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小厲鬼兄妹

 

就這樣,我和一隻不請自來的惡鬼陷入了耐力賽中。

 

早晨,心情從慘黑稍微提升到灰暗,拿著報紙展開,順手抽起財經版往床上一丟,我邋遢地啃著薯片補充能量,預備展開一天二十四小時寢食難安的長期抗戰。

 

整天縮在家裡疑神疑鬼也不是辦法,再說為了打贏這場戰爭,我的額外開銷變重,本來荷包就已經夠瘦了,我只好乾脆去附近的7-ELEVEN應徵大夜班打工,白天就在床上睡得昏天暗地。

 

至於那些充滿理想的SOHO工作只好暫時延後,祈禱某天或許有命繼續,就這樣過了幾天感覺倒也不錯,起碼這一連串超自然意外開始朝穩定跡象發展,有工作做心情也踏實了點。

 

只是每天下班只剩下一攤爛泥,生理時鐘尚未完全調整過來,回家時臉色慘白精神恍惚不輸恐怖片演員,鄰居紛紛走避。

 

反正會死早就死了,外面的人不見得比鬼好到哪裡去,只要家人相信我還是那個打混懶散,總歸不會給他們添大麻煩的小南,那就是我目前唯一的願望。

 

結果姊姊之前的玩笑預言成真,我要真能順利活著就好了,目前看來勉強還算可以吧?

 

7-ELEVEN的打工制度很完善,雖然時薪不高但是要存錢不難,前陣子還在恐慌的生活問題暫時算是解決了,只是家人叨念著大學畢業卻還做這種低微工作,但我覺得無所謂,反正自食其力也沒犯法。

 

距離第一波衝擊已經過了一個禮拜,我不但沒死掉或躺在醫院,反而從無所事事的待業青年變成打工族,貌似往前衝了,至於那隻宅鬼走了沒?別問這種傻事,當然還在。

 

那玩意唯一的貢獻就是幫沒錢裝冷氣的我保持一到三樓的室溫恆定在26度以下。

 

我打算看完報紙吃完早餐就來睡覺,現在別人上班時間是我躺平的時段,但我還是改不了「熬夜」的惡習,跳躍式地瀏覽報紙標題。

 

「羅東運動公園驚聞溺水女屍?」

 

月之鄉事件才發生沒多久又死人了?

 

我叼著奶酥麵包,將報紙摺一摺方便看清楚。

 

原本喧譁一時的民宿雙屍命案,沒兩天就以意外結案,我懷疑根本是警方吃案,怎麼會是意外呢?

 

民眾很快就把這樁新聞拋諸腦後,只剩我懷疑還有個變態凶手在附近逍遙法外,但我家已經住了個更加變態的混帳宅鬼,我都不知道要先擔心哪一邊才好?

 

這次屍體研判屬於自殺,檢查不出外傷和疾病因素,是溺斃,女屍臉上神祕的微笑讓人毛骨悚然,原狐的推理小說中寫到凍死的人表情看起來是微笑,但淹死應該很痛苦,為何笑得出來?

 

已經連續三樁溺斃事件,地點集中在附近一帶,而且死者大致上都是平和的往生,表情不見痛苦,沒人相信這是謀殺,但若說湊巧也太詭異了。

 

忽然覺得有些反胃,報紙上的微笑屍體彷彿透過馬賽克一直盯著我。

 

我掩上報紙,自我欺騙地摺成整齊的一小塊,並用財經版壓住。

 

漱完口我躺平拉好被子,在心中默唸往生咒,但我更希望死阿宅去刀山油鍋,以致很難專注唸經文。

 

隨便你怎麼看,老娘就是不理你怎樣!

 

※※※

 

冷風呼呼地吹,身上只剩小可愛和短褲,連胸罩都沒穿,我站在運動公園的人工湖碼頭上臉紅撓腮,扭頭看四周的人,可誰也沒留意到我衣衫不整。

 

我怎麼會突然穿成這樣站在公園裡?

 

是夢吧?我用力揉著臉頰。

 

手被人摸了,我險些沒驚叫出來。

 

「誰在那裡?」

 

「姊姊……」

 

一對六歲小兄妹眼眶通紅要哭不哭地仰頭看著我,看起來很相像,同樣秀氣可愛,也許是雙胞胎。

 

奇怪,這對小兄妹到底怎麼來的?之前完全沒發現他們就在旁邊。

 

「弟弟妹妹,迷路了嗎?姊姊帶你們去找媽媽?」我蹲下來仔細打量他們。男孩應該是哥哥,在後腦留了束小啾啾,穿著吊帶褲配襯衫,他緊緊地牽著小女孩的手,努力表現得鎮定乖巧,小女孩則是不斷啜泣。

 

「媽媽!」小女孩撲上來,抓著我的表情害怕又恐慌。

 

「沒事啦,大姊姊帶妳去找媽媽!」我頓時不忍起來,哪家父母這麼不負責任,小孩丟了還沒發現?正打算哄兩個小鬼去廣播處讓家長認領時,小男生也牽住我的手,三個人像跳舞般形成圈圈。

 

「萍萍會聽媽媽的話,媽媽不要走!」小女孩哽咽著,手勁卻又加大了。

 

「媽媽不要我們了。」小男孩雖然也握住我的手,卻陰狠地開口。

 

「媽媽是壞人。」

 

「你亂講!媽媽才不壞,她說過會回來!」

 

「對不對?媽媽不像爸爸,媽媽要永遠照顧萍萍和哥哥。」小女孩看著我撒嬌地說,不知為何,腦袋昏昏沉沉,我無意識地應了聲,沒發現正一步步被拉向碼頭邊緣。

 

好像不太對勁?

 

噗通!

 

水花打醒了我。吃了幾口水,腦袋清醒過來,好不容易才在爛泥裡站穩,我驚恐地打算舉起雙手求救,手腕卻被小手拉住,重得舉不起來。

 

「啊!」

 

聲音碎在水裡,兩道拉力不由分說地把我往深處拖,湖水嗆得我眼睛鼻子劇痛。

 

我才二十三歲而已,沒交過男朋友,沒有過讓人難忘的成就,親戚提起我總是曖昧地搖頭,高中畢業後被家人丟去外縣市讀大學,專業上普普通通只混了張文憑,回到家當個尼特族成天上網打嘴砲,這樣沒用的我頭一次真心覺得不想死!

 

那是我的住處,我的人生,再怎麼窩囊都是我的東西!你們這些鬼憑什麼來搶!

 

湖裡水流激烈地顫動,似乎和拉力相抗,突然雙臂一緊,依稀有人抱住我,奮力拽離那兩雙冰藍色的小手,兩股力道不相上下地拉鋸著,手掌幾乎要被扯斷,我痛到暈過去。

 

用力掀開涼被,我流了滿身冷汗。

 

「原來是噩夢。」之前也做過類似噩夢,怎麼都是夢到水,有人要殺我。

 

抬手一看,手腕及前臂上赫然出現可怕的瘀青,兒童的細小指痕對比著手臂上大片瘀血,顯得格外醜惡猙獰,陰暗無光的臥室裡,窗帘飄動,居然沒發現快要入夜了,白天就這樣消失。

 

我慢慢抬起頭,椅子上蹲著眼熟的黑影。

 

那玩意,可愛一點的說法是我家的鬼,正第N次企圖用正攻法逼我崩潰,畢竟快閃招數我已經習慣視而不見。每次朝他扔東西或拿球棒衝過去暴打,宅鬼就會消失,搞得好像我在跟他嬉戲一樣,煩死人了!

 

跟一隻黏液惡臭的巨型黑蟑螂搏鬥是件多艱鉅的挑戰,我很想找別人來體驗看看。

 

噩夢驚醒後,這是我第一次讓平靜盈滿心胸,看他到底是要過來還是會消失?看!我已做好準備進行大師叮囑的「理解溝通」。

 

「幹嘛?」都在魔掌下存活這麼久,我開始認定死阿宅不想殺我,既然如此,不管他再怎麼嚇唬,我都能咬牙扛下來。

 

反正不會死就好。

 

就這樣和那鬼含情脈脈地互看了十分鐘,得不到任何回應,正當我忍不住想將床邊玩偶都砸過去時,空氣豁然淨空,黑影消失了。

 

就這樣?

 

我忽然有種高手對決於泰山之巔,落日如火,罡風清冽,當氣勁鼓飽於袖,衣袍亂飛,即將放出大絕時──忽然對手和你說「不好意思我肚子痛要去拉屎,改日再戰」,有沒有搞錯,負不負責任哪!

 

我鑽回棉被,沒力氣起來吃晚餐,想乾脆繼續睡下去,又怕陷在噩夢被小鬼抓住淹死,忍不住拉下棉被乾脆瞪著天花板發呆,始終無法驅除心中有些悵然若失的感覺。

 

宅鬼奇怪的沉默彷彿是某種欲言又止。

 

※※※

 

翌日,難得今日休假,我站在頂樓陽臺欣賞夕陽西下,不承認自己是在躲死阿宅,水泥散發的輻射熱烤得我很舒服,即使有點過熱也無所謂,這些天我已經受夠陰涼的空氣。

 

陽臺角落種著好幾叢野薑花,白色蝴蝶花朵點綴在花莖頂端,在黃昏中釋放濃郁香氣,我深深吸了一口又一口花香,有點得意自己最近種了這種只要澆水就能活的野花。

 

上次見過的菜鳥刑警又在附近探頭探腦,記得好像叫趙奉武?我從頂樓陽臺往下看,他看不到我,我卻可以將他的動向看得一清二楚。

 

刑警鬼使神差地望向某間民宅屋頂,我趕緊蹲下,藉著圍牆掩護。

 

趙奉武的出現激起我新一輪的不安,他應該是為了調查羅東運動公園虹明湖的微笑溺水女屍才又過來。仔細想想這一切都很可疑,兩件疑似自殺和失足摔落排水溝的命案發生後,我家就被這隻宅鬼入侵。

 

該不會是正在我家作祟的阿飄幹的吧?假使死阿宅就是凶手,他對我的攻擊可以說很沒效率,目前外面死了三個人,我除了有點扭到腳和腰其他倒是沒什麼重大傷害,精神創傷除外。

 

比起一開始的混亂,臭味其實變淡許多,宅鬼也不再亂滴液體了。

 

難道是我這幾天來法器、經文、偏方還有把檀香當蚊香點的努力終於生效?那隻宅鬼開始虛弱了?

 

算了,多想無益。回到房間裡,凝視著一整排愛藏,我最喜歡的本土推理作家原狐的作品,無一遺漏,我可以毫不羞恥地承認自己是原狐老師的忠實粉絲。

 

在臺灣,本來就不被看好的推理小眾市場中,本土作家更是不引人注目,但這人是個例外。

 

啊!我的神!

 

拿下其中一本磨蹭著封面,我也知道這樣做很蠢,但是原狐的文字有種直入人心的魔力,閱讀他的作品以來,只有人與故事之間的交流,這時候就算有鬼戴著椰子殼在旁邊跳草裙舞也無法分開我的注意力。

 

我傻笑著打開書頁,把所有不愉快拋開,如果不這麼阿Q的逃避現實,我早就瘋掉了。

 

看完原狐的新小說,我將精心寫就的心得和鼓勵話語貼到出版社留言板,誰叫這個作家太神祕了,從來不公開露面也不透過網路跟讀者交流,我還是想表達小小讀者的支持。

 

現實生活裡,沒有一個我可以放心求助分享遇鬼疑難的朋友,不是怕對方不信,就是怕拖累人家,霎時我竟有種衝動,將這件事寫信寄到出版社給原狐,但馬上又打消主意,寫推理小說的現實主義者怎會相信怪力亂神呢?

 

再說,讀者若遇到任何麻煩都要跟作家訴苦,只會被當成跟蹤狂吧?

 

我關掉出版社的網頁,轉而打開「Peacebook」的遊戲。

 

「和平之書」是近年風靡全球的社交網站,大家都流行申請一個帳號互相關注,轉貼一些有的沒的訊息,阿芳就是用Peacebook和她各式各樣的朋友保持聯繫,包括年年開同學會的人也是這樣組織來的。

 

但我堅持不用真實姓名申請帳號,乾脆騙阿芳我沒玩Peacebook,其實是有的,但卻是用玩同人誌的筆名活動,認識的也是無關現實的網友,畢竟在網路上比較容易認識志同道合的人。

 

Peacebook裡面也有很多小遊戲,比如說這個叫「傷心墳場」(Sorry Grave)的超紅網頁遊戲,只要是臺灣人沒有不愛玩。

 

簡單介紹玩法,「傷心墳場」可用虛擬貨幣購買墳地,然後再跟墓園管理人買死亡證明書,設定好下葬的屍體,然後定期開挖取得金幣寶物、經驗和魅力值就好了。

 

傷心墳場最大的特色是,你可以盜掘別人的墳墓,當然也要小心防備自己的墓園被偷挖。

 

無論如何,好歹我也是傷心墳場的資深玩家,我的墓園真是陰森豐富又溫馨,還種滿可愛的瘟疫花,加上最近改版多出卡牌系統,花樣更多了,可以抽NPC來守護墓園或開啟每日任務,NPC個個又帥又萌,幫角色升級又是條不歸路,還有朋友專門幫傷心墳場配對出同人誌呢!

 

我揮動滑鼠激情地挖完屍體,帶著收穫的金幣衝向灰髮紫眼的帥氣管理人。

 

「給我五十張死亡證明書!」我將空出來的墳墓遺照全部設定成那隻死阿宅的模樣,可惜那隻賤鬼只有一張爛臉和史萊姆身軀,姓誰名啥也不清楚,只好統一用斗篷模組,寫上「死阿宅」當作姓名。

 

接著就是等待屍體熟成開挖了!遊戲官方何時才要開放對墓碑射擊番茄醬的功能?就算要額外花錢我也一定奉陪!

 

正當我看著好不容易埋完的墳墓堆抱胸冷笑,穿著黑長袍的管理人突然從他的小屋走出來──等等,傷心墳場何時有這個動畫?

 

不祥的預感萌生,我冒著冷汗屏息等待。

 

螢幕下方忽然翻出一個銀黑色對話框。

 

>>墓園管理人:吃飽太閒是不是?乖乖夾著尾巴去看妳的小說。

 

「說……說話了?」我揉揉眼睛。

 

這根本不是NPC的制式臺詞啊,我忽然反應過來,又是那隻死阿宅!這是新招數嗎?

 

「是你對不對?你又有什麼陰謀?」我退離三步遠,仍能清楚感受螢幕冒出的邪氣。

 

此時墓園管理人的眼神完全變了!

 

為何警告我?明明這一切和我無關,他不是要害我嗎?那句話到底是恫嚇還是為了我安全著想的忠告?

 

「喂!你在這裡吧?那句話是什麼意思?不要妨礙你殺人嗎?」我轉身扶著椅背大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林賾流 的頭像
林賾流

風暴荒野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