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暗天空被閃電割開亮縫,降下一群手持血紅長針的鬼影,鬼影們飄向翼蛇,將長針刺入翼蛇身軀,翼蛇掙扎著無力倒地,沙利德也呈現僵硬站姿落在黑塔消失後的空地,峽谷城市的中心點。

 

制住翼蛇後,那群鬼影傀儡般靜靜站著不動,沙利德雙眼發亮,可門則回到金斑蜘蛛背上警戒。

 

第一道鬼影忽然仰頭發出淒厲的哭號尖叫,接著其他衣衫破舊的鬼影陸續跟進嘶吼,漢克摀住耳朵,心臟快要破裂。

 

雷聲大作,天空降下血雨,可門立刻將漢克三人拉上金斑蜘蛛背部,鮮血大雨瞬間積滿地面,峽谷邊緣仍不斷飄下灰燼,血雨與灰形成暗紅泥沼,哭號漸漸變成一句歌聲。

 

「心臟是要害,手掌是友誼……」

 

「心臟是要害,手掌是友誼……」

 

「怎麼回事?」漢克在雷鳴中朝可門大叫。

 

「第三幻象,海奇亞斯強行介入這個幻象給予我們提示,破解幻象的關鍵是那個男孩的心臟!只要殺了他,沙利德的幻象就會消失。可是……」可門遲疑。

 

「可是什麼?」

 

精靈巫師以他的金色眼睛直視天空裂縫。

 

「海奇亞斯和黑娜正困在另一個幻象中,沙利德的兩個幻象彼此融合,好強化那個男孩跟海奇亞斯之間的連結,只要他受傷,另一端的海奇亞斯也會受傷。」可門鬆開髮繩,翼蛇和瓦肯禮同時朝月精靈發出一聲怒吼,漢克見狀完全明白了。

 

「我殺了那個男孩,就等於殺了海奇亞斯?」漢克難以置信地確認。

 

可門憂慮地點頭。

 

「他只能壓制沙利德一下子而已,這是海奇亞斯給我們的機會,如果我們這邊不動手,沙利德也會利用這道連結攻擊海奇亞斯,凍藍之眼對他搶奪來的他人生命沒有慈悲。」可門說。

 

「這是幻象啊!活生生的人怎麼可能在幻象中受致命傷就死去!」漢克質問。

 

「那是因為,如果他沒有自盡,就必須承受比死還不如的命運。」可門沒有起伏的說。

 

漢克遲疑地鬆開劍柄,再度緊握至指節泛白。

 

「掩護我。」騎士的聲音一瞬濾去所有情感。

 

「我會盡量減少他的痛苦。」

 

精靈巫師抬起騎士的長劍一撫,金黃蛛絲瞬間纏滿劍身,再度液化,使長劍有如鍍上一層薄金屬。

 

「小心,別誤傷了自己。」可門道。

 

「謝了。」

 

血沼中跳出各式各樣的怪獸包圍塔基空地,為此刻無法自由行動的沙利德防禦。

 

利希妲公主和瓦肯禮分別走到騎士身邊。

 

「海奇亞斯也是我的朋友,讓我為他盡點力作為彌補。」利希妲公主說。

 

「我不想也不能殺害達錫溫的後代,我保護海奇亞斯想保護的蘇塔王族,你動手的話,他不會有怨言的。」瓦肯禮比了比利希妲公主,表示漢克不必在意後顧之憂。

 

漢克咬牙往前衝,泥濘怪獸朝眾人撲來,被幽靈公主的長髮拉碎,瓦肯禮以烈焰燒出一條道路,騎士閃過一群灰燼烏鴉啄打,揮動長劍砍碎從地面伸出的石手,眼看沙利德控制的男孩化身就在眼前。

 

騎士驟然停下步伐閃避,寒氣逼人的一擊劈在他原本站立位置上,地面粉碎結冰。

 

漢克抬頭,襲擊他的是一個穿著石甲的漆黑骷髏,頭骨長有銳角,不可能是人類遺骸,黑暗骷髏握著漢克曾看過沙利德使用的龍骨劍,擋在銀髮男孩前方。

 

「沙利德──」騎士毫不遲疑迎戰黑暗骷髏,激烈的過招後,漢克打斷龍骨劍,刺穿黑暗骷髏咽喉,黑暗骷髏仍能動作,漢克鬆手讓長劍留在黑暗骷髏身上,一矮身鑽過空隙撲向沙利德。

 

他沒空跟沙利德操控的傀儡夾纏不清了!

 

漢克怒視那擁有海奇亞斯童稚臉孔,卻帶著沙利德邪惡雙眼與表情的形體,右手一揚,赫然多了把精緻鋒利的黃金匕首。

 

漢克抓住僵硬的沙利德,他則露出意料之中的嘲笑。

 

「我說過了,只要有個理由,你也能親手殺死好友,而且是童年的他,他不欠你任何東西,你在他眼中不過又是一個誇耀正義的凶手……」

 

漢克一手按住男孩後腦,毫無預警來了個頭錘。

 

「你沒資格悠哉看戲,沙利德!」

 

該死,妖精幻象的強烈魔力對他一樣造成共鳴效果。沙利德才想放鬆對海奇亞斯生命的滲透控制減緩疼痛暈眩,漢克卻不給他反應機會,趁巫師說不出話來時迅速改掐住沙利德喉頭用力摜向地面,初次遭受連續粗暴近戰攻擊的沙利德頭暈目眩。

 

「漢克,我好痛……」

 

「停止侮辱海奇亞斯,他對待自己比敵人還殘忍。」漢克鬆開男孩的脖子,用力摀住他的嘴,使沙利德不能再說話。

 

這樣做彷彿他真的要殺了好友,而不是附在他過往生命之上的巫師惡靈。

 

「你說手掌是友誼,但我手裡的匕首卻要刺穿你的心臟,海奇亞斯,你竟親手祝福自己的死亡。我在此發誓,守護你靈魂的自由!」

 

騎士將匕首用力送入銀髮男孩心臟,感受這具弱小身軀的痛苦痙攣與被強壓住的垂死呼喊,無情地確保冰冷刀鋒抵達它能碰觸的深處。

 

──這把匕首沒沾過血,可以施放較深沉的祝福,你保護得很好。

 

白銀賢者拿著這把黃金匕首檢視讚美的景象掠過騎士心頭。

 

漢克回過神來,發現他不知何時流下眼淚,男孩閉上雙眼彷彿死屍般安靜不動。

 

「結束了。」精靈巫師站在他身邊說。

 

男孩的身體變成一堆灰燼,黃金匕首下是一灘血跡。

 

鑲在神祕峽谷裡的巫師之城開始崩塌,可門彎腰撿起黃金匕首。

 

「漢克,你超越了幻象。」

 

※※※

 

從漫長噩夢中甦醒,漢克發現他們又回到月精靈廢墟,卻不見沙利德蹤影,只有那灘刺目的血跡提醒眾人,他們為攻破凍藍之眼的幻象陷阱付出了代價。

 

漢克坐在一旁的石塊上,用力按著臉不發一語,利希妲公主走到他身邊跟著默哀。

 

過了一會兒,漢克才想起來他不能就這樣坐著。可門抬頭一望,白金少年飄在上方,全身散發出玻璃光芒,貌似沉睡。

 

「海奇亞斯那邊呢?現實的他受創如何?瓦肯禮也一樣重傷嗎?」漢克問。

 

精靈巫師將黃金匕首交還騎士,漢克抽出刀身一看,匕首上沾著疑似燒焦血液的紅塵。

 

「這把匕首的確刺中幻象的核心。」

 

「所以我問你他還活著嗎?就算只有身體活著也沒關係!我想要知道海奇亞斯現在如何!」漢克語氣激動。

 

假使海奇亞斯變成廢人或精神受了損傷,他們更該保護他不被其他巫師或晨星學會發現利用。騎士馬上關注迫切的實際問題。

 

「這是一次很不可思議的際遇,我想是命中註定要發生,你捨棄長劍卻以這支匕首刺穿那個昔日男孩的心臟。」可門坐在他旁邊說。

 

「你以為我樂意嗎?」

 

「我的意思是,反而給了海奇亞斯力量,這是拯救而非殺戮呀!漢克。」精靈巫師將漢克的手連黃金匕首用雙掌包起搖了搖。

 

騎士已經完全聽不懂了,利希妲公主也是,他們迫切希望可門解釋清楚。

 

「幫助沙利德的是妖精,幻象由妖精的力量建構,和巫師創造的幻象不同,妖精是死亡與新生兼具的存在,其力量不僅強大,同時多變。」可門說。

 

「我不是巫師,你能說得直接點嗎?」漢克只想快點知道真相。

 

「如果你把灰燼城市裡的那個銀髮男孩當成沙利德──這比較好下手──也就是抱持著殺死敵人的意志去否定壓迫那道受沙利德控制的生命,你就能造成殺傷力,這是幻象的規則。」

 

精靈巫師伸出雙手,飄浮在半空中的白金少年緩緩下降變成火鷹型態,仍然在月精靈手中沉睡。

 

「但是,你當時一心一意想的卻是讓海奇亞斯自由,不僅如此,你還立誓保護他,並讓那道被奪走的生命接觸到這把黃金匕首,我能從上面感受到海奇亞斯的魔力與祝福。」趁火精還沒醒來,可門開始滿足地撫摸瓦肯禮的蓬鬆羽毛。

 

「即使是由不會魔法的人發誓守護,那股意志有時卻能擊潰巫師的控制,而且被返還過的祝福會比原來的力量增加許多倍,雖然巫師的祝福很少被致贈回自己身上,沒收到詛咒就不錯了。」可門微笑地看著漢克緊握的黃金匕首。

 

「至少海奇亞斯因此避免絕大部分的傷害,因為那些傷害並未發生。沙利德原本想毒化你的心智,再透過你攻擊海奇亞斯,你沒讓他得逞。」

 

「他原本想對我怎樣?」漢克驚訝地問。

 

「一個人被迫親手殺害摯友,精神往往會扭曲,有時甚至會詛咒從前深信的正義,憎恨讓自己如此痛苦的重要之人,不知不覺與邪惡共生,你的墮落就是對海奇亞斯的傷害。」可門道。

 

「或許我真的……剎那間有過那個念頭。」騎士苦笑,利希妲公主則朝他投去疼惜與警告的目光。

 

「但想到沙利德就被我抓在手上,不先揍他有些浪費,之後就專心多了。」騎士興沖沖握著拳頭表示,實戰經驗無數的漢克動手就跟動腦一樣快。

 

「這是巫師欠缺的果斷。」可門讚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林賾流 的頭像
林賾流

風暴荒野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