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睡於黑森林深處一棟半木造豪華別墅與數座溫室便是學園傳說中魔女的大本營‧菲爾梅凱亞學院,別稱巫術學院,由於魔女們各有各的巢穴,鮮少住在學院裡,學院規模相對十分迷你。

 

時川浪遊難得主動造訪大魔女,他信步走入一處大房間,稍嫌混亂的室內映入眼簾,穿著絲質綢緞日常服的魔女正拿著一張清單羅列著,那張紙長度垂墜而下,在她腳邊繞了好幾圈,逆刃仍然用羽毛筆就著手上那端不停書寫。

 

「薇奧莉特,約好的時間快到了,妳在忙什麼?」時川浪遊好奇地探頭問。

 

「啊,再等一下。」逆刃仍然運筆如飛,偶爾停下來側頭沉思,那副姿態相當魅惑可愛。

 

即使是習以為常的咒術學院領導學生也忍不住含笑欣賞她的工作模樣。

 

過了一會兒,時川浪遊走近攀談,才發現她的手裡拿著一筒紙捲,這是那張長條紙不斷生長的原因。

 

「這是……」看見紙上的內容,院生挑了下眉,一時無語。

 

太驚人了,連他都甘拜下風。

 

「我家妮妮的嫁妝,通知那個精靈沒都賺到休想要人。」

 

逆刃一邊思考有何遺漏之處,同時無視時川浪遊的檢查動作,一手托腮煩惱。

 

「怎麼辦?不曉得妮妮到法鐸大陸那邊會不會習慣,還是多準備一些比較保險。」

 

一去不回的航行,沿途還會經過許多異物棲息的魔海,自然不可能聘請普通水手陪同,所幸迪亞理烏斯和妮絲特爾都會巫術,可以操控傀儡完成各種海上工作,目前兩人都必須接受航海術訓練以及研讀沿途到法鐸大陸的海域資料,前人留下的傳說記錄等等專門課程,以期能在航程中派上用場。

 

這對原本就各自有緊湊行程的兩人更加吃重,無力關心生活打點上的瑣事,因此大魔女原本就有代為操刀的打算。

 

「這款法服用的布匹多準備一點如何?萬一他們在旅程中就有小寶寶可以用上。」時川浪遊指著其中一條。

 

「喔,你不說我都沒想到。」逆刃於是沙沙地更正。

 

兩個前輩繼續逐條修正那張可觀的清單,身為男人與其注意價格,更看重功能性質的時川浪遊,還有一心只想讓學妹用上最好的逆刃,根本不去注意成本問題,集合兩人之力的清單完成以後,地上鋪出一層紙浪。

 

接下來時川浪遊和逆刃才移駕月蔭圖書館,這座進入權限也相當高的圖書館是位於山壁之內的石造建築,收藏內容以符文、陣圖和遺跡書卷為主,另外一個隱密功能就是封印禁忌之物。

 

「起碼得要來這裡一次,確認考德利克的封印狀況。」逆刃托著香腮說。

 

來約她一同前往月蔭館的時川浪遊也有同感,見證考德利克最後的下場,做為參考,也算是在心中將這件事收尾了。

 

逆刃喚醒大堂中心的魔法陣,兩人身影緩緩沉入地下,進到彷彿黑色水晶打造的巨大岩穴,到處突出叢叢晶簇,每塊晶石裡都鑲著難以形容的怪物。

 

考德利克赤裸身影被放在水晶中,周身覆滿黑色鱗片,肢體末梢微微變形,像是鷹爪般彎曲著,他被徹底地封印生命跡象,因此也不能說是活著。

 

逆刃並沒有對那名敗德巫士做出「殺死」這個動作,因為就算這麼做,考德利克也只是很快像美蒂兒那樣變成巫妖而已,相對地,將一個巫士封印,等於活埋那沸騰如岩漿的法術欲望,反而成為最痛苦的折磨。

 

這就是逆刃要讓考德利克嘗到的滋味。

 

不讓他死,也不讓他快活,而是徹底的拘禁,枯朽。

 

「這是……」時川浪遊凝神細看那些黑鱗。

 

「雖然還在研究考德利克的祕密,但是這鱗片很有可能是他被混入黑龍之血的返祖現象。」逆刃道。

 

距今將近一千五百年前,北大陸魔法師習慣召喚的巫術生物,在當時就已經有眾多人體實驗,將巫術與活人結合,創造不死兵團之類,甚至術士本人為了增加魔法抗性,也拿自己身體做實驗,後代若有巫術天分的子孫出現,很可能就會再現這種天賦效果。

 

「揉合巫術的血緣會比任何人想像的都要頑強與不規則。」她悄聲說,「但是把異類的血加入自身血統,那是二流術士的做法,我們研究歷史,就是為了不被力量吸引而重蹈覆轍,血脈巫術雖然強大,但特徵是無法輕易中止,它會綿延到下一代,下下代,那些異類的血會渴望再度復甦。」

 

「這個時代還保留古代技術與知識的地方只剩下學園,即使有嚮往成為魔法師的人也不可能獨力達成目標,到處都有失落知識與同行競爭壓力的環境已經消失了,甚至自然力的變化也是一個原因。」時川浪遊喟歎。

 

「只為了一點技術就大驚小怪的人們,考德利克之流的術士才能輕易玩弄他們。」逆刃飄起微笑,望著巫士雙眸緊閉的臉龐。

 

「美蒂兒讓考德利克的巫術天賦甦醒,恐怕也始料未及吧!養出了一條吃掉自己的毒蛇。」巫術學院正著手還原考德利克的真正生命史,愈是挖掘愈是牽扯出更多驚心動魄的內幕。

 

「……所謂的巫妖也不過是可悲的女人嗎?」時川浪遊跟著抬頭看向考德利克,他本身也是被逆刃評斷過可以走上巫士之路的男人,他卻選擇了自然魔法,但是巫術也是時川浪遊少年時代就掌握的技術之一。

 

逆刃抬起右手,看也不看,精準地戳在青年的臉頰上。

 

「話也不是這麼說哦,浪遊。太好看的男人,不管什麼女人都會想要獨佔起來,只是手段有別而已。你不覺得以一個沒有家系背景的巫士來說,考德利克的力量強大得太異常了些?反過來說,我們這次的任務居然能及時趕上,也能說是奇蹟了。」

 

「那妳有何高見呢?」

 

「考德利克並非不想馬上佔有妮妮,而是『不能』。」逆刃聳了聳肩,面對時川浪遊微愕的表情。

 

「他大概是從美蒂兒那邊入門巫士的技術吧,美蒂兒就算已經死了,也還是個女人,而且是個很瘋狂的女人,不管是刻意還是無意,她讓考德利克學會技術,卻沒有把相應的風險告訴他,造成了考德利克過往大概曾在儀式中失敗受創,不能人道了。」

 

就像女孩子玩洋娃娃,她們不會考慮洋娃娃能不能交配繁殖,而是希望娃娃能乖乖的,隨時保持令人滿意的可愛模樣。

 

「美蒂兒早就被處死了,身體還四分五裂,她病態的執著更是從女人胴體擴展到男人身上,那樣瘋狂卻經驗老練的巫妖,不可能毫無察覺考德利克的天分和野心,只是順水推舟利用而已,不能用常理邏輯判斷美蒂兒的想法。」逆刃按著水晶回首看向時川浪遊。

 

換個角度看,難道不是她的善妒和獨佔欲,甚至是徹底地斷絕了考德利克回頭恢復普通男人度過平凡一生的手段,才造就了今日的巫士嗎?

 

一愣過後,時川浪遊倒是立刻舉一反三:「所以他想對妮絲特爾進行巫術感染,就非得要利用人工受孕的設施不可了?因為這樣才拖延了時間。」

 

「大概是這樣,否則我們還在準備時他早就得逞了。」

 

「反正不值得同情。」青年微笑道。

 

「他或許也不是想留下後代這麼簡單,而是創造自己身體的備胎。」逆刃冷哼。

 

身體是巫士和世界的重要聯繫,不是附身得來的身體能輕易取代,更別說有的術士靈魂寧可淪落為巫妖也不願屈就沒天分的人體,假使身體能說換就換,大可隨意附身了事。

 

巫士不分男女都會有種追求極限的特質,因此吹毛求疵就成了巫術可怕難纏的起因,有許多前人讓創造痛苦的技術成為一門美學。

 

「總之,暫時是可以放心了。」逆刃歎口氣說。

 

「以後還不知會遇到多少這種覬覦我們美貌與才能的混蛋呢!魔女一定要更加自立自強才可以。」

 

「……逆刃,妳不覺得立場應該顛倒過來嗎?」

 

洛歌斯的領導學生爬梳著黑髮,他才是最想歎氣的那個人。

 

※※※

 

煩死了!煩死了!煩死了!

 

琥珀色貓瞳的魔女將羊皮紙一扔,倒在滿地零亂中。

 

巫士的最終試驗──「惡魔契約」,她一定不能輸給那個劍走偏鋒還及格過關的迪亞理烏斯!妮絲特爾說什麼也要召喚出有頭有臉的大惡魔一雪前恥。

 

已經和別人訂下契約,或者契約尚未解除的惡魔是叫不出來的,妮絲特爾必須透過歷史文件去篩選正處於空窗期的對象,同時熟悉該惡魔的屬性與力量。

 

畢業考直接在學院長面前進行,惡魔當然不是說叫就能叫出來的存在,必須提前確認,並且馴服協調彼此的關係。

 

換句話說,巫士考試過程是一種表演,在這之前就必須做各種嘗試找出能合作的對象,同時在過程中必須準備好相應的祭禮犧牲和保護措施。

 

之前妮絲特爾沒想過這麼快就會挑戰畢業考,一直沒很關注惡魔的歷史,但是現在她著急了,任何異類的真名都不會輕易在世上留下痕跡,他們能發現的是綽號、代稱、形容、甚至是扮演時的假名,藉著這些名字試圖取得聯繫。

 

一定要扳回一城!證明正統的魔女實力也不會輸給亂七八糟的半精靈!

 

妮絲特爾才剛翻身回到書桌前,滿室颳起大風,將她的筆記心血吹得亂七八糟。

 

「迪──亞──里──烏──斯!」

 

從紙頁之雨中穿出兩支冰冷的手,精準無比地掐住青年的脖子,魔女披著一頭未綁的波浪長髮,雙眼充滿血絲。

 

「你是故意的吧?你一定是故意的!給我負責整理好!馬上!」妮絲特爾氣喘吁吁地用力掐緊。

 

「唔……呃……」即使如此還是想要先開口說話的某人,最後終於又因為魔女體力不足自動解套。

 

他從披風中拿出封巖的卷軸,筆直遞給妮絲特爾。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林賾流 的頭像
林賾流

風暴荒野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