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天然植物香氣不管再怎麼濃馥,還是有一種草木的鮮香生氣,但是宋星平身上的花香就像是精鍊過的濃縮香水的揮發氣味,他向小印倒下時,完全失去平衡感。

 

小印險些要被他撲倒,撲鼻的噁心香氣和意識到對方是個男人的軀體,小印下意識用手掌稍擋一下就閃開,任宋星平重重地摔在地上,發出一聲沉痛的呻吟。

 

「妳還真做得出來啊……包綺印。」宋星平趴在地上咬牙切齒地說,摔倒的激痛倒是讓他清醒過來。

 

不知為何忽然渾身無力,喉嚨發癢乾澀,有種饑渴的乾枯感,頭痛得快要裂開。宋星平只能大口大口地喘氣,卻發現那樣還是不夠,他無視小印心虛的道歉,縮起四肢用力地握拳靜待那陣痛苦過去。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誰叫你突然……」小印話說到一半卻住了口,發現香氣不只從宋星平身上透出來,似乎還繼續擴散浸染著她的皮膚,小印嫌惡地用力拂了拂手臂。

 

接觸到香氣的部位似乎有些溼熱黏膩的觸感留下,像是有人隔著一段距離輕輕對自己的手呵著呼吸。

 

「你好像真的很難過,等等,我叫救護車!」

 

「別!」宋星平從牙關迸出這一句,忽然張開雙眼瞪著小印。

 

「那我通知你的家人!手機呢?號碼幾號?」小印此刻也只能這麼說。

 

「你不要噴那麼重的香水啦!那樣只會更不舒服吧!」小印終於忍不住說,迎來宋星平愈發疑惑的目光。

 

這時從路口忽然吹來大風,颳起一些飛沙,連小印都站不太穩,兩人均被風勢逼得張不開眼睛,狂風大概吹了三四秒後就消失了,連帶那些黏膩的花香和香水味也暫時被吹散,悶熱的巷子頓時清涼不少。

 

小印鬆了口氣,忍著雞皮疙瘩勉強扶起宋星平往暗巷退,離開那間明亮且花香四溢的高級公寓前方,不知為何,她非常不想再待在那裡。

 

「喝點飲料會不會比較舒服?我幫你買了舒跑。」小印在捷運站附近找到一家便利商店。

「你真的不去醫院嗎?診所雖然歇業,大醫院還有急診。」

 

「不必,我已經有拿藥了,只是放在家裡。」宋星平緩過那陣讓人以為他會就此斷氣的狂咳,又露出痞痞的表情。

 

「既然有藥為何不吃?」小印不明白,但是他連走路都有困難,看上去非常嚴重。

 

宋星平沒有回答,小印生氣了。最討厭這種不把健康當一回事的任性鬼,更討厭做不到調頭就走的自己。「你家號碼幾號?起碼找人來接你吧?」

 

小印堅持要通知他的家人,結果宋星平居然就把手機拿出來,解鎖之後遞給她。

 

「小管家婆,沒想到妳這麼不禁嚇。」宋星平還是一副連呼吸都很費力的樣子。

 

小印拿起手機不客氣地就要通知他的家裡來接人,一看通訊錄臉都綠了。

 

上面只有零零星星的幾個陌生綽號,還有補習班以及家教工作的電話,而且幾乎都沒連絡。小印又切換到通訊紀錄,只有一堆密密麻麻的未接來電,但裡面似乎沒有宋星平的家人。

 

他是吃定她不可能從手機裡找出線索,才故意讓小印浪費時間?小印忿忿地將手機丟回給他。宋星平以為她愛管他的事嗎?小印只是不想拋下他然後晚上睡不好而已,誰曉得宋星平會不會在半路又倒下?

 

宋星平看見女孩的粉唇壓得扁扁的,似乎正陷入劇烈的內心掙扎,半晌她困難地開口詢問:「你家在哪?」

 

「問我家要做什麼?」宋星平明知故問。

 

這個女孩真是個濫好人,他忽然不想和小印待在一起了,最好還是讓她早點回自己的家,包綺印一臉困擾又不敢離開的表情,不知為何,宋星平覺得那樣的表情讓他心煩。

 

摔倒時擦出的好幾處傷口又猛烈的刺痛起來。

 

「我要帶你回家!」

 

宋星平沒想到小印就這樣衝口而出,看樣子她真的被自己惹毛了。

 

「我不想回去。」

 

「為什麼?」

 

宋星平努努嘴,沒告訴小印理由。

 

「我一個人住,妳不怕?」

 

小印狼狽又苦澀地掃了他一眼,宋星平忽然說不出話來。

 

她怎麼不怕?但是她更怕一個病人無聲無息地死掉,不知為何,看見宋星平的樣子她似乎有種熟悉的感覺。

 

奄奄一息的……既視感。

 

※※※

 

宋星平住在捷運不夠還得轉搭公車的郊區五樓平頂舊公寓的頂樓套房裡,以一個重考生的環境來說不差,但是和他的貴公子傳說完全不搭嘎。

 

「如何,失望了嗎?」宋星平沒想到小印還真的監視他回到住處,鬆了一口氣,他也不明白為什麼不那麼難受了。

 

「謠言止於智者。有點常識都知道王子只在小說漫畫裡,真正的有錢人早就到國外去了,誰跟你重考大學!」大概是心情極糟,小印沒刻意控制譏諷,不過宋星平倒是不在乎她態度不佳。

 

「嗯,看來我總算遇到正常人了。」宋星平苦笑。

 

小印看到客廳茶几上一堆藥包,不由得吃驚,看不出來宋星平是個藥罐子。

 

「怎麼會有這麼多藥?你要先吃哪一種?」

 

「都不吃。」體力耗盡的宋星平一屁股坐進舊沙發上。

 

「什麼?」

 

「連你生什麼病都不知道的醫生開的藥,你敢吃?」

 

「醫生診斷不出我的毛病,不是說我是新流感,要不就是說我貧血,還有懷疑我得了惡性腫瘤要我去做個斷層掃瞄,愈說愈誇張。」宋星平冷哼。

 

然而,宋星平一來沒時間,二來沒錢去做完整的身體檢查,再者是,他覺得自己的病發作得有點不尋常,或許不是醫生能解決的。

 

不治之症的可能性宋星平也不是沒想過,但是一直意興風發的自己卻反而逃避去驗證了,看著小印責難的表情,他頭一次感到心虛懦弱。

 

「你有好好吃東西嗎?」小印知道宋星平有麻煩了,而且他不打算求助別人。「不然,我去煮一點雞蛋粥,還有我買的麵包,你吃一點再睡覺,如果沒事我就回去。你這裡有米嗎?」

 

宋星平無言地看著她,然後才溫馴地點頭。「電鍋在小廚房裡。」

 

小印拚命告訴自己,那只是個中性的病人,而且宋星平又看不上她!

 

她背過身去,不浪費一分一秒開始料理簡單的宵夜。

 

兩人非常尷尬地吃了點宵夜後,小印暗自腹誹宋星平到底是對那種花香的香水品牌迷戀到何種程度,竟然連廚房櫥櫃和角落也有那種氣味?

 

「妳不會還要看我上床睡覺吧?媽咪?」宋星平眉頭一展,開玩笑的興趣似乎有復甦傾向。

 

「不,我回去了,再見!」小印連忙抓起包包衝向大門,她似乎聽見宋星平忍俊不住的笑聲。

 

她在幹什麼?明明是最討厭和人相處,而且又尤其討厭宋星平,他還是個男人!又是肇因自己的沒常識和心軟,普通人頂多送到門口就回去才是正常吧?然而宋星平為何不拒絕?難道他故意要看小印能演得多像偶像劇,耍笨到自知丟臉再也不敢多管閒事為止?

 

小印匆匆套著鞋子,卻發現鞋帶纏死了,她發怒地扯了扯,正要開門走人時,身後傳來混亂的腳步聲,宋星平猛然衝到廚房流理檯劇烈地嘔吐,將剛剛吃下去的那一點食物都吐了出來。

 

小印慌張地跑回去拍著他的背,看著宋星平上氣不接下氣的嗆咳。

 

「你到底怎麼了?拜託你!我們去醫院好不好?」

 

「不要緊……這不是……第一次了。」吐光了胃裡的東西,宋星平才虛弱地漱口,就著流理檯的水龍頭洗臉,抹了抹臉上不停滴落的水珠。

 

「回去吧!晚了。」

 

「不,除非你去看醫生。現在也還有急診。」小印頑固地抬頭瞪回去。

 

「小印,妳真的都說不聽,我去看過急診了。」宋星平苦笑,在小印將他扶回客廳,讓他躺在沙發上,又去找出了薄被蓋好後,才願意交代更多細節。

 

「也去看過中醫,中醫說我氣血嚴重虧損,要我靜養,問題是,我好端端的什麼也沒做,為何忽然就變得這麼虛弱?」他的語氣流露出一絲憤恨不甘。

 

「好吧,也不怕妳傳出去,我是和家裡鬧翻了,不過,也沒到被趕出家門這麼誇張,只是要自己出補習費和生活費而已,還好以前我就有打工存錢,現在要我回家去求救,承認我失敗了,乖乖走回家人安排的道路?」

 

「健康比較重要啊!」小印只能這樣說。

 

「妳不懂……小印。」

 

「到底是哪裡不舒服呢?」小印只好換了個話題。

 

「不如問我何時、何地會不舒服。」宋星平又遲疑一陣,才吐出小印乍聽之下完全不能理解的回答。

 

「我只要待在這裡,不,一個人的時候,就會像現在這樣發作,一開始是喘不過氣,然後咳嗽、吃不下東西,後來是頭暈,然後現在全都來了。」宋星平用手掌蓋著眼睛,蒼涼地開口。

 

「歇斯底里嗎?或許我該去看精神科醫生!但是坦白說,我不覺得重考有很大的壓力,就算不補習我也可以上我的真正志願,但是,我要考到系上榜首證明給家裡的人看。」

 

「我是不是有問題?小印?」

 

「我不知道……」宋星平現在這樣對她傾訴的樣子真的不太正常。「可是,是一個人住生病了才這樣吧?你的症狀很嚴重,不是想像出來的。病得這麼重還不去看醫生,想法也會亂七八糟。」

 

「但是,妳怎麼解釋白天還有我出門的時候,情況就變好了?特別是到補習班上課時,我覺得自己幾乎完全健康。」宋星平鬱鬱地看著她。

 

「我不是瘋子……我不想當個瘋子。」所以他還是努力表現出完美無瑕的優等生風範,只有在這個女生附近他才能喘口氣。

 

「不知為什麼?和妳在一起時好像比較能呼吸,而我甚至不認識妳。」

 

小印漲紅了臉,他愈說愈不像話,情況似乎有點失控。

 

「也可能是別的原因啊!說不定──說不定──」小印環顧著四周,絞盡腦汁想轉移注意避開尷尬。

 

「對了!說不定這裡可能『不乾淨』!」話一出口小印簡直想咬掉自己的舌頭,這什麼爛答案!

 

但是宋星平卻臉色一變,急促尖銳地反駁:「這世界上才沒有鬼!」

 

詭譎的氣氛就在他們結束這兩句對話後,無聲無息地蔓延開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林賾流 的頭像
林賾流

風暴荒野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