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牡丹度過與國王共眠七夜的皇后考驗後,李理在她惡意的笑容中得知,國王在加冕後也要來場考試。

 

「幹,妳不先講!」

 

「呼呼呼呼,我要去看地球最新的鋼普拉動畫了。加油童鞋~」

 

「我幫過妳欸!做人要知道感恩!」李理最討厭考試了。

 

「抱歉愛莫能助,賢人問答只能國王一個人參加。」小皇后笑成一朵花,李理的悲劇表情讓她開心得不得了。

 

與牡丹的春光明媚相比,李理渾身環繞烏雲,還不清楚賢人問答的詳細情況就被隨從簇擁著進行國王的單人考驗。

 

國王隊伍進入一棟看似非常神聖的建築物,布置成英屬印度殖民明亮風格,約有網球場大的面積僅擺了一張棋桌,李理終於來到歷代「賢人問答」不變的試驗場所。

 

據說負責考核歷代國王人選的某位年老賢人外貌從來沒變過一丁半點,甚至有人風傳賢人就是开晶神化身,這當然是無稽之談。

 

也許你會好奇,都被神選為國王了,賢人問答不過是形式,李理反正都會當上國王,實際情況卻是,賢人問答結果和每任國王任期長短有著關鍵性對照,使得考驗成績成為每任國王心知肚明的神諭,過程則獨立進行的祕密。

 

原本按照慣例會在加冕典禮最後一天舉行賢人問答,因為賢人身體不適延後一天,基本上李理已經是明正言順的國王了,冥界深淵之國也沒規定沒通過賢人問答就不能登上王位,不過他還是本著無聊的心情去見那位賢人,至少這可以逃避他當上國王以後不但沒有解除反而加倍的各種功課。

 

棋桌邊已經坐著一名清臞的老者,李理腦海中頓時掠過他這個年紀的人會懷念並聯想到的卡通人物──龜仙人!

 

穿著藍底扶桑花海灘褲臉上戴著墨鏡的夏威夷襯衫老頭一看見李理,立刻對他露出只剩下幾顆牙的黑洞笑容,熱情招呼他坐在自己身邊。

 

「阿囉哈!」

 

李理剛碰到椅墊的臀部立刻又挪回空氣中。

 

「再見。」

 

「等等!你就是那個還未接受賢人問答的小百合國王對吧!唉,老夫一看到你就有種共鳴的感覺,我們一定能合得來,至少你比上一任那個裝模作樣的小子好多了。」

 

「誰是小百合,我叫李理!」

 

「老夫已經聽說了,唉唷,這也不是什麼令人害羞的事,其實人家也喜歡別人叫我的小名『娜娜』呢!我們的共通點還真多!」

 

又是一個變態老頭。

 

「你從哪個洞混進來的?我要叫衛兵把你叉出去,老頭,要飯去廚房,再這樣裝瘋賣傻林北不客氣了。」李理決定走人。

 

「等等呀!這邊真的是賢人問答的場地,你也是國王沒錯,那你就是接受我考驗的對象了。」夏威夷老人仍坐在椅子上手舞足蹈地說。

 

「你那副德性當個要飯的差不多,回去找孫子陪你玩吧!」

 

李理才剛被逼算因式分解算出一肚子烏煙瘴氣,他快爆炸了。

 

「可是他們都說我是大賢者亞默斯達法啊,不然你偷偷叫我娜娜我不介意的。」

 

老人抖動鼻子下的白鬍鬚,焦急的動作慢得像是打太極拳。

 

「年輕人!你忍心讓老人家去追你回來嗎?這是你要面對的考驗,不是我給你的責任,唯有克服限制的人能在這個世界生存下去,你的存在是不可或缺的,年~輕~人~唷~」

 

「閉嘴,要問什麼就快點問!」抓住夏威夷老人的白鬍鬚,李理下眼皮青筋跳動,他怕自己控制不住扯掉那老頭的白鬚,老人顯然感受到國王的殺氣,唉唉哼哼地坐了下來,李理則翹著二郎腿抖著,一臉不耐至極。

 

「那我們就單刀直入地從第一題開始。」亞墨斯達法豎起食指,露出看得見舌頭的笑容。

 

「如果早上給猴子三根香蕉,晚上給猴子四根香蕉,請問總共有幾根香蕉呢?」

 

「你唬我啊老頭,當然是一根都沒有。」

 

「噗噗──答錯。」

 

李理抓著白鬍鬚勉強擠出吃人般的笑臉問:「我哪裡錯了?猴子不吃香蕉嗎?」

 

「答案是七根,這麼簡單的加法都不會啊?唉……」

 

「就說猴子會吃香蕉,我這樣說又哪裡錯了?」騙林北沒玩過腦筋急轉彎?

 

「因為那個香蕉是寫生用的蠟製水果,猴子是不吃的,這是敘述性詭計啊!年輕人,你還太嫩了!」老人呵呵呵地笑了起來。

 

不過,再這樣笑下去亞墨斯達法也覺得極有可能走不出這裡,老人乾咳兩聲,努努力嘗試做出比較認真的表情。

 

「好了,剛剛只是熱身,不過老夫知道你的答案有放進創意了,接著就讓我們進入主題吧!」

 

年邁的賢人拿起放在腳邊的拐杖用力敲了敲桌腳,這時大廳忽然湧入一大群比基尼美女,她們包圍西洋棋桌後開始對李理與夏威夷老人上下其手,老人樂得眉開眼笑,連墨鏡都快滑了下來,李理卻有種變成公共洗手台肥皂的感覺。

 

「住手!全部給我走開!」

 

「賢者大人,你說今天要帶我們看國王的,他就是國王嗎?」

 

「是滴!這個男人就是剛剛成為國王的莉莉,我說過他和我很像的。」

 

「賢者大人好討厭,你沒說我們的國王這麼Man,肌肉練得好結實哦!」

 

「真的嗎?人家也要摸看看!」

 

「討厭啦!人家要先摸!」

 

「不!我要先!」

 

「我……」

 

「吼!」李理虎軀一震氣吞山河地翻桌,這才發現棋桌是直接固定在花崗岩地板上,眾人愣愣地看著雙手放在桌緣僵持不動的國王,難以繼續發飆的李理不得已一揮手,再揮手,不停揮手,將比基尼美女全趕到夏威夷老人那一邊之後,目眥欲裂警戒著。

 

「臭老頭,你在幹什麼!賢人問答怎麼會有女人?我要把你綁到城門口吊起來!」李理背部和胸口多了好幾道指甲痕,衣服也破了,極端憤怒地說。

 

「那個就……昨天喝太醉不小心答應帶她們參觀皇宮,人要言而有信咩!」

在李理正準備搶過那根拐杖作為凶器之用時,老人縮到桌子下露出半張臉及時喊出救命符:「這是我出的第二道題!」

 

「什麼?」李理狹眼,他已經做好見血的心理準備了。

 

「如果我和這群比基尼美女同時溺水,你會先救哪一邊?」亞墨斯達法眼中閃著星光問道。

 

「靠北!死老頭!這是什麼鳥問題!誰管你們溺死在哪裡!」

 

「就在這裡,現在呢?」夏威夷老人慢條斯理地捻著鬍子。

 

「皇宮裡怎麼可能淹水!你腦袋進水了!」

 

李理話沒說完就嗆了口又苦又鹹的海水,剎那間身邊居然真的淹水,水位還用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不斷朝穹頂上升,那群比基尼美女也相當配合地呼救起來。

 

「好了,你會選擇哪一邊呢?」亞墨斯達法以水母漂的姿勢露出一個頭問著李理。

 

「啊?國王陛下?小百合,你怎麼不見了?」

 

過了一會兒,老人面前忽然爆開了水花,出現李理青筋畢露的臉。

 

「死老頭!我不會游泳……」說時遲那時快,李理又沉了下去。

 

「啊咧?」夏威夷老人露出尷尬的笑容,但已經太遲了。

 

吐光氧氣後,不知怎地也沒那麼難受,李理意識不清,海水乾淨溫暖,還微微發著光,就像在真正的海底一樣,他說什麼屁話?明明因為害怕水一次也沒浮潛過。

 

好像還看到了人魚?他一定是快死了。

 

李理微張著眼皮,有個人正凝視著自己,那人的長鬚就像雪白海草般飄盪在水中,眼神睿智溫和,他只知道那人年紀很大了,見過數不清的事物,和那人相比李理就像嬰兒一樣稚嫩。

 

他無來由地感到放鬆,被那樣凝視著感到安心而疲倦,身體變得非常柔軟,彷彿成了水流的一部分。

 

就這樣永遠不用醒來該有多好?

 

李理的願望終究還是沒實現,他在乾爽冰冷的石頭地板上醒來,大廳還是原來的大廳,空氣卻變得很潮濕,飄盪著鹹味,女人們消失無蹤。

 

依舊昏昏沉沉,彷彿大病一場,李理努力地動了下手指,還是坐不起來,渾身無力只能原地躺著。

 

「醒了嗎?再不醒就要人工呼吸了,唉唷,活了這一大把年紀,和男人嘴對嘴老夫還是會害羞──」

 

聽見亞墨斯達法語調怪異的自言自語,李理連忙死命抬起手摀住嘴,以免對方真的做起人工呼吸,這一扯動又是劇烈的頭痛。

 

「這間大廳可以讓國王們看見賢人問答裡的各種幻影,就是透過這種方式來考驗所有參加者心智,現在這是最後的問題了。」夏威夷老人輕浮的聲音忽然擴散得很遠,李理有種錯覺眼前對話的其實是另一個人。

 

「你想當一個好國王嗎?」

 

費了一番功夫才聽清楚那句話,李理從乾澀嗓眼中擠出回答:「我不知道……也許是吧?」

 

然後,他徹底地失去意識,再次醒來時已經是隔天了,李理甚至來不及知道賢人問答的結果,結果大賢者亞墨斯達法已經和一群歌舞女郎乘著馬車到南方海洋旅行了。

 

那個老頭果然是變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林賾流 的頭像
林賾流

風暴荒野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