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數細小血流從墨綠的葉片間流下,分不清鼻子嘴巴的形狀,少年的臉孔只剩下一團極為噁心仍不斷蠕動著的模糊血肉和葉子的混合體,他伸出同樣扭曲的血手用力抓住小印肩膀。

 

「星平──」小印厲聲尖叫。

 

「小印!小印!」肩膀不停被人輕輕搖晃著,同時聽見宋星平的呼喚,小印張開矇矓雙眼,這才勉強看清眼前重疊不完整的人影。

 

「我怎麼了?你不是……」被曇花寄生了?

 

下半句話小印沒有問出來,她意識到事實與記憶的恐怖畫面不符,她癱坐在一張豪華的深紅色高背扶手主人椅中,整個人幾乎都陷在柔軟的靠墊內,宋星平和青婷小姐皆擔憂地望著她。

 

「妳忽然昏倒了,還好脈搏和呼吸都很正常,可是表情像是在做噩夢。」宋星平額角微染著汗。

 

昏倒?原來那是夢,她夢見自己最害怕會發生的事……

 

「我昏倒多久了?」

 

宋星平看看腕錶。

 

「十點五十分,大概半個小時。本來想妳再不醒就要叫救護車了,妳最近是不是沒睡好?」

 

小印無言,宋星平問的不完全是錯誤。

 

「放輕鬆一點吧!別把事情都攬在自己身上。」他這樣說。

 

小印再度打量著青婷,白皙的少女也一如先前的完整正常,看來她真的壓力太大才夢見宋星平和青婷被怪物殺害的恐怖光景。

 

小印忽然站了起來,朝宋星平說道:「我改變主意了,今天還是不要看曇花,我們先回去吧!」

 

宋星平定定地注視著同伴數秒鐘才接口。

 

「也對,雖然很可惜,但是小印人不舒服,青婷,我們還是先離開好了。」

 

大小姐抬起視線呆滯地看著兩人,沒有多少表情,只是溫順地點頭。

 

小印於是偕同宋星平往門外走,她偷偷側頭想觀察宋星平對她臨時變卦反悔的反應,意外發現他也在看著她,小印急忙撇開頭,不知為何無法正視對方。

 

宋星平的手才握住門把,小印卻發現右手被人握住了,一隻小手緊緊扣著她,順著那隻手看去,手的主人卻坐在有段距離之外的椅子上。

 

一隻起碼十公尺長的手。

 

她還在做噩夢嗎?

 

「小印!」宋星平也對這一幕看傻了,但他見包綺印一動也不動,大叫使她回神。

 

「啊!」小印拚命想甩掉那隻鬼手,宋星平也變了臉,一咬牙居然伸手抓住那變形的長手臂想幫小印脫困,但是,那隻手卻不像初看時幼細,迅速發綠粗糙,變成一團數條莖葉結合的怪肢,葉片隨即割傷宋星平的掌心。

 

「你到底是什麼東西?你把青婷怎麼樣了?」那坐在椅子上的少女,左手超現實地延伸,緊貼著小印的肌膚不放,冷冰冰的毫無人類的觸感,像是麵條一樣拉長,然後成為一條真的會吸血的蛇形葉肢。

 

「可惡!這根本不是葉子!」不然怎麼可能拉不斷!宋星平顧不得對那半人半植物的怪物感到害怕,因它纏上了小印!他滿腦子只想著先弄斷那怪物的一部分讓小印脫困再說!

 

「星平!」小印驚慌失措,他們就在房門口跟鬼手糾纏著。

 

那團長長的扁葉因嘗到宋星平的血興奮地抖動不休,開始將小印往內拖。

 

「不要……」她努力穩住腳下,手腕卻像是要被拔走一樣疼。

 

背部忽然出現燒傷般的劇痛,從袖口竄出數條青色火焰,沿著她的手纏上緊抓小印不放的葉片,蓬的一下燒斷了鬼手變成的墨綠扁葉,讓小印頓時失去重心往後一倒!

 

青火燒斷葉肢後就消失了,剩餘的扁葉退回青婷身上,那女孩卻像人偶般不使力地站了起來。

 

「快逃!」宋星平粗魯地拉起小印奪門而出,用力摔上房門短暫阻隔妖怪。

 

電梯就在前方,兩人撲到電梯前拚命地按著下降鈕,才數秒鐘葉片就竄出門縫,竟連學人類開門的動作也省了。

 

匡噹一聲,整扇金屬門被拆下來,捲在不正常滋生的怪葉上,而那孔雀開屏般的繁複綠海中央,則站著宋星平的家教學生青婷,依舊那樣淡淡的看著他們。

 

「為何你們要那麼害怕呢?我的朋友不希望你們離開,留下來好不好?」

 

可惡!電梯還不上來!宋星平閃身擋在小印面前。

 

「妖怪!」他怒斥,只能用吼聲壯膽。

 

「碰!」門板被砸了過來,宋星平抱著小印驚險地閃開,門板砸在電梯旁邊的牆面上,將花崗岩牆面砸出一道缺口,連帶電梯門也出現刮痕,兩人若無閃過必然是重傷。

 

這一分神,手腳馬上被葉莖纏繞,然後是熟悉的枯竭感與頭暈劇痛襲來,宋星平無力地單膝跪地,一下子就被拖近了兩公尺。

 

「宋星平!閉上眼睛!」小印往背包裡翻弄一陣,在他身後站起叫喊,抓出罐子朝怪物用力一灑,粉屑就落到宋星平頭頂肩膀以及四周的妖怪葉片上,雪白粉末一與怪物的任何部分接觸,竟爆開小小的電光,那些葉子恐懼地縮了回去。

 

電梯終於上到頂樓,宋星平和小印連滾帶爬地躲入電梯,在電梯門緩緩合起的同時心跳如擂鼓,溫室入口被無數曇花枝葉填塞,因小印不知對青婷灑了什麼驅魔物質,她縮入葉陣中暫時隱沒。

 

「咳咳……剛剛那是啥鬼?太誇……誇張了!」

 

飛快按下通往一樓的按鈕,宋星平靠著電梯內側滑坐在地,壓著胸口乾咳幾聲,總算能喘口氣。小印手裡拿著長筒狀的透明密封罐,看來就是她用來盛裝那神祕粉末的容器,看來分量不少,卻被她一口氣全灑了出去,造成的效果也不同凡響。

 

「妳有超能力嗎?那是什麼?」宋星平沒聽小印的話閉眼,他用指腹沾起衣袖皺褶間積下的粉末殘餘揉了揉,又放到鼻尖輕嗅。

 

「鹽?光憑這種東西就有效嗎?」

 

「我有按照網路上查到的方法『處理』過。」小印的感官還很混亂,只能呆呆回答。

 

到底她的噩夢醒了沒?目前感覺像是半夢半醒,青婷真的變成怪物,可是宋星平還是正常的……他等等也會變成怪物嗎?還是下一個變成怪物的是自己?小印被恐懼咬嚙著內心,嘴唇發白顫抖。

 

還有背上燒傷似的疼痛,現在不那麼疼了,青藍色的火焰是怎麼回事?袖子和手臂並沒有被火燒過的痕跡,宋星平似乎看不見那道奇幻的火焰。

 

宋星平正從小印的背包翻找著可用之物,一邊抬頭說:「小印,妳真能幹。這個像忍者用的武器是什麼?」

 

他舉起手中一掌長,有著三條銳利稜邊的尖錐金屬物。

 

「普……普巴杵,網路上說的……」小印畏畏縮縮地說。

 

「從那處管妳那麼嚴的監獄,妳怎麼搞到這麼多奇奇怪怪的法寶?」宋星平略掃了背包一眼,隨即拉上拉鍊,改將背包甩上肩膀,另外將那支普巴杵緊握在手中,不管能否真的降妖除魔,起碼作為普通武器用還能撐一下。

 

「有給信徒的網購服務,現在都可以去便利商店取件再付費,很方便……」小印的雙眸只顧盯著不斷改變的樓層數字,他們就要到達一樓了,換句話說,這臺閉合的電梯又會再度打開。

 

「看來現在信仰也講究效率呀!」宋星平嘲諷地說。

 

「青婷為何變成那個樣子?」小印問。

 

「不知道,等我們保住一條小命從這裡離開再研究如何?」宋星平眉心緊皺實際地回答。

 

小印點頭,電梯叮一聲打開了,兩人屏氣凝神,由宋星平打頭陣踏出去。

 

一樓的豪華玄關仍然光亮無人,不見警衛看守,兩人鬆了口氣,跑向玻璃大門出口,卻頹喪地發現他們進來時使用的建築入口也被鎖上了,從內部也無法開啟,該死的電子鎖。

 

「這裡有沒有後門或緊急出口?」小印拉著宋星平問。

「來不及了!」

 

宋星平竟後退一步,朝玻璃門重重使出側踢,然而玻璃門並未如他期待的粉碎,只是晃了一晃,原來是強化玻璃。

 

他盯著玻璃上的朦朧倒影,不只是他和小印的,還有從他們身側正慢慢逼近的影子……

 

「不要回頭看。」

 

但是,小印還是轉身想要確認究竟,那窸窣的腳步聲,像是很多長條狀物體同時拖曳摩擦地面發出來的怪聲。

 

燈光閃動一下,忽然陷入全暗,幸好下一秒又亮了,只是亮度減弱不少,不時閃爍,五個搖搖晃晃的人影朝大門走來。最前頭那人一身警衛制服打扮,小印摀住衝到喉頭的尖叫,那些人的姿態根本不是用關節肌肉走路!

 

正確地說,那是除了衣褲還勉強穿在身上,肉體被曇花莖葉緊緊纏繞,就如小印昏迷時夢見的怪物一樣,血肉與葉片緊絞在一起的人形,並且是植物控制拖曳著人體移動,看上去就像是會走路的稻草人,一些過長的葉片拖在地上,發出沙沙聲。

 

警衛不是不在,而是更早前就遭到毒手了。

 

「可惡!」鎖打不開,擺明要將他們困在這棟大樓,而且就算他們弄破安全玻璃逃出去,外面還是……宋星平透過玻璃門的小塊透明花紋看見種在欄杆外的曇花不知何時長得更高且密,整面鐵欄像是不透光的巨牆聳立在前方,連門在哪裡都看不見了。

 

外面的曇花植栽搖動著,完全無法自欺欺人那是被風吹動的自然動態,葉狀莖更用一種超自然的速度朝建築物爬行生長,像是蛇群般,縱使隔著安全玻璃門,宋星平卻分不出內與外哪邊較安全。

 

那五個花人已經走到離他們不出五六步的距離了,很清楚地知道被纏住的人已經沒救,裡面只是讓曇花吸血的屍體而已。

 

小印眼角泛淚,呼吸急促。她不要被這些怪物碰到!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林賾流 的頭像
林賾流

風暴荒野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