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銀霜城一年多來的魔法騷動漸漸恢復平靜,春天再度來臨。

 

漢克和黑娜趁機去附近的溫泉城市旅行,回來後開始緊鑼密鼓籌備白銀賢者的告別會,海奇亞斯則在皇宮中跟國王苦戰辭職事宜,根據老守護騎士梅爾的形容,那整個叫嘆為觀止。

 

大臣們輪番上陣慰留,全被海奇亞斯誇他們能力足以勝任重責大任而茫酥酥落馬,拿赫特王見情況不妙,日夜轟炸想打消海奇亞斯離去念頭,最後不小心連「早知道在你變成女人那時就把你納入後宮」的話都吼出口,眾人表情可說是尷尬至極。

 

「其實海奇亞斯直接偷溜也沒人攔得住他。」騎士扶額。

 

「但既然賢者師徒沒溜走,吾王當然還會抱持慰留的希望,他不只一次對我罵海奇亞斯太殘忍,還要我想辦法綁住他。」

 

「國王陛下是笨蛋!老師不惜麻煩也要公開告別,這樣回來時才能光明正大探望所有人啊!」黑娜拍桌怒道。

 

「我也這樣勸陛下,但他聽不進去。」變成夾心餅乾的皇家騎士同樣痛苦。

 

「那怎麼辦?」黑娜去皇宮只會在光之庭和大溫室找利希妲公主與帕雷亞王子閒聊,兩位王族度過對黑娜危險遭遇與轉化的同情驚訝後,友誼反而比從前更緊密了。

 

他們與漢克說出很像的話,黑娜就是黑娜,利希妲公主和帕雷亞王子認為黑娜是可愛的好妖精,當然不需要害怕。

 

帕雷亞王子也不斷慰留黑娜,只是沒有他老爸那麼纏人,黑娜很現實地說她不是非走不可,但她絕對跟隨老師,白銀賢者若留在銀霜城她就留下,然而黑娜認為老師不會輸給國王。

 

小王子想起近日烏煙瘴氣的皇宮,悲傷地點頭同意。提早看開的少年少女於是把握機會,邀請貴族友人在大溫室離情依依地喝茶話別,順便避開政治話題,約好下次相聚。

 

最後看不下去的亞萊格爾皇后總算用一句話解決了。

 

「皇后陛下說了什麼?她真是我們的大恩人!」黑娜到底還是希望大家好好告別,又不是從此就不回來。

 

「她直接把大臣邀來夾纏不清的陛下和賢者面前,提議拿赫特陛下乾脆把王位讓給海奇亞斯,人民也會很高興。」

 

「帕雷亞的媽媽是開玩笑的對吧?」黑娜聽到都流汗了。

 

「我想應該是玩笑,但那時她手裡拿著長劍,感覺又有一分真實。」漢克乾咳一聲。

 

「法克斯閣下當場昏倒,那個人很容易認真,這一年多來又累壞了。」

 

「……都是國王陛下的錯!」黑娜乾脆的說。

 

白銀賢者自然立刻為皇后澄清戲言,並重申他心意已決,眾臣抬起昏倒的監察長藉口送醫瞬間撤得乾乾淨淨,最後拿赫特王同意讓步,條件是每年賢者師徒至少要回國一趟,還得定期聯絡。

 

至於白銀賢者辭職遠行一事,則會等到海奇亞斯與黑娜離開以後才正式公布,除此之外,國王不甘示弱舉辦一場盛大的皇家舞會,大臣們都知道舞會是為海奇亞斯送行。

 

接著數天後才是在豬牙旅店舉辦的送別會,

 

客人數字最後比黑娜預期的要多,她擔心座位和食物會不夠,但海奇亞斯要她不必多慮,果然大家都坐下了還有空位呢!

 

「不知是誰用魔法改造我的房子?」提前一天現身幫黑娜準備廚房工作的芬妮嘀咕著。

 

「結束以後老師會讓一切恢復原狀!」黑娜趕緊保證。

 

聽說有更多精靈要來,芬妮有點緊張,挽起袖子命令黑娜絕不能讓豬牙旅店的廚房丟臉。結果當天一早蘆笛和蒙達希克又提著更多食材上門,說族人來叨擾不好意思白吃白喝,於是也加入準備作業,夜閃精靈示範的甜點和特調飲料讓芬妮喪失拒絕之意,廚房於是又變得更寬敞了。

 

瓦肯禮在樓上睡覺,這次他堅持不加入吵鬧的人群,黑娜只好將好酒好菜分了一份給火精享用。

 

下午出現的雪狼兄妹帶來新鮮牛肉,看見屋子裡有不少精靈立刻目瞪口呆,最後縮在窗邊低聲對話,黑娜覺得他們很害羞。

 

刺客聯盟的人佔據最接近廚房的兩張桌子,乍看只是有男有女的中年客人,聊著一般新聞或生活瑣事。

 

只有一名記者獲得參加秘密告別會的殊榮,他曾頂著一無所有的壓力為賢者師徒仗義執言,力戰群筆,確定可以攜伴參加後,維渥夫帶了畫家好友。

 

「你這白痴!攜伴的意思是指女伴!」畫家迪迪抗議。

 

「可是你要幫我畫出最經典的插圖,還一天到晚說沒親眼看過捉不到神韻,但你又討厭人群不去圍觀……不然你扮女人好啦!」記者早已不顧一切奮筆疾書,因為頭條太多而痛苦不堪。

 

還好畫家看見眾人以後也著魔地猛畫速寫,顧不得再說話了,這一晚有張桌子沙沙聲幾乎不曾停止。

 

黑娜邀請了安達小姐和翠絲,她們相當守禮,直到普通晚宴開始的時間才由安達小姐的哥哥斯卡洛護送兩位女生前來豬牙旅店,同時文雅的皇家騎士也順便留下。

 

「我沒邀請你。」漢克陰著臉。

 

「那叫白銀賢者趕我出去。」斯卡洛搭著漢克肩膀,視線掃過靠近廚房的可疑賓客,嘲諷地在青銀騎士耳邊說。「帕雷亞殿下也會出席,你以為瞞得過我?算了,應該不會出事,我這次是來觀察妹妹如何談生意。」

 

「在豬牙旅店談生意?」漢克怎沒聽說?

 

「看來你也被蒙在鼓底,這年頭的年輕女孩真不得了。」斯卡洛指著天花板,翠絲與安達小姐一進門就與黑娜興奮地手牽手上樓密談。

 

一會兒後,三個女孩子下樓緊張地找芬妮尋求同意,原來黑娜打算把豬牙旅店租給安達小姐,她決定拿結婚基金經營自己的事業,同時也拉攏翠絲幫忙。

 

「招牌不會拿掉,樓上也會保持原樣,可以的話我們希望將拜米爾叔叔的書房復原,當作藏書室,剩下的房間只接待認識的人,或以後我們過夜時自用,一樓面向街道的牆想改建成半開放的玻璃陳列櫃,擺放點心樣品和翠絲的藝術作品,類似『花與日光』的做法,但我們是採預約制,提供點心、正餐和飲料。」黑娜熱切地說明。

 

「這些都是安達主動提出的想法,我們打算捐出部分營利作為慈善用途。安達小姐保證優先雇用生活有困難的人或孤兒,不分種族,只要他們認真勤快。」

 

「既然我已經將一切留給黑娜,妳們要怎麼做我也不該有意見。」芬妮不太自在的說。

 

「但我們非常希望豬牙旅店能繼續存在。」安達小姐和翠絲異口同聲。

 

「為什麼?我應該不認識妳們,我人類女兒的朋友。」芬妮看著兩個少女。

 

「芬妮阿姨,我們知道這樣稱呼很唐突,但是妳和拜米爾叔叔的愛情故事讓我們哭了好久,沒想到世界上真的有至死不渝的愛情,我們希望守護這段愛情的證據!」安達小姐正色說。

 

「沒、沒那麼偉大啦!」芬妮低頭攪拌湯鍋掩飾臉紅。

 

「既然芬妮阿姨和黑娜都不打算留在銀霜城,起碼這裡有我們照顧,兩位和白銀賢者回來銀霜城時,留在自己的家就不用太麻煩打掃了。」翠絲也鼓起勇氣說。

 

「好了好了,隨妳們怎麼搞都可以,要開動了,快去找位置坐下。」女矮人催促嘰嘰喳喳的少女們離開廚房。

 

黑娜只是暫離一會兒,利希妲公主和以斗篷蔽身的大老師(黑娜對海奇亞斯之師圖拉的稱呼)也來了,亡靈們縮小坐在燭臺上反而相當引人注目,撤下椅子的木桌桌面擺著水盤與鮮花,則是為亡者預留的貴賓席。

 

為了不讓早到或幫忙的人餓著,眾人已自動自發去廚房端菜,原本狹窄的旅店小廚房如今多出一張長桌,滿滿令人食指大動的菜餚與開瓶美酒。

 

正當賓客幾乎到齊,豬牙旅店又響起敲門聲。

 

黑娜興沖沖過去開門,最後一名客人果然是帕雷亞,但出乎意料的是還有一名修長優雅的斗篷女子站在他身邊。

 

「我們是護送犬子前來參加朋友聚會的平凡父母。」亞萊格爾皇后拉下風帽說。

 

「了解,快請進,外面還很冷。」黑娜立刻反應過來誠摯歡迎。

 

皇后和王子帶著愉快的驚嘆加入告別宴會,黑娜等了又等還是沒辦法關門,最後只好走出去,牆邊還靠著一名高大男子。

 

「陛下,站在外面會感冒喔!」

 

「你們都欺負寡人。」

 

黑娜傻眼,這真的是一個快四十歲的大人說的話嗎?

 

「有很多好吃的菜,還有精靈和矮人的美酒!您的手都凍得這麼冰了,請快點進來!老師等你很久了。」黑娜索性拉住拿赫特王的大手將他拉進去。

 

國王陛下臭著一張俊臉,倒是沒有反抗。

 

像斯卡洛一樣,拿赫特王走進豬牙旅店時也是看了看刺客聯盟的客人。

 

「那些都是我的朋友,有意見嗎?」芬妮從廚房出來,挺腰冷眼盯著拿赫特王。

 

國王發現客人裡有些是曾與他當面接觸過的刺客,至少也起疑了,真不愧是連白銀賢者也沒轍,如同附骨之蛆般的麻煩人物。

 

「不,很榮幸接受女主人的招待。芬妮女士。」雖然不甘不願被黑娜拉進來,國王依舊風度翩翩地傾身行禮,為了配合芬妮的身高還屈了屈膝,一瞬真讓人目眩神迷。

 

「不過,你要跟誰坐才好?」芬妮轉頭,皇后已經不給面子地找到女伴,正鑑賞著蘆笛的雙刀,兩位麗人暢談適合女子使用的武器設計,不容一根針插入,蘆笛與亞萊格爾皇后同屬靈巧善戰的女性,更因沙利德事件發展出惺惺相惜的友情。

 

同時,帕雷亞一進門就被利希妲公主命令同桌,只得從黑娜的桌子搬椅子過去,儘管他對黑娜與朋友準備創辦的新事業深感興趣,還是得尊從姑姑的意願。

 

最後,剩下國王還落單,總不能現場弄個寶座出來。

 

「這位高貴客人跟我們同桌。」白銀賢者適時解圍,將國王引到原本乍看已坐滿的桌邊,漢克起身準備讓座,拿赫特王厭煩地搖手,要他今晚拋開君臣之別,自己則挑了未曾謀面的精靈巫師身邊坐下。

 

正如同白銀賢者所保證,位子永遠足夠。

 

順帶一提,斯卡洛則與雪狼兄妹同桌,長袖善舞的皇家騎士流暢地化解雪狼兄妹的拘謹。

 

「感謝今天各位前來參加老師的告別宴會。」海奇亞斯起身接受掌聲,卻語驚四座。

 

「圖拉?跟他有什麼關係?」拿赫特王低語。

 

鮮花桌畔,原本縮小與利希妲公主聊起往日時光的斗篷鬼影放大身型露出真面目,竟是一個擁有碧綠貓眼的黑短髮男孩。

 

其中最訝異的就是黑娜,她還以為老師的老師是皺成一團的老人家。

 

「圖拉老師打算隨亞洛斯王的英靈與冷冷女士的孤舟出海,敬拉提歐王時代為蘇塔王國殫精竭慮的皇家巫師。」海奇亞斯說完朝老巫師的亡靈敬酒,眾人立刻跟著舉杯。

 

「嘖,原來父王一直隱瞞的影子參謀就是他。」拿赫特王舉杯飲盡,沒好氣地說。

 

「爺爺還為父王留下祕密武器,為何寡人親手挖掘出的人才要棄我而去?」國王又倒了一杯酒澆灌愁腸。

 

「白銀賢者到底怎麼虐待他?看來不用我出手了。」芬妮看著兩眼通紅哀怨地盯著銀髮巫師的拿赫特王嘖嘖稱奇。「每次當面看都覺得這國王長得比愛情小說封面插畫還花俏耶!」

 

黑娜於是小聲地跟芬妮分享白銀賢者偉大的辭職革命始末。

 

「當年是您透過海奇亞斯的手治療我對嗎?您真是狡猾,直到最後還是不露出真面目,真的有那麼討厭被捲入權力鬥爭?」利希妲公主冷不防問。

 

「這麼說不太準確,海奇亞斯的確提出一些有用的意見,而老朽學藝不精,不敢拿公主玉體胡亂試藥,終究還是遺憾。老朽是四體不勤的平庸巫師,在圖卷藥材中終老最為適宜。」圖拉既不承認也不否認,但眾人看他安享天年,教育出白銀賢者,死後還如此悠閒,不禁對圖拉拒跳火坑的狡詐評價深有同感。

 

「其實老師對解咒與魔法機關的研究,當代也無人能出其右,海奇亞斯這次對沙利德也是賴此逃出生天。」海奇亞斯揭露他能在令人絕望的短時間以及行動被大幅封鎖的情況下,還能成功解除詛咒甚至反制沙利德的真相。

 

「海奇亞斯,你可不能靠自貶身價這招轉移國王的怨恨唷!我親愛的學生,那些不過是老骨董筆記,不干我的事。」以幼年容貌出現的圖拉搖搖手指,眾人紛紛被逗笑了。

 

「圖拉大老師,你怎麼看起來年紀這麼小?」黑娜問。

 

「如果沒有刻意用法術改造,巫師死後靈魂通常是停留在魔力巔峰時期的外表。」圖拉回答。

 

又是一大震撼,圖拉看起來才十一歲左右,若說顛峰到此為止,到底算是怪物還是悲劇?

 

說圖拉弱,他可是十一歲就被選為皇家巫師,連海奇亞斯都不曾有這記錄,但說他強,這輩子水準跟其他成年巫師比起來真是非常普通,但不到十一歲程度的力量就能終身維持不起眼的皇家巫師水準,這也夠可怕了。

 

「和平的夜晚,就讓我用欠漢克的故事娛樂大家如何?」圖拉於是在掌聲中說起他為何會成為海奇亞斯侍靈的經過。

 

「巫師比任何靈魂都需要死者聖地,以免被邪惡力量騷擾變成巫妖或惡靈,亞洛斯陛下正是用這點引誘我為蘇塔賣命,他當時就已經為我建好一座石墓,位於陛下靈骨沉睡不遠處。亞洛斯陛下親口承諾,貝洛夫家成員無論死活不得干涉我生前死後的安寧。」

 

你才幾歲就擔心死後被人打擾!眾人腹誹。

 

「經過不為人知勞心勞力的一生,總算有個舒服的地方可以躺下休息,豈料拿赫特陛下剛登基時,有個拉提歐王時代知道我秘密的老巫師擔心時局過度動盪,蘇塔王國會就此分裂互相征戰,來到墓前強行喚醒了我,要我幫忙守護年輕國王,結果還睡不到十年就被挖起來。」說到這裡圖拉還是很不高興。

 

「正派巫師亡靈能做的有限,因此我也只有在睡夢中給予一點提示,還得小心被當成惡靈驅逐。再說,亡靈經常和生者接觸並不安全,鮮活的生命會讓已死之人不甘結束。」

 

圖拉清脆的童聲為忽然安靜下來的宴會塗上一層寒意。

 

「快撐不下去變成巫妖時,海奇亞斯剛好回國,我只能靠他供養淨化了,還好我的學生同意訂下侍靈契約。」圖拉攤手。

 

漢克能想像海奇亞斯一臉鎮定收拾爛攤子的表情,難怪海奇亞斯說他的情況跟黑娜很像,都是只有白銀賢者能處理的麻煩。

 

「可是你離開老師之後不是又有變成巫妖的危險嗎?」黑娜憂慮的問。

 

「若是在人魚誕生的深海,沒有任何人類能打擾我的地方沉睡,就不會變成巫妖,我可以在那裡慢慢等待變成嶄新的生命。」圖拉望著眾人笑得很溫柔,他們這才發現,白銀賢者受此人影響極深,連笑容都非常相似。

 

巫師的話讓長壽瀟灑的夜閃族、受創過的月精靈、被妖精之力束縛的雪狼兄妹、利希妲公主、成為寡婦的女矮人和年歲不同的人類男女各自沉思。

 

圖拉選擇在眾人面前公開自己的故事,是否在勸告每個人保護自己的生命並珍惜尊重親友的靈魂呢?黑娜看著老師,他用手掌按著長袖下綁著銀鍊的部位。

 

這條一度斷過又接續的重要羈絆,不久後即將永遠鬆脫,她和老師能夠締造比白銀賢者跟圖拉大老師更長久堅固的關係嗎?黑娜沒有自信。但是老師還很年輕,黑娜應該能活很久,他們可以慢慢來。

 

「圖拉大老師還沒說你的魔力怎麼停留在十一歲而已?是中了某種詛咒嗎?」黑娜心直口快問出大家都想知道的皇家巫師之謎。

 

「這個嘛,因為皇宮什麼都有,亞洛斯和拉提歐兩位陛下又給我充分的特權,需要任何材料或書籍聘人去找就好,保護王室有那些擅長戰鬥的巫師和騎士,我還是喜歡研究萬物之道,總覺得時間太少了,魔力夠用就好……」圖拉說到最後摸摸下巴。

 

「仔細想想這麼安穩還真像種詛咒,所以我才懷疑死後會很麻煩,果然如此。可是朋友的事情又不能不管。」

 

「你跟上任國王是朋友嗎?」黑娜只對圖拉最後不經意提起的關鍵字感到好奇。

 

「是的。」圖拉承認。

 

一個很有可能不遜於海奇亞斯的魔法天才就這樣被安逸毀了。圖拉看到在場有些人又露出熟悉的惋惜表情,不由得失笑。

 

「那個時代人們不需要我的能力是好事呀!」

 

「看來我得先幫海奇亞斯設計一座石墓以備不時之需……」拿赫特王喃喃自語。

 

晚宴的確如漢克預言的笑聲不斷,直到天明才各自散去。

 

半個月後,載著冷冷女士與雄人魚屍體的水缸抵達港口,一艘掛上黑帆的船獨自停泊裝貨完畢,沒有實體的腳步聲踏入船上,甲板上不見半名水手。海奇亞斯親手將銀鍊掛上船首,一陣強風便把帆船推向外海,直到風向改變,海上才送回若有似無的歌聲。

 

黑娜看見金髮飄揚的年輕國王站在船邊,凝視著隨船游動的美麗人魚,不知航向何方。

 

蘇塔王國的皇宮恐怕會安靜好一陣子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林賾流 的頭像
林賾流

風暴荒野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