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一番奮鬥、療傷以及盥洗工程,從皇宮出發的車隊總算徐徐開始推進,負責駕車的侍衛和禁衛軍假裝沒聽到小皇后一路大喊「奔放啊」、「速度速度!」的指令,仍然相當穩重地維持著王室的威儀。

 

然而實際出發時已經將近下午四點左右,小皇后和李理也做好了妥協,他不用穿那麼多件高級服飾,而且在馬車裡外人看不見時可以先弄得涼快通風些。

 

小皇后因不明原因顯得很焦躁,像是神殿裡有她求之不得的寶物。

 

車隊嘰嘰嘎嘎地前進著,走到半山腰時天色完全暗下,禁衛軍點起火把,馬車吊燈搖搖晃晃,前方出現陰森的枯枝樹林,毫無生機的扭曲枝幹張牙舞爪,空氣涼爽,甚至可說有些溼冷。

 

遠方傳來若有似無的狼嚎聲,人人以平常心繼續趕路,差不多八九點時,車隊總算到了神殿入口,光潔如鏡的走道兩側,莊嚴排柱沉靜列隊迎接尊貴的賓客們,,除此之外再無人影了。

 

這次拜訪神官並求取神啟的人不止國王皇后如此而已,他們雖不像某些法國國王出入動輒幾千人隨行,但基本上重要官員及一些大貴族代表人士也都在車隊之中,規模仍舊相當浩大。

 

其中有些臣子是第一次到信奉开晶神的神殿,全由雪花大理石和天然水晶雕刻而成的宏偉神殿以及她外部的野獸雕像,透出聖潔卻也恐怖的氣氛,貴族陸陸續續從車門出來,對於無人迎接這點議論紛紛。

 

「諸位紳士大人,开晶神殿入夜只有神官一人獨處是古代迄今的規矩,但請國王陛下皇后陛下和各位大人直接進入神殿,賽伊芭神官自會引導各位。」蒼老的大禮官一邊咳嗽一邊說,他背挺得很直,簡直像是用硬紙板折成的人形。

 

聽他這麼說,以李理和小皇后為首的貴族們只好移動腳步往內走。

 

神殿內部挑高,整體是自然形成的巖穴再經過一番整修,蜿蜒出各個方向的通路,頂部只是粗糙雕刻,裸露著許多散發水藍色螢光的礦脈痕跡。

 

那些詭異的怪獸雕像還是四散在神殿內,李理總覺得神殿可以通向很深的地方,問小皇后也推說不知,乾脆憑直覺亂走起來。

 

李理此刻穿著一條長褲,上半身赤裸只穿著那件下襬拖得很遠的羽毛披風,這是他和小皇后砍價的結果,反正披風遮蔽面積很廣,看上去李理仍是派頭十足。

 

原本不滿意的小皇后像是被電流注入,忽然聯想到什麼就答應了。

 

「庫洛洛也是這樣穿……科科。」小皇后在手套遮住的唇瓣後流出意義不明的笑聲。

 

當李理看見牆角或者高處掛著的人骨時,他嘴角抽了一下。

 

黑色的十字架,再抽。

 

幾把磨亮的刀劍用鐵鍊鎖在牆上,被撕破的陳舊衣服裡面掛著戴珠寶的骷髏,這種品味似乎有些危險啊?國王這樣想。

 

前方一處幽深平台入口佇立著身材高身兆的女子,褐髮,頭側綁著兩把沖天辮,眼窩畫著黑暈,唇塗黑色口紅,穿著連身皮裙,並且以一長排皮帶扣環緊束,女人看似歐美血統,散發著一股危險氣息。

 

她頸部戴著突出鐵刺的項圈,穿過銀環拖曳著一條細鍊子在腳邊,赤足望著國王。

 

「歡迎您的駕臨,國王陛下。」

 

李理皮笑肉不笑地點頭,隨即轉頭追問小皇后:「那個女人喜歡玩SM喔?」

 

「拜託,土豹子,不要看到鐵鍊和項圈就只會想到那個好不好?」小皇后翻了個白眼。

 

「那叫哥德愛好者啦!她就是賽伊芭神官,是她幫你加冕的你不記得?對哦!忘了那時候你還在昏迷。」

 

賽伊芭神官款款走向眾人,所有人因她異常突顯的氣勢而乍然無聲。

 

李理面前出現一只雪白的手掌。

 

抬頭,神官正溫和地注視著他。

 

不會是要他行吻手禮吧?李理這個正港台灣男子漢怎麼可能做出如此胎歌(噁心)的事情!他尷尬地想了數秒,抓住女人的手晃了兩下算是有打招呼。

 

賽伊芭神官笑容加深。

 

「好乖的狗狗。(Good dog.)」

 

李理猛然抬頭,女人嘴唇動了一下,剛剛好像有說什麼話?

 

「陛下真客氣,賽伊芭只是感應陛下的狀態是否健康。」她收回手往石牆走去,所有人都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時,牆面稜角忽然沒入表面,出現一塊各種影像並列的房間。

 

「由於神啟的過程相當漫長,請各位大人先選擇喜好房間度過這段時光,賽伊芭會在名單輪到各位時帶領對象前往开晶神的領域。」

 

「等等,陛下應該是第一位領受神啟的人吧?」

 

「不,順序上偉大的开晶神已經對我指示完畢,請陛下包括各位在內耐心等候。」

 

賽伊芭神官又轉向那面神奇的牆。

 

「請。」

 

於是李理又被拱著往那面牆作選擇,牆面上顯示了各種房間的幻象投影,有點像是看監視畫面,上面的主題選擇包括有凱蒂貓、變形金剛、杜拜風、兔女郎、侏儸紀種種五花八門的娛樂設施和裝潢佈置。

 

「你們選吧,我要留在這裡。」他才不想到那些奇怪房間裡,感覺好像會被改造成變態,而且能夠從這裡看見房間內的景象,表示不管哪個房間都被偷窺。

 

「那麼國王陛下我們也──」那些貴族一窩蜂想要選和李理同邊站,但李理也受不了和這些人共處一地。

 

「不,我現在想要獨處,你們都走開。」李理正要支開那些人,好用披風墊底躺下來偷懶補眠,這樣小皇后也沒話好說了,因此他露出相當堅持的陰狠眼神,嚇得眾人不敢出聲。

 

「那就按老規矩,神官。」小皇后老馬識途地對賽伊芭神官使了個眼色,她挑的是並非顯示在牆面上的隱藏房間。

 

「我的喜好妳明白,賽伊芭。」首相冷淡地指示。

 

兩個老實不客氣指名的人互瞪一眼,火花四濺。

 

「反正又是女僕咖啡吧?藤原首相?這麼迷戀制服人生是會萎縮的。」小皇后用高八度的笑聲說。

 

「皇后陛下才是,執事飲茶是可悲的主婦滿足公主病幻想出來的海市蜃樓。」

鏡片反光後,青年冷冰冰地說。

 

在社交場合,皇后與首相不和早已是公開的秘密。

 

賽伊芭神官不讓這兩個人有點火機會,直接將小皇后與首相分別傳送到不知名的地點,對於這種神奇場面李理已經見怪不怪,他粗聲粗氣地命令其他人快做好選擇,於是那些吵吵嚷嚷的貴族很快也跟著被清場。

 

剩下賽伊芭神官與自己,李理警戒地看著她。

 

「那就請陛下在此靜候,您真是個不可思議的人,开晶神會有何種指示,賽伊芭也很期待。」語罷她也消失了。

 

李理發揮他席地過夜的流浪長處,很快地睡著了,他才不管這些人或神搞什麼名堂!

 

※※※

 

輪到小皇后聆聽神啟時,她宛若充飽電的電池,正抱著神官的殭屍布偶在床上打滾,衣服也只脫到剩下內衣襯裙。

 

「好累喔,還是神官這邊好。」

 

「很高興妳這麼說,最近過得還好嗎?小皇后。」賽伊芭神官也換下皮裙,穿著黑色蕾絲低胸睡衣,兩人坐在大床上聊天,神官臥室出乎意料和小皇后的黑色房間有點神似。

 

「藤原變態是有收斂一點了,大概小百合在他也不敢太過分,哼,遲早有一天我會要他好看!」小皇后張著大眼睛,望著放下頭髮的神官。

 

「神官,這什麼音樂?」

 

Theatre of Tragedy.」某個歌德金屬元老樂團。

 

「文章我寫好了,神官說過要幫我畫插圖,不能耍賴喔!」

 

「是嗎?寫好了,那麼讓我看看吧。」賽伊芭神官拿過小皇后給的文件夾。

 

「這次能趕在九月出本嗎?」小皇后躍躍欲試地問。

 

「抓緊時間的話……」神官笑了一下。

 

「那就拜託啦!」小皇后又玩著布偶,覺得再沒有比這裡更愉快的場所。

 

「神官,最近有什麼精采的新番嗎?」

 

「啊……好像都普普通通,可能我對日本卡通還不是很熟悉。」賽伊芭神官斜躺著托腮凝視小皇后,口中半似應付地說。

 

「那還是幫我收之前注意的那套Macross Frontier》好了,謝謝妳囉!神官對我最好了!

 

「不用客氣,妳是我的皇后,幫助妳是應該的……」

 

雖然覺得神官的話有點怪怪的,小皇后還是高興地捧著神官房間裡之前約好收錄各式卡通漫畫的魔法結晶打算回皇宮大飽眼福。

 

「有關於我的神啟嗎?」小皇后還是有點擔心她目前的身分不知何時會產生異變。

 

雖然說有很多貴族喜歡藉聆聽神啟之名,來开晶神殿享受賽伊芭神官以魔法創造出,最接近地球過往生活環境的幻象世界,但小皇后偶爾也會擔憂實際問題。

 

「倒也沒特別感應,別擔心,牡丹皇后,今日主要還是國王陛下的部分。」

 

賽伊芭的神啟有時很抽象,有時卻很簡單,譬如說某某公爵明日最好穿紅色之類,和星座占卜也有點接近,差別在挾著开晶神的權威沒人敢不照做,真的有人因為不按照神啟三餐吃醬油青花魚而憑空消失的案例。

 

「小百合的事情怎樣都沒差啦!」小皇后鬆了口氣,又在賽伊芭神官刻意營造的薰香世界中放鬆下來。

 

接著是首相藤原清涼的會見。

 

在充滿綠意的地下溫室中,各種奇妙潮濕的植物環伺之下,藤原清涼看著正抽著水煙,衣衫不整穿著睡衣的女人,首相蒼白的臉顯得很不愉快。

 

「如果有什麼神啟就快說吧,本人沒空和你這女人攪和。」

 

「貌似……」賽伊芭神官慵懶地吐著煙,她臉上的妝還未卸掉,此舉更是顯得頹廢。

 

「我是這個王國的神官,而你似乎有求於我。」

 

「誰不知妳和小皇后已經勾結在一塊,為何偏袒她?妳敢與我作對?賽伊芭?」藤原清涼神經質地揚高了音調。

 

若非賽伊芭設下那可恨的結界房間,藤原清涼也不至於遇到這麼多困難。

 

「同樣都是女人,賽伊芭關心牡丹皇后人身安危有何不妥?女性不管在哪個世界都是嬌弱的花朵,可偏偏害蟲啦農藥汙染無所不在。」神官理所當然地說。

 

「妳根本就是──」跟我搶!藤原清涼握緊了袖口,一句話梗在喉頭。

 

 

「藤原首相想說什麼呢?」

 

「哼。總之妳太偏袒那兩個人沒好處,皇后也好國王也罷,冥界深淵之國也到了混亂的時代了,他們絕對無法改變命運!」

 

「一切全憑开晶神的指示。」賽伊芭神官回以公事化的應付答案。

 

「當然,身為开晶神殿的明鏡大神官,對這個王國的子民都保有一視同仁的愛護之心,藤原首相若是有所祈願,賽伊芭也會在能力範圍內,不違反天意的情況下為您服務。」她拿出裝在珠寶盒中的魔法結晶。

 

「首相您想要的機械女僕》、《公主公主》和其他文本資料賽伊芭也準備好了。

 

藤原清涼神色匆匆奪過珠寶盒揣入懷中。

 

「還有一件事,我要妳套出國王的愛好或是弱點,然後盡力滿足他,讓他沉迷在妳的魔法道具裡。」藤原清涼怎麼套問,就是不知陷害李理沉迷享樂的起始點在何方。

 

那個流浪漢好像對絕大多數事物都不感興趣,身為國王再拿名利誘惑自然不起作用,小皇后也不可能放任國王建立後宮,雖然想偷渡幾個女人去勾引他,但連藤原清涼自己都看不上的庸脂俗粉,難怪李理也非常討厭地將那些女僕趕跑了,國王唯一開口說過想要的東西就是吊嘎汗衫和木屐(短褲部分李理直接穿了寬大平口的國王內褲),完全隨便又粗野的男人,簡直讓人不敢置信!

 

「假使國王陛下有需要,賽伊芭自然會盡力滿足他的命令。」神官淡淡地說。

 

「很好,妳不願表態,我也不勉強妳,希望妳將來不會後悔!」

 

藤原清涼正想烙下狠話走人之時,神官毫無預警地接近他,略高出首相一點的神官勾起黑髮青年下巴,一團青煙染上藤原清涼血色薄淡的五官。

 

「可惜你是男人,老實說我也喜歡你這一型,哪天若請开晶神讓你變成女人,幫你實現真正的願望也可以哦!」低下頭,正要自然地搶奪一個吻,賽伊芭神官遺憾地看著瞬間掙脫衝到溫室門口的首相,似笑非笑地咬著煙嘴露出部分雪白貝齒。

 

逃跑了,她的小白兔,還是依舊可愛得讓人想玩弄一下。

 

隨便應付完那些貴族,最後總算輪到在冰涼神殿內裹著披風睡得很滿足的國王。

 

對李理而言,來到這座神殿裡總算能按照他長年習慣的感覺休息,克難但開放的環境,隨時能查覺世界正不斷變化,那種無拘無素的輕鬆……

 

寢宮除了「舒服」以外,並沒有讓他愉快的助力,甚至連好好休息都很困難,因此李理總得在皇宮各處尋覓他勉強能待的地方,順便躲避那些囉嗦的跟屁蟲。

 

時機抓得很準,李理剛睡飽將披風往身上套,賽伊芭神官就以初見的姿態出現在他面前。

 

「請牽著我,讓我帶路吧。」

 

「啥米?」李理皺起濃眉。

 

「這條頸鍊是开晶神給予神官的証明,除了國王陛下能拿取以外,其他人碰觸一律會受到嚴厲的天譴。」賽伊芭神官和煦地說明情況。

 

「這是您的權利,請您不必在意。」

 

看那個哥德女人好像很希望他這麼做,李理只好勉強執起細鍊末端,賽伊芭神官果然開始往前走,兩人通過曲折到一旦迷路絕對走不出來的冷暗窄道,和一些意義不明的空穴,最後總算進入一處別有洞天的場域。

 

原始彷彿鐘乳石穴的巨大空間中有處大水池,亮源似乎處在水底,岩壁頂部因為水光反射和發亮礦物的緣故,令人聯想到介於白天與夜晚之間的天空。

 

水邊堆積了一堆堆小山似的透明石塊,部份五顏六色,玻璃似閃閃可愛。

 

「這就是开晶神傳遞啟示的水鏡。」賽伊芭神官繼續將李理帶到水池邊。

 

「陛下看見什麼了嗎?」她接著問道。

 

李理試著探出上半身瞇著眼睛往水面觀察,水池看似清澈實則深不見底,李理看不出端倪,於是搖搖頭。

 

「關於陛下的神啟已經出現了。」

 

「是什麼?」李理不是很感興趣地問。

 

「开晶神希望陛下能巡視你的王國,對這片土地和人民有更深入的認識,假使陛下還棧留在皇宮中,這次炎熱是不會退去的,這也是开晶神給陛下的徵兆。」

 

「鄉下比較涼快嗎?」李理總算歸納出這個結論。

 

「是的。」神官優雅地欠身。

 

「好吧,我會和他們說。」李理口中的「他們」指的是皇宮內那些會替國王搞定一切事務的龐大團體。

 

賽伊芭神官點點頭,表面上的神啟就這樣交代完了。

 

「對了,陛下難道不好奇賽伊芭的工作嗎?比如說您在牡丹皇后房間內看到類似地球科技的存在?」

 

「喔,那怎麼做到的?」李理順水推舟地問。

 

「像這樣,先從水鏡中製造出『無之壹晶』。」神官往水面沉入手掌,直將沒至肘彎處,莫約一分鐘後,她抽回手,掌心赫然出現一枚李子大小的透明水晶。

 

「我的能力能透過水鏡凝視地球上的一切。將無之壹晶透過冥想可將其鍛鍊成『文之貳晶』和『影之叁晶』,然後封入我所看見的記憶,再讓持有者透過想像將其投影出來。」

 

賽伊芭神官又看向水面,李理跟著她看了半天仍毫無變化,視線轉到賽伊芭神官所持透明水晶正逐漸變成翠綠,神官將翠綠水晶塞入他手中。

 

「現在請陛下在心中想像你正看著這塊影之叁晶,而不是透過眼睛。」

 

李理依言照做,發現牆面上出現一段老鷹展翅滑翔的畫面,他著迷地盯著不斷變化的景色,大約兩分鐘後那段影片毫無預警地消失了。

 

「只能錄這麼短嗎?」

 

「這是臨時做給陛下解釋用的範例,這些結晶能紀錄的記憶量無上限,但假使賽伊芭想寫入一部兩小時的電影記憶,就必須花同樣的時間去觀看。冥界深淵之國的人還是想要知道地球上發生的事情,他們來神殿委託,這就是賽伊芭的工作,也是我會被稱為明鏡大神官的原因。唯有神官能看見地球上的景象,對其他人而言,穿越到這裡之後基本上就已經失去回到原來世界的希望了。」

 

水池邊堆積的晶石足足有半人高,還多達十幾堆,李理忽然意識到晶石堆都是神官的作品。

 

「那些都是委託嗎?」

 

「是的,各式各樣都有。」

 

「妳每天花多久時間弄這個?」

 

「大約二十個小時左右,如果有神官必須出席的典禮,那麼時間會短一點。」

 

這種成果基本上得要不眠不休吧?這女人果然有病。

 

看出李理在內心嘀咕,賽伊芭神官注視著他微笑:「我喜歡做這件事,說是入迷也不為過,能夠當上這個王國的神官真是太好了。」

 

「為什麼要幫那些人洗石頭?既然大家都回不去了,這樣不是更容易不甘心?」

 

「人的思念不是那麼容易就能斬斷的,所以,我也不會任意答應想要魔法結晶的要求,否則反而是害了他們,想要離開這個世界的人會遭遇不幸,牡丹皇后應該有告訴過您,陛下,但您難道沒有想要再見的人嗎?」

 

李理搖搖頭,他孤家寡人很久了。

 

「那樣或許是……最幸運的人。」賽伊芭神官輕聲嘆息。

 

「不過如陛下所見,這個王國和地球相比淒清單調許多,因此也有人喜歡繼續保有在地球上的娛樂,通常是貴族才有這種特權,陛下有何喜好請盡量吩咐賽伊芭。」

 

「就算是特權,也沒必要滿足到那種地步。」李理瞇著眼睛冷冷道。「為何妳要縱容那些人予取予求?」

 

「陛下,我相信一件事,人的心靈如果被解放的話,身體也會喜愛和平的生活,哪怕那是見不得人的興趣,犯罪的願望,假使只是視覺體驗也能獲得滿足。」

賽伊芭神官在一處光滑岸邊側身坐下。

 

「像我這樣只喜歡看著一樣東西而不願被其他責任打擾的女人也能過的如此幸福,沒有人會責罵我,反而希望我為他們創造更多結晶,國王陛下,你不認為所謂的自由正是如此?」

 

「妳喜歡就好。」李理不置可否,毫無預警鬆開手,銀鏈落地砸出清脆迴響。「妳也有過一段經歷。」

 

「啊,是的,所以對陛下有種似曾相似的仰慕感,您是我的國王,下次您再來神殿,我會讓您看見那隻老鷹接著飛去了哪裡。」

 

賽伊芭神官款款站起。

 

「讓我送您離開开晶神殿,小百合陛下。」

 

「……幹,妳怎麼知道這個綽號?」應該說賽伊芭神官到剛剛為止態度都很恭敬,連說出這句話時還是很恭敬,李理臉色一變。

 

「亞墨斯達法告訴過我賢人問答的情況了。」

 

「那個死老頭有來過神殿?」

 

「我與大賢者一直都是心靈相通。」

 

賽伊芭神官仰頭望著某處,李理對能如此自然地說出這句問題發言的神官感到無言。

 

這女人也沒救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林賾流 的頭像
林賾流

風暴荒野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