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間溫度陡降五度,背後有一塊空間特別冰冷,他就在書櫃和天花板間的狹隘縫隙中窺伺著我。

 

二十四小時隨時出擊,白天也行的惡鬼,為什麼我發票連兩百塊都對不到偏偏中了這個極品呢?

 

現在不是自怨自艾的時候,小南,事情有變。

 

「哈哈,是我幹的又怎樣?小胖妹,妳還有空多管閒事嗎?」陰惻的嗓音響起,我已經懶得轉頭去看那隻宅鬼今天又變成何種異形挑戰我的視神經。

 

「你有什麼心願未了,還是這裡頭有你牽掛的人?托夢或留言都好我幫你通知,不要搞得這麼迂迴。」我終於忍不住這樣說。

 

我之前的確懷疑宅鬼是凶手,可是,宅鬼動不動譏諷的表現,我反而覺得他應該不是淹死那些女人的凶手,風格差太多了。

 

假設,真的有個非人類的凶手,他給人的感覺應是單純無情有如機器,彷彿奪走一條人命對他來說就像關燈般簡單且不具意義,雖然這也是我主觀的猜測而已。

 

「笨蛋,妳以為自己有對我施展聖母光環的本錢嗎?」宅鬼不屑地低笑。

 

在我抓狂地拿東西丟他,黑影則在天花板上靈活游走閃避的同時,門鈴聲響起了。

 

「是誰?」我喃喃自問,不料腰後被宅鬼推了一把,跌跌撞撞走了幾步差點跌倒。

 

「夠了喔!」我對著空氣咒罵,然後磨蹭著去應門。

 

門外正是趙奉武,今天菜鳥刑警也是一身便衣,但是看上去有種格格不入的嚴肅感。

 

「晚安,有事嗎?」

 

「剛好又到這附近公務,想順便過來巡視。」趙奉武這樣說。

 

正常且無懈可擊的理由,不過我一眼就看出那是藉口,他一定是查案陷入僵局,期待不勞而獲的目擊線索。

 

我和趙奉武之間隔著一扇外玄關的鋁合金紗門,我正考慮著要不要當個親切大方的主人招待人民保母進來喝杯茶,還是猥瑣地縮在門後應付了事,小腿肚又憑空被踢了幾下,怒火狂飆後決定靠警察的煞氣壓壓這隻惡鬼。

 

「呃,辛苦了,是運動公園的命案嗎?今天早上新聞有報。」我眨巴著眼睛說。

 

「記者的手腳真快。」趙奉武明顯正因為這點感到不快,劍眉也皺了起來。

 

「你要不要進來喝杯茶?太陽都下山還這麼熱,而且,上次月之鄉事件的事情我有問題想請問,我就住在隔壁沒多遠,新聞報得不清不楚的我還是會怕。」我這樣對他邀約,雖然一樓客廳幾百年沒打掃過,幾乎是倉庫狀態,勉強還有套長椅加茶几可以用。

 

趙奉武欣然答應,我則開門迎接他,心想這次一定要套出月之鄉民宿內外兩樁溺死事件都以意外結案的內幕。

 

我毛手毛腳地移開椅子上的紙袋雜物,趙奉武鎮定地坐著,等我從冰箱裡拿出草莓優酪乳請他喝。好啦!本小姐剛好只有這種飲料又怎樣?

 

「為什麼新聞說是意外?」我義憤填膺地追問。根據我的推理,明明有個變態殺手!

 

「關於排水溝的死者蘇韻希死因是溺斃,但經過調查原因,應該是貧血導致暈眩,不幸跌落排水溝撞擊到頭部昏迷無法及時爬起。」

 

「那五號房的陳馨馨呢?」第一個結果我不意外,有問題的是客房裡那具遺體,房間和浴室門雙重反鎖的自殺疑雲,然而新聞報導又有了新的轉折,法醫勘驗結果翻案,不是一開始警方認為的自殺,案件愈發不可思議。

 

「其實不該透露太多訊息,如果妳保密的話。」趙奉武口風有點鬆動。

 

我立刻點頭如搗蒜。

 

「警方接到誤報,差點將陳馨馨的案件當成謀殺,都是因為民宿老闆說有個無名氏推測凶手是民宿內部人士,老闆不肯告知是誰做出這種推理,給我們帶來很大的困擾。那真的是意外。」趙奉武無奈地說。

 

「啊咧?」我慢了好幾秒才想起來那個反應根本是標準的作賊心虛。

 

「但是明明連續三天晚上都有人在命案現場活動,這太可疑了,不管意外或自殺都沒辦法解釋五號房的侵入者呀?」我真該改掉這個口快的毛病,一說完,菜鳥刑警雙眼寒光一閃,緊緊盯著我。

 

「妳怎麼知道死者房間被不明人士入侵?這件事應該沒有公開過。」

 

「因、因為附近大家都在說,不知道才奇怪吧!民宿客人都說月之鄉鬧鬼,死掉的幽靈晚上還在房間裡徘徊。」

 

我冷靜地回答,菜鳥刑警想了想就點點頭。很好,唬住菜鳥刑警了。

 

「現在都什麼時代了,還說鬧鬼會不會太不科學──」我忍住抽搐的衝動繼續編織謊言。「加上第一次見面時你跟我打聽可疑人物,普通都會想壞人還在附近活動。」

 

趙奉武搔搔鼻子,沒有深究下去。

 

「應該是以為房客不在的慣竊,偽裝成客人朋友出入比較不會被其他人注意。我們還在追捕這個竊賊。」

 

「那意外到底是什麼?」我不死心追問。

 

「滑倒。」趙奉武回答。

 

「怎麼滑倒可以滑成那樣你告訴我!」我不服氣。

 

「你們這些人就是太愛看小說才把事情想得很複雜,陳馨馨準備洗澡,自然要把門鎖好,但她在踏入放好水的浴缸同時不幸腳滑摔倒,脖子撞到浴缸邊緣。」趙奉武歪了下頭示意,然後用指尖比著耳後到頸側一帶。

 

「這個部位忽然受到強烈撞擊會刺激到迷走神經,發出訊號影響到延髓,抑制心跳和呼吸作用,嚴重時甚至會造成心力衰竭和呼吸停止死亡。陳馨馨就是因此慢慢滑入洗澡水中窒息,她可能因為無法出聲呼救,意識不清時企圖禱告,死後才呈現雙手交握的姿勢。法醫檢查結果是這樣,體內未驗出過量的安眠藥或其他藥物成分,致命傷很明顯是頸側的瘀青,身上其他碰撞傷痕位置也顯示是生前跌倒的證據。」

 

我啞口無言,菜鳥刑警外表菜歸菜,資料似乎背得很熟。

 

這年頭要扮偵探果然沒那麼容易,我尷尬地笑了笑。

 

「總而言之,季小姐還是要小心居家安全,但毋須過度緊張,我們已經確認這不是他殺案件了。」趙奉武這樣告誡,我只能縮著脖子乖乖稱是。

 

「那虹明湖事件又怎麼說?」

 

趙奉武滿臉不敢苟同,我又忍不住幫運動公園溺死女屍取了個代號,日系推理不是很喜歡用XX事件來代表之類?反正他會露出那種表情表示有聽懂,幹嘛計較那麼多?

 

「這次應該是自殺,動機還在釐清中。」

 

接著趙奉武終於有空檔喝那罐草莓優酪乳,我則默默咀嚼敗北的恥辱。不知為何他額頭斗大的汗珠愈冒愈多,抱歉我家沒有冷氣。警察這行飯也不好吃,雖然號稱刑警,也不過是一槓三的小嫩嫩,不知要混多少年才爬得上去?

 

接著將近十五分鐘都是言不及義的對話,他可能想多賴一點休息時間或者希望我主動透露線索?

 

「我可以借個廁所嗎?」趙奉武臉色不佳說。

 

「呃,可以啊!」

 

於是趙奉武起身走入一樓廁所,我則趁他離開時心虛地將優酪乳瓶身轉到保存期限那一側檢查,末了雙手合十慶幸地拜了拜。

 

還有一天才過期,沒問題。菜鳥刑警大概是太累了才忽然不舒服,死阿宅也沒出來搗亂,目前一切都很順利。

 

過一會兒,他走出來了,看樣子洗過臉,卻把頭髮和前襟弄得很溼,一臉陰沉不悅。

 

「等等!你說陳馨馨是意外跌倒死掉,那她的表情為什麼那麼安詳?意外也很恐怖呀!就算不甘心或吃驚也好。」不管死因為何,表情怎會是民宿老闆說的她笑著死去呢?

 

趙奉武沒有回答,頭髮還在滴水。

 

正當我煩惱去哪裡生一條新毛巾給他擦時,趙奉武忽然有了動靜,他一個箭步衝上來掐住我的脖子連帶壓倒。我完全嚇傻了,連氣都吐不出來更別說尖叫求救。

 

只見面前的趙奉武眼球翻白,咬牙切齒悶吼著。他的肩膀後方浮現兩道模糊的影子,是我在夢中看見的那兩個小鬼!

 

但掐住我喉嚨的手是貨真價實的活人,再不掙脫的話真的會死,但我怎麼可能敵得過受過訓練的男人力氣?死定了!

 

「誰叫妳要看到我們。」看著我狼狽的樣子,趙奉武身上的小女孩咯咯笑著。

 

「大姊姊少管閒事,我們還沒完工呢!」

 

「萍萍,別說廢話快點弄好,這裡對我們不利。」男孩則冷冷地催逼趙奉武加大手勁,可愛小正太的眼窩開始染上青黑,露出可怖的死相。

 

脖子好痛,我死命扒抓著鎖在脖子上的大手還是沒用,淚水滾出眼角,黑暗逐漸籠罩。

 

眼前突然一花,光芒四射,壓迫著呼吸的力道也鬆開了,我趁機奮力推開身上重負,狂亂地爬離被操控的菜鳥刑警。

 

一道人影橫在我和那對鬼兄妹之間,背對著我宛若護衛,高舉著電光閃爍的長鐮刀,暗色長斗篷無風卻飄飛不止,冷酷的紫色眼睛在帽兜陰影下閃閃發亮。

 

「傷心墳場的墓園管理人──」來到現實了!

 

小男孩震驚看著眼前等身高的漫畫CG人物,小妹妹卻已不耐地驅使被迷惑的菜鳥刑警做出攻擊。

 

墓園管理人揮動長鐮刀,三兩下打倒了被小厲鬼附身的趙奉武。鐮刀砍中菜鳥刑警身軀時,我幾乎以為趙奉武要血濺當場,但他只是毫髮無傷地軟倒,身上飄出黑影。

 

「滾!」墓園管理人吐出這個字。

 

「不要太囂張,下次我們一定會殺了這女的!」

 

小女孩扶住她的哥哥,厲聲威脅後咻地消失,留下昏倒的菜鳥刑警、我和每天陪我挖屍體的墓園管理人。

 

「到底怎麼回事?」我厲聲追問應該是死阿宅變的CG人物,近看卻也沒有很大的違和感,真詭異。

 

墓園管理人原本垂著臉,忽然抬頭冷酷地看著我,露出壞壞的笑容,然後霧化成一堆灰黑透明的團塊,散入各個角落縫隙不見了。

 

我找出外套披著,把溼毛巾放到趙奉武臉上,接著再點上檀香,這樣子怎麼看都是我在襲警吧?難不成要和趙奉武說你被一對小鬼附身來掐死我,然後傷心墳場的NPC出現並用帥氣的死神鐮刀教訓他們,接著鬼跑了人昏了沒有證據?

 

還好過了一會兒趙奉武就醒了,當他看到抖得像篩子般臉色蒼白的我,結結巴巴解釋他中暑昏倒的狗屁藉口,聞到濃得不尋常的檀香,再笨也知道不對勁。趙奉武依舊不相信有鬼,但也沒多問就搖搖晃晃地回去了。

 

今晚發生太多事了,腦海一片混亂,比如夢裡我看到的是死者的記憶還是幻想?死阿宅為何要救我?至少他似乎比我還知道更多命案內幕,而且不止死阿宅,那對恐怖的小鬼兄妹還在這附近徘徊。

 

小厲鬼說「少管閒事」,是指還會有其他受害者?我的噩夢會不會真的變成現實?

 

事情已經發展到不只是撞鬼這樣單純,甚至有生命危險,我只能祈禱年輕大師的手機快點接通,現在只剩下他能給我比較信得過的指示了。

 

三先生,人命關天,你不要再裝死下去呀!

 

※※※

 

目前為止我三天兩頭地撥號,可是一次也沒聯絡上高到雲深不知處的大師,倒是臉色發黑的次數增加。

 

『脫掉脫掉!通通脫掉!上衣脫掉內褲脫掉!脫!脫!脫!脫!』

 

聽著大師的來電答鈴,我肯定大師肯定也是不講手機的人種,不然就是他人格分裂對來電答鈴有特殊品味,否則音樂應該是別人幫忙設定。

 

這次響了快一百聲,終於有人接了。

 

「我找三先生……」

 

『等等唷!』一個陌生男人接起。隱約地聽到悠揚國樂曲調,好像是古琴之類。

 

『劉小姐,有人找小三咧!他人呢?』那個調笑似說著話的男人拿著手機這般吆喝,連通話這頭的我都聽得很清楚。

 

『小姐,妳要找的人昨晚起壇太累還在睡,我去幫妳叫他起床。』拿著別人手機聊得很快樂的那人,語調帶著點病態興奮。

 

「不、不我晚一點打過來,不用麻煩了。」估計那人根本沒在聽,好像拿著大師的手機去找人了,過了一會兒,大師的手機接收到一連串詭異莫名的噪音,最後落地復又被人拾起。感覺好像那個笑聲男被狠揍了一頓,難道大師有起床氣?

 

這段等待期間我簡直緊張到難以呼吸。

 

「是三先生嗎?」

 

『嗯。』隨著答話,那日細雨中的單薄印象又回到我腦海裡,真的沒看過那麼微妙的男人,說像古人也不是,但又很不現代,彷彿不屬於這個世界的人。

 

這就是所謂的仙風道骨吧!

 

「我是小南,就是之前在宜蘭找你說話的人,我問你有沒有看到那個……還記得嗎?」我實在很怕他說不記得了,大師那種飄忽表情好像看活人死人都差不多的樣子。

 

『記得。』

 

「我想說,那男鬼還在我家,可是暫時相安無事。」

 

『嗯。』

 

「好像又有新的小鬼莫名其妙纏上我了,還有要怎樣才能把原來纏我的那個徹底化解掉?」

 

說完我心口怦通跳著,到底要多衰才能創造出這種電話對談的內容?

 

說真的,死阿宅剛剛還救過我,雖然說造型不怎麼傳統,但不穿白衣也就算了,為什麼要變成電腦CG人物?這隻男鬼生前一定是交不到女朋友的孤僻宅男,怨念才會那麼重。

 

現在死阿宅又不知道跑哪裡去了,我趁機打電話找大師求救。

 

「那對小兄妹會不會是嬰靈?」因為是小鬼我才這樣問,但仔細回想看起來外表又有六歲左右。

 

『嬰靈不致殺人,也很少能持續留在陽世。一切有為法,皆悉歸無常,因緣聚會。』」大師淡淡地說。

 

「那是什麼意思?」

 

『理解。』

 

「有沒有辦法阻止那兩個小厲鬼?萬一他們又找上我,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又是這回答!一想到小鬼還能控制警察來掐死我,這樣下去我要怎麼信任別人?那種陰冷噁心的觸感,到現在還會讓我想哭。

 

『小南,妳莫怕。家裡有祭祖嗎?』

 

大師輕輕唸出我的名字,我忍住嗚咽喘了口氣,怕隨時會淚水決堤,我已經很久沒這樣情感脆弱了,明明只是一面之緣的陌生人淡漠的安慰。

 

「奶奶家有。」

 

『我寄一種請神香給妳,收到以後連同祭拜祖先的香灰,帶點花果到附近的福德廟,然後對土地神稟告妳的籍貫,睡前在床頭點上請神香,記得,要選香火還在的神明。』

 

「我可不可以請你直接來這裡收鬼,要花多少錢?我一定會打工存錢還你!」

 

還要等寄過來?會不會太慢了?我捏著鼻子哀求,以免鼻水跟著淚水一起滴下來。

 

大師停頓了片刻。

 

『年紀小就能凶祟致死的厲不尋常,應為枉死,才會戾氣深重,「厲」收不了,只能依緣由化解,否則對方還是會找上妳。』

 

「我怕來不及化解就死於非命啊!」這是我的真心話,一號死阿宅根本就是壓著我打,二號三號想來弄我還得先排隊。

 

『陰陽之間有一道界線在,活人是陽,但也夾帶陰氣,因此有時可以看見這些存在,只要無畏鬼反而會忌憚妳。』

 

這只是理論吧?

 

『小南,凡事皆有因果,孰為因,孰為果,罕有一眼辨清……』

 

語調拉得很輕很長,然後就沒了。

 

「三先生?」

 

「喂?你還在嗎?」

 

「你還沒問我家地址耶!」

 

「……」

 

我只能不安地把地址用簡訊傳過去,死命檢查好錯字,按下傳輸後整個人虛脫躺在床上。

 

請神?不會真的要我來做吧?

 

真的有神嗎?要請為什麼不乾脆請大一點,找關公或太子爺把那些擾人安寧的惡鬼都給收了,請土地公能做什麼?

 

才開心不到兩個小時,死阿宅突然從窗口悠悠地飄過,對我冷笑,順便拍了幾個血手印在玻璃上。

 

這下我被激起鬥志了,請就請!最好連你也除了!

 

剛剛電話中大師說的關鍵語「理解」還卡在心中,總覺得有弦外之音。

 

難不成那對小兄妹要找媽媽?因為太孤單了需要母親的替身?

 

犧牲範圍似乎繞著這一帶?至少我夢到的感覺是這樣,豈不是身為女生都有危險?

 

死阿宅似乎知道某些祕密,他還變成墓場管理人和小厲鬼兄妹PK,但想從變態口中問到情報談何容易?

 

想來想去,想得頭都痛起來,我決定出去走走,剛剛在客廳被趙奉武襲擊,現在我根本待不下去。

 

乾脆去奶奶家看看神明廳也好,順便拿任務物品的香灰,以前拿香拜拜都是有口無心亂許願,現在我是真的想請祖宗保佑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林賾流 的頭像
林賾流

風暴荒野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