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收容銀髮男孩的第一年,皇家巫師圖拉很少到塔裡探望海奇亞斯。

 

海奇亞斯懷疑老巫師後悔收他為徒,但他在塔中自得其樂,對遭到遺忘的事情不以為意。後來他才想通,圖拉只是不願刺激當時精神還不穩定的他,剛脫離被巫師奴役狀態,對於巫師以及難以理解的一般人,海奇亞斯有著嚴重的敵意。

 

海奇亞斯試著將在森林中找到的藥草移植到石塔邊,每天觀察記錄生長情形,然後食物籃便多出森林裡沒有的新鮮藥草枝條與種子筴,像是老巫師隨手在皇家大溫室摘給小學徒練手的樣本。

 

他將枝條插在水杯裡,等發根後移植到各種吃完食物剩下的容器,小心翼翼放在室內養護,這麼做讓他感到愉快。

 

有次海奇亞斯感冒,圖拉難得現身,躺在床上的銀髮男孩掙扎坐起來笑了,像是很高興老巫師終於來醫治他。

 

「你不用刻意表現天真,我不喜歡小孩子,你這樣正合我意。但是,等你準備好,遲早要接觸人群,用你原本的模樣。」圖拉說完又摸摸他的頭,即使海奇亞斯面無表情,為何老師知道他有些害怕?

 

但他覺得自己對老師笑時並不勉強,他是真的有些高興。

 

九歲時,圖拉問他想不想去皇家幼年學校交交朋友,魔法的事晚點學也無所謂,但海奇亞斯感興趣且信任的人類只有圖拉,因此直接拒絕。

 

銀髮男孩的反問很犀利:「老師九歲時喜歡跟你同齡的人嗎?」

 

「……有道理。」

 

於是海奇亞斯終於能和圖拉在石塔中日夜相處學習,銀髮男孩沒說拒絕的真正原因是他想念圖拉老師了。

 

他唯一且理解至深的正面情感只有思念,被巫師父親關在樓上施加血咒時他思念母親,離開出生的房子在黑暗荒野中前進時他思念死去的母親,在寧靜的石塔獨自生活一年後,海奇亞斯終於思念起圖拉在荒野邊緣升起的那堆溫暖小火與兩人形影不離返回銀霜城的旅途。

 

圖拉從沒規定海奇亞斯的學習進度,貓眼老巫師總是想到什麼就教什麼。

 

更常見的情況是海奇亞斯主動拿問題請教老巫師,他不只問天空為什麼是藍色的,還會問雲和閃電為何是那種顏色,獸人的角味道怎麼樣。

 

後來海奇亞斯感興趣的是,老巫師到底用何種方法讓獸人自願奉送自己的角?

 

皇家幼年學校的教師後來總是聚在一起抱怨圖拉養大了這個天才學生的胃口。

 

有天,圖拉老師不在家,石塔來了個陌生的老人,也許是某個老巫師,平民不會穿著乍看素雅卻萬分講究的服飾,周身縈繞著飽讀詩書的氣質,褪成灰色的金髮長長地披在背後,很像海奇亞斯讀過的《祕法破析》的封面巫師插圖,除了那張臉實在太好看了些,一點都不陰森可怕。

 

話說回來,圖拉老師看起來也很親切和藹,顯然以貌取人並不準。

 

在圖拉的細心教育下,海奇亞斯學會客人來訪時必須泡茶準備點心的常識,他拿出老師昨天從皇宮裡帶回來的點心,問客人想喝紅茶或奶茶,老人回答紅茶,他便動作麻利地沖茶去了。

 

「太好了,我最喜歡香辣起司口味的牛軋糖,昨天還在疑惑怎麼吃兩塊就沒了?」長髮老人眉開眼笑看著裝滿一盤的小方塊點心,拿起點心配茶吃了起來。

 

海奇亞斯沒問對方的名字與目的,一來他沒興趣,二來也不習慣與人說話。老人身上魔力很複雜,海奇亞斯一時也說不出是強是弱,但對方沒有敵意這件事卻是千真萬確。

 

「你叫什麼名字?」老人倒是先問起巫師學徒的名字。

 

「海奇亞斯。」

 

「你好,小朋友,我叫拉提歐‧貝洛夫,是你的老師的朋友。」老人露出無辜又親切的微笑。

 

能不能騙過去呢?國王覺得自己的名字不加「陛下」時也挺有幾分巫師的味道。

 

「參見陛下。」從海奇亞斯平直的語氣聽得出來,他的敬稱純粹只是禮貌性質,像是有人告訴過他國王的名字僅此而已。

 

「免禮,免禮。」拉提歐王隨手揮了揮。

 

「圖拉老是不讓我見他的小學徒,我只好親自來拜訪了。」國王解釋他出現在此地的動機。

 

拉提歐王仔細端詳銀髮男孩,後者既無惶恐也無喜悅,只有宛若鏡子似光滑透明的防備,讓他想起很久以前和圖拉初次見面的光景。

 

當時拉提歐王和海奇亞斯差不多大,他知道圖拉是因為父王指定才來到自己身邊,但對貓過敏的他卻很喜歡這個脾氣不好的巫師哥哥,只要不打擾少年圖拉,兩人可以一整天都待在房間各自讀喜歡的書。

 

「你真是個樸素的孩子,這樣好了,我送你一個見面禮,你喜歡我身上哪樣飾品呢?是這個可以中和一切毒物的項鍊?還是想要這個會自動防禦刀劍的胸針?」拉提歐王解開外套鈕扣,開始現寶。「或者我手上這個可以放出電流的戒指?不是我要說,還得定期還給皇家巫師充電真麻煩。」

 

海奇亞斯搖搖頭。

 

「你都不喜歡?」

 

點頭。

 

「書本呢?」拉提歐王眼中精光一閃。

 

「有沒有精靈語的字典?」海奇亞斯直接報出需要。

 

「精靈族可是有很多種,你得說得更明確些。」拉提歐王開始感受到身為至尊的權威樂趣,既然巫師學徒毛病和他的老師一樣,那就好對付了。

 

「月精靈。」

 

「有是有,但我記得你的老師手邊就有一本,你怎麼不向他索取?」長髮老國王好奇的問。

 

「老師說他要用,還有小孩子背太多字彙會把腦袋弄壞。」但海奇亞斯覺得比起難以了解的專業書籍,他還是更喜歡字典、地圖和星辰圖這些記載著明確知識的工具書。

 

「這樣好了,我偷偷送你一本,別讓圖拉知道。」拉提歐王爽快地承諾。

 

「謝謝。」

 

要引起這孩子對活人的興趣怎麼這麼難呢?瞧他根本不問「你為何對我這麼好?」或「有何目的?」之類的話,從圖拉口中得知海奇亞斯是被父親虐待的孤兒後,拉提歐王也有心想善待這個可憐的孩子。

 

不過,拉提歐王今天來還有另一個重點。

 

「海奇亞斯,你以後願不願意輔佐我的兒子?」拉提歐王打算趁巫師年紀還小,還沒變得狡猾前先幫後代爭取一下。

 

「不知道。」原本海奇亞斯想直接說不,但對方一來就承諾送他一本很想要的書,男孩在求知慾望作祟下無意識讓步了。

 

「這樣子啊?我想也是。一本書就買到你的話,那就太便宜了是不?呵呵。」聽說亞洛斯王用堆滿一個房間的罕見書籍拉攏到當時才十一歲的圖拉,還直接任命圖拉擔任皇家巫師,事後證明是絕對物超所值的買賣,那些代價現在還儲放這座石塔裡。

 

拉提歐王決定重施故技,也為後代執政時找個可靠的巫師,國王對自己的眼光有信心,畢竟那是圖拉前所未有選擇的學徒,光是這一點就足夠了。

 

「那可以說說你有什麼嗜好嗎?海奇亞斯,我讓兒子以後來討好你。」拉提歐王想起他那才十七歲就吊兒郎當的王儲,真心不太看好拿赫特王子能夠以德服人,尤其對象是心智深奧的高傲巫師或學徒。

 

銀髮男孩又搖搖頭。

 

「我懂了,你年紀還小,現在要你決定嗜好還太難,不過記得不討厭就幫幫我兒子唷!」拉提歐王拿出當年哄小孩的甜蜜口吻,他對兒女並不冷酷,可惜王的子女成年後依然興起血腥鬥爭。

 

海奇亞斯若有所思地看著國王,拉提歐王下定決心深呼吸,握著銀髮男孩的手繼續說:「萬一你真的很討厭下任國王,我將皇家圖書館送給你,看在蘇塔百姓的分上,你勉為其難也幫忙吧!」

 

「嗯。」

 

「呼,總算解決了一件煩心事,我們繼續喝茶,你的老師平常都在家裡做什麼?」

 

話題轉到巫師學徒的日常生活上,吃完點心後,拉提歐王積極跟著海奇亞斯整理迷你小藥草園,幫書本歸位,又和銀髮男孩一起準備中餐,吃飽喝足後還在圖拉的布沙發椅上睡了個午覺,伴著雨聲讀了幾本書,意猶未盡地待足一整天才告辭。

 

「您一個人離開不會有問題嗎?」大概是老國王意外融入石塔的氛圍,拉提歐王離去前,海奇亞斯破例問起他的安危。

 

就像圖拉告誡過海奇亞斯的容貌與身分會引起皇家巫師注意,男孩立刻理解切身相關的危險,國王獨自來到巫師塔應該也不算安全行為。

 

「放心,我穿著魔靴來,走五步就能回到皇宮了。」拉提歐王溫柔地微笑,像一個造訪友人的老先生普通地離開了。

 

海奇亞斯則繼續補上這一天被國王陛下打斷的功課進度,直到深夜圖拉一臉疲憊回家為止。

 

老巫師一進入石塔逕自拿起拉提歐王曾碰觸過的書本,撇撇嘴道:「我忙著幫他對付叛亂領主聘用的術士,陛下居然在我的窩裡偷懶?」

 

不覺得國王能瞞過老師注意,也不想幫國王掩飾行蹤的海奇亞斯貼心地幫圖拉泡了杯蜂蜜牛奶,這是師徒間最近養成的無言默契。

 

「海奇亞斯,貝洛夫家的人很危險,你好自為之。」圖拉摸摸學徒柔順的銀髮語重心長告誡。

 

當時覺得老巫師言過其實的銀髮男孩,後來認為那句話說得很貼切,拿赫特王比詛咒還纏人。

 

完成第一道謎題試煉與許多英雄事蹟歸來的白銀賢者後來回到蘇塔王國,違背巫師自由孤立天性,替國王做事服務百姓,海奇亞斯捫心自問,拉提歐王那次會面影響不小。

 

這位老王在臥病不起前打消了所有針對圖拉學徒的質疑,無論是要求海奇亞斯出面接受詢問或調查其背景的要求一概不許,拉提歐王親自簽署海奇亞斯的學徒身分證書,言明銀髮之子受貝洛夫王家保護,不得干涉其求學生活。

 

但這些優待並非真正影響海奇亞斯的原因,讓他印象深刻的反而是,與圖拉老師善意的疏遠不同,拉提歐王第一次見面就握住他的手,而他竟沒有預期的感到不適。

 

『你是個善良的孩子。』巫師圖拉曾經這麼說。

 

海奇亞斯雖然不相信,還是將這句話放在心裡,因為他不想質疑老師。

 

但他願意往善良的方向努力,因為他從一堆火以及一雙手中得到了溫暖。

 

經過種種磨難冒險,纏繞多年的血咒總算安分沉睡,有生之年大概不會再覺醒失控了,海奇亞斯自身也多出許多改變,和黑娜一起旅行時,他偶爾也會應她要求,說些在碧眼巫師底下受教的溫馨過去。

 

海奇亞斯帶著黑娜來到他曾逃離的那片荒野,卻不打算回到居住過的廢墟,僅僅只是尋訪當年圖拉燃起的那堆魔法火焰,那是圖拉與海奇亞斯的約定依然穩固的證明。

 

在他心目中,封印奧圖巫師惡靈的廢墟從來不是家,他的故鄉是蘇塔王國,那座位於銀霜城外山地的石塔。

 

「老師的道標經過這麼多年還在燃燒,幸好,我是他的學生而非敵人。」白銀賢者提起圖拉時語氣仍帶著崇敬。

 

「圖拉大老師的魔力不是沒有很強嗎?」擁有一雙貓兒眼的大老師生前魔力約略等於一般皇家巫師,黑娜還記得這件事。

 

「那個人對付敵人連魔法都不必用,我當他學生沒幾年,至少看到他讓五個不順眼的皇家巫師結婚引退,其中一個天天晚上被老婆用桿麵棍打屁股。」

 

「圖拉大老師也是十分之一呢!」黑娜抱著《祕法破析》滿足的說。

 

 

 

── 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林賾流 的頭像
林賾流

風暴荒野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