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匡噹!」

 

一串可媲美花腔女高音的尖銳碰撞聲從建築某處傳來,青年微不可見地瑟縮了一下,如果不是必須控制外出時間,好讓新來的女僕相信他會回家用餐,處刑者原本打算今天睡在咖啡館地下密室,至少美麗的木偶老闆不會干涉他的安寧。

 

老實說,奧古斯都很怕蘇菲亞拆了老爸唯一的遺產,害他和邦妮無家可歸。

 

蘇菲亞簡直就是和建築商串通好一樣,讓這棟老房子更加搖搖欲墜。

 

「主人,其實家事也是蘇菲亞的專長,因為如果一位淑女不懂僕人的工作,那要怎麼監督他們呢?」金髮少女曾經自信滿滿地說過這句話。

 

定義家事的範疇。

 

奧古斯都還沒看過有人可以欠缺自知之明到這種罕見程度,自我感覺良好兼強迫中獎來當他的女僕,也許對蘇菲亞來說,家事等於撿起掉在地上的叉子或採購高級傢俱這種內容而已。

 

原本被有錢小姐纏上應該不難對付,不過就是餵食一點巧克力、茶或餅乾,頂多再拿些玩具或刺繡花樣給她玩耍就能解決的事情,但是蘇菲亞遠超過他預計的情況。

 

如果他家女僕更高傲一點,架子再端更高一點,奧古斯都就能夠找到藉口把她打回原形,經過一天筋疲力竭的混亂,蘇菲亞悲哀地接受現實,懇求萬能管家邦妮幫她特訓如何成為一位襯職的女僕。

 

邦妮答應了,同時要求奧古斯都拿出主人應有的風範,包容新來僕人表現不佳,直到諸事上軌道為止。

 

「邦妮,蘇菲亞是大小姐,她父親很有錢。」

 

「我知道,但她現在是蘭德爾家的女僕,就要做好分內工作。」

 

「妳可以不用這麼認真,真的。」

 

「主人,您要感謝命運又恩賜一個願意留在身邊照顧您的人。」

 

恩賜應該不是自己形容自己的話。

 

奧古斯都不是害怕邦妮,他只是不擅長和管家起爭執,而且他一直很尊敬能幹的女人。

 

更討厭的事情還在後頭,尼德蘭現在一天至少有五個小時待在他家裡,認識六年從未登門拜訪彼此,現在一下子就抬頭不見低頭見,使得奧古斯都心情更加惡劣。

 

根據對方說法,驗屍官是要監督奧古斯都不會對蘇菲亞做壞事。

 

他寧願在客廳擺一尊耶穌像也好過接連數小時目睹驗屍官的尊容。

 

處刑者當然不甘示弱,於是見到兩個黑色紳士聯盟成員在客廳裡比賽誰更無動於衷享受居家樂趣。

 

英國人有句諺語:「每個男人的家就是他的城堡。」

 

奧古斯都想,他的城堡已經被攻陷了。

 

「午茶時間到了,請問您和客人今天要喝什麼茶呢?」金髮藍眼的俏女僕只是表象,其實她是魔王或者惡龍的化身,奧古斯都真的這樣相信。

 

「我家只有一種紅茶。」但是這個釘子不能稍減蘇菲亞轉身泡茶的愉快姿態。

 

「明白了,主人,等等還有蘇菲亞親手烤好的戚風蛋糕,敬請期待。」

 

少女揚起裙襬像小鳥般飛回廚房,奧古斯都嘴角微微抽搐。

 

「尼德蘭,聯絡上她父親了沒?」

 

驗屍官轉開頭,不願正面回答處刑者的問題,尤其是對方還緊緊捏著手杖的時候。

 

「我的耐性快到極限了,你明白吧?每天只體驗下午茶的你明白嗎?」奧古斯都揚起富含殺意的蒼白笑容。

 

尼德蘭回想起這些天的午茶內容,熔岩般熾熱的茶水,吃得到蛋殼的蛋糕和酸甜苦辣的小餅乾,由於邦妮管家認為實作就是最快的進步方式,她讓蘇菲亞大量嘗試三餐與下午茶和宵夜的製作,基於耗材與浪費之間必須的平衡,她請奧古斯都盡量吃下去。

 

「由您來鼓勵蘇菲亞的信心最有用,結論來說主人你還是可以攝取到必要的營養。」管家捧著青年快哭出來的臉龐哄道。

 

為了一個小女孩的家家酒,他在自己家裡過著比奴隸還不如的生活,奧古斯都必須找出生存之道,在他忍不住殺了所有人好圖個清靜之前。

 

「恭喜你,狄肯先生決定排除萬難回來和蘇菲亞度過平安夜,他託我轉告,像閣下這麼一位受到伯爵好評的紳士一定能妥善照顧蘇菲亞。」

 

尼德蘭冰著臉捎來口訊,伯爵自然就是上次三兩下就把吃力不討好的任務轉手的查士丁尼伯爵了,雖然形式上奧古斯都賣了伯爵一份人情,但他仍舊不想和那個權傾一方的高階貴族處刑者扯上關係,就這點看來沒工作時關在家裡也好。

 

奧古斯都不是年資最淺的處刑者,他在執行業務的六年間看過許多實習生打算或已經加入處刑者行列,被指派到世界各地,然後再也沒聽說過他們的消息,這還僅是新巴黎分部的情況。換成是你會想去吃年資超過三十年的同行飯局,對方還是個毒物專家?

 

不遇上就可以裝作沒看見。奧古斯都寧願忍受蘇菲亞同樣具有毒殺特質的料理就是這個原因。

 

「這個世界上還有正常人嗎?他女兒正在和一個陌生男人同居也不要緊?」奧古斯都回過神來,發現他正扯著驗屍官的衣領低聲咆哮。

 

該不會……狄肯這死老頭就是知道自家女兒的破壞力才逃去中國經商,巴不得有個倒楣鬼轉移燙手山芋?處刑者浮現了不祥的念頭。

 

「尼德蘭,是你把這大麻煩帶到我家,如果你不能掩護我喘口氣,我今天就去夜襲女僕,反正主人說什麼她都會乖乖聽話。」奧古斯都露出獠牙陰森地說。

 

「你敢!」驗屍官回抓他衣領。

 

「我怎麼不敢?在她砸了外婆留給我母親當嫁妝的瓷器以後?」

 

「蘇菲亞已經有未婚夫了,你絕對不能動他!」

 

「哦,那個不幸的男人是你嗎?」

 

「當然不是!我警告你,不能引誘她,一點點都不可以!蘇菲亞雖然天真任性,她本性還是很純潔的好女孩,不是我們這些人能隨便碰觸的對象!」

 

尼德蘭咬牙切齒地說完,鬆開奧古斯都道:「我會試著去找她談話,對我的表妹好一點,她終究不會在這裡留太久。」

 

「尼德蘭,雖然我不想管這種無聊的事情,但你不去追求她嗎?等到她結婚就太晚了。」還可以順便救奧古斯都脫離苦海。

 

「我配不上她。」驗屍官按著眼眶悶悶地說。

 

「原本以為我已經沒有親人了,我希望蘇菲亞能得到幸福,即便她的幸福是建立在服務你這個爛人身上,我也會幫她實現願望,奧古斯都,如果你勾引她,我真的會殺了你。」

 

「你們這些彆扭的法國男人真是沒用。」奧古斯都哼了一聲,白演了五秒誠懇友人的戲碼。

 

不過驗屍官倒也守信用,不一會兒就說服蘇菲亞和他一起出門散步了。

 

※※※

 

「尼德蘭表哥,你是怎麼和主人相處的呢?他看起來好像很高興。」

 

蘇菲亞紅撲撲如壁畫天使的臉龐再度讓男人感歎,這可愛的女孩為何會挑上處刑者那種魔鬼來仰慕?就算是救命恩人也不該如此盲目。

 

「……」尼德蘭努力控制讓臉部肌肉不至抽搐得太厲害。

 

半晌,他很艱難地吐出實話:「我和他處不來。」不過看到處刑者的不幸的確能讓尼德蘭感到愉快。

 

「他會不會討厭我呢?」蘇菲亞自動忽略那句評語。

 

「奧古斯都不討厭免費服務。」會造成損失的存在例外,基本上尼德蘭認為奧古斯都是一個市儈又現實的男人。

 

「蘇菲亞,妳為什麼堅持要留在奧古斯都身邊?」尼德蘭想想後又小心翼翼地問,他起碼有不能隨意撩撥十五歲固執少女的常識。

 

「那個人不是好人。」這已經是驗屍官形容那個殺人魔的客氣極限了。

 

「大家說是好人的人也會做壞事啊!就算主人不符合好人的標準,但他至少有做過一些好事,邦妮姊姊說很久以前主人也救了她呢!」

 

哪有這麼好的事情?奧古斯都心血來潮救的女人不是成了他的私人管家就是女僕,尼德蘭不相信命運真的如此偏頗,最讓人厭煩的是,這個惡劣紳士還一副勉強接受的模樣。

 

「而且擁有那樣一雙清澈眼睛的人,內心一定也有善良的一面。」蘇菲亞用手托著臉頰語調滿是憧憬。

 

「主人雖然說話方式很強硬,但是偶爾會露出受傷小鹿般的眼神,蘇菲亞覺得他好讓人放心不下哦。」

 

等等!他剛剛聽到的是英語嗎?尼德蘭感到背脊發冷。

 

他最討厭處刑者的部分,就是那雙讓人聯想到蜥蜴或者人偶玻璃眼球的眼睛,蘇菲亞到底是怎麼看的?難道死娘娘腔還催眠她?仔細考慮後尼德蘭認為的確有這種可能性。

 

奧古斯都這個人太危險了!

 

「報恩方式有許多種,妳這樣會把名聲置於危險中。」為何愈被冷淡地對待,女性反而會愈挫愈勇呢?

 

「相信我,你現在看起來和安妮一模一樣,表哥。」蘇菲亞淘氣地說。

 

「安妮是誰?」尼德蘭一時來不及反應。

 

「我的家庭教師,她起碼有五十歲了,從來沒結婚過。」

 

尼德蘭甩開視線,一戶人家上的青銅風向雞正隨猛烈的北風搖動著,宛若他的理智化身。

 

「我身為一個陌生人的確不適合對妳說教,但令尊希望我們能照顧妳。」

 

他沒有過和兄弟姊妹相處的經驗,雙親早就去世,尼德蘭苦思半天只能說出僵硬的對白。

 

「不要這樣,表哥,我不是故意惹你不高興,我很開心有了新的兄長,以前都沒人能聽我說這些話!我把你當成親哥哥一樣敬愛!」

 

蘇菲亞將手插入穿著黑呢大衣的驗屍官臂彎中攬著他繼續走路。

 

「請你就像家人那樣也對我開玩笑吧!」

 

「我做不到。」男人用僅有自己能聽見的音量喃喃自語。

 

「聖誕快到了。」尼德蘭已經多年沒過聖誕節,忽然提起這個重要節慶只是想轉移話題。

 

感恩節、聖誕節、新年,對尼德蘭來說是不幸之日三連發,這些詞彙對他日常生活沒有任何意義,他寧願自動加班。

 

「真的耶!可是主人家裡卻沒有節慶裝飾。不如我們去挑一些應景的聖誕飾品,然後表哥也來和我們一起過平安夜!」蘇菲亞表情亮了起來。

 

尼德蘭肯定奧古斯都絕對不會喜歡這個主意,但蘇菲亞已經興致勃勃進入電話亭聯絡自家派車出來接送了。

 

另一方面,在蘭德爾家中,奧古斯都本來還很高興兩個令人坐立不安的干擾源出門之後就沒回來,好心情持續到快晚上十點,大門又響起敲門聲。

 

驗屍官和女僕帶著凍紅的鼻尖和雙頰,奮力拖進一個大箱子,奧古斯都下意識抽動臉部肌肉,更正,又一個大箱子。

 

最後客廳裡總共堆積了三個大箱子,邦妮管家連忙端來熱紅茶給氣喘吁吁的兩人去寒。

 

「這一箱是要給大家的禮物,可是要二十五號那天才能拆開喔!這兩廂是裝飾,我還看到很棒的手工蠟燭!主人!聽我說,我在花店一直挑不到適合的聖誕樹,那些提早砍下的樹都奄奄一息了,然後店主人告訴我一件事唷!」

 

蘇菲亞飛快喝了口茶,又被燙得吐舌:「今年市長給巴黎市民的聖誕禮物,二十號以前每戶人家可以到指定林地裡挑選一棵樹,繫上絲帶註明地址,會有專人把砍下來的樹在平安夜前一天運送到家。太狡猾了,怎麼沒人告訴我有這種好事!明天就是選樹截止最後一天了,好看的樹一定都被獨佔啦!」

 

「所以明天我們一定要去找看看還有沒有沒被發現的漂亮蘇格蘭松樹!」蘇菲亞拉著奧古斯都的手肘搖晃。

 

奧古斯都瞪了尼德蘭一眼,驗屍官別開臉。

 

「邦妮姊姊,現在做聖誕布丁來得及嗎?」不等奧古斯都發表感想,蘇菲亞已經旋風般轉到管家身邊,不時發出興奮的低叫聲。

 

「節慶像毒氣一樣,會讓一個頭腦清楚的女人失常。」奧古斯都惋惜地看著向來冷靜此時也難掩期待之情的邦妮管家。

 

接著卻聽見驗屍官說要帶火雞來慶祝聖誕,奧古斯都再度皺眉。

 

「尼德蘭,難道你也是女人嗎?」

 

見鬼的平安夜!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林賾流 的頭像
林賾流

風暴荒野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