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木鎮,這個位在斯塔爾高地中的幽靜小鎮,用通用語言唸出名稱時,有種陰森的力量浮現於唇齒之間。

 

四周包圍著枯萎蘋果樹的猙獰黑色樹枝,黃沙騰騰的道路上,一名穿著襯衫與褲裙的年輕女性提著染成黑色的亞麻輕旅行箱慢慢走著,精緻柔美的臉孔像是天真未鑑的女學生。

 

沒有代步工具的少女到底如何接近到碎木鎮外圍?倘若是搭順風車,又怎不乾脆進到有人煙活動的鎮內再下車?此時已近黃昏,天色暗淡,加上這個充滿靈異傳聞的鬼地方,少女的孤獨身影更加讓人擔心。

 

每一棵線條詭異的植物後,彷彿都藏了一縷不懷好意的幽魂,略顯貧瘠的地面則隨時會伸出枯白的手骨。

 

「呼……」再過去就有一片比較漂亮的樹林了。

 

妮絲特爾抹抹汗,但她還不急著進入任務書中的目標,繞著圈子從外圍觀察,是魔女良好的準備習慣。

 

在一處十字路口停下,妮絲特爾拿出羊皮書放在地面,然後撿起一根樹枝劃了個圓,走入圓圈之中。

 

當術士站在魔法圓內,表示圓圈是用來保護自己的結界,但妮絲特爾並無特別設置一個很強的結界,這樣反而會嚇壞她想召喚的靈魂。

 

其實,結界這個觀念也很有趣,對於她們巫術使用者是絕對重要的東西,但又不能和其他術士一樣,把結界當成一種抵禦工事或牢籠的玩意。

 

道理只有一個,當入侵力量大於抵抗力量時,結界就會被破壞,反之就能達到壓制的效果,然而只要這兩種力量有一方是未知的時候,結界就絕不能說是一種安全的防護。

 

魔女的結界通常陷阱的意味要更重些,妮絲特爾的魔法圓並未使用任何工具和圖騰咒文,這會使它的保護效力大減,同時吸引來最雜亂未知的存在,這就是魔女的目的。

 

她輕聲唸起咒語,同時將純淨的香氣灑在圓圈之內,這片古老土地總會有無數靈魂聚集,姑且先召喚幾個來問話,總比什麼都不確定直接和外行的委託人見面要好。

 

其實妮絲特爾覺得那委託人居然敢在碎木鎮和她見面也挺大膽,有種常見可能就是聯絡學園的委託者非案主本人,也許那個實業家根本不信怪力亂神,但他的屬下或親人之中有人相信,所以朝超能力者求助,但是妮絲特爾聽說這種要應付最麻煩,她可不想跟挑三揀四的傲慢生意人打交道。

 

無論如何,目前就從零開始調查吧!

 

停工中的碎木鎮離一般人喜好的休閒觀光區還有段距離,但以魔女的眼光來看景色已經很棒了。

 

過了一會兒,妮絲特爾又皺起眉頭。

 

「怎麼可能……」絲毫沒有捕捉到任何靈魂跡象!

 

每個區域多少都有些靈魂活動或沉眠,是人或非人都一樣,這是生物圈無法避免的常態。難道是鎮上有個有某個存在控制或吸引了所有靈魂?才導致傳聞中的靈騷暴動?

 

妮絲特爾收拾好現場,繼續往前走。

 

這次的挑戰,看來有些意思。

 

出乎妮絲特爾意料的是,碎木鎮和那些中古書頁中陰風慘慘的插畫不同,反而處處洋溢生機。

 

看來因鬼魂作祟緣故,鄉鎮再造計畫停擺,處處是無人居住的新空屋,或者仍在施工,鋸好的木頭成堆放在地上用防水布蓋著,散發出木料芳香,工人聚在酒館前嗑牙,見到妮絲特爾走來,投以驚訝又好奇的目光。

 

妮絲特爾找了個村人詢問,假托她是研究童謠歷史的大學生,一個人旅行到了斯塔爾高地採集傳說,探聽完鎮上狀況,妮絲特爾不疾不徐往委託人的所在地前進。

 

「妮絲特爾小姐,妳就是艾傑利學園派來說要解決這次事件的魔女?比我想像得要年輕!」那個穿著三件式西裝的實業家站在酒櫃前挑選著款待賓客的飲品,少女則端莊地坐在沙發上。

 

「魔女只是學園的人對敝院女性學員的玩笑形容,我們菲爾梅凱亞學院研究巫術,純粹是學術目的,當然也為了應付類似這種惡靈騷亂的狀況。恕我冒昧請教,考德利克先生,您清楚這次的委託目的嗎?」

 

眼前這個委託人有點超乎預期。

 

一直背對的人影轉了過來,側分的深棕捲髮,立體而英俊的五官,竟只有三十來歲。

 

「當然,當然。」他似乎覺得妮絲特爾的多慮相當可笑,帶著點花花公子式的輕鬆語調回應,顯得有點刻意,斜在椅背旁,將一杯紅豔如血的酒遞給妮絲特爾。

 

「雖說為第一次見面的優雅女性獻上這杯『女神』有點不適合,但讓我們先敬魔女一杯。」

 

當下妮絲特爾就不太喜歡這個人,但任務和個人喜好無關,她接下水晶香檳杯,意思意思地抿了一口。

 

「高地度假觀光地計畫是我父親留下的遺囑,他生前幾次勘查都很不順利,因此未能如願,最後一次總算能平安開工,他卻在這時心臟病發過世了。」他這樣解釋。

 

「達斯先生留給我價值二十億的遺產,不過其中大多是股票和不動產,如果這個開發計畫不能繼續進行,我這邊也很頭痛。」

 

「我感到遺憾。」這解釋她這位委託人和資產不相襯的年紀和氣質,如果不是財務吃緊,像他這種公子哥大概不會委屈自己跑到這種偏僻地方和粗勇的伐木工人作伴。

 

「我也很清楚斯塔爾高地傳說,這裡是有些不可思議現象,可是,也能說是種賣點吧?父親也是在鎮上出生,既然高地上的人住了幾百年都好好的,我不懂為何不能改善他們的生活,這是大家的希望。」

 

「雖然我對艾傑利不是很了解,但聽說那是個蠻厲害的地方,所以父親的顧問推薦我可以向你們求助,我也全權授給他去辦這件事了,不過……」他趨身貼近妮絲特爾,「倘若我知道,前來幫忙的是如此有氣質的佳人,我一定親自去接送,也不會讓妳如此勞累了。」

 

妮絲特爾忍住想打呵欠的衝動。

 

「不會,魔女不都騎掃把在空中飛嗎?」

 

「倘若此事當真,請務必讓我見識一次。」他笑了一下,回到辦公桌前,彎腰從桌下拿出紙箱遞給她。

 

「這是相關目擊記錄和錄音,雖然我不知道你們打算怎麼做,如果能解決問題,我這邊當然會全力支持。」

 

委託人的乾脆態度救回一點印象分數,妮絲特爾保持著一零一式微笑接下紙箱。

 

「我想先研究這些資料,等我在旅館安頓下來會再聯絡,感謝你的合作,考德利克先生。」

 

「叫我伊凡就好,朋友都喊我的小名。」他迷人地一笑。

 

「不過,我已經為艾傑利學生準備好住處了,這裡什麼都缺就是不缺房子,只是不清楚會來多少人,需要派人去接妳的同伴嗎?」

 

「目前只有我先來調查,若能力許可我會直接處理,我已經問好旅館的位置了。」妮絲特爾也笑著說。

 

「看來我們有一位勇敢的小姐。不過讓我給妳個忠告,還是不要住旅館比較好。」

 

考德利克慵懶地坐回辦公桌前,拿出寶藍色外殼的鋼筆把玩。

 

「旅館也鬧鬼嗎?」

 

「因為停工的關係,那些無事可做的傢伙全窩在旅館裡喝酒打牌,幾十個建築工人在一起比鬧鬼還吵呢。等會兒我讓人幫妳收拾一個房間,請妳住下來,這邊目前很安全,至少我還沒遇過傳說中的斯塔爾鬼魂,或許專家可以順便保護我。」

 

「好的,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妮絲特爾也懶得節外生枝,打開紙箱開始瀏覽記錄,這副文靜模樣全落入一旁偶爾凝視她的男人眼中。

 

隔天,妮絲特爾開始馬不停蹄地走訪各個鬧鬼場所,加加減減算起來有三十幾處,當真是包括了半個碎木鎮。

 

事前在艾傑利學園調到的斯塔爾高地資料雖然豐富,多半是側寫紀錄,實際走訪當地老人,還有調查現存文件,妮絲特爾才能確定當地靈異事件的發展程度。

 

妮絲特爾走進各個鬧鬼處時的確感受到大量靈魂,但它們明顯處於混亂中,斯塔爾高地又是著名靈場,在這裡不只是人類靈魂,其他生物靈魂也會彼此交錯影響,她只能試著焚燒淨火先對靈魂祈禱。

 

碎木鎮就在斯塔爾高地中心,迪亞理烏斯所謂的「鬼魂之櫃」並非空穴來風,匆匆將幽靈趕出碎木鎮,就像在蜂巢中清空其中一個蜂房,不但困難也毫無意義,因為鬼魂馬上就會回來。

 

按照委託人的希望除靈也是相當不實際的作法,因為在這裡人類才是少數,而且妮絲特爾原本就不看好碎木鎮開發前景。

 

看樣子,這個開發計畫對環境影響太大,難怪會觸怒這麼多靈魂,按照妮絲特爾的判斷,終止開發計劃才是上策。

 

她不能毀滅靈魂,也不能在碎木鎮祭出大型巫陣,不只是對遠古時代就存在本地的精靈與靈魂表示尊重,大型巫陣將波及所有生物,負面影響甚至比鬧鬼還大。

 

目前為止都還未有人死亡,表示這些憤怒的靈魂至少還不算邪惡。

 

「怎麼辦?要回報任務失敗嗎?異常靈騷現象一定還有其他緣故。」魔女咬著指甲,一手拿著鎮上的平面圖,將所有去過的地方都打了圈,這還只是鬧得最厲害的,若說零零碎碎的跡象則是遍布全鎮。

 

她走回廣場,正好遇上和監工談話的考德利克,他結束公事對談,表情凝重走向妮絲特爾。

 

「怎樣?能解決嗎?」

 

妮絲特爾還不能下定論,她委婉地將看法告訴男人:「這片土地本來就不完全屬於人類。」

 

想想看,如果有人說要在自家地盤上蓋房子參觀,大部分人都會發怒吧?

 

「魔女小姐,我請妳來並不是講道理,說真的,如果不能幫我趕跑那些鬼魂,我也沒辦法,只好另請高明了。」考德利克說。

 

「調查才開始。」妮絲特爾依舊溫和地說。

 

反正等妮絲特爾走了,困擾的人可不是她,真的沒什麼好介意的。

 

「你們拆掉了十棟鎮上最老的房屋吧?還挖深了地基。」

 

「那又如何?」

 

「也許就是這樣,才觸怒那些鬼魂或者其他存在。」

 

「沒辦法,不這麼做工程就無法進行,算了,我們先去吃頓飯,別站在這裡吵了,我還得靠妳快點解決這些煩心事兒。」他不由分說拉住妮絲特爾手腕,她下意識不悅地掙脫。

 

「請你……」正要斥責他的不禮貌,妮絲特爾忽然閉口不語,天色有如深夜,人們紛紛點燈照明,燈泡炸裂,供電系統失靈,眾人只好抓起蠟燭和提燈跑到室外驚慌地交頭接耳。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林賾流 的頭像
林賾流

風暴荒野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