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要迎接決戰時刻,妮絲特爾不能免俗地失眠了,半夜起床沐浴後精心地挑選服裝,帶著滿滿刺激興奮的心情前往試場。

 

魔女只有在巫士考試中能看見菲爾梅凱亞院長的真面目,她是真正的魔女,一切黑暗知識的統治者。

 

妮絲特爾攜帶必要的道具,在白髮如浪的女子面前屈膝行禮。

 

「院長大人,感謝您答應受理學生妮絲特爾的畢業考試。」妮絲特爾充滿敬畏真心說道。

 

巫士考試的場地被菲爾梅凱亞院長力量所包圍,不管出了任何紕漏都會由院長全數吃下,可以無後顧之憂地從事召喚惡魔的動作。

 

「事不宜遲,妳的情況我已聽逆刃介紹過了,讓我們直接開始吧。」看不出年齡的美麗女性親切地說。

 

「是。」

 

於是妮絲特爾開始祝福、布陣、焚香、冥想,在院長的領域之中,比平常的施展環境更流暢,因此她也更加自信十足,關於重要的「祭品」,妮絲特爾也很有愛地挑選到滿意的產品。

 

呼應她的召喚吧……諾克琳,無論如何都想再度相遇,請聽見她的心聲。

 

魔法陣迅速發亮,並閃現模糊的影子,隨後具象化成小女孩的模樣,一切變化迅速地在菲爾梅凱亞院長深沉的目光前完成。

 

「又見面了,大姊姊,諾克琳好高興喔!」仍然是上次的小惡魔,牽著妮絲特爾的手感動地說。

 

「這是要給妳的。」妮絲特爾將包裝好的化妝品組合遞給諾克琳,對方有點費力地收下那個大紙盒。

 

「謝謝姊姊。」諾克琳甜甜的聲線像糖漿般緩慢地流過少女心中。

 

「不客氣。」好可愛呀!

 

「那我們可以簽訂契約了嗎?」妮絲特爾想起來還有正事要辦,下意識望了眼院長,見她仍好好地觀看著過程,至少沒有出言指正,妮絲特爾於是放心繼續進行。

 

「好啊!」諾克琳歪著臉蛋說。

 

「……」

 

一陣沉默飄過。

 

理論上換惡魔那方動作了,當巫士獻上代價時,惡魔則會做出相對應的契約證據,只是按照喜好不同,比如烙印紋身圖騰,或者隱形的印記,也可能是某種神祕物質。

 

然而諾克琳除了應聲好以外沒有其他動作,妮絲特爾持續了有點久的微笑不禁有點迷惑。

 

「諾克琳?」

 

「我在等姊姊給我契約的代價啊!」

 

「欸?」那盒化妝品不就是代價了嗎?之前明明這樣說好了。

 

彷彿判讀出妮絲特爾內心的想法,諾克琳長睫眨動,泫然欲泣地問:「這不是姊姊要給我的見面禮嗎?妳要收回去嗎?」

 

「不……不是這樣,那契約代價是?」妮絲特爾覺得哪裡怪怪的,但是又說不上來。

 

「一般常識都是用人類的靈魂吧!」諾克琳馬上回答。

 

妮絲特爾忽然發現,她好像太小看諾克琳了,不管外表有多可愛,惡魔就是惡魔,和人類是徹底不一樣的異族。

 

「妳想把我的靈魂帶入地獄嗎?還是幽暗的魔界?」妮絲特爾問。

 

小惡魔忽然嘴唇一癟,滾下水晶般晶瑩的淚珠:「姊姊的表情變得好凶,為什麼要這樣看諾克琳?」

 

「呃,我沒想到妳真的想要我的靈魂。」慘了,她會不會被學院長判成不及格。自從專業被迪亞理烏斯狠狠踐踏過,妮絲特爾總覺得諸事不順。

 

「我又不是地獄那些傢伙的一份子,那裡環境糟糕又不健康,而且超無趣的,魔界也很亂七八糟,諾克琳喜歡你們的世界,可是這個世界的法則會排斥我們,所以我需要強大穩定的契約才能長期待在人類的世界,我想要和姊姊永遠在一起!」

 

「噢,是這樣嗎?我誤會妳了。」妮絲特爾仔細想想,諾克琳說得也有道理。

 

「我會保護姊姊的,選擇我吧!」諾克琳昂著小臉說。

 

「保護就不用了,我可以接受妳現在的樣子,這樣就很好了。」看見諾克琳的模樣,妮絲特爾一時忘記逆刃千交代萬交代就是要讓惡魔許下一些有利自己的諾言。

 

「那我們就這樣約好了喔!」小惡魔牽起妮絲特爾的手背一吻,留下一個發亮的印記。

 

諾克琳鬆手後在魔法陣中開心地蹦蹦跳跳。

 

「太好啦!我終於成功了!哇哈哈哈!我終於得到一個魔女主人了!」諾克琳似乎想起悲傷的往事,停下來揉揉眼睛,很快振作起來。

 

「我完美的紀錄終於達成了!」

 

「完美的紀錄?」妮絲特爾看著小惡魔的表現,該說激動還是誇張呢?因為她還在空中一邊轉圈圈跳舞到院長面前。

 

「貝貝,妳這次怎麼那麼好?沒有破壞我的好事?」諾克琳甚至飛到白髮院長身後不斷拍她的肩,看起來兩人好像還有私交。

 

「我的收藏裡就差一個人類的魔女了!喔!耶~」

 

「等等,這怎麼回事?」妮絲特爾感覺腦袋亂成一鍋粥。

 

「嗯,感覺好像會很有趣的樣子,妳選擇了我們的妮絲特爾,不能反悔喔!」院長的聲音蘊含笑意。

 

「怎麼會呢?我對我的眼光有自信。」

 

「院長大人……?」眼花瞭亂的妮絲特爾不禁發問。

 

眼前冒出一桌下午茶,魔女院長與小惡魔已先行入坐,妮絲特爾還在遲疑,手腳卻被無形的力量帶動,自動走過去坐下。

 

「先宣布成績吧!」這句話立刻轉移魔女的注意力。

 

「合格。」

 

這兩個字對一個學生來說就和天籟一樣。

 

「妳召喚出我的茶伴,我對妳評價很高,妮絲特爾。」白髮院長一邊攪拌著奶茶一邊笑道。

 

「咦?」

 

「諾克琳啊,在魔界和地獄領的風聲太差勁了,她總是喜歡欺騙那些惡魔,從貞操寶物到能力契約還連感情都坑了許多好處,正在被不少大惡魔追殺,最後有些吃過虧的惡魔決定聯合起來銷毀她在人間的紀錄,以免她動不動就藉召喚逃到人類世界去,遊走範圍又更大了。」院長用非常平和的口吻說出讓妮絲特爾啞口無言的紀錄。

 

「人家的騙術可是神乎其技的呢!」諾克琳用力拍著桌子迫不及待炫耀戰績。

 

「聽我說聽我說!」

 

某日,在地獄深處的萬魔殿上空,永夜的陰暗霧氣中忽然墜落一團亮光,撒旦原本欲用他龐大的身軀與銳爪粉碎這個不該存在的光明生物,但他一念之差,讓那團亮光落在掌心中。

 

原來是個不知因何流入地獄的天使,她是女性體,僅以白翼和銀色長髮遮掩赤裸身軀,但她對地獄君主無畏的凝視,讓她免去一死。

 

地獄君主震懾了。

 

一個甚至還殘留性別的天使,位階低到只能停留在天界邊緣,大概是月天或水晶天一帶,稍微不留意就會墮落到異界成為形體扭曲的怪物,但她為何能來到地獄的深處?難道是空間扭曲的力流在極低的機率下並未絞碎這個天使,而是將她帶到魔尊跟前?

 

撒旦有些懷疑,但他很快屏棄疑惑,無論任何東西來到此界都要臣服於他,他是暗與罪的主人,誘惑和壞把戲的天才。

 

和所有惡魔一樣,撒旦也有著永世的煩倦,被打下天堂時產生的憤世嫉俗,喜歡玷污純潔之物取樂的習性,所以撒旦很快決定了遊戲的內容,他要讓這個小天使腐敗。

 

然後,正如所有千古不變的結局,愛征服了邪惡,地獄君主為了留住天使的心,不惜以契約綁住天使,他不希罕救贖,但是他願意為了愛人而放鬆標準,因為諾克琳讓撒旦理解到,地獄也有春天。

 

但是婚禮屆臨時,天使毫無預警消失了,所有來觀禮的千萬魔鬼只能聽見魔尊撕裂心魂的怒吼,他甚至懷疑是臣屬有異心,綁架了他的天使愛人,又或是那該死的上帝動了手腳?

 

撒旦氣憤地撕裂了離他最近的瑪門又使他復活,附近的惡魔貴族都倒了大楣,最後在所有惡魔爭先恐後逃離萬魔殿後,獨自留下的地獄君主痛苦地摀著臉龐,或許他流下眼淚,或許他不承認。

 

然後一支虛幻的雪白羽毛從某處縫隙飄出,在撒旦的眼瞳前化為銀色流跡的字句。

 

「再見了,達令,你真的很帥。」諾克琳托著腮幫子說出她當年的留言內容,有點迷醉地。

 

「……」光用想的就覺得好痛。

 

妮絲特爾雖然不是男人(或像是雄性的惡魔?),但將心比心,這實在是滿惡劣的。

 

「我當然不是違約啊!」小惡魔吻了下她左手無名指上彷彿縮小恆星般閃耀的指環光芒。

 

「契約的力量是絕對的,我可付不起毀約代價,只是履行標準沒共識,我想晚一點再結婚。」

 

「晚多久?」

 

「一京年。」不多,十的十九次方而已。

 

「……」

 

「其實我也很心痛啊!那是多麼感動的愛,可是這樣子又好刺激喔!」諾克琳歎了口長長的氣。

 

「可是我沒想到人類靈魂居然比撒旦的愛要更難到手,不過那些笨蛋老是說自己有多壞,骨子裡還不是幻想有個奶力十足的純潔女性來撫慰自己的傷痕!本來就不是多困難的挑戰。」諾克琳還未發現她的一句話可能同時得罪人魔地獄三個世界的大多數惡魔,自顧自地感傷。

 

「不是人類的靈魂難以到手,而是『妳』想要的人類靈魂,最後都後悔了吧?」貝利封楔忍住笑意。

 

「可是人類我就只喜歡女人啊!男人醜死了!而且要征服沒有耐心的人類,就算我用了再多技巧,她們都說諾克琳雖然很可愛,但是和妳在一起的生活太不實際了!」小惡魔抱著頭非常苦惱:「為什麼她們不能理解這種快樂呢?我本來就是這樣子啊!」

 

退一萬步說,就算願意浪費惡魔契約的名額,收養這個只進不出的小惡魔,但之前還在嘗試階段的魔女聽完逆刃警告,有關諾克琳的龐大恐怖債權名單,加上瘋狂血拚帶來的疲勞度,還是痛定思痛地戒掉了小惡魔的陪伴。

 

之所以會是學園魔女召喚出諾克琳的頻率最高,和除了學園之外,關於她的紀錄初步可說都被銷毀殆盡也有點影響。

 

「所以諾克琳說地獄那邊的日子真是愈來愈難混了。」學院長有點同情地解釋。

 

「雖然不能隨便把我的人送給諾克琳,但妳們既然已經說好了,貝利封楔我也就沒辦法囉!」

 

妮絲特爾猛然看向白髮院長,這麼乾脆拋棄自己的學生可以嗎?

 

諾克琳打蛇隨棍上,撒嬌地抱著妮絲特爾的手臂,像是耍賴耍詐好不容易要到了糖吃的小孩,再也不肯輕易吐出含在嘴裡的戰利品。

 

「我們家的魔女就交給妳了。」學院長豔麗臉孔有著神祕的慵懶。

 

這個騙術高明得可以藐視任何力量的小惡魔有時也挺粗心,大概還沒發現「那個」吧?其實也不能說妮妮完全吃虧,因為諾克琳騙到手的東西,雖然免不了連帶麻煩,但都是一些可以動搖世界的存在。

 

「了解!」小惡魔笑得桃花朵朵開。

 

「我們快點回去過夜吧,妮絲特爾姊姊,妳想聽什麼故事我都說給妳聽,我有好多寶貝想讓妳看!」

 

妮絲特爾真的連半句話都說不出來了,這是她繼遇到迪亞理烏斯的第一天後,睽違快三年又陷入的全面僵硬。

 

諾克琳有種可以說是致命缺陷的壞毛病,那就是她特別喜歡獨一無二的稀罕事物,傾心了就要弄到手,弄到手以後玩膩了就會挑選新目標,比如說……統治地獄的魔王,聽起來很不錯,純潔又聰明的魔女,看起來又更棒了!

 

一旦愛上了那樣東西,就希望徹底地獨佔,小惡魔原本也有這個自信。

 

等到她看到翻窗子的男人手上戴著和妮絲特爾同樣款式的戒指,無法用巧合安慰自己的諾克琳,換成她傻眼了。

 

人類的婚約和惡魔契約,好像不太一樣的意思?

 

初次被召喚出來時忙著看臉忘了看手的諾克琳,頭一次非常懊悔地飛過去踹了半精靈的頭。

 

此後,諾克琳和迪亞理烏斯一直很不對盤。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林賾流 的頭像
林賾流

風暴荒野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