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初下陰間

 

趁中午休息時打手機給大師,我刻意遮掩著不被一起打工的女生看到。

 

「三先生?」

 

有人接起手機,按照充滿特色的沉默氛圍,這回肯定是大師沒錯。

 

「我是小南,大師,你那個請神香沒用耶。」

 

『不可能。』

 

我知道大師你很有自信,但爲什麼你可以篤定成那樣?

 

「我只看到都是霧。」

 

『那是給魂魄的結界,小南。活人離魂時很容易被地氣帶走,所以會危險。』

 

離……什麼魂?

 

我晃了一下。難不成,大師在說一件我完全不想知道的事?請神即是離魂這種情況按照常理應該要先告知才對吧!大師你為何什麼都沒說就給我那種危險東西要我去請土地公?

 

好吧!退一萬步來說,我已經進到那片白濛濛的霧,可是土地公也沒出現。

 

「我不但沒請到土地公,還碰到那對厲鬼兄妹。」我還是別說自己很白目地跑去追厲鬼好了。「他們好像看上我的朋友了,大師,我真的真的沒辦法!不然你再教我更有效的請神法吧!」

 

『香煙是最快通知的方法了,奇怪……』大師語氣中透露一絲不解。

 

「可是就沒用啊!我怎麼知道會這樣?」靈光閃現,我急急開口問:「會不會是土地公還打不過那對厲鬼所以不敢來?」

 

『不,小南,妳還需要再理解。』大師說得很篤定,但我聽得很模糊。

 

「我不要理解,我要過正常人的生活!」我說出了這句話後一陣鼻酸。

 

總是在想這些糟糕事,我根本無法展開新的人生,想要寫小說投稿,也想再畫漫畫,找份不是那麼喜歡的工作,就算一事無成整天看我喜歡的新番動畫,被老姊碎碎唸都好!我想要普通人的快樂,普通人的煩惱。

 

好久好久,我都沒動筆創作了。

 

每次想開Word總是會想,都快被鬼殺了還打什麼同人小說?身邊隨時可能再死人,就算張開眼睛也彷彿能看到那被鬼手強制拉開的僵硬屍笑,卻無法跟父母哭訴抱怨。

 

一切都是從陰魂不散的宅男惡鬼開始,憑什麼他可以過得那麼高興?

 

「對不起,三先生,謝謝你一直幫我。」擦掉大意掉出的眼淚,我按按眼角,可不能紅,否則等等又會被問東問西。

 

『我再寄新的香給妳,也許是有其他原因。』大師相當有耐心,和緩地許諾。

 

「好。」我癟著嘴巴,不敢再得寸進尺。

 

等我收了線,肩膀忽然被拍了下,全身的毛馬上都炸了起來!

 

「小武哥!」趙奉武不知何時站在我身後,心臟差點被他嚇飛出來。

 

這陣子我已經非常敏感,稍微風吹草動就可能反手打出去。

 

「我叫妳好幾次了。」趙奉武表情無辜。

 

「沒辦法,那件事還沒解決我睡不好。」我垂著肩膀說。

 

「難道沒有新進展嗎?」

 

我和趙奉武約好當情報共享的戰友,他負責整合被害人消息告訴我,我這邊如果再遇到靈異現象對破案有幫助也不許瞞著他。

 

頭好暈,身體發冷又軟綿綿,我看著小武哥像金魚不斷開闔的嘴巴,只覺耳邊嗡嗡響個不停。想回去躺下來,泡杯熱奶茶再抽本原狐的推理小說來看,以前我每天都是這樣打發無聊的時間。

 

轉過身,我想休息時間應該結束了。

 

「小南?小南妳還好吧?」他往我這邊走近,我強拉開笑容,不意腳下踩空整個人失去重心。

 

被人緊緊抱住其實是種很恐怖的感覺,讓我想起來男人和女人天生力氣如此懸殊,如果現在有人被厲鬼兄妹操控來殺我,我大概毫無還手能力。

 

「沒……只是一下子沒力氣。」

 

「小南,妳必須回家休息。」

 

「我沒問題啦,真的。」我輕輕掙開他。

 

「不行,我去和店長請假。」趙奉武說完馬上行動,我只能啞口無言,努力和暈眩戰鬥。

 

「不……用……」直到虛弱地坐在機車後座上,嘴裡還是唸著這兩個字,但我篤定小武哥根本沒聽見。

 

我不想回到那隻宅鬼在等著冷颼颼又陰風陣陣的家,便利商店才是我避難的綠洲,而且店長吃齋念佛和他一起工作真的有差。

 

唉……小武哥忘了我家正鬧鬼,他自己也中過招嗎?算了,除了老家我還有哪裡可以回去?死阿宅現在馴化不少也沒亂滴液體,看在我表現上道的分上,還會幫我擋那對厲鬼兄妹。

 

等大師的請神香寄到,我再試請一次土地公看看。

 

我一想到這麼拚命工作都是為了傷心墳場的豪華VIP服務,還不是自己受用,就讓我這這個捨不得花錢買死幣,只有小康的資深墳場玩家眼紅到非常、極端想把那隻死阿宅千刀萬剮。

 

※※※

 

旁邊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

 

燈並沒有打開,有人在我身邊?是小武哥又折回來嗎?我明明告訴他有男人在房間我不可能安心休息,硬是把他趕回去了,等等,他又沒有我家鑰匙!

 

這一想我整個人就清醒了,但是身體還是動彈不得。

 

這種情況,俗稱被鬼壓。

 

開不了口,只能轉動眼珠子,黑暗中隱約有個影子停在床頭,動了動後靠得更近。

 

「這是睡眠癱瘓症,可別誤會我壓妳喔!」黑影氣死人不償命地撇清責任。

 

我有苦說不出,慢慢從移動手指頭開始,這麻痺太恐怖了。

 

「……」一條毛毛蟲拚命試著在棉被下蠕動著。

 

「聽說妳最近不斷耍寶就是想請土地公?」死阿宅聽起來心情不錯,甚至開啟聊天模式。

 

「……」總算顫抖地將手臂抬離床墊,但去換成左腿開始發麻刺痛,我咬住下唇以免呻吟出聲。

 

「妳知道臺灣民間信仰拜神也拜鬼嗎?凡是有『公』字輩的都是陰神,土地崇拜比道教佛教都要早,亂請小心出問題。」

 

要你教我啊!第一個要趕的就是你!

 

「看在現在年輕人國文能力都很差,我幫妳複習好了!土地公呢,是種神格很複雜的信仰,原始崇拜以外,有考察地方言行善惡,有作為墳墓守護神管理亡者戶籍,保佑作物豐收,還有兼當財神來拜的。也有人說土地公是地府引路人,佛教還有種說法,《阿毘達摩順正理論》中土地公是屬於餓鬼道的多財鬼,基本上土地公可以看作是陰間的村長或派出所主管。」

 

好不容易鑽出半邊棉被,忽然間我整個人一倒,抓住枕頭死命扭緊。

 

這次變成右腿開始抽筋!

 

「唉,女人為了減肥老是作些奇怪的體操。」死阿宅相當不屑地批評。

 

「你……閉嘴!」我從牙縫間吸了口氣,嘶聲說。

 

等疼痛稍褪,我連忙就戰鬥準備,跌跌撞撞地去找電燈開關,但是燈光怎樣就是不亮。

 

「妳的朋友好像到羅東了。」鬼聲慢吞吞地飄起,死阿宅正爬上天花板,用腳跟搔著後腦勺,製造更多讓我留下心理陰影的恐怖姿態。

 

「那你還不快點去辦正事?」阿芳這女人又搞什麼飛機?我不是要她別過來,她為何不聽?

 

「要人家聽話妳算老幾?《名偵探柯南》裡,明明不要落單就不會死,結果就是有白目要自己去給凶手殺,人真是犯賤的生物啊!」

 

「不要猜我在想什麼然後擅自評論!」不對,這樣變成我在吐槽。

 

我不理會死阿宅的口頭調戲,撲向手機,飛快從聯絡名單中找出阿芳,謝天謝地,這次她馬上就接了。

 

『小南,又是妳?我很忙沒空陪妳廢話!』

 

「沒啦,妳現在在哪裡?」

 

我下意識做的還是像個妒夫或跟蹤狂去確認阿芳行蹤,如果死阿宅能夠篤定地告訴我阿芳行蹤,那兩個小鬼說不定也這麼輕鬆就瞄準獵物。

 

『查勤齁,妳真的很無聊耶,只是個夢而已。』

 

「好啦!沒事找妳聊天不行喔!上次同學會的事情我還沒問妳呢!乾脆約出來吃飯怎麼樣?」

 

『沒空!我和男朋友在逛夜市。』她在哼歌,原來是有男朋友,上次我問起交往話題卻被颱風尾給掃到,不會是正好遇到吵架吧?

 

「妳帶他去逛東港夜市,那裡又不好玩。」在地人的閒聊,附帶溪南溪北的夜市之戰。

 

『誰說是我家附近,我們在羅東。』

 

「什麼!」我喀噔撞到桌角。

 

『沒辦法,他是臺北俗,指名說要吃蔥油餅,還說同學推薦。』

 

這個節骨眼了妳還帶人去吃蔥油餅!我一下子不知道該接什麼好?

 

『警告妳,小南,不管現在想什麼五四三,都不要靠近我們!』

 

「我……哪有!只是要妳好好帶人家去參觀,那就這樣,掰掰!」我盯著手機,為何連阿芳都知道我打算做啥?

 

「喂!」本來想直接叫他阿宅,可是這種說法好像有汙辱性,萬一這傢伙鬧性子陰我,我的荷包已經禁不起加碼了。

 

「你!」死阿宅又不知祟行到哪邊去了,我只得滿屋子尋找他的下落。

 

東摸西摸整理書架,拿起掃把當武器順便掃地,我從床底掃出一個小香塔,大師給的請神香還有剩?我當時在床上打開包裝,難道不小心滾掉了一個。

 

我捻起那塊小香塔,直到大師寄新的請神香來,最快也是明天吧?不如先試試這個好了。

 

後來,我才痛切地意識到,自己真的很不聽話,不聽話就算了,還自作聰明,難怪怎麼躲都躲不掉那些楣。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林賾流 的頭像
林賾流

風暴荒野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