像,但其實這是貴族典型無事忙的習性,奧古斯都決定快點辦完事回家,只帶了一套衣服和牙刷毛巾。

 

羅德鎮資訊極度封閉,有錢有勢的人要什麼服務辦不到?身處其中,一般人可謂求救無門,居民世代都替羅德家族做事,有種強大又盲目的忠誠。再也沒有比這種小國王式的莊園生活要更讓人腐敗快樂的天堂了,處刑者立刻對那個資本主義代表的富有老貴族契克.羅德興起殺意,一定是個腦滿腸肥的色老頭,光想就噁心。

 

工作歸工作,奧古斯都可不是會從處決過程中得到快感的變態,能夠休假有錢領也不想勞動,這次還要跑這麼遠冒生命危險從事體力勞動,讓他一開始就很難愉快起來。

 

「朋友」目前還很安分,幽靈之聲沒出來搗亂真是幫了大忙。

 

奧古斯都就這樣半睡半醒搖搖晃晃抵達羅德鎮,轎車在鎮內繞一圈後就往郊外駛去,奧古斯都只來得及往建築物瞄上幾眼,普通的鄉間小鎮。

 

轎車繼續穿過沼澤前進,眼前出現一條結實公路,太好了,不用擔心車子開到半路陷進泥巴裡。

 

下車後,奧古斯都觀察今晚要過夜的地方,二樓建築附帶一個大陽台,漆成白色的雅致外觀,房子邊有棵高大櫸樹,枝幹彎曲纏繞,在牆壁投下詭異的影子。

 

羅德家族只將巴賽爾附近的小鎮據點當成度假用途,擁有許多分佈在羅德鎮郊區的房地產,分別由不同家族成員持有,奧古斯都首先來到雷克斯男爵的度假小屋。

 

好不容易抵達目的地,所有人都鬆了口氣。

 

司機想幫遠道而來的貴客提行李,奧古斯都婉拒,逕自拎著手提箱走進客房,窗外遠方的阿爾卑斯山依然聳立,優美風景令人睡意迷漫,須臾薄暮籠罩,燭火有如幽靈的凝視。

 

第二天就要執行處決了,奧古斯都在雷克斯安排的過夜地點中默默等待。

 

翌日早晨,在幽靈之聲震耳欲聾的虛幻大笑中,蓄勢待發的處刑者以新造型登場。

 

羅德家傭人力圖把奧古斯都的外表整理得似模似樣,禁止他調整領口蝴蝶結,根本把這個危險的殺人者當成一隻聽不懂人話的貓。

 

「很好,這樣應該就可以了。」雷克斯男爵坐在壁爐前說。

 

「不好意思要請蘭德爾先生遷就計畫變裝,我們打算將您偽裝成某個落魄貴族家的私生子,送入契克大人經營的鄉村學校就讀,用這個理由應該不至讓對方起疑。」

 

奧古斯都低頭看了看強調純潔的白襯衫,七分褲下露出一截小腿,完全像是該死的愚蠢中學私校生。

 

「要一個二十二歲的男人扮成小少年,你們不覺得這種計畫太不切實際嗎?」

 

奧古斯都打算要是對方說這樣很適合就先打爆他的頭。

 

「東方人的輪廓較看不出年齡。」雷克斯很認真地表示。

 

這些人所謂的好辦法居然是要處刑者出賣色相,混入淫窟去終結老色魔,並且立刻舉行葬禮。

 

「你們還真是大費周章啊!」奧古斯都只是隨便說了這句話,雷克斯臉色閃過一絲僵硬。

 

「總之,很快就會結束了。」雷克斯道。

 

奧古斯都打了個呵欠,這間房子不適合他的睡癖,早上起來只是做做樣子,其實他根本沒睡著。

 

「最後,我想確認一件事,」無視那個尾隨不去的幽靈捧著他的臉撫摸,奧古斯都看向雷克斯問:「這是你們羅德家族的全體決定,不會有人倒戈相向幹擾我沒錯吧?」

 

「是的,蘭德爾先生,請你無須顧慮放手一搏。」對方彬彬有禮但是冷酷地回答。

 

貴族,新品種的怪物。

 

處刑者用指腹輕輕按掉嘴角太過諷刺以致不符合社交禮儀的笑意。

 

順利的話,今天午夜就能喝到邦妮泡的紅茶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林賾流 的頭像
林賾流

風暴荒野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