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理覺得全身痠痛、刺痛加上說不出口的痛。

 

像他二十歲那年和四十歲的年上女友交往時,每次做愛完都像雨天馬拉松行軍的後遺症,腦袋空空眼茫茫。

 

他還記得事情發生時最後一幕場景,那是場嚴重的工安意外,本來只是去打零工一天賺個四千的自己,就因為安全繩鬆脫掉進預計開挖地下管線的涵洞然後失去意識。

 

他還活著?李理賣力張開眼皮還是一片漆黑,伸手到處亂摸,發現身體下是軟綿綿的一大片物體,幾乎要讓他整個人陷了下去。

 

遠處忽然冒出一個亮點,等到亮點逐漸接近,他才看出那是一個人拿著蠟燭,對方穿著古代的禮服,那種大蓬蓬裙還有很多蕾絲花邊的玩意。

 

是個很年輕的小女孩,大概才十三還十四歲而已,頭髮也捲得和義大利麵一樣。臉孔是亞洲人,李理有點安心,至少還能溝通吧?

 

「歡迎來到NHK。」

 

是中文。……是中文嗎?

 

「給點反應吧?大叔,你打哪掉下來的?」

 

華麗女孩有著一口京片子,李理腦海裡立刻打出「大陸人」的跑馬燈。

 

他是有在新聞上看過啦,好像叫「摳死噗勒」,可是再怎麼說醫院會辦這種活動嗎?。

 

「重慶北路九段。」他只能瞪著她據實回答。

 

「那是哪裡?」女孩忽然當機。

 

「台北市啊!妳在搞什麼鬼!先叫救護車來,林北受傷啦!」李理急了,台語混著粗口爆了出來,女孩立刻露出看見髒東西的表情倒退三步。

 

「你、你是臺灣那邊的!」女孩拿著燭臺的手微抖,燭蠟有些濺到李理的臉,他更不高興了。

 

這個地方好像不太正常。

 

「廢話喔!這邊就歹丸啊!」可憐一個年紀小小的女孩子,卻是神經病,搞不好還是大陸偷渡過來的神經病。

 

「屁啦!我都說那麼清楚你不會聽,這邊是NHK。」

 

「什麼KK,偶只知道老K啦!」

 

「你、你給我說普通話!不然我還要猜半天。」

 

「機車咧!林北幹嘛要說妳們的狗語,那是北京話啦!我不屑說啦!」李理繼續全程臺語。

 

女孩額角浮出青筋,深呼吸又深呼吸,擠出一抹人類文化禮節結晶可愛笑容,反正已經發生的命運是無法改變了。

 

「所謂的NHK是縮寫,好啦,我知道你聽得懂,我就要和你解釋這裡的事情了。」

 

媽的死灣灣,居然是那個彈丸小島的一個沒水準大叔被選上,女孩恨不得直接用蠟燭戳死他,但是忍耐……為了往後的利益著想。

 

Nedir of Hades Kingdom.,冥界深淵之國。」少女露出高雅微笑後退牽起裙襬優雅地行了個禮。

 

「我是這個王國的皇后牡丹,這個國名就是我想的,而且還有隱藏涵義呢!」

 

「文法錯了咧,應該是 The Nadir kingdom in Hades比較順,還有哪有可能國家叫這種名字,妳唬爛。」李理好歹也有大學肆業,雖然那是十幾年前的事,以前高中英文課被老師用藤條打手心舉椅子塞進去的一點英文細胞讓他本能糾正對方。

 

「我……高興怎麼樣!這邊又不是英國,誰管英文怎麼說才對,聽得懂就好啦!」

 

居然被一個普通話都說不好的鬍子流浪漢吐槽,牡丹皇后面子有點掛不住,她趕緊用絲扇遮住氣得有些扭曲變形的精緻五官。

 

「重點是,你已經穿越了,再也回不去原來的世界,雖然沒想到為何是你這種貨色,但是沒辦法,規則就是這樣,你必須當我們的國王,一句話,幹不幹?」

 

「蛤?」

 

穿越?他常看的那種封面女生都穿很少的玄幻小說好像也有這兩個字,可是李理想不透,就算是做夢,為什麼不是披著薄紗的MM,而是乳臭未乾的國中女生,另外他身上還那麼痛!

 

「別告訴我你聽不懂,都二十一世紀還跟不上流行,就是到、了、異、世、界啦!」

 

「林北才不信妳這一套。」李理用鼻子哼笑。

 

她剛掉進來這個世界時反應也差不多,牡丹並沒有苛求李理能馬上接受現實,反正就像當初接住她的人那樣,把該說的交代完,以後他就算現在不想聽也會知道的。

 

NHK,也就是冥界深淵之國(她非常堅持)會不定時吸收地球人進來,進到這個王國的人全都會變得不老不死,這裡只有一個國家,所有人會由某個存在──我們說是「开晶神」──安排不同職業,這個職業每數年會亂數變化一次,來支持這個地底王國的運作。」

 

「囡仔,卡通看太多脫離現實安捏不好。」李理充滿同情地說,他表叔的女兒的小兒子也是這樣被帶去國外治療,現在不曉得回來了沒?

 

小皇后用殺人視線刺了過來,李理覺得還是讓她說完好了,否則好像被一隻有狂犬病的小貴賓瞪,這個女生只差沒狺狺出聲。

 

「就是這樣,你第一次來居然就抽到國王的位置,人品真是牛到極點了!TMMD!

牡丹握緊拳頭恨聲道。

 

「我在這裡熬了二十年,好不容易才混到皇后,多麼鬱悶啊!要穿為何不讓我穿到四四身邊,五五六六也很好啊!」

 

發現她太忘我了,小皇后連忙乾咳兩聲,恢復貴族應有的氣質。

 

「總之,以後你就是國王我就是皇后,但我警告你,這只是名分!名分喔!要是你敢對我圖謀不軌,還是收一堆後宮,老娘就把你DD給剁掉!」

 

李理不自覺浮現鄙夷的表情,先別提對方像清水斷崖般的身材,他又沒戀童癖,根本不會對能當女兒的對象起衝動。

 

「好啦!你也應該來點自我介紹,興趣是啥之類,這樣有初步認識後,也就能讓其他人來教你怎麼當好一個國王的基本要件。」牡丹高傲地搖著絲扇說。

 

「名字?」

 

「李理。」

 

Lily?」牡丹用繡花手帕壓著小嘴竊笑。

 

「沒想到你是金剛芭比,好吧,我也不是死板的人,雖然這樣不符合我的美學,但你都這麼堅持自己的『花名』,我就讓我的御用裁縫幫你訂做幾套女裝好了,以後私底下我們就是姊妹了,你的暱稱就叫小百合。」

 

「幹你X,老子是李遠哲的李,道理的理,敢亂叫就揍死妳!」李理最恨有人拿他的名字作文章。

 

「哼,別以為大聲你就贏了,到時候找不到人問不要哭哦!」牡丹聽不懂他說什麼,估計是威脅臭罵的話,繼續搧著風,然後倏然合起扇骨直指男人鼻尖。

 

「聽好,要在這裡活得舒服就只有配合這個世界給你的設定,因為你是不會死的,不然你試看看好了,這裡有個地方專門關想離開這個王國的『瘋子』,所有人都可以走進去用那裡的刑具玩弄囚犯,因為這是开晶神對那些違反設定者的『處罰設定』。」

 

凝重神色只是一閃而過,小皇后又恢復了她有點討人厭的笑容。

 

「哎呀,反正難得抽到上上籤,盡情享受不是很好嗎?只要你當個國王,淫亂是不可以給你淫亂啦,但是你要當白痴國王、變態露鳥國王、肥豬國王還是占星狂國王我們都不會有意見的,只是,你一定要有統治我們人的心理準備,如果开晶神覺得你不像個國王,會牽連到我們這些以國王為核心的貴族。」

 

李理目瞪口呆,這小女生是說真的嗎?這裡不是臺北市也不是哪處攝影棚,那一定是某個有錢神經病的家裡了。

 

「你幾歲?最好記得你來到冥界深淵之國的年齡,不然以後過生日很容易算錯數字的唷!」牡丹好心地提醒他新手要點。

 

「我五十七年次。」渾渾噩噩的日子過久了,李理猛然確定不了歲數,覺得很久以前就差不多。他扳著手指頭算了半天。

 

「三九還四十。」

 

「生日呢?那是要設成國慶日的。」

 

「九月三日。」

 

「好,我會和首相討論,不過基本上這是慣例,在你被換掉前,九月三日就是這裡的國慶日了,入秋時辦嘉年華比較舒服,而且人民有錢繳稅。」

 

牡丹拿著長蠟燭一一點燃多叉燭台上的蕊心,於是床邊變得明亮起來,李理這才發現,原來他躺在一張就算夢遊也不怕掉下去的超豪華大床上,四周放著像是電影場景的精緻家具,牆壁上裝飾黃金雕像。

 

燭火能照出的範圍有限,除了牡丹附近,整處大房間還是相當黑暗。

 

「總之我問到你的名字和年紀來歷就先夠應付那些官員了,剩下得等你恢復再說。你被發現時是在一間豬圈裡,還摔壞人家屋頂,不過我們皇宮裡的人知道擔任國王的人是誰,還有到哪裡發現他,就把你帶回來了。」

 

「睡你的吧,要當是夢也只有現在了。」小皇后沒熄掉蠟燭,她側過臉往外走,李理無法看見她臉上飄過一絲憐憫。

 

他們總算找到新的國王了,那個時候到來,舊的王就被遺忘,這是不變的規則。

 

被晾在寢宮的李理對老天爺發誓,先養好氣力,下次醒來就設法逃離這個鬼地方!

 

傷處又嚴重嚴重起來,他發出呻吟聲,不情願地躺在大床上慢慢陷入夢鄉。

 

這一切,才剛剛開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林賾流 的頭像
林賾流

風暴荒野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