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撤退行動取決於黑色紳士聯盟何時動員,時機必須配合得天衣無縫,這幾日奧古斯都只能藏匿在羅德之家等待,非自願地認識了許多對他有敵意的人。

 

奧古斯都絞盡腦汁思考如何用目前極度有限的資源,作總數超過三十人的撤退行動。

 

羅德鎮長收留的孤兒中,只有五人身手還算矯健,大多數人舊傷未癒連跑步都有困難,精神萎靡,過去受虐陰影養成的悲觀性格,藥物濫用的後遺症,還有不得不隔離的狂暴患者。

 

這不是帶著病人和小鬼在與世隔絕的荒涼鄉下逃難,是和一群不是病到剩半口氣就是要瘋不瘋的怪物在沒有援助和補給的情況下,在原始森林裡胡亂逃竄!

 

奧古斯都開始後悔這場交易,他是處刑者,不是保母或魔術師,一時間他有股衝動假裝不知道,就這樣把老頭子給暗殺掉然後跳窗走人。

 

想想而已,別認真。

 

這會兒,處刑者獨自坐在起居間,既然走不成,只好窮極無聊沙盤推演。前幾天也許羅德家族的人因狀況未明還在觀望,但紙終究包不住火,雷克斯遲早會發現他沒狙擊成功,進而疑心奧古斯都倒戈對方,或者失手遭契克.羅德滅口。

 

無論何種猜測,正如老狐狸的預料,雷克斯一定會有動作,而這不只是男爵一個人的敵意而已,牽扯到羅德家族龐大的利益關係。

 

奧古斯都放下茶杯,日前藏在小提琴盒裡的折疊式手杖已經交還,雖然伸縮手杖強度不足,但在杖頭封入水銀,勉強還能作為武器使用,奧古斯都將手杖放在腿邊,閉目養神。

 

青年身後無聲無息浮現一道人影,下一秒尖銳杖尖毫無預警直指喉頭!

 

「抱歉,我不喜歡讓人碰到脖子第二次。」

 

「瓦立克,離開他!快!」

 

蘇珊娜衝出來攔阻,人影猛然竄離沙發回到她身邊,奧古斯都撇撇嘴,無趣地將杖尖置回地面。

 

「蘭德爾先生,我正式為之前的無禮道歉,請您不要遷怒我的主人和這裡的人。」

 

女教師這才確信她第一次會面看見的天真青年,真的是個狠戾殘酷的殺手。

 

她沒得到回答,過了一會兒,才聽見一道聲音悠悠響起。

 

「保持原來的態度最好,女人,不要試圖建立莫須有的關係。」處刑者泛著彬彬有禮的微笑。

 

偷襲者穿著緊身皮衣,和羅德之家其他孩子相比更加格格不入,眼睛像是野獸般閃著寒光,瓦立克擋在蘇珊娜之前看似防禦,奧古斯都知道對方更想撲上來大幹一場。

 

「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之前誤會您的身分,差點阻礙了主人的救援,我們非常自責。」

 

「我和羅德先生已經談好協議了,你們只要乖乖聽命即可。」

 

見他們還是不退下,處刑者有些不耐煩地問:「還有什麼事嗎?」

 

「你說過是雷克斯委託你來暗殺主人的嗎?」蘇珊娜提到這個名字時聲音有點顫抖。

 

「沒錯,難不成妳認識他?」奧古斯都挑了挑眉。

 

女教師臉孔瞬間扭曲,抓著皮衣少年的手用力到發白。

 

「是的,沒錯……我想我應該認識。他是我血緣上的兄長。」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雷克斯是個貴族,而且他家只有一個獨生子,你們年紀看起來差了將近二十歲。」奧古斯都平淡地描述不合理的地方。

 

「你不覺得奇怪嗎?」蘇珊娜慘白著臉,嘴唇扭曲著,讓人猜不清她想哭或笑。

 

「這年頭私生子很常見吧?只是女人通常沒辦法當繼承人,所以一般都是託人監護養大,沒品點的就直接丟棄不理而已。」奧古斯都說。

 

世界末日,任何搞笑的法律都不罕見,殘留國家個個面臨生養困難的問題,女人能用自然方式繁衍健康的後代,被當成寶貴資產在不同圈子裡輪流交易,租妻司空見慣,男人可能被國家徵召參戰受訓或行蹤不明,權貴的法定繼承人不是有缺陷的男人就是小孩。

 

無形之中,女性在數百年前好不容易爭取的權力又在現實壓迫下漸漸流失,生活仍然安定的新貴族,為了不落到必須從下層階級尋找婚姻對象的窘境,相當保護門當戶對的女性數量,因此法律也有例外,在沒有兄弟繼承的情況下也可由法院指定女繼承人,就算由男人繼承遺產,對同族女性的扶養義務同樣相當嚴格。

 

「蘭德爾先生,你說得不錯,我母親的確不是羅德男爵的合法婚姻對象,只是個普通的女僕,可是事情並不是這樣就結束了,我寧可當初他拋棄我,而不是把我養在府邸裡。」蘇珊娜捏緊了裙裾。

 

「您現在看我大概不會覺得有什麼姿色,但孩提時我時常被打扮得有如公主,為何對一個沒有價值的私生女另眼看待,您這麼聰明應該可以猜測出原因。」

 

「原來如此,妳是幾歲生下瓦立克的呢?」奧古斯都雙手交叉在胸前問。

 

「十二歲時懷孕,十三歲就生產了,瓦立克天生有精神缺陷,他是個好孩子,所以請先生不要記恨他,只要你對他好,他就會保護你的。」

 

蘇珊娜深深呼吸,讓不堪的回憶化為字句。

 

「雷克斯很恨我,所以在那棟宅子裡他總是會找機會虐待瓦立克,而我們逃不出去,媽媽從小要我認命,我們注定不可能逃到陽光普照的地方,不可思議,我現在已經能平靜地說出那些往事了。」她雙手緊緊交握著。

 

「前代男爵因為急病過世後,雷克斯繼承爵位和遺產,當時他忙於葬禮和財產交接時,前來處理喪禮的羅德先生發現我和瓦立克的存在,他是個非常和藹好心的紳士,立刻想辦法把我們接出那個家,雷克斯本來想趁父親去世那時將我們滅口,幸好他來不及得逞。」

 

但是蘇珊娜的母親卻因為長期被毒品控制,後期雷克斯又刻意加重了她的藥量,獲得自由沒多久後就過世了,此後蘇珊娜就一直以契克.羅德雇用的女助理身分陪伴照顧著他,老人病情加重必須前往日本療養時,也一併把這對不幸遭遇亂倫虐待的母子帶向遠東避開雷克斯追殺。

 

那時羅德鎮長就發現家族內部的犯罪證據,可惜他正處於性命關頭,無暇深入調查,之後病情好不容易穩定,加上漫長的布線與觀察,終於大致清查出整個家族對新型毒品的涉入情況,發現問題已經遠超乎想像,決定向黑色紳士聯盟告發。

 

期間契克.羅德戰戰兢兢保守祕密,深怕打草驚蛇,以病重隱世的顢頇老人形象高懸在羅德家族的名號陰影中,直到他重新營造祕密勢力並部屬妥當後,本人再度回到羅德鎮擔任鎮長,終於在遲暮之年展開對整個家族的抗爭。

 

「主人就是我們的上帝,我發誓用生命支持他想做的任何事情,也希望您能明白,他的確是位高貴無私的人物。」蘇珊娜提起羅德族長的表情已超越孺慕之情,化為狂熱的信仰。

 

「喔。」其實奧古斯都並不在意契克.羅德的形象是否有被洗清,這對他半點好處也沒有,但是他不想浪費力氣評論。

 

「實際問題是,你們主人希望我把你們毫髮無傷的送出小鎮,就在羅德鎮所有參予非法毒品活動的人被牽制住的關鍵時刻,那時候會爆發火力衝突,對這邊的監視和封鎖就會減弱。」奧古斯都歎了口氣。

 

「但是我怎麼想都覺得要帶走這一家子是不可能的任務,你們是雷克斯的攻擊目標,他很可能會以挾持羅德鎮長來要脅我們的人,或者殺死契克洩憤也好。」

 

「這種事情絕不能發生!」蘇珊娜衝口而出喊道。

 

「我們現在可是深入敵窟,雷克斯沒動手也是因為他深信你們就在他的控制監視中,就算是援軍也不可能大批跳過這群亂黨直接來這裡保護你們撤退,這是親自擔任內應觀察羅德鎮耳目的契克.羅德自身早就清楚的現實限制,他用這種行動繼續扮演一個孤軍奮鬥的老笨蛋,就是為了讓敵人放鬆戒心。」

 

他目前僅有的逃生計畫假設必須先說動這個等於代替老人在運作羅德之家的女人才能成事,而這個計畫關係到他這次報酬成功入袋或是白忙一場。

 

以往,一些地方貿易權還是必須靠羅德家族當家的徽印才能通行,契克.羅德就是靠這種殘餘特權交換那些病童的收留權利,當家族其他人已經不打算利用契克.羅德這個充滿榮耀名聲的空殼子掩飾犯罪行為時,羅德鎮長賴以保全的危險平衡也會瞬間消失。

 

奧古斯都才不想跟著他們當砲灰。

 

當能出席的人盡量出席後,奧古斯都展示他帶來的無線電通訊裝置。

 

「何時開始鎮壓,我這邊會收到加密通訊,不排除羅德先生也有這種設備,不過用我的比較省事,以下說明撤退方案。」

 

「首先,必須放棄集體行動的妄想,我只有一個人,沒辦法分身護衛所有人,而我的專長也不是保護他人。」奧古斯都乾咳了幾聲。

 

「因此,我要把你們分成五到六個小組,只要開戰訊號一到就往森林內逃,在森林裡散開,越過丘陵躲到沼澤地裡,利用那邊的地勢和濃霧等待救援。」

 

「這是不可能的,我們這裡還有病人和小孩子!長途跋涉超過四十哩?而且森林裡還有野獸!」蘇珊娜抗議。

 

「聽我說完。」奧古斯都沉下臉色。「然後,我還需要一個機靈的人留下來,他必須懂得駕駛馬車,等到雷克斯派來的殺手接近這棟房子時才出發,沿著往東的林間小路逃跑,然後在快被追上時棄車逃走。」

 

「然後我們往西逃嗎?」

 

「不,大方向來說你們先從東面森林走,不要靠近道路。」

 

「那些人豈不會發現!」

 

「哼,到時候敵人看見空馬車和車輪痕跡就會猜測那是誘導把戲,應該會折回到這棟房子,假使他們先搜查過沒看見人,接著就會懷疑是不是所有人都藏匿在密室裡,這樣一來一往就能爭取到時間了。」

 

「小夥子,那你的工作是什麼?」羅德鎮長帶著笑意衰弱的問。

 

「我會留下來監視並對付那些傢夥,盡量讓他們沒有回報雷克斯的機會,到時候整個羅德鎮應該會非常混亂,只要有足夠時間讓正義之師控制住羅德家族的反擊,撐到最後就贏了。」奧古斯都嫻熟地玩著手杖語帶諷刺說。

 

「主人,這種計畫太荒謬了,我們也有可能在森林裡就被追上,不能相信他!」蘇珊娜站在契克.羅德身邊規勸道。

 

「對,舒服地躺在床上被射殺是比較簡單些。」

 

「你懂什麼!主人的身體禁不起這種折騰!」

 

「不,就讓我們把奧古斯都的話聽完吧,他會這樣想一定有用意。」羅德鎮長和緩地說道。

 

「風險一定有,請你們自己克服,不用相信我的計劃,只要相信你們到底有多想活下去的決心就好。」奧古斯都冷笑,他這邊又何嘗不是在賭命?

 

「即使契克.羅德先生想扮演諾亞,這裡也沒有方舟能上演奇蹟,想活下去就用你們的腳,流血流淚地逃命吧。」

 

「幹嘛?只會傻傻地看著我。」奧古斯都環顧眾人。

 

「你們這些裝死的,快要死的小傢伙,別再找什麼公不公平的藉口,我已經覺得夠麻煩了,一句話,想死還是不想死?」

 

老人忽然爆出笑聲:「你真是個有趣的人,有趣……」

 

「如他所說,我寧願凍死或被狼咬死也勝過死在雷克斯的人手上。」羅德鎮長拍了拍膝蓋。

 

「主人!」女教師撲到床邊擔憂地叫道。

 

「蘇珊娜,把不能行動的人盡量和能走的人配在一起吧,夠幸運的話,我們還能活下來。」

 

「你們只要帶禦寒衣物和最低限度的乾糧與水,盡量別負重,切忌不可停下來生火。」奧古斯都補充。

 

「現在差不多可以準備動身,就算雷克斯今天還沒派人過來這裡,接下去也沒有更好的撤退時機了。」

 

所幸當天中午奧古斯都就接到密報,黑色紳士聯盟已隨聯盟軍隊出發,打算在傍晚進入羅德鎮鎮壓反抗者並徹底查緝製毒工廠。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林賾流 的頭像
林賾流

風暴荒野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