骷髏

 

 

妖鬼的傳說不只見於文字,圖像戲曲的想像與傳播,也是這類妖異深入人心的緣故,特別是在資訊不發達的古代,妖鬼不僅作為儀式扮演的角色──如上虞鬼舞(註一),也作為娛樂的一種形式,自古就流傳於民間,早在宋朝就有所謂的「啞雜劇」,選擇身材瘦削的數人渾身塗粉,化妝成金睛白面的骷髏和群鬼一起嬉戲表演。

 

南宋李嵩(一一六六~一二四三)的<骷髏幻戲圖>正是以寫實筆法描繪市井中一個已化為骷髏的傀儡師操作著一個同樣是小骷髏的傀儡,旁邊坐著傀儡師的妻子,卻是有血有肉的女人,且抱著嬰兒哺乳,一大一小兩骷髏前方則有小孩子停留觀看著。

 

同樣是名畫家,元代的黃公望曾在<骷髏幻戲圖>上題了一首小令<李嵩骷髏紈扇>:

 

沒半點皮和肉,有一擔苦和愁。

 

傀儡兒還將絲線抽,弄一個小樣子把冤家逗。

 

識破個羞哪不羞?呆兀自五裏已單堠。(註二)

 

骷髏作為主角,通常是表示「死亡」的化身,以<骷髏幻戲圖>為例,除了生死併於生活中展演外,也是暗示了人生的善變,今日是操之在己的活人,明日可能淪為枯槁白骨,人終究只是命運的傀儡,中世紀的繪畫中也經常以骷髏與人同在,流露一種死亡就在身邊的無常觀念。

 

種種故事也記錄著,死亡不僅是在人們身邊,有時還會主動將人帶入相同的幽冥命運中。

 

 

壹、毀約 ──《日本雜錄》‧小泉八雲

 

在過去的日本有對武士夫婦,妻子生了重病正在彌留之際,武士則陪伴在她身邊。

 

「相公,我很在意,等我死了以後你還會不會娶其他女人?」妻子奄奄一息地問。

 

「絕對不會!沒人能取代妳的位子!我是死也不會再婚的!以武士的榮譽發誓!」丈夫這樣信誓旦旦地賭咒了,當時他的確是誠心誠意,因為再也沒人比他更愛這個不幸被病魔看上的女子。

 

「你這樣說我就安心了,等我走了,請把我埋在庭院裡的梅樹下,那棵梅樹是我倆親手種下的,我從以前就決定死後要埋葬在那裡,這樣就像是我們還在一起一樣。請你答應我吧,還有,絕對不可以背叛我再娶,否則我會從墳墓裡出來趕走那個女人!」

 

「我答應妳?妳還想要什麼?都跟我說吧!」丈夫含著眼淚承諾。

 

「如果你還願意為我做些什麼,就給我一個和尚化緣用的小搖鈴。」

 

「我一定會為妳做到?還有呢?」這名武士著急地問著妻子。

 

「啊,你對我真是太好了,我別無所求,可以滿足地到黃泉世界去了。」語罷,妻子含笑而逝,武士雖然傷心,但還是依約將妻子埋在庭院裡的梅樹下,並為她造了個墳塚。

 

然而妻子去世不到一年,武士的親友紛紛勸他再婚,抵擋不了周圍壓力,加上他還非常年輕,難以忍受寂寞,男人於是又娶了個年僅十七歲的新老婆。

 

兩人成親一星期後,武士必須到城裡奉職,留下新妻子一個人在家,這是他們第一次分開,新妻子相當不安,但又說不上來原因,大概一個人獨處有點恐怖。

 

莫約丑時(註三)漆黑屋外忽然響起搖鈴聲。

 

狗叫聲變得非常淒厲,鈴聲朝自己逼近,新妻子被嚇得叫不出聲音,也沒人注意異狀,她渾身失去力氣,原本門窗緊閉的屋內卻飄入一片白影,變成穿著壽衣手拿搖鈴的蓬髮鬼女。

 

女鬼沒有雙眼和舌頭,拖著亂髮猙獰地向著新妻子,陰惻地說:「滾出去,這家的女主人是我!敢對別人說出這件事我就殺了妳!」女鬼說完就消失了,新妻子也昏了過去。

 

等她醒來後已經日上三竿,昨夜的恐怖遭遇以為是夢卻如此真實,但新妻子並沒有將這個可怕的夢告訴丈夫,然而第二天丑時女鬼又出現了,對她做出同樣的威脅。

 

「求求你讓我回娘家吧!這裡我待不下去了!」丈夫從城裡回來時,新妻子這樣懇求他。

 

「沒人虧待妳呀!妳不覺得自己太過無理取鬧了嗎?」丈夫不高興地說。

 

又重複過了幾天,因為女鬼不斷的驚嚇,瀕臨崩潰的新妻子終於忍不住將那夜夜逼近自己的鈴聲真相告訴武士,武士暗暗心驚,表面上還是不動聲色。

 

「妳只是做噩夢想太多了,真是可憐,我會讓兩個僕人隨時保護妳的。」武士的工作還沒結束,必須離開新娘的他這樣說。

 

這一夜新妻子終於放心了,護衛坐在屋角監視著,她放鬆地入睡,但是丑時一到,新妻子忽然被某種恐怖感驚醒了,鈴聲近在咫尺,不管怎麼驚叫,屋子裡靜悄悄一片無人回應!

 

將要黎明時,武士從城裡趕回來,一到家就心頭緊縮,趕緊衝向新妻子的房間,卻看見被派去保護她的僕人睡得像死豬一樣,女人倒在血泊中,頭顱被活活扯斷帶走,留下無頭的屍體。

 

「你們這兩個混帳給我起來!」武士強忍悲痛踢醒僕人,順著血跡尋找兇手和妻子的頭顱下落,血跡繞了一圈又到了舊妻墳墓前,這時死掉的前妻從地下跳了出來,一手拿著搖鈴,一手抓著新妻子猶在滴血的頭顱,眾人都嚇呆了。

 

幸好其中一名反應較快的僕人口唸佛經抽刀往女鬼身上砍下去,女鬼不支倒地現出原形,卻是破爛不堪的白色壽衣包裹著白骨與毛髮殘骸,從分崩離析的屍骨中,那隻只剩下骨頭的右手還死死抓著新妻子的頭顱不放……

 

※※※

 

日本傳說「百鬼夜行」裡的妖怪裡,有一種叫做「骨女」的女性妖怪,據說是被拋棄而死的女人冤魂不散所化成,由於只剩下骨頭,必須披上人皮才能迷惑男子,起源可以溯及《聊齋誌異》這本書中的<畫皮>一事,以此為靈感的故事也出現在小泉八雲的著作中,並被改為電影。

 

小泉八雲是整理創作日本怪談的著名文學家,他的故事多取材自日本鄉土以及中國古籍中的鬼怪故事傳聞,加以改寫或紀錄而成,他的代表作《怪談》與相關著作最初都是以英文在歐美發表(案:小泉為愛爾蘭與希臘混血裔,從妻姓後歸化日本改名八雲。),成為將日本文化介紹給西洋人的關鍵推手,而他的民間故事創作在中譯中多半併稱在《怪談》這一書名下。

 

在<毀約>這個故事裡,小泉八雲感嘆地說了一句:「怨恨真可怕,為何女鬼報復對象不是那男的呢?」

 

據說日本友人是這樣回答他的:「男人都這樣認為,但這並不是女人的想法。」

 

 

貳、雙頭牡丹燈記 ──明代傳奇《豔異編》‧王世貞

 

浙東一帶的明州,元宵節時連續五晚全城張燈結綵慶祝,年輕男女也紛紛出遊玩耍,有個姓喬的書生才剛剛死了妻子,對佳節活動味同嚼蠟,十五日那天深夜,人潮已經漸漸稀疏,喬生因鰥居無聊,走到門邊看了看,這一望卻看到了意料之外的情景。

 

一名丫鬟提著雙頭牡丹燈籠走在前方引路,她身後跟著的美少女令喬生看傻了眼,對方年約十七八歲左右,國色天香青春美麗,穿著紅色的衣裳,垂著綠袖子,裊裊婷婷朝西邊走,喬生不自覺跟了上去,少女察覺喬生在注意自己,於是停下來朝他一笑主動開口。

 

「雖然我們之前不曾約好,卻還是在這月光下相遇了,這一定是命中注定你我要認識的。」

 

喬生見美女有意,連忙趨前搭訕:「小生家住附近,才幾步路而已,小姐可願前往休息聊天?」

 

美女於是吩咐她的丫鬟改變方向:「金蓮可以為我提燈籠照路,我願意陪公子一起走。」

 

於是那名走在前面叫金蓮的丫鬟又掉轉回來按照男人所指方向照明,喬生牽著美女小手相偕回到自家,兩人親密地談笑相處,喬生以為楚懷王遇見巫山神女也不過如此,百年難得一見的豔遇。

 

喬生自然不能這樣放走她,於是又問了美女的姓名來歷,對方也乾脆回答。

 

「妾身姓符,名叫淑芳,麗卿是我的字,已故的奉化州判(註四)是我父親,親人都去世了,家境也不如過去,現在只有金蓮一個人陪我而已,我們就住在湖西那邊。」

 

聽見美人身世飄零,更加感動的喬生於是進一步挽留她過夜,符麗卿姿態優雅,談吐婉約嬌媚,與喬生枕邊細語歡愛難捨,好不容易才於天亮時離開,於是兩人就這樣一連往來了半個月。

 

鄰家老翁對書生的古怪舉止起疑,於是趁符麗卿來到喬生家時,偷偷從牆壁縫隙偷看書生到底在做什麼好事!

 

只見一名粉妝華服的美人端坐在屋子裡,貌似相當正常,但女子在燈下轉過臉時,赫然看見衣服髮妝下竟是一具骷髏!

 

老翁嚇得要命,連忙鑽回被窩裡不敢作聲,第二天等骷髏美女離開後立刻跑去追問喬生,但不管老翁怎麼套話,喬生心知肚明男女私會說出來不好聽,自己又是讀書人的喬生硬是不肯透漏口風。

 

老翁見喬生不打算交代來龍去脈,氣得不客氣說:「哼,你馬上要倒大楣了,活人是至陽旺盛的存在,鬼怪是陰暗邪惡的汙穢,今天你和這些汙穢的東西同床相愛而不知悔改,就算像你這種自恃體力青春的年輕人,也馬上就要下黃泉去了!到時候也只是悲劇一場!」

 

喬生聽了心驚膽跳,亦覺自己馬上和符麗卿交往太過孟浪,老翁見多識廣,應該要聽聽他的意見,於是將整個過程和盤托出。

 

「那女人說她們暫住在月湖西邊,你去調查看看不就清楚了?」

 

喬生如老翁教導的,到月湖去查證符麗卿的事,書生走過長堤,又經過高橋,沿途訪問旅客和住在附近的居民,每個人都回答沒聽說過有個符姓少女和她的丫鬟住在這裡。

 

喬生忙碌了一整天仍無收穫,夕陽即將下山,正巧看見一間叫「湖心寺」的寺廟,他便進入寺廟中休息,喬生在寺裡走著,穿過好幾道走廊後發現有間陰暗的小房間,喬生基於好奇推門偷看,赫然看見裡面停著一具客死異鄉的死者棺材,上面用白紙寫明「故奉化符州判女麗卿之柩」,裡面放著屍體。

 

喬生強忍著恐懼接近想要看得更清楚,發現棺材一頭掛著雙頭牡丹燈籠,燈籠下放著一尊陪葬用的女子人偶,人偶背後寫了「金蓮」兩個字。

 

這下確認清楚了,書生毛骨悚然,無法遏止顫抖狂奔離開湖心寺直接回家,卻不敢住在符麗卿知道的房子,又去與隔壁的老翁借住壯膽,儘管如此,他還是面無人色惶恐不已。

 

「聽說玄妙觀魏法師是王真人弟子,法術符籙非常厲害,你最好趕快去求他救你。」老翁這樣對喬生說,喬生點頭如搗蒜,第二天天一亮馬上就到道觀找魏法師去了。

 

魏法師一見喬生立刻追問:「你身上妖氣這麼濃?到底發生何事?」喬生這次更不敢隱瞞,立刻竹簍倒豆子說得清清楚楚,魏法師隨即用硃砂畫了兩道符,吩咐喬生將一符貼在門後,一符掛在床上,這都是為了抵抗那個骷髏美女,同時告誡喬生絕對不能再接近那對主僕的巢穴湖心寺。

 

喬生回家後立刻按照魏法師吩咐布置,果然就再也沒看見符麗卿找上門了。

 

書生以為邪祟之事就此結束,一個月後就疏忽大意到袞繡橋去找朋友喝酒,喝得爛醉如泥,將魏法師的警告拋到腦外,昏昏沉沉地想回家同時不自覺抄近路走,偏偏這條近路卻會經過湖心寺,但此時醉茫的喬生卻絲毫不覺有何不對。

 

接近湖心寺時,卻見金蓮等在寺門,對喬生說:「我們家小姐等你很久了,公子為何如此薄情?」喬生不知怎地就和金蓮走進寺中,直接穿過走廊進入裡面的房間,符麗卿果然已經等在那裡。

 

喬生既驚且懼,果不其然美人一開口就是生氣地數落他。

 

「我和你原本陌生,因為賞燈而相遇,感受到你的愛慕之意才把我自己給了你,每天早上離開,傍晚就立刻又過來陪伴你,哪裡虧待你了?結果你一聽臭道士的謊話就懷疑我,還想就這樣永遠不跟我見面,薄倖的男人,你可知我有多恨你?」

符麗卿表情複雜,死死看著喬生。「今天好不容易再見到你,我不會放你走了!」

 

語罷,她牽著書生的手走向棺材,棺材蓋忽然自動滑開,美女抱著書生一起睡進棺材裡,棺蓋遂密合如初,喬生就這樣死了。

 

另一方面,見喬生遲遲未歸的鄰家老翁知道出事,趕緊去找他,一路問人找到了湖心寺,他看到從棺材縫隙夾著喬生衣角,知道他還是難逃一劫,找來住持打開符麗卿的棺材,不意外死了一段時間的喬生屍體就在其中,同時還有栩栩如生的少女遺體。

 

住持說:「十三年前符家女兒停靈在寺裡她的家人就離開了,這些年來音訊全無,沒想到這可憐的小女兒居然變成妖怪作祟。」

 

於是眾人合力把這對緊緊相抱的男女屍體埋葬,但是事情並沒有就這樣結束,每當陰天和沒有月亮的夜晚,附近居民就會看到丫鬟金蓮提著牡丹燈籠引路,符麗卿和喬生相偕出遊,遇見它們的人必生重病,往往要擺上犧牲祭拜並舉行超渡法會才能撿回小命,從前還沒鬧得這麼兇,人們既害怕又困擾,於是又向魏法師求救。

 

「我的符只能防範未然,事情既然變成這樣,我已經沒辦法了,但是有一個人他比我厲害,有個鐵冠道人住在四明山頂,無論請神抓鬼樣樣精通,現在只有請他出馬了。」

 

於是有些較膽大積極的人組隊去尋找那名厲害的道士,千辛萬苦爬上險峻高山,才在山頂發現一間草庵,有道童正在和白鶴玩耍,還有一名仙風道骨的老人正閒散地靠著桌子旁觀風景。

 

眾人在屋外下拜並告知來意,豈料鐵冠道人無動於衷。

 

「我只是個馬上就要死的老頭子,並不會什麼法術,你們找錯人了。」

 

「我們本來也不知道您,是魏法師大力推薦的不會有錯,求你發發慈悲,別讓那些妖怪繼續囂張下去了!」村人仍不肯放棄,最後總算說動了鐵冠道人。

 

「我在山上靜修六十多年,都是這小鬼多嘴,害我又得出山一趟。」鐵冠道人氣呼呼地來到當地,隨即起壇書符作法,立刻有數名黃衣神將應召喚出現。

 

「這裡有妖孽搗亂,你們既然鎮守當地難道不清楚嗎?何不盡快將其擒拿到案?」

 

神將們領命而去,一會兒就用枷鎖帶回三鬼,並且就地行刑拷問,鐵冠道人同步審訊終於讓符麗卿、喬生和金蓮招供自己犯下的罪過。

 

符麗卿說的是:「我被公子吸引,見他一個人孤單無伴,忍不住愛上他,想與他做一對冤家,不自覺難以回頭。」

 

「我因喪妻寂寞就犯下色戒,現在後悔莫及,後悔莫及!」喬生也痛苦地說。

 

金蓮是陪葬人偶化身,由於製作上色栩栩如生,又得到了名字,不滿足還想要更多,於是跟著符麗卿與喬生作亂。

 

見這一干妖魅都伏法認罪,鐵冠道人大筆一揮寫下判詞,命神將把這些罪妖帶入地獄拘禁行刑,然後拂袖離開,第二天眾人想去道謝,上山後發現空空如也,只剩下草屋還留在那裡而已,又趕緊去玄妙觀找魏法師,卻發現他生了急病變成啞巴,再也不能說話了。

 

※※※

 

註一:即位於浙江紹興市東方的上虞市當地民俗活動之「啞目連」,將祭祀儀式配合武術舞蹈及音樂戲劇,以亡者作為主角來表現其行動與日常生活的表演藝術。

 

註二:古代標記里程的土堆,以五里為一單位,畫中的骷髏藝人正好在此表演操偶術。

 

註三:凌晨一點到三點。

 

註四:文官名。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林賾流 的頭像
林賾流

風暴荒野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