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惡靈入侵

 

回到家,將安全帽放在鞋櫃上,我通過堆滿雜物的一二樓,吐吐舌頭繼續爬樓梯,一個人住,三樓掃乾淨就很夠用了。

 

我,季曉南,私立美術系畢業,二十三歲待業中。

 

畢業即失業,我一直覺得自己命好,有老房子可以住,還有家人養,就算找工作屢戰屢敗,父母頂多是數落一頓,連姊姊季曉音也很可惡地表示,像我這麼笨的女生,能好好活下來別搞死自己就不錯了,好像我真的很笨一樣。

 

哼,剛剛要是換成姊姊,看她能不能想到連續殺人狂的可能性!那些警察還在團團轉呢!

 

今天真是刺激,附近死了兩個女生,遇到貨真價實的便衣刑警,還和民宿老闆建立交情,做出完美的推理,以後說不定那個有錢阿伯會免費招待我去月之鄉玩!

 

抱著小趴連三滾,吃飽喝足的我沒事好做,於是決定把原狐老師的小說搬出來大快朵頤。

 

一早的陰天到傍晚開始下起暴雨,空氣潮溼,水銀燈管發出劈啪聲,好像快壞了。果然老房子電器不敷使用,現在簡直就像是颱風夜,這種天氣看推理小說格外有感覺。

 

趁著這股破案的興頭,忍不住幻想,如果我是原狐老師筆下的副教授男主角,這番精彩表現必定能吸引警察小隊長的目光,起初難免衝突,經過這樣那樣的化險為夷,兩人之間開始蹦出愛的火花……

 

可惜,原狐老師堅持寫一般向故事,害我這個堅持「男人之間沒有純友誼」的腐女老是得在厚厚的小說裡尋找那少得可憐的幾頁曖昧證據,不過這樣也夠讓人家多吃三碗飯了,誰叫現實裡只有趙奉武那種愣頭愣腦的菜鳥刑警。

 

啪咂。

 

燈管繼續發出輕微呻吟,變電器閃爍幾下後徹底陣亡,房間內頓時只剩下路燈照進來的微弱冷光。

 

「停電?燈壞了?」我認著位置伸手按了按電燈開關確認,照明還是沒恢復。

 

突然,窗前一亮,閃電白光差點刺瞎眼睛,雷聲震得耳朵嗡嗡響,背後寒毛根根豎起,頸背似乎被摸了一下。

 

頭髮真的要綁好,不然動不動就覺得被鬼手摸。我搔搔脖子想。

 

「嘰……」

 

「嗯?」轉頭一看,原本關好的房門自動打開一條縫隙,平常不覺得有什麼,也許是喇叭鎖太爛了,一陣寒意撓著腳踝,害我不像自己以為的鎮定。皺眉,我決定就算點蠟燭也要先看小說,投入霸氣又內斂的小隊長懷抱中彌補今天被警察盤查的精神損失。

 

我不怕打雷,但是雷聲過後的安靜卻很詭異,房間一片漆黑,今天發生的種種意外讓我很難不胡思亂想,在家裡是怕什麼?

 

「真是的,門會漏風,燈管又壞掉了,老娘沒錢修理啦!」

 

不經意地一瞥,霧面玻璃窗半掩著,窗外忽然有團黑影晃過。

 

我慢慢退往床鋪,右手狠狠抓住小趴的頭,將布偶當成武器,窗框邊緣浮上一團超現實的黑霧,就算房間很黑,我還是清楚地知道有「東西」貼著鐵窗往內看。

 

「什麼都沒有!」我自言自語大聲壯膽。

 

沒錯!鐵窗很牢固,小偷或民宿凶手再怎樣都不可能穿牆,不管外人怎麼裝神弄鬼,門窗我都有鎖好,不怕!

 

一隻浮腫的白色手指正緩緩勾住鐵窗格子。

 

「錯覺錯覺錯覺!」我瞇著眼睛盯住鐵窗,不敢完全閉上,張大看又太自虐!

 

一晃眼,黑影就穿透鐵窗和紗窗。

 

心跳往上狂飆,抽筋般的疼痛流過上臂,我用力地將小趴往窗口砸去!

 

「啊!」一聲高分貝的淒厲尖叫響起,腦海一片空白,過了幾秒後才意識到那聲尖叫出自我的嘴,喉嚨超痛!

 

黑影已經蹲在書桌下滲出更加濃郁的黑霧,幾乎是半液態了,接著又凝聚成人形爬出來。

 

搞笑啊又不是拍鬼片混帳別裝神弄鬼開他媽的玩笑一定是幻覺!

 

我終於見識到傳說中的腳軟,以前還覺得那些主角都是白痴,傻傻地等鬼貼過來,原來真的看到「那個」,正常人根本動彈不得!

 

「沒有鬼沒有鬼沒有鬼……」黑影愈爬愈近,上半身鑽出黑霧成形後,再用雙臂撐起頭顱和肩膀,屍水混合靡爛的肌肉組織淌流而下,像是熱過許多次的回鍋肉,肌肉幾乎無法附著在骨頭上。

 

最後,一張枯白的噁心臉孔呆滯地看著我,嘴巴張得大大的,口腔裡許多白點微微蠕動,眼睛和耳朵裡也有。

 

是蛆。

 

這是假的……只是在作夢……

 

勉強看得出屍體生前是男人,襯衫被排泄物浸透,露在外面的肌膚布滿紫黑色的大塊屍斑,一股強如焚燒的惡臭衝了過來,不小心中招的我險些以為鼻子要爛了。

 

稍一閃神,屍體竟然已經離我不到一公尺!猛然張大嘴巴,臉頰腐肉一直裂到耳根,裡面是爛成一團的腫脹舌頭,泛黃惡臭的口水啪嗒滴到我的拖鞋。

 

腦袋中有某條線馬上燒斷了,發出「滋」地一聲,跟著黑影臉上滾到下巴的那顆眼球,一起撼動我二十三年來穩若磐石的常識。

 

「媽媽啊──」

 

我不爭氣地哭叫,用力地拉開門飛竄而出。

 

只要逃到一樓就可以了,出去喊人一定有辦法的!

 

抓著扶手往下衝,幾秒鐘的時間簡直就像過了整個世紀,我不顧「他」可能從後面追來,只是慶幸惡鬼沒尾隨而上。

 

……不過那隻全身掛著爛肉的惡鬼卻擋在二樓樓梯口,露出陰險的奸笑。

 

山不轉路轉,豁出去了!轉身衝向小陽臺,一把拉開防盜栓,從二樓跳下去我也認了,還來不及開門卻看見一團巨型黑色麵團順著玻璃門流下來,完全就是變形蟲狀態的男鬼,帶著波浪起伏的五官對我發出「波」的怪聲。

 

「再過來我用千年殺捅爆你小菊花!」太靠近了,嚇得我雙掌貼在一起比出劍訣怒吼!

 

像活屍又像鬼的不明物質停止流動,似乎黏在門板上動彈不得。

 

不會吧?真的被我制伏?太唬爛了!看動畫隨便亂比的下流招式居然有效?

 

「嗬嘻!」下一刻,惡鬼發出噁心吼聲撲了過來!

 

剛剛的瞬間暫停果然只是我的錯覺。

 

「啊!」我抱住頭慘叫著,不管三七二十一往前衝,卻發現腐爛怪物順著木頭扶手滑行,搶先一步又堵回樓梯口,硬是不讓我下樓!

 

「走開啦!王八蛋!」我被氣得乾脆哭著一頭撞過去,扶著牆壁用最快速度下樓梯,卻沒料到鼻子被臭酸味嗆到,嚇得手一滑腳下踏空。

 

我就這樣滾下了樓梯。

 

「痛……嗚嗚……好痛……救命……這裡有鬼……」

 

我縮著四肢,腰和肩膀傳來鑽心劇痛,整個人卡在樓梯與牆面間的狹窄轉角,離一樓地面還有數階。

 

跑不動了!閉著眼睛很孬地當隻駝鳥,但我還是不想死,忍痛往下爬,繼續往門口蠕動。電影裡和鬼視線相對的角色都沒好下場,我什麼也看不見,只能靠著殘破觸覺往前摸索。

 

中途還不小心撞到書櫃……頭更痛了。

 

好像快爬到門口了,我深吸一口氣撐起膝蓋正要往外衝,小腿卻莫名其妙被保麗龍繩纏住,一聲巨響,鐵捲門自動拉下。

 

本能死命踢腿,我急得昏頭,黑暗中有兩顆沒有瞳孔的眼球冷冷地向著我。

 

小南,季曉南!不可以昏倒!妳會被抓走,然後警察過了半年才會從衣櫃裡發現屍體!小南!

 

但理智拉不回我的意識,劇烈頭痛中,終於將一切交付給渾沌。

 

過了十秒。

 

猛然一顫,我又抬起頭,不行,這樣不是等於要對方過來隨便怎樣都行嗎?這麼一想自己居然就爆發了火災現場超能力突破重圍,匍匐前進鑽出只剩一尺高的鐵捲門縫隙,連拖鞋掉了都來不及撿,只有眼角餘光掃到鄰居老婆婆正在屋簷下洗衣服。

 

「阿係撞到鬼喔?」老婆婆那邊嘮叨著,我則拔腿狂奔。

 

等我終於回過神來,人已經在附近的宮廟裡,渾身溼透,腳掌被柏油路面磨破,赤腳逃命傷口沾滿雨水泥沙,加上摔倒磕碰到的傷口,痛得我想死。

 

安全了。我隨便坐下抱著膝蓋不停發抖。

 

一個汗衫老漢搖著蒲扇從廟旁走出,看到我狼狽的模樣,直直走過來,滿臉疑問和不悅。

 

「下雨天晚上不回家,一個小女生鬼鬼祟祟在這裡做什麼?」

 

「沒啦!我只是……」我趕緊站起來回答。雖然被這樣不客氣地訓了一頓,反而讓我有活過來的感覺。

 

「這裡是祭祀神明的地方,不是給你們小孩子玩耍的,沒事就快回去讀書!」

 

「我……」

 

「旺伯,里長找你討論下屆選舉的事情。」這時一個中年辦事員從路口的里長辦公處走出來,隔著馬路喊人。

 

夜晚街道上,銀色雨絲落在中年人身邊,我發現有些雨滴不是直線掉落,反而歪歪曲曲地飄到一旁,就像有個透明人站在他旁邊,急著下班的辦事員毫無察覺那一看就有問題的超自然現象,刺骨寒氣猝然摸上我的背脊。

 

「就來了!」老人警告地看了我一眼,與辦事員談論著公事走入建築物。

 

一股窺伺視線正慢慢逼近,為何沒人發現「他」在雨中移動?廟前馬路上零零星星的來車也視若無睹通過這個超自然鬼怪,我沒看錯!那隻男鬼已經移動到廟前小廣場的榕樹下持續監視我。

 

我慢慢後退進入內殿,好險惡鬼果然還是不敢跟入廟裡,現在只能求助神明的力量了。

 

惡鬼還在外面等著,如果不是我精神有問題,就必須承認鬼是真的存在,但我兩種狀況都不想選!按照傳統模式推斷,那鬼應該是有心願未了,如果我能滿足他的願望,照理說就會安心去轉世投胎了。

 

若去找所謂的師公驅邪,只會被灌符水灑香灰,和親友說我撞鬼搞不好會被當成瘋子。

 

剛也想到和商店借電話向家人求救,我又立刻打消這個念頭。如果說有什麼比被鬼攻擊還要更讓我害怕的,就是我逃回家裡,連家人都遭到附身騷擾。

 

冷風拂來,渾身溼答答的我又縮成一團。今晚說不定只能賴在廟裡,或許還會被廟公攆出來。

 

我閉眼咬牙,幻想什麼事都沒發生過,自己還窩在溫暖寧靜的小房間裡。

 

這時頭上響起嘩啦嘩啦的搖籤聲,睜開眼睛,廟裡不知何時多了個人,沒發出半點聲音就來到我旁邊。

 

我低喘一聲,雨夜在廟裡出沒的黑衣男人,還臉色蒼白渾身沒一點煙火氣,莫非又來一隻?老天是嫌我命太長了嗎?

 

那人年紀大概二十五歲,身上完全是中國風的打扮很怪異,表情──我實在不想用這個會讓我更毛的詞來形容,就像喪禮會燒的金童紙偶,平板得不像這個世界的活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林賾流 的頭像
林賾流

風暴荒野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