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古斯都推開玻璃窗,竄入的氣流撩飛黑髮,半透明的白色襯衣因來不及扣起鈕扣,像天使翅膀那樣拍飛著,從未見過如此不拘禮儀的淘氣青年,蘇菲亞有一瞬失神。

 

「呀!」她發出尖叫,被他攬住了腰,手不得不貼在他赤裸的胸膛上尋求支撐,蘇菲亞滿臉通紅想要抗拒。

 

「夠了,女人,我不是要非禮妳,想想妳感恩節吃的烤雞,不想變成那樣就安靜點。」奧古斯都啐了聲,一邊將少女拖出窗臺。

 

「閉上妳的眼睛,跟上帝祈禱,還有老天保佑──千萬別拉我頭髮!」

 

語罷,奧古斯都大腿使勁一蹬,腳下頓時放空!

 

隨著奧古斯都一次又一次使力,緊貼著他的少女驚覺這個貌似無害的年輕男人結實得不可思議。

 

蘇菲亞並未感到想像中的劇烈搖晃,一陣相當有規律的下沉和停頓,鞋底就安然踩上堅硬的地面,抬頭一看,他們出來的窗子只是一個小小的方格,竟有五六樓那麼高!

 

她暈眩了一下,又猛力搖搖頭。

 

一轉眼,那名奇怪的青年已經要走了,蘇菲亞連忙追上去拉住他的衣角。

 

「等等!這是怎麼一回事?」

 

他怎麼會事先準備繩索,還降落在這偏僻無人的小巷?

 

「是你放的火嗎?」

 

「拜託,當然不是。」但八九不離十是組織見機行事幫了他一把,奧古斯都不耐煩地轉身,少女仍死死抓著他不放。

 

「你到底是誰?」

 

「看戲的無名之輩。」

 

「我知道了!你是特務!黑暗紳士!」

 

奧古斯都立刻轉過身低咒,這小妞怎麼猜的?

 

「我說中了吧?」蘇菲亞興奮地繞到他前方。

 

「我們都知道有一群人默默在巴黎市懲奸除惡,將壞人繩之以法,有人說他們代號叫黑暗紳士,從來不在人前出現,我以前還以為那是傳說呢!」

 

名稱勉強對一半,內容根本錯得很離譜,首先根本沒有什麼繩之以法,再者這個時代的邪惡和犯罪定義相對變化得很厲害,另外他們的業務範圍不只是壞「人」而已。

 

以前似乎曾聽說前輩事蹟被當成小說題材,不,搞不好就是那些退休前輩還拿組織的事情影射當都市傳說賺錢!

 

奧古斯都歎了口氣,同情心真是要不得,也罷,這個年紀的小女生都是這樣,他只要能快點回家就好。

 

「喂!喂!再多說說你們的事情嘛!今天只有你來嗎?你的目標是誰?那個逃跑的俄國間諜嗎?新聞有說他實在太可惡了,竟然綁架日本大使的女兒!」

 

奧古斯都不理會她,逕自往巷口走,出了巷子後他用左手按著臉遮掩未能卸除的化妝,靜靜站在街燈下,那名叫蘇菲亞的少女仍緊跟在他身旁。

 

「你不要不說話嘛!」

 

「……」

 

「這樣好了,你只要再回答一個問題,我就不吵你好不好?」她張著矢車菊般的藍色大眼,一反剛開始的矜持,討好地閃著水光。

 

「我不會問組織的事情,你們一定都簽了保密協定。」見青年仍不放鬆警戒,她輕輕扯了下他的袖子。「你叫什麼名字?」

 

「令尊想必很辛苦吧?」奧古斯都用悲憫的眼神看著嬌小少女。

 

「不要轉移話題!」她跺了下小腳。

 

這時街頭駛來一輛馬車,車伕一身黑色西裝,帽沿壓得極低,坐在車廂後的駕駛座甩著長長的韁繩。

 

奧古斯都往前站了一步,轉過身面對少女,青年舉起手掌拍在她頭上,她凝視著那張比威尼斯嘉年華面具還要妖嬈神祕的五官,沒有任何真實的臉孔,蘇菲亞不禁感到眼眶發熱。

 

「奧古斯都,比死神還要汙穢的男人,如果想要遠離不幸就忘了今天看到的事情,麻煩小姐。」語罷,青年鑽入車廂,馬車捲起街塵揚長而去。

 

蘇菲亞愣在原地久久無法言語,消防車警鈴響徹雲霄,灰暗天空飄下細雨,火勢雖及時遭到控制,沒有蔓延釀災,但消防隊無法進入動線複雜的火場,眾人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豪華劇院化為廢墟。

 

那天是西元22551127日,新巴黎市最為繁榮的鼎盛時期,次年廢墟就被重建成私人植物園。

 

※※※

 

當晚水菇街的蘭德爾家,青年陷在壁爐邊的舊沙發中凝視火焰,手中端著一杯熱騰騰的香草奶茶,棋桌散著新巴黎人不懂玩法的黑白棋子。

 

奧古斯都若有似無的笑容持續到管家邦妮前來換上新蠟燭依然存在。

 

「主人心情很好。」邦妮忍不住開口。

 

「沒想到我能活著回來。」本以為敦克公爵是小心嗜血的病態人口販子,沒想到實際面對還蠻愚蠢的,也許厲害的是他的幕僚,無論如何,善後處理已不關奧古斯都的事。

 

查士丁尼伯爵,你的任務太讓人緊張,沒有下一次了。他對著空氣舉杯。

 

「您訂好的那塊墓地,要先退掉嗎?」

 

「不用,讓多古先生幫我留著,他是我們家的老朋友了,反正哪天也會派上用場。」

 

「所以您工作進展順利囉?」管家難得多話了點,溫暖的爐邊夜晚的確激勵人心。

 

「嗯。」回答的人語調中飽含一家之主的自傲。

 

「房子的電線太老舊,您打算展開修理工程了嗎?」邦妮語氣和煦地問。

 

「不能通電就算了,還可以省下電費開銷。」奧古斯都說。

 

「好的,主人。」管家報告完例行公事後就回房間了。

 

「等等,邦妮。」

 

「您還有什麼吩咐?」

 

「妳有交新男朋友嗎?」如果他沒記錯,邦妮管家已經二十八歲了,今天他遇到的那個魯莽女孩頂多也才十五六歲而已,奇怪的是,就外表上他卻不會覺得她們差很多,為何從沒看過男人追求過邦妮管家呢?

 

「這是命令嗎?」

 

「個人好奇。」

 

「……」

 

好吧,這個反應表示他不該繼續追問,於是管家像條靈活的金魚遊出他的視線範圍。

 

奧古斯都很快把這個代打任務拋諸腦外,既然成功得手就沒有念念不忘的必要,殊不知距離目前安靜的生活倒數結束,才不過半個月的餘裕而已。

 

時序進入十二月,大街小巷洋溢過節前的氣氛,幾天來也下了一些雪,奧古斯都只想待在家裡哪也不去,正當他在爐火前暖腳,樓梯卻傳來腳步聲,很快地侵略者已經到了大門前,正狂按早已故障的門鈴。

 

門口安靜了片刻。

 

知難而退吧!報紙推銷員。奧古斯都冷笑。

 

事情遠比他預期得要棘手,足以讓奧古斯都纖細神經繃斷的敲門聲開始高聲歡唱,他正要搖鈴讓邦妮去打發對方走人,轉念想起管家似乎出門去採購食物了。

 

真是不走運的一天。

 

奧古斯都嘀咕著披上睡袍去開門,眼前出現兩張意外的臉孔,一臉陰氣的驗屍官和在情色戲院有過一面之緣的叛逆千金。

 

「等等!」奧古斯都不假思索關門,驗屍官及時用手撐住門板。

 

「真是稀客。」

 

「聽我說,奧古斯都,我有事拜託你!」

 

「法蘭德斯先生,我們好像不太熟吧?」

 

虛偽小人居然有臉說出這句話!驗屍官險些爆血管,這個三不五時自稱好朋友還貼上來訛詐他的吸血鬼!一旦有事拜託他就撇清得這麼快!

 

「這位是蘇菲亞,她的父親是狄肯百貨公司的經理。」

 

「你好,蘭德爾先生。」少女優雅地拉了下裙襬。

 

「喔。」

 

「請先讓我們進去。」驗屍官的臉已經青得不像活人了,不是因為天氣影響,而是他竟然必須拉下臉來求這個討厭鬼,身體本能產生的排斥反應。

 

說不上兩個男人誰的臉色更不高興,少女高興地走入客廳,發出讚歎聲打量這個舊式排場的客廳,乍看之下的確像是個紳士的家,整體是樓中樓的格局,以貴族標準來說很狹隘,但還能說是頗具品味。

 

「妳,請乖乖坐好,我的管家不在,所以沒有茶。」奧古斯都指著單人沙發。

 

「原來你的長相是這樣……」蘇菲亞抬起小臉,熱切地凝視著青年的素顏。

 

奧古斯都一把抓住驗屍官手腕,將他拖進廚房。

 

「尼德蘭,你在搞什麼鬼!帶這個小女孩到我家,還讓她看見我的臉!」奧古斯都劈頭就罵。

 

「她是我的表妹,我不知道她怎麼查到我這裡來,但是我們的身分都被她摸清楚了。」

 

「原來你有個有錢親戚。」

 

「別開玩笑了,我和狄肯家的人根本沒聯絡,聽說只是遠親。」驗屍官表情扭曲說完,忽然陷入回憶。

 

「蘇菲亞的母親小時候曾和我的母親去同一間教堂禮拜。」

 

「那很好啊,趁現在快點攀好關係,別來煩我。」奧古斯都打了個呵欠。

 

「蘇菲亞說你救了她。」

 

「我很遺憾自己的一時衝動。」奧古斯都當時告訴蘇菲亞他的名字,可沒說姓氏,萍水相逢的小女孩頂多將整件事當成一場浪漫冒險,他並不覺得蘇菲亞能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他,就算偶然再見,他也有辦法讓她閉嘴。

 

果然不該心軟耍帥,命運這不就來痛擊他的腳跟了嗎?

 

「她只知道我們是某個祕密組織的人,還不知道你是處刑者,拜託你,讓她在這裡住幾天,然後勸她死心回家,她要是知道你的真面目一定就會很快放棄。」驗屍官焦急地說。

 

「都是你不好!一定是她突發奇想調查親友裡誰有能力幫她找人,意外查到你這個可疑的葬儀業者,『太好了!我有個可愛的遠房表哥!』想到你或許可以接觸人口資料找到羅密歐的全名,好死不死中獎了,又是一個組織成員。你當然不會承認,卻不慎將她引到我可能出現的地方,我猜,是咖啡館?尼德蘭,你就不能注意一下背後嗎?」奧古斯都看著他鄙夷地說出最有可能的推測。

 

尼德蘭臉上表情宛若肚子被揍了一記直拳,都被他說中了!

 

「這個時候應該要通知父母把他們家的小野馬套回去。」奧古斯都靠著牆壁,雙手插在腋下道。

 

「蘇菲亞母親很早就去世了,父親在中國,家裡請了個家庭女教師,但是被她吃得死死的。」

 

「總之就是任性的大小姐。」奧古斯都沉下臉,「不行,帶她回去。」

 

「我拜託你了,以一個男人的身分。」驗屍官咬牙切齒地說。

 

「如果是美女的委託我還願意考慮。」

 

「……蘭德爾!」

 

「你手指放這個位置掐不死我。」奧古斯都哪怕被抓住脖子還是冷淡地拒絕。

 

「聽著,你讓她在這裡玩幾天,總比讓蘇菲亞滿城追著你跑要安全,我會聯絡狄肯先生盡快回新巴黎處理,拜託你暫時充當她的保護者。」

 

「盡快?少開玩笑了,現在空中航線這麼不安全,海裡又有深淵,你要我花幾天容忍這個麻煩?」奧古斯都語氣忽然一轉,抓住驗屍官領帶末端遊戲地拽了拽。「怎麼?這回如此熱心,你不是一向對女人不假辭色嗎?開始覺得會動的比較可愛?」

 

「你不接受就自己想辦法送走她吧!我警告你,要是蘇菲亞受到一點傷害,我一定不會讓你好過。」驗屍官抓回領帶轉開臉陰沉地威脅。

 

「嘖嘖,看來我們這裡有位但丁式戀情的崇拜者。」奧古斯都觀察他的表情片刻,語調一轉。

 

「可以,我就當收下一個吵鬧的洋娃娃。」他嘲諷地補充:「邦妮會把她照顧得很好,只消我這樣命令。」

 

達成初步協議後,奧古斯都和尼德蘭又回到客廳,蘇菲亞看上去的確表現出極大熱情和誠懇的配合態度。

 

只有一個問題尚待解決。

 

奧古斯都懷疑尼德蘭還隱瞞了某件事情,徵兆如此明顯,導致他想忽略也很難辦到。

 

「最近新巴黎少女流行穿著這種衣服嗎?」有著圍裙和一堆蕾絲的神祕設計,奧古斯都對流行再沒概念也感到不對勁。

 

「不,這是制服,因為蘇菲亞決定要擔任蘭德爾先生的女僕來報答您的救命之恩,從今天起您就是我的主人,只要是主人的吩咐蘇菲亞一定遵從。」

 

「……尼德蘭,你給我回來!這樣子太超過了!」

 

驗屍官飛快地開門關門,用僵硬但頗有效率的姿態快速遁逃。

 

奧古斯都絕望地坐在靠椅裡用雙手蓋著臉,天上掉下來的災難。

 

「請問主人需要什麼服務呢?」蘇菲亞眨眨眼睛。

 

「不准動,不准說話。」奧古斯都拿起看到一半的書本展開。

 

「做不到就給我回去,我這裡不需要無禮的陌生人。」

 

這種小女生稍微挫挫銳氣就會放棄了,奧古斯都輕蔑地想。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林賾流 的頭像
林賾流

風暴荒野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