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比倫宮──整座希滋歐斐雷尼亞城的華麗織錦上最閃耀的明珠,她的巨大,令人恐懼的迷亂與居住在其中的魔性生物,捕捉了無數喪失心魂的人們。

 

巴比倫宮之所以門庭若市的重要因素,除了超高級的消費水準外,便是此地同時接待男客與女客,提供超乎人們想像的服務項目,除了高潮還是高潮,沒有最變態只有更變態。

 

入口香檳噴水池曾締造歷史上最驚人的紀錄,裡頭打撈過一個國王,兩個首相和超過五十個以上的大臣,世界上最古老的行業展現了驚人的生命力,彷彿春雨後的毒蛇巢穴般蓬勃糾纏。

 

李理帶著三個侍衛搭馬車來到巴比倫宮時,得到消息的市長已搶先在宮殿入口迎接他們,否則衣衫襤褸的李理極有可能被入口保鑣趕走,市長已先由藤原清涼口中得知這個國王的怪癖,關於服裝上堅持極簡風──當然是美化過的說法。

 

市長這回換上派人趕工縫製汗衫短褲,不愧是國王,夾著藍白拖大步跨上階梯時,有種野獸般的狂野魅力,已經年過半百的市長趕緊低下頭,這種服裝穿起來果然舒服,搞不好、不,是一定會引發流行。

 

「國王陛下,您的臣僕樂於為您服務。」

 

「靠夭,這裡居然比我的皇宮還要大。」李理視線直接跳過地中海髮型的市長,看著高聳入雲的建築物。

 

「老闆在哪裡?」

 

「陛下是指千千夜姬嗎?」市長趕緊追上去諂媚地陪笑。

 

「走開,你離我太近了。」李理老實不客氣地說。

 

「是是,陛下,這就離您遠點,這樣夠遠了嗎?還是要再挪挪?微臣實在捨不得遠離陛下榮光照耀,彷彿被絕望的黑暗籠罩……」

 

「……想要老子揍人嗎?」

 

「微臣這就派人去傳喚千千夜姬前來接待,請陛下在此稍候。」

 

「啥米?還要我在門口罰站?人都來了直接進去就好,林北時間有限,找個人帶路!」他只是想快點幫考貝恩贖身然後回去睡覺,李理對這種糜爛的夜生活敬謝不敏。

 

懾於李理的猙獰威嚇,經理很快跑出來惶恐地引領眾人入內。

 

巴比倫宮建築設計呈現羊頭狀,從入口進去後是結合花園與各式浴池設計露天樂園,再往內又見比入口稍低,遠望有著高低角樓的建築群,彷彿海市蜃樓般漂浮在夜的流光後。

 

接著才是酒店主體,宛若羊角般蜿蜒深入的迷宮建築,「左角宮」與「右角宮」,從這裡開始分別是男與女不同世界的享樂天堂。

 

全城首屈一指的男公關俱樂部就位於左角宮中,右角宮則是成年男性的遊樂園,兩處不分晝夜都有著歌舞劇表演、餐廳服務與賭場,當然最主要的賣點「歡愉」的提供者也隱藏在這些迷宮建築之中。

 

初來乍到的客人毫無例外都會迷失在過於複雜的路徑裡。

 

「怎麼都是男人?」李理小聲自言自語。還是些油頭粉面娘兒們似的男人。

 

他還以為來到有粉味的地方應該會看到和考貝恩從事相同工作的女人。

 

不過他的自言自語可能還是太大聲了,經理一邊抹著冷汗不知該說明情況還是識相保持安靜帶路,比李理更早反應過來的三個侍衛則滿臉不自在。

 

「陛下您好,接下來請由鳴九郎為您介紹本宮殿的工作性質。」一道優雅男聲插入,不知何時在幽暗走道邊站著一個渾身雪白的身影,讓人聯想到雪女之類的妖精,在黑暗中散著清光,不知何時等在那裡。

 

美男子走到李理等人面前,謙恭地行禮後抬起頭,的確是一張迷死女人不償命的俊臉,不只如此,他的舉止也有種讓其他男人瞬間自信退化成蟑螂的錯覺。

 

「你又是誰?」

 

「左角宮的管理者,要連絡千千夜姬只能透過草民和另一位宮殿主,畢竟她是巴比倫的擁有者,要面對的危險太多了,不輕易公開身分。」鳴九郎微微一笑,李理立刻感到危險,差一點被動搖了。

 

明明是個男的,笑得那麼勾引作啥?

 

「不過陛下運氣很好,我們主人此時的確在左角宮休息。」鳴九郎從容不迫地帶路,像個導遊似為李理講解。

 

「如陛下所見,我們服務對象是全世界的女性,從入口開始就準備了公主專用的軟轎,為了讓她們能愉快舒適地在左角宮內移動。」

 

「公主?」李理張口結舌。

 

「這是我們對客人的稱呼方式,每位女性都是需要嬌寵的公主,也值得被當成公主,一般情況下只有服務人員會採步行方式。按照禮數應該要為陛下準備車駕,請恕草民接待不周。」

 

「不、不用了,我有腳可以自己走。」難怪剛才經理問他要不要坐那種比蝸牛還慢晃來晃去的噁心轎子,李理一心想早點見到老闆,急行軍的狀態下鬼才理他!

 

於是鳴九郎就將他們領到了某處大廳裡,這時果然看到很多女客正和爭奇鬥艷的男公關喝酒聊天,中央舞台上不停出現各種性感表演。

 

「是鳴九郎大人!」人群中爆發了女性們集體的尖叫聲。

 

「為什麼她們看到你就尖叫。」這時候李理覺得對方的存在和蟑螂引發的效果還蠻接近的,其實女人因為興奮或者恐懼扭曲的臉看起來都差不多。

 

「鳴九郎大人一直都是左角宮的Top.1。」經理逮到機會驕傲地說。

 

「傑克,今夜因為某些因素,Top.1換人了,若非陛下忽然駕臨,其實我不應該出現在公主們面前。」鳴九郎依舊帶著飄逸出塵的微笑。

 

為了跟上鳴九郎那飄忽難測的走路節奏,李理好幾次差點自絆跌倒。

 

這時頭頂忽然響起一陣水晶音樂似的柔和旋律,紛鬧人聲頓時安靜,四周按了下來,舞台上方半空中降下了閃爍發光的某物,巨大奪目地搶走了所有人注意。

 

那是從半空懸掛而下很長也很高的鞦韆,四周打下的照明使得想辨識清楚顯得困難,那人被包圍在光暈裡,直到人人適應了刺眼的光亮,才發現鞦韆上坐著一個人。

 

彼得潘。

 

黑髮的彼得潘劉海半遮著眼睛,頭後則抓梳出翹起如雞尾的髮型,櫻花色的唇與眼影,肌膚雪白如玉,包裹在墨綠色的薄紗衣服中若隱若現,膝下至腳掌則赤裸,俯瞰底下人們的表情帶著毫無表情的平靜,一些收拾不起的倦怠。

 

女人們瘋狂了,而男公關們則帶著曖昧的笑意單膝跪地以示臣服。

 

巴比倫宮中出現了只存在一夜的童話人物,他的神秘與魅力感染了所有人……所有人……除了國王。

 

李理指著鞦韆上的誘人身影,顫抖著大喊一聲,被驚動的彼得潘也在這時轉向李理,露出吃驚的表情。

 

「你……」李理嘴巴張開,顫抖再三說不出話。

 

忽然,國王猛然轉向鳴九郎,張著充滿血絲的眼睛咬牙切齒說:「馬上準備一個房間,要安靜的!還有把那個人給我帶過來!」

 

頓時,市長和侍衛陷入石化,連左角宮的管理者鳴九郎也微微一愣。

 

國王是Gay……國王是Gay……國王是Gay……

 

跑馬燈頓時在眾人腦海中反覆拉鋸。

 

「可是陛下,您不先見千千夜姬嗎?」鳴九郎的仙人風度出現些許為難,那位特別人士稍早已由巴比倫宮的擁有者下令不許介入他在此地的活動,禁止談論,當然更別提讓他去接待客人了,但提出要求的竟然是國王!

 

「那個待會再說,我現在就要他!快點去辦妥!」李理臉色漲紅,隱約可見額角出現汗水,彷彿強忍著某種衝動。

 

某種……衝動?

 

「真主在上,想不到我們的王居然有那種嗜好?」侍衛A抓抓手臂上的雞皮疙瘩。

 

「阿拉保佑,我們不會有危險吧?」其實侍衛們是由蘭斯洛精心挑選的貴族子弟,也是有著中東風情皮膚微黑的美男子,和男公關們不分軒輊,甚至還多了點英勇的男性美,侍衛B心情有點緊繃。

 

「如、如果對方是陛下……」侍衛C臉上微微泛起紅暈。

 

「等等,阿里你不會是──」侍衛A大驚失色。

 

「辛巴達你想說什麼我知道,可是這幾天的相處,我發現陛下善良的一面,能夠獻身給王是我的榮耀……」

 

「不,你對我們隊長變心了嗎?當初不惜豁出性命和我們幹架,讓我們認同愛情超越性別的你,居然背叛隊長!」侍衛A握拳激動低吼。

 

「別這樣,這是阿里自己的事,我們的本分是守護好王。」侍衛B趕緊出來打圓場。

 

在侍衛們正用阿拉伯語吵得不可開交的同時,鞦韆降了下來,那個看起來一點都不天真的墮落彼得潘相當不愉快地走下舞台和李理會合,隨即被他揪住後領往VIP套房拖去,兩人有如摩西分開紅海穿過呆愣的大眾。

 

李理忽然停步轉頭,對於笑得一臉猥褻的市長陰沉地下令:「你現在馬上給我回家睡覺,一分鐘後你還在我的視線範圍內立刻撤職!」

 

國王的確是必須花很大力氣壓抑,這股想要狂扁首相的衝動!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林賾流 的頭像
林賾流

風暴荒野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