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一隻通體籃羽的小鳥跳入枕畔,用尖尖的喙啄著壯年男人鼻尖,陽光照亮了奢華寢宮,連帶照出了大床上猶自未醒轉的主角真面目。

 

男人有著原住民般的深輪廓,留著落腮鬍,頭髮也有點長,一看就是不修邊幅的後果,眉心紋路很深加上眼袋明顯,外表予人某種憂心忡忡的印象,大約是不常笑的緣故,眼角線條乾淨得近乎銳利,嘴唇很寬,再配上方正的臉型便容易嚇到一些膽小的人。

 

結論,李理這個人只要隨便買支一百元的墨鏡戴上,說他不是黑道也沒人會相信。

 

大概是小藍鳥愈啄愈上興,李理開始用手指去摸刺痛的鼻尖,小鳥受驚飛起,拍動翅膀製造出的微風讓他皺眉並用手掌蓋住眼,遮去過於刺目的光線。

 

他大概又是睡在哪座橋下了,無家可歸時,李理最難忍受的就是穿透過眼皮的霸道太陽光,也許他這種人就適合待在陰暗裡吧?

 

醒來已經不知是幾點,猛然映入眼底的畫面,讓他想逃避也不能,原來昨夜遭遇真的不是夢。

 

今天開始他就是國王了。

 

李理絲毫沒有真實感,反正對他來說不過是換了處比較奇怪的地方繼續生存。

 

對他而言,使用生存而非生活這個字眼倒是很貼切的,李理是正常人側目私語的對象,政府政策上社會的負擔,但這些都無所謂,社會上總是有各式各樣的人,一個老前輩這樣告訴他,反正不管什麼職業的尊嚴都會被人踐踏,那麼不如選個快樂的方式過日子。

 

肚子發出咕咕聲,可能一天沒吃東西了,他來到這裡時不知昏了多久,又因為傷處疼痛昨晚也迷迷糊糊地睡去,房間裡有三扇門,他費了番功夫才找到出去的路。

 

沿途陸續發現一些穿得花裡胡俏的人捧著東西走來走去,他們都對穿著睡衣赤腳的李理視而不見。

 

不是說他是國王嗎?果然是那個小女生亂講的!

 

但這些怪人既然沒攔住李理,他便到處亂繞覓食,穿過跳舞廳,爬上都是壁畫與灰土雕刻的樓梯,在迴廊盡頭看見一扇巨大黑色門扉,門框周圍用大理石表現繁複裝飾,但遠遠望去就像黑洞般吸入了目光。

 

在整座以明快奢侈曲線色彩設計的皇宮中,這塊黑色異常醒目。

 

李理不自覺朝那扇門走了過去,走廊上無人,可能是缺少血糖,他不太清楚自己接下來要做什麼就把門給推開了。

 

房間和他的臥室一樣挑高差不多都有十幾公尺,但這個房間超乎想像,李理找不出形容詞,總之地上堆滿雜物,牆上和天花板也掛得滿滿的,而且大都是黑灰色的物品。

 

看來房間主人的內心很黑暗。

 

有一面牆,上頭顯示著影像,規模比家庭劇院還要大一點,由於聲音太大了,還在看動畫的房間主人並未發現有人進來。

 

「啊啊……那裡不可以……兄長大人……」

 

「說什麼話呢,你都如此可愛地發抖了,讓我好好品嚐這些蜜露吧!」

 

「不──求求您放過我……這樣是不對的……」

 

「看來身體比你的話要老實,讓我們一起墮落到地獄的盡頭,永遠地……」

 

「嗯……呀啊啊啊……」

 

小皇后咬著絲帕,充滿血絲的眼睛追注地盯著影像牆上激烈的一幕,臉頰泛著兩朵紅霞。

 

「呀啊,好討厭,怎麼這次賽伊芭傳給我的檔案這麼激,好棒喔……」

 

她又捧著臉發出不明的感動嘆息一番,直到後方傳來碰撞聲,小皇后本能回頭,看見臉色慘白抱住大理石柱發不出聲音的李理。

 

「查埔幹查埔,金變態。(男人和男人作愛,好變態!)」

 

還畫那麼清楚,不是說異世界嗎?怎麼會有卡通?還是那種夭壽變態的日本卡通?李理下意識大聲說。

 

小皇后聞言柳眉倒豎,不管畫面上的人物又換了個姿勢繼續纏綿,在一聲長到讓人心盪神馳的呻吟中翻身跳上沙發背上,然後奮身撲向李理。

 

「王八蛋?你說什麼──」

 

小貴賓咬人了!李理手忙腳亂想找些東西擋住,可惜身邊只有輕飄飄的黑蕾絲布幕,來不及反應之下就被撲倒,後腦紮實地撞上磨得光滑無比的花崗岩地板,頓時頭暈目眩,又被小皇后掐住脖子。

 

「你對超越性別與道德倫理的愛有偏見嗎?給我說啊!老娘喜歡BL礙著你嗎?你的眼神污衊了神聖的腐女,快給我道歉!」

 

「林北共台語妳那ㄟ聽有(我說台語妳怎麼聽得懂)……」這個大陸妹好凶猛,和他打過架的醉漢也比不上,剛才至少飛躍了三公尺?李理被晃到頭暈想吐,他分不出來他是餓到反胃還是被晃到想抓兔子。

 

「這只是時間問題,待會再解釋!」小皇后仍是氣勢萬千地騎在李理身上,揮舞著拳頭威脅。

 

這個世界不正常,這裡的人都不正常,不對,這一點他昨天就知道了,但連小女生都可以看這種色情亂倫的片子,還說他不對,李理開始覺得不管怎麼樣,他也有男人的自尊,誰會和這種小鬼低頭!

 

怒吼一聲推開她,但他還是不自覺地放鬆了力道,只是爬起來提防對方又發動攻擊。

 

「哇牟滴打查某,妳給我甸甸!(我不打女人,安靜點!)」話說回來,李理真怕對方聽不進去。

 

「吼,你這沙豬,以為這樣說我就怕你了嗎?還有給我說普通話!」小皇后插著腰叫罵,一副標準的茶壺樣。

 

「共習慣了要妳采(講習慣了不用妳管),林北幹嘛配合妳!緊甲嘿米嘎切掉!(馬上把那東西關掉)」李理也皺眉瞪眼不肯妥協,用低沉聲音大聲指責。

 

「查某囡仔肖年偶派,看甲ㄟ查埔郎愛來愛去的卡通,夠黑白打人,妳阿爸阿母不管,哇嘛季載妳賣條!(小女生年紀輕輕就學壞,看這些男人愛男人的卡通,還亂打人,就算父母不管教,我也沒辦法忍受妳)」

 

只想著一股腦兒將腦海裡浮現的意思說出,李理嘩啦嘩啦用他最順的語調說話。

 

「我沒父母啦!掉到這裡的人大家都是一個人!看自己喜歡的東西有哪裡不好!」她癟著嘴,用發紅的眼眶怒瞪李理。

 

被她這麼一說,啞口無言的反而變成李理。

 

「再說我早就不只十五歲了,都說這裡的人不會變老啦!你這豬頭!沒水準的小百合!」

 

「那妳現在幾歲?」李理很自然接下去問,連自己換了語調都沒察覺,卻被牡丹一個箭步逼近外加跳躍上勾拳給放倒。

 

「都說女人年齡是秘密,這是可以隨便問的嗎?蛤?」

 

這男人的下巴骨好硬,小皇后甩甩發紅指背,順帶一提因為訓練有素的關係她拳重超過一百二十磅。

 

李理扶著下顎爬起,不知裝在哪裡的喇叭還繼續播送著甜膩的呻吟聲,他看見小皇后眼緣有滴淚水,被她快速無比地眨掉了。

 

「啊──啊,好好一部感動的卡通,興致都被人破壞了。」她皺眉揮手,牆壁又恢復了純黑卻光可鑑人的表面,扶正因太用力揍人而歪斜的白金鑲鑚小冕,自行斟了杯紅茶來滋潤嗓子。

 

「冥界深淵之國的人因為來自不同國家種族,基本上沒有共通語言,但开晶神賦予我們一種『共語』能力,也就是說,只要你想的是將意思傳達給對方,對方就能聽懂你說的話,但假設某個人是在自言自語或者有特定的對談對象,並且是使用雙方才懂的母語或其他語言,不在談話內容圈內的第三者就算站在旁邊也聽不懂。」

 

小皇后搖著手掌。

 

「這種共語能力通常在一天之內就會發展出來,但是也有點附帶影響是,假使AB使用的是某種較流行的熱門語言,那麼使用相同語系為母語的C也可以聽懂前者的對話。就像閩南語和北京話之間的關係。所以基本上相同文化之間的人,方言差異會被抵銷掉。瞭了嗎?」

 

李理張大嘴巴有聽沒有懂。

 

「總之你的話我聽得懂,別想私底下罵我!笨蛋!」

 

小皇后坐在沙發上,將兩條裹著黑色花紋絲襪的細腿跨在墊腳椅上,渾沒骨頭地面對李理。

 

「聽好,你只有五天時間接受加冕前的禮儀訓練,給我徹底改掉你那種粗魯的說話方式,不然大家都會有麻煩,因為是共語,你講話沒水準每個人都聽得到,我不管你私底下想怎樣,總之要能端得上檯面去!」

 

語罷,小皇后忽然表情一變,款款起身將手放於小腹前,優雅而冷淡地看了李理一眼,再垮回沙發上。

 

「就是這樣。」

 

「嘿攏騙郎ㄟ(這些都騙人的)!」李理不能想像他一個自由慣了的大男人去做那種娘娘腔的動作。

 

「想要我把昨天的話撬開你頭蓋骨直接灌進去攪拌嗎?小心老娘直接給你灌水泥!你要不能當好國王我們都有麻煩,自己想死不要拖累別人!給你吃好喝好還嫌!操他爹的!沒看過這麼難搞的鳥人!」

 

小皇后流暢的流氓發言讓李理看得連自己肚子還很餓都忘了,她是壓抑很久了嗎?

 

肚子響起響亮糾結聲,李理反射動作按著腹部,想要壓下那猛烈的空虛蠕動。

 

「不錯,有點樣子了,不過不是要你學淑女的動作,還有表情不要那麼猙獰。」她嘖嘖有聲地評論起來。

 

「歐妳老目!林北巴豆麥夭死啊!啥共甲后林后(學妳媽的,我肚子快餓死了,哪裡有吃好喝好),騙鬼咧!」李理咬牙切齒地說。

 

「不甘心就快點進入狀況啊!如果你不是國王,這裡誰要奉承你呀!訓練小狗也是這樣,如果啊──牠乖乖地叫三聲汪汪,或者舉手坐下都很標準,那就給牠吃些小點心,如果不乖就用棍子打牠,不然怎麼叫有教養呢?」

 

小皇后翹著小指頭端起盛有小點心的銀盤在李理冒著綠光的眼前晃來晃去,然後拿了一塊看上去特別可口的餅乾緩緩塞入櫻桃小口中,陶醉地嚼著。

 

看在李理眼中成了這個女人連吃塊餅乾都那麼淫蕩,他才不管三七二十一,搶過盤子就用手指扒著餅乾往口中塞,連小皇后在旁邊氣得尖叫並用手打他都毫不理會。

 

機車!他在街頭打滾那麼多年,早就習慣用搶也要搶到手,誰理她那些廢話?李理將鼓起的兩頰分幾次嚥下,又隨便拿起小皇后的紅茶杯倒滿了茶灌下喉嚨,總算覺得饑火稍止。

 

「你……你是野人嗎?」小皇后震驚地指著他。

 

「你怎麼可以搶我的東西?」

 

「臺灣還有野人嗎?我以為只剩長白山那邊才有……」

 

「囉唆!還有沒有吃的?」李理喘了口氣,振起音量要求。

 

「等一下!你在穿越之前到底做什麼行業!不搞清楚我看咱們的國王訓練也砸鍋了!」小皇后一掌推出,一手按著太陽穴,貌似苦惱地說。

 

「你難道不懂禮貌嗎?為何你都講不聽?」

 

是誰先沒有禮貌?李理很想指著他左頰的瘀青要小皇后看清楚。

 

「林北沒職業,有時賺吃過活而已。」李理開始翻找著沙發附近的瓶瓶罐罐,可惜找到的都是糖果一類的小玩意,他知道救急還不錯,順手剝開包裝紙塞了顆到嘴裡含著繼續找。

 

「那有毒!毒死你!」小皇后亡羊補牢地扭著裙子威脅。

 

「好啊!林北毋驚厚掏死(我不怕被毒死),緊拿大魚大肉來掏死哇啊!」李理回頭露出惡意的微笑,氣得小皇后七竅生煙。

 

啪咂,小皇后的理智線燒斷了,正得意終於扳回一城的李理,轉頭一看,又是憤怒的小貴賓撲咬上來,這次他就不止多了右臉瘀青變得對稱而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林賾流 的頭像
林賾流

風暴荒野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